131、不送鸽子蛋的老公不是好老公/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要买戒指给我啊?”

厉泽阳的指腹摩挲着她手指,目光很认真,随后抬眼与她对视,眼中氤氲了笑意,“乐傻了吗?”

商场里的灯光很亮,衬得她的脸颊很红。

柜台导购员捂唇偷笑,语气轻快,“这枚戒指是我们厉氏这一季度才推出的新款,销量很好,很受女人喜欢。”

倪初夏垂眸看着自己的无名指,突然多出了钻石戒指,看上去很别扭,缩手摘了下来。

男人意味不明看着她,“不想要?”

“嗯。”倪初夏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后摇头,“谁说不要,我是嫌弃钻石不够大!”

厉泽阳表情是耐人寻味,将戒指递还给导购员,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放在柜台上。

导购员看了卡,顿时反应过来,脸上的笑意更深,“厉先生,两个月前定的戒指已经到了,我这就是去取。”

趁着她去拿戒指,倪初夏坐在旋转椅子上,双手插在男人的外套口袋中,仰头说:“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浪漫细胞?”

带她来买戒指,已经让她觉得很意外很浪漫,却没想到他很早以前就已经定制了戒指,是就等今天给她惊喜吗?

厉泽阳深邃的眼眸含了戏谑,“大哥准备的。”

倪初夏不高兴了,惊喜荡然无存,“你就不能骗骗我嘛?”

厉泽阳轻弹她的额头,唇角挽的弧度很大,“样式是我选的,厉氏出品。”

记得两个月前,他和厉泽川提了句,当天晚上就收到了戒指的设计图,脑海里想象出她戴着戒指的样子,选出了一款。

导购员拿了墨色的绒盒,放在柜台上。

厉泽阳单手打开盒子,取出戒指,用受伤的手托起来她的手,将戒指缓缓套上。

纤细白皙的手搭在他略微有点肿的手掌上,心里的感动被这样的喜感替代。

倪初夏笑弯了眼,将手放在眼前,“钻石够大,样式好看,我喜欢。”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倪初夏开车。

她的眼睛不时落在戴着钻戒的手上,心里甜蜜蜜的。

回到临海苑,厉泽阳在客厅向裴炎了解情况,倪初夏上了楼。

上楼前,她将手上的戒指在裴炎面前晃了晃,得到他的赞美,美滋滋地回房。

裴炎站在那里,不自觉地笑起来,在对上厉泽阳警告的神色后,清咳两声收敛笑意。

“头儿,警局传来消息,意图对夫人行凶的人脑子有些问题,经专业医生鉴定,他有臆想症。”裴炎严肃起来,开始汇报情况,“当了两年兵,后来精神不好被送回来,原本一直在住院,前段时间精神转好,被家人从医院接回去,唐风和飞扬已经去他家调查了。”

“除了他家人,近些天和他有过接触的人都要查一查。”厉泽阳眉头紧蹙,薄唇也抿起来,“医院的医生、护士,和他一同住院的病人,甚至是回家乘坐的出租车,都要仔细查。”

精神好转的人,突然犯病,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刺激,意图不轨的主谋绝对会在刚刚那群人中。

“是,头儿。”裴炎应下,目光落在男人的手上,“您的手……”

“无碍。”厉泽阳抬起手看了一眼,随后问道:“秦飒最近怎么样了?”

“他,他挺好的。”裴炎脸上有些为难,其实也不算好。

厉泽阳眼睛危险眯起,冷声说:“说实话。”

他如墨的瞳仁已经染了狠厉,棱角分明的脸上面无表情透露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仿佛下一秒就能将人冻结。

裴炎惊了一下,无声叹了口气,“一直要回基地,飞扬把他银行卡和信息都冻住才算消停。”

不过这几天叶飞扬就惨了,动不动要接受秦飒的低气压,要不是有唐风看着,怕他就要直接动手了。

厉泽阳眸光更加冷下来,脸庞寒意十足,眼中早就带了难忍的怒气。

“头儿,现在胜哥回来了,要不就让他回基地?”裴炎是真觉得秦飒的心不在这里,强行留下来,反而要出事。

同时,也在纳闷,怎么秦飒一头就栽进夏岚这个坑了呢?

