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你和厉总是什么关系/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两人讲话时,饭菜已经上来。

听到她的话,岑曼曼眼眸微闪,嘴里的菜也觉得没了味道。

她也想找人陪着,可是经历了一次后,好像已经很难在接受别人,至少现在不行。

“我要是去一定会和你随时保持联系。”岑曼曼笑了笑,没有应下她的另一个要求。

“你们设计部难道没有稍微能入眼的?”倪初夏还在操心她的感情。

人不可能永远停在原地,岑南熙已经是过去式,她还这么年轻,单一辈子也不现实。

公司里面的嘛?

林东升似乎活泼过了头,就是那一头的长发,她也受不了,陶宇又太闷了点,她本身就不爱说话,再遇到他,两人可以演木头人。

好像也只有宋清符合她的要求,可人家只是把她当同事,并且每次和宋清相处时,都觉得他是会照顾人的哥哥。

一一否决后,岑曼曼摇头表示没有合适的,“其实就算有,应该也不会在本部门找。”

兔子不吃窝边草,万一谈不来分手了,以后见面多尴尬。

倪初夏轻微点头,“你有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好,人嘛,总会有的。”

最怕她因为岑南熙,就否定所有有可能的男人,也怕她只是嘴上说放下,实则心里并没有。

岑曼曼放下手中的筷子,唇边一直有笑意。

出去一趟,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人的眼界和心胸都变宽阔了。

不会再庸人自扰,更不会固步自封。

她还年轻,人生也才刚刚开始,属于她的那个人或许就在不远处等着她。

一次古镇的邂逅,转角的偶遇……

她都已经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行程安排了。

吃过饭,倪初夏开车回公司。

看出岑曼曼已经告别过去,心里为她高兴。

她从小就没感受过亲人给她带来的温暖,所以岑南熙对她稍微好一点,就会被她理想化放大,以至于到后来,就看不见别人。

如今,终于走出来,相信以后能陪着她的人,一定既优秀又特别会疼人。

毕竟,她那么好,值得被善待。

……

岑曼曼是步行回公司的,她刷卡进入员工通道,然后安静地站在电梯前等着。

这个时间,正是下午上班的高峰,进来的员工有很多。

等到第三波,她才勉强挤上了电梯。

“出去吃饭了?”

说话的是宋清,后她一步进了电梯,像是最平常的聊天询问。

岑曼曼点点头,“你也是?”

“嗯。”宋清应了。

简短的对话,电梯到达设计部所在楼层。

这时,部门里大多数的人已经回来。

林东升透过玻璃门,一眼就看到宋清和岑曼曼并肩走过来,心里蹭蹭冒火。

他妈~的,警告他别招惹岑曼曼,他看就是宋清这小子私心作祟!

两个人今天都没在员工食堂吃饭,现在还一起回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端倪。

李娜见她回来,冷哼了一声,端着被子去了茶水间。

宋清是整个设计部最难搞定的人,对谁都彬彬有礼,其实就是生疏客套,看现在的样子,对岑曼曼倒是不一样。

呵……真是厉害了!

是察觉和厉泽川没戏,转而又勾引其他人嘛?!

上班时间,岑曼曼一如往常将设计师交代的工作处理好,就开始整理上午开会的笔记。

设计部的开会,和其他部门并不一样,属于比较自由的那种。

关于下一季度的新品推出,每个人都可以提意见,甚至在会议室都能吵起来。

设计需要灵感,而灵感则需要思想的碰撞,对于这样并不符合规律的开会模式,大家都心照不宣,对外三缄其口。

当然,最后的决定,还是需要靠作品来说话。

设计师的作品交给首席筛选,筛选过后递交给经理,经理最后会定两到三份稿,提交给公司老大决定。

看上去有条不紊,很公平,其实不然。很多时候,你的作品都交不上去,就更不可能有机会被选中。

岑曼曼习惯性看手机,以往这个时候,许娇应该无聊地找她聊天,这次却没有。

抬头看过去,见她正认真地看电脑,果然是有工作就没心思想别的。

处理好会议记录,岑曼曼端了杯子去茶水间,倒了杯咖啡,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

这几天有强烈降温,公司的暖气开的足她没感觉到变化,这时候站在半开的窗户边,的确挺冷。

滚烫的水,很快便到了能喝的温度。

“你看了公司bbs上的八卦了嘛?”茶水间传来声音。

“是最新的?”另一人附和。

“对啊,就是八卦设计部一个员工和老板的,老板出差的时间和她请假时间对上,什么假是带薪休的,我在厉氏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

不知道是听到‘设计部’,还是隐约觉得和自己有关,岑曼曼停下了准备离开的步子。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不得不说那个什么曼曼要火了。”

“我看她是要被公司的女员工撕了才是,老板可是没结婚女性的梦中情人。”

“……”

