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还是赶紧找个男人吧【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是说黄娟被排除了?”倪初夏说着,眼眸抬起看向她。

李秘书视线有些闪躲,随后握拳的手松开,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只是在他说话时,倪初夏再次出声打断她,“李秘书,上午抽空去医院看看徐总,把这张厉氏商场的购物券送给他夫人。”

“…好的。”李秘书点头应下,就这么错过了解释的机会。

如果说她在没有接触倪初夏之前,她还会因为要不要和黄娟合作而犹豫,可当这两天接触后,她心里已经有了思量。

“出去吧。”倪初夏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开始处理文件。

李秘书走到门口,手搭在把手上,最后还是回了头,“倪总,我一直是站在公司这边的。”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方副总给我上的第一课。”倪初夏的声音很轻,却依旧让她听清。

办公室里,再次安静下来。

在得知李秘书是倪德康派过来的时候,她也曾经怀疑过,但不得不承认李秘书的工作能力确实很强。

再加上方旭为她说话,也就能确定她是能信的。

‘站在公司这边的’,是最聪明的回答,一切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不论公司换了几代管理,都不会影响她的立场。

以为安插人在她身边就能万无一失,实在是可笑!

一上午的时间,倪初夏都在处理各部门需要审批签字的文件。当处理到采购部的财务报表时,她的眸光略微一暗。

王立全是觉得他在董事会帮了她,就真的以为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并且笃信自己不会把他怎么样,才如此肆无忌惮嘛?!

前段时间,在大哥的帮助下,拔了杨泼妇这个毒瘤,如今她刚刚上任,的确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得罪这些人。

倪初夏缓缓闭上眼,手中的钢笔重重地划过纸张,等着吧,黄海、王立全,还有董事会那群人,她会一点一点的把他们清理掉。

临近中午,倪德康来了电话。

倪初夏将桌面收拾好,轻松靠在老板椅上,“爸,什么事?”

倪德康问:“第一天接触工作,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倪初夏随意地答着,即使她遇到很多棘手的问题,宁愿去找方旭和大哥商量,都不愿向他透露。

“有什么不懂的,要多问,生意场上的事情并不是纸上谈兵,拿不定主意就先搁置,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倪德康站在过来人的角度开口,她的女儿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但毕竟太年轻,很多事情考虑不周全,还需要多磨练。

倪初夏嗯了一声,提到了黄海的事情。

倪德康沉默半晌,才开口说:“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财务部现在缺了经理,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你和方旭就辛苦一点。”

他现在的心理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整个公司也挑不出能让他完全放心的人,与其是这样,倒不如就一直空悬着。

“现在大多数公司都是高薪聘请高层管理,我认为公司可以尝试。”倪初夏提议。

尤其是像财务需要精细、能干的人去做,财务部那些人烂泥扶不上墙的肯定承担不了,从别的公司挖人过来,既省时又省力。

“你可以让明昱留意,他接触的人多,最主要是要让人放心。”倪氏如今的状态,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嗯,我会的。”

话虽这么说,事实上她并不打算找大哥,毕竟他才从国外回来,论人脉还是比不过厉泽川。

“你瑶姨今天从国外回来,晚上回来吃饭吧。”倪德康将话题扯到私事上,怕她不愿补了句,“你两位大伯和堂姐都不在。”

林瑶毕竟身份不一样,让他们留下吃饭也不在情理之中。

这段时间,倪德福和倪德寿打着他的名义,泡在商务会所与人结识,虽然心中不满,但毕竟是亲戚,也不能多说什么。但无所事事蹭吃蹭喝也就算了,三天两头表达要进公司的意愿,是把倪氏当做收容所了吗?

“嗯,我看吧。”倪初夏没有一口应下,问道:“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说好倪柔的订婚宴结束,他们就会离开珠城各回各家,订婚宴已经结束,都快到年底,这群人是真想在倪家白吃白喝过完这个年嘛?

“怎么说?”黄娟的声音清晰地传来,“别不是做了总裁把权力抓到手里,就不屑回来了!”

“你给我少说两句。”倪德康瞪了身边的女人一眼,开口回:“最迟也是这个月,年底大家都忙,总住我们家也不是事。”

倪初夏若有所思,也是佩服这群人,和她爸又不是亲兄弟,赖在人家就算,还丝毫不觉得羞耻。

她还听严瑾提过,倪芊荷正到处结识珠城‘有为’的青年才俊,颇有要嫁入豪门的架势。

“爸,我这边还有工作要处理,没事就先挂了。”

挂电话之前,倪德康叫住她,“你和瑶姨很久没见,趁这个时候多陪陪她,就这么说了,晚上和泽阳一起回来。”

通话结束后,倪初夏有些烦躁地扒拉头发。

林瑶在倪家,自己不可能不去。

她和妈妈是朋友,前些年她手里也握有倪氏的股份,后来因为生病将股份全部卖给倪德康,这些年也就做点投资。

可能是因为太亲密,倪初夏反而对她的了解不多,从记事的时候,她就经常来倪家,像是妈妈一样照顾着她。

这么多年过去,她没有见过她的老公,也没有见过她的孩子,也只是在饭桌上听倪德康和林瑶聊天,隐约猜想她的丈夫可能不在了。

李秘书敲门进来,询问是否要带午饭,得知她有约后,礼貌地退出去。

昨晚已经和岑曼曼约好,地点是她定的,是离厉氏不远的小餐厅。

倪初夏收拾好东西,拿着车钥匙下楼。

餐馆名是吃嘛嘛香,倪初夏开车在周围转了好几圈,把车停在附近,步行进了小巷,才找到。

刚进去,就看到岑曼曼在靠窗户的位置招手。

“菜点了嘛?”