“你觉得他回基地就能安稳?”厉泽阳冷声开口。

“那……”能怎么办呢?

秦飒是杨闵怀亲自指定加入行动小组的,弥补他们在野外生存上的不足,总不能把他赶出去吧?

“从明天开始,让他跟着我,你去调查今天的事情。”厉泽阳唇角紧抿,眼中闪过戾气。

裴炎张了张嘴,虽然并不想同意,却还是应下了,因为他很清楚,头儿现在很生气。

他甚至觉得,如果秦飒在场,他当场就会上拳头了。

那时候,行动小组刚成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牛逼哄哄,根本不将头儿放在眼里。后来头儿一个人单挑他们几个,全部获胜才让他们服气。

之后,只要有对他有意见的,或者其他不满,过来打,打不过就认怂,乖乖闭嘴。

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违背命令。因为都知道,厉泽阳真的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头儿自从有了夫人,那股狠劲收敛不少,甚至已经很少看到他生气,或许他是怕吓到夫人。

毕竟,自己这个从小跟在他身后的人,每次看他情绪不对都心发慌,害怕被收拾。

主卧,倪初夏洗完澡舒服躺在床上。

张开手看着那枚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抿唇笑了。

他们结婚只是简单的领证,甚至都没有家人做证婚人,所以她对自己已婚并没有多大感觉。

但戴上婚戒之后就不一样了,真的感受到幸福和甜蜜。

现在,她都开始期待他们的婚礼。

听到微信的提示音,她从床上爬起来,拿了手机靠在床上。

何曾慢:今天的视频是怎么回事?你没有受伤吧?

倪初夏皱了眉,回道:干嘛改名字,曼曼多好啊?

何曾慢:……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嘛?我很担心你!

请叫我小倪总:视频是真的,我没受伤,但是他受伤了。

何曾慢:你没受伤就好,你以后注意点,要不配个保镖?

倪初夏笑起来,翻身趴在床上,发了语音,“你怎么和我大哥一样逗?这次是在室外,倪氏的保安做的很好。”

等了一会,没见她回,倪初夏用手机拍了两张照片,一张是纤细白皙的手,钻戒很亮眼,另一张是她的素颜自拍照。

编辑了文字,配上这两张图,发到了朋友圈。

岑曼曼帮许娇看了她新买的衣服后,看到朋友圈最新的消息,不禁笑了。

‘不送鸽子蛋的老公不是好老公。’这几个字配上两张照片,实在太招人羡慕嫉妒了。

看她秀恩爱、撒狗粮,都让她心生结婚的念头了。

当即点了赞,评论道:“戒指不错,素颜不错,没男人差评!”

许娇瞄了她的屏幕,无意看到了倪初夏的照片,很诧异地问:“曼曼,你认识倪小姐?”

岑曼曼笑了笑,点头承认。

“好羡慕她,长得漂亮,家里还那么有钱,最近还成了总裁。”许娇夸赞,一脸惊羡,“她简直是人生的赢家。”

一出生就拥有了她穷尽一身都无法达到的高度,甚至在她这个地位,连结识稍微有权有势的人都做不到。

岑曼曼也只是笑笑,没有附和。

或许在陌生人眼中,倪初夏是光鲜亮丽、令人羡慕的,但谁又知道当初她从国外归国的艰辛。

外有韩立江的算计,内有后妈妹妹的陷害,她就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成为人们羡慕的对象。

而这些人,却理所当然的把她的成就归结为不需要努力就能有的。

许娇抽走岑曼曼手里的手机,点开了大图,又是一阵惊羡。

在看到那段文字时,眼里满是惊讶,“她,她结婚了?”

岑曼曼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机,说道:“她经常开这样的玩笑,当不得真。”

许娇站在镜子前,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内心已经不止一次觉得她不是普通人,李娜的无故针对,厉总对她的态度,还有能认识倪初夏这样的人。

这些,又怎么可能是普通厉氏的小员工能做到的?甚至于她的家庭背景,她都从未向自己透露过。

刚刚,只是翻看了几下她的手机,无意中看到了‘老板’字样的备注,会是他们公司的厉总嘛?

还有她无故翘班的三天,听李娜提过,人事部算她带薪休假,恰巧这些天厉总出差不在公司,是真的巧合嘛?!

