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我弄疼你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娟觉得倪明昱要是再在家里住着,她迟早有一天,会被气死。

每次吃饭前,都要她三请四邀,上了饭桌就用话怼她。她就不明白,像宋玉那样好性格的女人,怎么就生出这样的霸道无理的儿子?!

好不容易盼着倪初夏走了,又招来了更难惹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头?

倪柔听了这话心里也很不舒服,但碍于倪明昱的身份,也只能忍着。看到黄娟走过来,贴心地拉开椅子,“妈,快过来坐。”

“好。”黄娟抿唇笑了笑,坐下后对着林瑶说:“我让厨房给你做的药膳,等会给你端过来。”

林瑶看着她点了点头,“你有心了。”

她和黄娟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在宋玉离世后,她就很少来倪家,后来是听说倪程凯提及黄娟嫁过来,不放心两个孩子,才重新和倪德康熟络起来。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她至今还记得黄娟在看到自己时候的敌意,每每都是当着倪德康一套,背着他来一套,明眼人都能知道这么多年这两个孩子过得很不好。

饭桌上,突然变安静。

倪明昱低声笑起来,朝着黄娟说:“你来了不仅让人觉得挤,连气氛都尴尬了。”

倪初夏忍着笑,在桌下给他束起大拇指,表示佩服。

这些年,也只有真正搬出倪家的这两个月,她才开始对黄娟、倪柔不再伪装,论怼人、气人的本事真没有倪明昱高明。

他就是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我看你不爽的话,但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只能让人有气发不出来。

林瑶也弯了弯唇角,看到黄娟吃瘪,她心里也挺舒服,毕竟当年宋玉刚去还没一年,这个女人就挺着肚子进了倪家的大门。

用了什么手段她不知道,但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心里就在为宋玉不值。

当年宋玉在怀着明昱的时候都到处拉生意、跑单子,最后人走了,家被别的女人占了,两个孩子也只能委屈长大。

黄娟蓦然站起来,僵硬地说:“我去厨房看看药膳好了没有。”

倪柔愤懑不平地看着倪德康,见他并没有任何反应,气得眼眶通红,像是随时都要哭一样。

受委屈的是她的妈妈,可是她爸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的就那么纵容倪明昱吗?

自从倪明昱回来,她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他把她妈气到离开饭桌,今天饭桌上还有外人,都不能收敛一点,这个家干脆让他管得了!

韩立江看了倪柔一眼,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别说他还没和倪柔领证结婚,就算是结了婚,他也不过是倪家的女婿,这些家事也与他无关。

但通过倪明昱和黄娟在饭桌上的交锋,能看出很多细节。

倪德康很惯他这个大儿子,与其说惯倒不如说是畏怕,所以这个家只要有倪明昱在,黄娟和倪柔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实权,就是倪远皓这个还没成年的人,以后在家也得看他哥的脸色。

他的目光落在倪柔的肚子上,只希望倪德康看在这是他第一个孙子的份上,能稍微帮衬他一下。

在正荣,也不过才被齐泓拉下几个月,曾经效忠于他的手下,就已经倒戈了,如果时间再长,就算他以后成为了老总,没有心腹也全是空。

饭桌上各怀心思,倪德康明白,却也只能当做不明白,招呼众人吃菜,目光看到厉泽阳抱着纱布的手,出于关心问:“泽阳的手怎么样了?”

“没事。”厉泽阳说着,将受伤的手放在桌下。

经由倪德康提及,林瑶才注意到,关切问道:“怎么受伤了?去医院看了吗?”

“不小心被……”

没等倪初夏说完,倪柔打断她,说道:“姐夫的手是为了救姐姐才受伤的,那么凶险的情况还好有姐夫在。”

林瑶听了,脸色有些不好,转头看向倪初夏,用眼神询问。

倪明昱放下筷子,瞪了倪柔一眼,随后双手握住林瑶的肩膀,“瑶姨,就出了些小意外,你就别操心了。”

倪初夏点头附和,笑着说:“瑶姨,别担心,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林瑶还是有些不放心,听到两人再三表示没事,才没再问下去。

“你还想吃什么?”倪初夏夹了清淡的菜放进厉泽阳的碗里,偏头看着他说:“我帮你夹。”