后面的,岑曼曼没有再听下去。

回到办公室,她用公司内网进了内部的bbs,一眼就看到第一个帖子。

厉氏的员工虽然有很多,但帖子的回复数量远远比她想象中要多的多。

浏览了一会,岑曼曼关掉了网页,陷入沉思中。

这是她第一次思考和老板的关系,心里很清楚,事实并不是帖子里写的那样不堪,但也真的捋不太清两人之间的关系。

厉泽川对她的照顾是看在倪初夏的面子上,也可能有厉亦航的原因。而自己,完全将他当做上司,她其实是想和他做朋友的,但他气场太足,实在做不到。

想到在临市相处的那几天,除了那次他替自己擦去沙子穿鞋,令她觉得异样,其余都挺正常。

归根结底,这些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作为厉氏的女员工,和老板走得近遭嫉妒也属正常,看来以后还是要适当保持距离,否则就更加说不清了。

李娜走过来,指着刚刚叫人搬过来的箱子,说道:“下班之前,把这些设计图的编号按照顺序整理好交给我。”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因为此时办公室里很安静,以至都能听清楚。

岑曼曼愣了一下,眉头略微皱起,“这些下班之前根本做不到。”

“那我就宽限一下,明早交给我。”李娜眼中含笑,像是给了多大的让步。

许娇看了地上硕大的箱子,抬眼看向李娜,“会不会太多了?”

李娜轻笑,“那你就陪她一起呀。”

许娇噎了一下,为难地看着岑曼曼,没再说话。

面对李娜的刁难,她想帮忙,但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个实习生,也没办法。如果因为帮她得罪了李娜,以后可能连继续在厉氏的机会都没有了。

岑曼曼抿了抿唇,答应下来,“好,明早会交给你。”

李娜拧着眉头看着她,“算你识相。”

临近下班时间,办公室很多人已经坐不住。

岑曼曼将设计图一摞一摞地搬到办公桌上,默默地整理。

“曼曼,我留下帮你吧。”许娇想伸手帮忙,却被岑曼曼婉拒。

她拒绝的理由很充分,李娜让她整理的设计图就是为难她,如果许娇插手帮忙,以后她的处境也会很艰难,还有,她不太习惯让并不熟的人帮忙,毕竟是人情

同事走后,她先给倪初夏回了短信,表示晚上不能一起吃饭,然后埋头开始干活。

约莫过了半小时,听到有脚步声,脑海中下意识想起了前两次厉泽川突然出现的场景,扭头看到林东升时,眸中难掩失落。

“看到我为了你去而复返,很惊讶?”林东升手里捧着一杯热咖啡,递了过去。

岑曼曼眼底的确有错愕,接过咖啡说了谢谢,放到桌子上,并不打算喝。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得罪李娜的,告诉我好不好?”刘东升说话时,突然凑近。

岑曼曼心里一惊,蓦然向后退了两步,稳定心神后,说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李娜。”

林东升垂头笑起来,抽出椅子坐下,“那你和厉总是什么关系?”

岑曼曼看了他一眼,继续忙手中的活,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林东升脚下用力,椅子向前滑,靠近她问道:“我们好歹也是一个部门的,你对宋清、陶宇就挺好,怎么对上我就板着脸?”

岑曼曼向后退,绕过箱子到了另一边,远离他的靠近。

“岑曼曼——”

“林东升,我上次说的话你是当耳旁风了吗?”宋清的声音适时响起,他缓步走来,将手里的饭菜放到一边。

“宋清?”

宋清朝她略微一点头,“先吃饭,这些等会再整理。”

林东升双手握拳,最后愤懑不平地离开,宋清紧随其后跟出去。

两人进了电梯,林东升陡然发怒,揪住他的前襟,一拳打在他脸上,“宋清,我以前怎么没发觉你心肠这么好?!”

“那要看对谁。”宋清挣开他的手,舌尖抵住受伤的地方,脸上看不出有多少情绪。

随后,他慢条斯理地整理衣襟,在电梯到达一楼时,转身对着林东升,轻声说:“别动岑曼曼,否则你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走出厉氏,宋清直接走到黑色卡宴旁,俯身说了什么,然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进去。

……

倪初夏下班后,先回了趟临海苑,和厉泽阳碰头,两人一起回倪家。

路上,她提及了公司的事情,厉泽阳听着,偶尔发表他的看法。虽然他的话不多,但说出来的话却很有见解,往往能让她豁然开朗。

到达临江别墅,倪初夏将车停好,和他一起进去。

开门的是韩立江,他站在玄关处看到倪初夏是和厉泽阳一起回来,眼眸暗了暗。

来之前,倪柔对他说只是一家人吃顿饭,那么这个男人堂而皇之登门,已经算得上是一家人了?