岑曼曼回到房间,点开了倪初夏刚刚发的语音,用文字回道:不管怎么样,都要谨慎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带遭恨体质。

收到岑曼曼的消息,倪初夏正在和倪明昱在微信里用语音互损。

很显然,她气人的本事没有倪明昱厉害。

在厉泽阳推门进来时,正憋着气,如果她是气球,已经到了快爆炸的边缘。

男人见她红着脸,闷闷不乐坐在床上,走过去问:“谁又惹你了?”

“我哥!”倪初夏把手机扔给他,“我好不容易发条朋友圈,他就过来损我,都没有老婆暖被窝还好意思损我!”

厉泽阳出于尊重,并没有点开他们前面聊的语音,而是就着聊天界面按下语音,“大哥,我们要睡了,你们改天再聊。”

倪初夏把手机拿回来,“坏家伙,你明知道大哥对你不感冒,你还发那样的话。”

说完她眨了眨眼,竟然把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给忘了!

要知道,以前她对厉泽阳的时候,完全就是被碾压、秒杀的那个,也就从北塘回来后,他才开始让着她。

厉泽阳薄唇轻挽,眉眼染了些许得意,整个人也少了几分凉薄。

倪明昱对他的排斥和敌意,他一直都能感觉到,因为理解他并没有太在意,但不在意也不影响他偶尔帮着老婆出气。

厉泽阳缓声开口:“那我以后还要不要使坏呢?”

倪初夏弯下眼睛,给出肯定回答,“当然要了!”

以她现在的智商阅历,完全玩不过大哥,但是加上厉泽阳就不一样了,人数上,完胜!智商上,完胜!阅历嘛,还是完胜!

瞧着他洋洋得意,厉泽阳完全没了刚刚面对裴炎时的怒意,“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厉泽川见了我要绕道走。”

他说的是实话,当然,现在厉泽川见了他,也在潜意识里提防他。

“嘁。”倪初夏的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你在变相说我没用嘛?”

厉泽川只比他大四岁,但是她大哥可是比她整整大了十岁,职业还是律师,能不比她厉害吗?

厉泽阳摇头,说的一本正经,“没有,只是在衬托我的有用。”

卧槽!

倪初夏又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干脆划开手机屏幕,不说话了。

她的微信好友并不多,也都是了解她近况的人,所以她才敢发了刚刚那条朋友圈。

此时,已经有不少赞和评论。

一一回复后,抬眼男人已经进了浴室。

听到花洒的声音,倪初夏放下手机,下床轻敲浴室的门,“手不要碰水,注意点。”

没听到他的应答,倪初夏又说了一遍,这次回答她的是开门声。

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拉了进去,没一会手上被塞了花洒。

就听男人嗓音暗哑开口,“你来。”

浴室里,雾气缭绕。

她全程半闭半睁着眼睛,看不真切男人的表情和身体,只是机械地照着他的指示移动花洒。

等他澡洗好,倪初夏浑身也湿透了,呼吸都开始不顺畅。

擦干了身体,重新回到房里。

考虑到明天要上班,两人真的是纯洁的洗了澡,躺在床上盖被纯聊天。

翌日,倪初夏自己开车上班。

“倪总。”

“倪总,早上好。”

“……”

走进公司,有不少人朝她问候。

就是这样,她还是习惯性地走到了以前当助理时用的办公室。

意识到走错,她转身准备离开,却撞见了外贸部经理黄海。

他红光满面从电梯里出来,看到倪初夏的时候,眼眸眯了眯,打趣开口,“倪总,这么早就来视察副总工作?”

倪初夏看着他,没承认也没否认。

“时间还早,我皮厚向倪总讨杯茶喝,不知道倪总给不给?”

黄海原本是找方旭商量财务部经理空缺的事情,既然碰到倪初夏,和她提议也是一样。

倪初夏欣然同意,带着他上楼进了总裁办公室。

“倪总,我算是你上位以来第一个进办公室喝茶的人吧?”黄海是外贸部的,自认为口才很好,却不知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觉得心烦。

装熟稔也是有限度的,特别是和上司说话时。

倪初夏轻抿了一口热茶,开口否认,“王经理有个手下才是第一个。”

黄海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倪总,部门的手下让我们管就好,凡事亲力亲为会累。”

倪初夏莞尔,“只是叫上来了解情况而已,算不上累。”

她的一句话,已经让黄海心里打鼓。

以前倪德康是公司决策的总负责人,因为跟了他很多年,对他的手段方法都有所了解,所以说话做事都有规可循,但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还真想不透她想做什么。

刚刚的那番话,是想从别的部门直接升一个经理上来,还是要通过底层员工调查他们?