厉泽阳看着她今天格外乖巧,薄唇挽起,低头附在她耳边说了两句,惹得倪初夏脸颊泛红,娇嗔瞪了她一眼,随便夹了几样菜扔进他碗里。

果然是老流氓,在饭桌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敢耍流氓。

“立江,姐姐和姐夫的关系真好,你说是不是?”倪柔仰头,眼中一派天真地问。

韩立江也是看到了两人之间的暧昧互动,亲密又觉得他们这样是理所当然,而倪初夏脸上的娇羞是他从未见过的,至少在他面前,她从未表现过。

勉强挤出一抹笑,算是附和她,在倪柔要说话时,率先开口,“多吃点菜,你太瘦了。”

倪柔脸色一僵,看着碗里的菜内心觉得极其不平衡。她从来不吃鸡肉,也记得曾经对他提及过得。

还真是对他不能报太大的希望,这个男人心根本不在她身上,即使她现在怀着他孩子,只要提及倪初夏,他连敷衍都不愿意。

一顿饭下来,饭桌上没有几个人是开心的。

林瑶除了吃了几口药膳,饭菜几乎没有动一口。

她现在服用的药,虽然药效有用,但同样的,副作用也很大,沾一点油荤,胃里就会翻腾。身上的那几两肉,就这么被折腾没了。

众人坐在客厅沙发上,黄娟和倪柔进厨房准备饭后水果。

“妈,立江根本不喜欢我,以后我就算生了孩子,他也不会对我和孩子好的。”倪柔手里握着水果刀,狠狠戳进砧板上。

“傻女儿,这个世上最靠不住的就是感情,只要他愿意娶你,肯还给你正室的位置,就要好好把握。”黄娟抬手轻拍她的后背,安抚着说:“像他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很少不在外面偷腥,好好养身子,别给外人钻了空。”

倪柔眉头拧起,“妈,爸在外面也有女人嘛?”

黄娟脸色变了变,压低声音说:“年轻的时候倒是经常出去,如今应该是心有余力不足了。”

倪柔张了张嘴,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她受不了自己的丈夫对她不忠,想到韩立江到外面找女人,嗓子里像是梗了刺。

“好了,别多想。”黄娟端着水果出去。

客厅电视是开着的,正在插播广告。

倪初夏和林瑶聊天,厉泽阳听倪德康说珠城的经济问题,偶尔说上两句。

‘日前,珠城最大的娱乐公司YL传媒幕后老板曝出,是近几年蹿红的国际华裔明星莫少白,他的演技……’

韩立江拿着遥控器换了台,电视里正在播放近些时候珠城发生的大事,这一条是说莫少白的。

倪初夏听到熟悉的名字,停下和林瑶的谈话,抬眼看向电视。

‘青城之夜这部影片,是他演艺事业的有一个高峰,他饰演的男主角……’

介绍到这里时,电视里播放了‘青城之夜’影片的片段,画面最后定格在他穿着白衬衫,叼着烟的那幕。

“嘭——”

林瑶手里的水杯落地,水泼在地毯上。

她的脸变得煞白,唇角不自在地抖着,像是看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画面。除她以外,倪德康也很反常,烟蒂已经烫到他的手,才反应过来,烟已经烧完了。

“瑶姨,你、怎么了?”倪初夏眼底划过疑惑,想到她的反常是在看到莫少白之后,小心翼翼地问:“你认识少白?”

林瑶缓缓收回视线,“你说,他叫少白?”

倪初夏点头,“嗯,姓莫,莫少白。”

林瑶的反应很大,说她不认识莫少白都没人会相信,可她现在的表现的确不像是认识他的。

倪德康从韩立江手里拿了遥控器,将电视关了。

气氛沉默后,他开口,“林瑶,到书房来一趟,我有些话要说。”

待两人上楼,倪初夏还觉得有些莫名,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书房。

倪德康坐下来,率先开口,“那个孩子很像问天。”

林瑶抬眼看过去,双手死死握着拳头,“他姓莫,看样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他……”