岑曼曼点头,笑着说:“都是你喜欢的。”

“上道。”倪初夏把包放在一边,抿了水杯中的水。

岑曼曼歪头看着她,问道:“当上公司老大,感觉怎么样?”

“才半天,还没什么感觉。”倪初夏双手交叉托着下巴,认真思考说道:“不过手头有权力了,走在路上装逼都有底气。”

岑曼曼‘噗嗤’笑出声,“这装逼的代价有点大,眼下都有黑眼圈了。”

她所知道的老总,以前的岑奕兆,现在所接触的厉泽川,他们应酬起来就是往死里喝酒,身边不带几个人,下了酒桌去医院都不算夸张。

如今,倪初夏成为倪氏的总裁,虽然为她开心,但同样的,心里也有担忧。

在她看来,生意场上,只要上了酒桌,不论男女都是一视同仁,这样长期以往,她的身体能受得了吗?

倪初夏眉头一皱,拿出手机照起来,“还真的有,以后晚上坚决不熬夜了。”

刚毕业那会,没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就是晚上不睡白天不起的状态,久而久之算是养成了习惯,晚上不过十二点绝对睡不着。

后来和厉泽阳结婚,她的这些坏习惯已经改了很多,但喜欢熬夜这点愣是没改掉。

岑曼曼轻声叮嘱,“你现在是公司老总,需要处理的事情有太多,晚上最好睡早点,不然白天做事集中不了精神,还很容易出错。”

“知道了。”倪初夏连连点头,松开交叉的手撑着腮帮,“曼曼,你说要是男的多好,就把你娶回家,贤惠软萌易扑倒。”

“我庆幸你是女人。”岑曼曼眼睛含笑,她实在想象不到倪初夏是男人会是什么样,难不成也是表面温文尔雅,实则和云辰一样大少爷脾气十足?

“讨厌。”倪初夏娇嗔看了她一眼,随口问:“这几天不在珠城,你去哪了?”

岑曼曼愣了一下,有些局促地喝了口水,“我、我去临市了。”

“去那干吗?”倪初夏狐疑看着她,“不是还在厉氏上班,随便乱跑不扣工资?”

“我是去散心的,工资没有心情重要。”岑曼曼说完,视线躲闪,最后干脆垂下了眼帘。

倪初夏盯了她半天,察觉到她脸颊泛红,以为是店里的空调温度高了,也没往别处想,用调侃的语气说:“你这是突然开窍了?”

她大学的时候,跑了很多地方,最远的是国内海拔最高的省份,但岑曼曼却和她完全相反,四年没出过一次远门,也可以说从小到大的活动范围就是在珠城。

现在竟然想通自己出去旅游,倒是令倪初夏觉得惊讶。

“…嗯。”岑曼曼心虚地点着头,“那段时间好多事情压在心里,就想着出去看看或许心情就会好了。”

说完,她心里有些发慌,出去的确是散心,不过是厉泽川提议,没告知不算是骗人吧?

倪初夏问:“现在怎么样?”

“很好。”岑曼曼点头,眸光发亮,“我这次去看了大海,以前只是看照片听你讲,亲眼看到之后又有别样的感觉。”

除了厉泽川陪她去海边那次,第二天清晨她又独自去看了,看到那轮太阳从海平线升起,逐渐染亮天空,心就变得很平静。

目光落在平静的海面上,突然觉得那些困扰她的事,心中的烦恼,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倪初夏看着她神采奕奕,抿唇笑了。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陪倪明昱看过一部经典的影片,里面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

后来,等她长大再温习一遍,便毅然决然地选了摄影这个专业。

她想着,人生苦短,趁着年轻还有时间,为什么不出去看看?!

“你在厉氏上班挺好,有双休日,两天时间足够把珠城周围有特色的地方转一转。”倪初夏说着,将手机划开,点开云盘相册,“这个地方是我三年前去的,溪水特别清澈,民风也很淳朴……”

午休的时间,倪初夏就光给她安利旅行该去的地方。

岑曼曼也很有兴致地听着,遇到感兴趣或者要注意的地方,还会认真地用备忘录记下。

“你去可以,但一定要注意安全。”倪初夏这么说,还是觉得不放心,又叮嘱道:“云辰在家也没事,你出去可以把他拖着。”

“三年前你都敢一个人出去,现在我还能怕吗?”岑曼曼摇头,并不想再叫人。

倪初夏修剪精致的秀眉微蹙,双手环胸说道:“你能和我一样吗?我遇到骗子能把他耍的团团转,你行吗?”

岑曼曼眉头微皱,有些委屈地说:“云辰的少爷架子那么大,我出去就伺候他了,哪还能顾得上看风景?”

“反正不能一个人。”倪初夏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把认识的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眼里染了难意,“你还是赶紧找个男人吧。”

------题外话------

明天会有厉亦航小朋友和未来妹妹的小番外,字数不多就放在题外里,字数多就在评论区。

算是二更迟了的补偿,么么哒

推荐PK中文文《豪门重生之名门婚宠》路北北

极致缠绵,男人将破碎的衣服甩到她的身上,凝视着她满身的痕迹,男人的脸上满是阴鹜,“你想要什么?”

“慕少已有未婚妻,姐自认战斗力不足,挤不掉正室,那只好做情妇喽,两年之后,你我再无瓜葛!”

“情妇?”

“怎么?慕少不愿意?”皱着精致的小鼻子,女人看上去有些不悦,“既然你不愿意,我大可以在换个人,只是便宜了你一晚,算了,就当被狗啃了!”

被狗啃了?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睡了你的人,是该负责!”黑着一张俊美的脸颊,男人笑的无比的诡异,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亮的惊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