看来以后无论做什么,都要更加小心谨慎。

“快到年底了,公司的账目、员工的工资等都要开始计算了,但财务部经理却一直空缺,这样到最后难保不会出问题。”

最终,黄海还是将他来的目的告知。

倪初夏垂下眼睑,轻声询问:“黄经理有什么好的建议?”

黄海心里一阵得意,面上却保持沉稳,“前财务部杨经理手下其实有不少人才,只是都被主管压着……”

听到他说出名字,倪初夏唇角略微勾起,没给任何面子开口,“我要是没记错,黄经理的爱人刚好和你推荐的人一个姓,难道两人是姐弟关系?”

话出,黄海脸色骤然变了。

倪初夏知道他的底细,他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有方旭在。

但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直接拒绝了,并且还如此不给他面子?!

黄海稳下心神,说道:“倪总,我即使经理,又是倪氏的董事,做出的决定都是为了公司好,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为了谋私利。”

“我怎么想了?”倪初夏一脸好笑望着他,“至始至终我都未透露半点对于这件事的看法,你从哪得知我是怀疑你想靠经理的职权谋私利?”

“我……”黄海被他反驳的哑口无言。

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用最简单的文字给绕进去了!

“还是说黄经理你本身就是这么想?”

“怎么可能?!”黄海讪讪笑着,脸上很僵硬。

倪初夏抿唇一笑,“我也不认为黄经理是以权谋私的人,为了让大家都清楚,你推荐的人最好是不用,你认为呢?”

“这、是自然。”黄海是吃了黄连苦了心,只能暗中叫苦。

“嗯。”倪初夏淡淡应了声,翻开文件开始静静看,并不打算再搭理。

最后,黄海尴尬地从办公室出来,碰到李秘书的时候,也没给好脸色。

李秘书敲门进来,将文件放到桌边,语速适中,“倪总,刘慧的调职报告已经交给人事部,明天她就能任职。”

“嗯,她从采购部调过来要适应,这段时间你多带带她。”

刘慧是上次统计电梯里人数的人,也在王立全儿子王智攻击她的时候帮过她,心思缜密又稳重少话,带在身边做助理挺好。

“是,倪总。”李秘书应下来。

倪初夏抬眸看着她,出声问:“你结婚了嘛?”

李秘书脸上有一丝僵硬,回答:“今年才离的。”

“抱歉。”倪初夏眼底划过惊讶,眼前的女人干练自信,三十几岁,比年轻的女人更有韵味,没想到她会离异。

“没关系。”她片刻后恢复正常情绪,开口说:“我太拼工作,兼顾不了家里,离婚也是正常。”

“只能说你没有遇到对的人。”倪初夏出声。

李秘书只是笑笑,心里是赞同她的话。

她前一段失败的婚姻告诉她,在男女相处中,不是只有女人才会找借口,男人的借口其实更多,更可笑。

收敛情绪,说道:“我能看出你的老公对你很包容。”

至少,与她的前夫比较,是好太多。

倪初夏笑了笑,没有说话。

“倪总,如果没事我先出去了。”李秘书知道她一天有很多工作要处理,不便多打扰。

“等等。”倪初夏缓声开口,止住她的步子,“你认为昨天的事情有多少可能是公司的人做的?”

李秘书愣了一下,思考片刻后说道:“我问过保安,这个人是在发布会结束突然冲进来的,且他身上没有通讯设备,指使她的人应该并不在发布会现场。”

她只能想到这一层面,至于会不会是公司的人她也无法确定。

倪初夏若有所思,话虽这么说,但也不能否认那个疯子就在等发布会结束冲进来,并且他在已经捅了人以后再次行凶,如果没人在场,他又怎么能再袭击人?

------题外话------

感谢

【1031530586】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