“当年你是难产,医生问保大人还是保小孩,问天选择了你,那个孩子二十几年前就不在了。”倪德康一句话打破她心中存有的幻想。

“可是……”林瑶捂着脸哭起来,她多希望孩子还活在世上,给她留个念想也好,也算是给莫家留后了。

“当年的事情我很抱歉,没能救下问天。”倪德康脸上尽是悲恸,搭在双腿间的手颤抖着。

林瑶平复心情,摇头说道:“那件事不怪你。”

就算倪德康和莫问天是好兄弟,在那样凶险的情况下,他也没义务冒着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救别人。

倪德康沉默不语,眼中闪烁,意味不明。

“那个孩子和问天真的很像刚创业应该挺艰难,你能帮就帮一下吧。”林瑶哽咽。

“嗯,他和夏夏关系不错,她会帮忙的。”倪德康说完,陷入沉思之中。

今晚,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莫少白的名字,却是首次看到他。无论是眉眼还是气质,真的和年轻时候的莫问天没差,他在看到的时候,甚至都以为就是他。

可是这不可能,当年那个孩子明明就已经……

而依照莫问天的性子,除了林瑶也不可能有别的女人,是巧合,还是当年的事情出了纰漏?

客厅里,自林瑶和倪德康上楼后,就陷入沉默当中。

倪明昱靠在沙发上,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见她情绪不对,眸光一闪,慵懒对着厉泽阳说:“想看她小时候的蠢照吗?”

厉泽阳自然没有拒绝,点头应下了。

倪初夏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后,蹿起来按住倪明昱,“不许给他看!”

“这可由不得你。”倪明昱略微挑眉,厉泽阳会意后,把倪初夏拽到自己怀里钳制住。

倪初夏脸很红,急得对厉泽阳又挠又抓,“大哥,我警告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男人眉头紧蹙,把受伤的手横在她眼前。

不出两秒,倪初夏消停下来,担忧地问:“我弄疼你了?”

厉泽阳不明所以的哼了声,不说疼也没说不疼。

“照片给你看可以,但你绝对不能笑我。”倪初夏不放心,又补了句,“偷着笑也不行!”

沙发另一头,是韩立江和倪柔。

这么一对比,他们实在是没有一点未婚夫妻的样子。

倪柔对黄娟刚刚所说的耿耿于怀,在看到倪初夏和厉泽阳的亲密互动,心里更加难受。而韩立江,看着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没一会儿,倪明昱下来。

手里还抱着很厚的相册,样式很老旧。

见倪初夏这会正乖乖地坐着,他眉宇染了诧异,看向厉泽阳的目光多了些探究,看来制服这小丫头片子挺有一套啊?

“刚出生到十岁的照片,都是珍藏版,很多她自己都没看过。”倪明昱将相册递给厉泽阳,看到伸出爪子,不客气地拍上去,“你不准看。”

倪初夏瘪着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为什么?凭什么?”

倪明昱眯起酷似她的那双眼,伸手挠了挠她的头发,笑着说:“乖,怕给你丑哭,还是别看了。”

倪初夏:“……”

贱人!

尽管心里咆哮着,却不敢真的骂出来。

她无法想象,脏话飙出来,会是什么后果,最有可能是网上遍布自己从出生到十岁的蠢照……

倪初夏乖乖坐到一边,看着两个大男人相亲相爱翻着相册,怎么都觉得有些瘆得慌,干脆起身去了后院。

倪柔看着他们上演模范夫妻、兄妹情深,实在看不下去,把韩立江丢在下面,起身上了楼。

珠城的冬天来得一向很晚,即使快到年底,也没有下雪的迹象。

今天的第一场雪,估计也会留在过年。

临江别墅的后院,草木已经凋零。那汪池水也快要干枯,里面没有一条鱼。

十岁以前,她能在后院看到荷花,夏天还能吃上莲蓬,十岁以后这里的一切都被黄娟他们毁了。

她讨厌荷花开的时候惹来的虫子,所以让下人把藕连根拔起,倪柔不喜欢她放下去的金鱼,所以全部捞出来一条条弄死。

这个家,属于她的美好回忆,就这么化为乌有。

韩立江踱步走过来,在离她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来,出声问:“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养小动物,池塘里的鱼也算一种,对吧?”