韩立江侧身,让两人进来,才将门关上。

期间,两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厉泽阳深邃的眼中波澜不惊,没温度地睨了韩立江一眼,随后揽住她的腰肢,走进客厅。

客厅里,黄娟陪倪德康坐着,林瑶坐在一侧的单人沙发上,不知聊到了什么,脸上有些许笑意,但也盖不住她因为病重而显得病态的肤色。

她坐的位置正对大门,看到倪初夏时,眼眸闪动着光亮,“夏夏,过来让我看看。”

倪初夏迎了过去,蹲在她跟前,看着她枯槁的手,眼睛有些发涩。眼前这个亦师亦友的女人,就像是她的妈妈一样了,陪伴她长大。如今,她已经嫁人,而她也老了,甚至病得那样重。

“瑶姨,夏夏好想你。”倪初夏用脸蹭了蹭她的手掌,哽咽地说。

林瑶抿唇笑着,另一只手轻抚她的发间,“傻孩子,见面是开心的事情。”

这一生,命太硬,克夫又克子,本以为到老了都没人送终,好在有她在,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把她当作亲女儿来疼,最放心不下的也还是她。

她抬眼看到厉泽阳,笑着招了招手,“泽阳,你比夏夏大不少岁,她有什么任性的地方,你多担待点。”

男人走过来,略微弯下腰,执起倪初夏的手,“我会的。”

“你们的事打算什么时候定下来,趁我还能看到……”

“瑶姨,你别说这样的话。”倪初夏打断她的后话,不由得握紧厉泽阳的手,“我们已经领证了,只是没有办婚礼。”

话传到韩立江耳中,他的手一抖,水杯的水都溅了出来。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本以为他们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没想到竟然已经领了证,比他和倪柔速度还要快。

他观察了倪家的人,发现他们并未惊讶,所以,只有他被蒙在鼓里?

他之前还因为要娶倪柔感到愧疚,现在想想自己就是个笑话,说不定倪初夏早就和那个男人有关系,只有他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她耍!

林瑶知道这个消息,很高兴。

她第一次见到厉泽阳的时候,就觉得这小伙子不错,长得英俊,气质不凡,主要是他看夏夏的眼神,虽然时有无奈,却也透露宠溺。

而倪初夏在面对他的时候,表现也是完全不一样,以前也看过她和韩立江相处,疏离不说,脸上的笑意也很浅,和现在大不一样。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作为过来人,她能看出夏夏和泽阳在一起是幸福的,这就够了。

倪柔从二楼下来,一眼就看到韩立江用别样的眼神看着倪初夏,双手握拳,眼睛划过不满。

“柔儿下楼了,开饭吧。”黄娟碰了碰倪德康,她实在没心情看倪初夏和林瑶相亲相爱。

她现在庆幸那时候让倪德康找到林瑶把她手中的股份买回来,不然等她一死,不又是便宜了倪初夏。

倪德康点头,“吃饭吧,有话可以边吃边聊。”

倪初夏挽着林瑶,扫了眼黄娟和倪柔,轻笑着说:“娟姨,你女儿是下楼了,可我大哥还没到,这饭开的是不是早了?”

黄娟一噎,勉强维持笑意,说道:“我上楼去叫,你们先坐。”

倪明昱穿着家居服下来,懒洋洋和林瑶打招呼,走到倪初夏身边坐下,拿起筷子给她夹了菜,“吃吧,一会都要凉了。”

倪德康干笑了两声,接话说道:“吃菜吧,泽阳、立江别做客,多吃点。”

倪柔狠狠瞪了倪明昱一眼,她妈上去叫他还没下来,他倒好,坐下就开始吃,平常这样也就算了,今天林瑶和韩立江都在,还是这么过分!

“爸,我妈还没下来呢。”倪柔轻声提醒。

倪明昱朝韩立江举起酒杯,目光似有若无落在倪柔身上,不咸不淡开口,“她又不喝酒,不来还好,来了坐着都觉得挤。”

黄娟刚走进饭厅,听到这句话,一口气堵在胸口,脸色变了三变,一副吃屎的表情。

------题外话------

有二更!

——厉亦航番外——

小家伙九岁的时候,妹妹出生了。

学校语文老师布置以‘我的XXX’为题的一篇作文,班上的同学写的都是‘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姥姥’等等,只有厉亦航写了‘我的妹妹’。

作文开头是这么写的:今年厉家多了一个小孩,就是我的妹妹。

她现在看起来像一只小猪,还是粉嫩粉嫩的那种,除了吃就是睡,没事还爱哼唧几声,可能是因为尿裤子了。

对于她的到来,我实在有些纠结,纠结的原因很多,pi如,她是妹妹不会和我争家产但我可能要被送去当兵,有了她爹地再也不会管我但‘曼曼姐姐’也不能陪我看电影了……

厉总当晚回来,给儿子签字看到这篇作文,脸色瞬间黑下来,他现在把熊孩子送去部队当童子兵应该不晚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