倪初夏站在那里,没有搭话。

“现在呢?家里还养吗?”韩立江开口问,慢慢走到她身边。

他离她很近,近到能嗅到专属于她的体香。

略微低头,就看到她纤长卷翘的睫毛落在眼睑处的阴影,一颤一颤很好看,她的眉宇染了些许忧愁,令人不由自主就想替她分担。

倪初夏转身,轻抬起眼帘。

她本来不想和他说话,但看到二楼倪柔房间的窗帘动了一下,就改变了主意。

“你小时候在床上尿尿,长大了还尿床吗?”

韩立江:“……”

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在他的印象中,倪初夏说话一直很柔和,相处那么久,都没有见她和谁红过眼、动过气,何曾像现在这样?

“我现在很讨厌动物,尤其是金鱼!”倪初夏并不理会他的错愕,美眸浅眯看着他,“知道为什么吗?”

韩立江摇头,并不清楚。也或许,是未从倪初夏突然的转变回神。

她的手抬起,指向别墅二楼的一扇窗户,“想知道就去问你的未婚妻。”

韩立江顺着她的手指看了一眼,随后问道:“你和厉泽阳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

“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我和叶雨的事情才解除婚约,现在想想就算我没有背叛你,你也照样不会和我结婚,是吗?”

倪初夏抿了抿唇,整个人显得漫不经心,“你知道就好。”

“你!”

“我劝你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没事多上香积德,不然以倪柔罪孽深重心肠歹毒的性子,还不知道能生出什么样的孩子?”

韩立江站在原地,看她离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尽管心里已经清楚她内心的想法,但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会觉得愤怒。尤其是当他意识到对倪初夏还有想法,就更加恼怒。

回到客厅,相册已经合上,摆在厉泽阳身边。

男人抬眼看过去,除了眉宇间是轻松之色,并没有其他变化。

哼,没笑话她,还挺上道!

“大哥,赶紧把相册收起来,以后都不要再拿出来了!”倪初夏拿起相册递给倪明昱,她真的不想再看到,整本相册都是她的黑历史。

厉泽阳从她手里接过,“大哥已经把相册送给我了。”

WTF?

倪初夏瞪着倪明昱,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后者丝毫不觉得自己讨嫌,大长腿交叠起来,斜靠在沙发上,“别用那样感激的眼神看着我,底片我还留着,想要多少都行。”

倪初夏:“……”

*

厉氏,设计部。

夜幕已经完全落下,岑曼曼还在整理设计图,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半,比想象中要快。

偌大的办公区,只有她一个人,格外的安静。

地板上,摆满了近些年厉氏设计师所画的设计图。

刚开始,做这些归纳、编号很枯燥无味,后来当她注意到这些设计图中,有当今著名设计师早年的稿子,就来了兴趣。

在整理的时候,她会仔细看画稿的人是谁,总结当年流行什么款型的珠宝等,慢慢地,她发现脑子里竟然有了框架,是近十年的流行趋势,甚至已经能推测出明天哪一款珠宝会爆红。

这、或许就是首席交给李娜整理这些的目的所在,但她因为想要为难自己,而错过了这次机会。

微信提示音响起,岑曼曼将手中的设计图放在一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垂着腰。

在看到消息来自厉泽川时,手机差点惊得掉在了地上。点开会话框,弹出一条六秒钟长的语音,心里更加惊讶。

她歪头眨着眼,老板也会发语音?

怀着复杂的心情点开语音。

‘曼曼姐姐,我好想你。你呢,想我吗?’

在听到厉亦航奶声奶气的声音后,她突然就笑了,是真的疯了,才会觉得这条语音是老板发来的吧?

平复心情,她长按语音键,回道:“我也想你。”

老板:有多想?

看到这条消息,岑曼曼先是一愣,随后想到厉亦航那么聪明,会打字也不奇怪,也没用语音,编辑到:很想。

几乎是瞬间,那边回了消息。

岑曼曼看到消息,直接石化在原地,小家伙坑她,好想挖坑把自己埋了。

------题外话------

尽量恢复更新时间,最近真的事太多,呜呜呜……

感谢

【暮暮卿卿】1五星评价票

【只有八分熟的女人】1月票

【张喜萍】1月票

【海鸥1】5钻石

【keemhee319】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