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不准对她有想法/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板:嗯,马上去见你。

这语气,简洁明了,还带着点不容拒绝,一看就知道是厉泽川发的。

岑曼曼趴在桌子上,她发的那条语音是回厉亦航,老板应该知道的,那么他就是太无聊了,后面的聊天都是逗她玩。

嗯,这样事情才能解释的通,她也不用再纠结。

休息一会后,便开始继续分类、编号。

华忆公寓。

厉泽川看向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儿子,太阳穴疼的厉害。

“爹地,你怎么这么坏!”厉亦航委屈地看着男人,明明是他和曼曼姐姐聊天的,曼曼姐姐发的语音也是给他的。

厉泽川从衣柜里取出衣服,没搭理他。

厉亦航觉得失策,屁颠屁颠地从地上爬起来,跟去了衣帽间,又赖在了地上。

不依不饶地说:“爹地,曼曼姐姐想的是我,你不要脸!”

厉泽川眼眸危险眯起来,弯腰,丝毫不费力将他拎起来,“骂谁不要脸呢?”

“我自己。”厉亦航‘喵’了声,缩了缩脖子道:“曼曼姐姐想的……”

“嗯?”厉泽川快被熊孩子烦死了,认准一点就和人死磕。

厉亦航睁着乌溜的大眼,手脚扑腾着,“她、她想的是我们俩还不行嘛?”

厉泽川眉宇间的不耐消散,换好了衣服,拎着小家伙出了衣帽间。

“给你十分钟时间睡觉,睡不着以后别指望我把公司给你。”

厉亦航转动眼珠,哼唧半天,慢悠悠爬到床上,“哼,你只有我一个儿子,不给我你打算捐给国家嘛?”

厉泽川坐在床上,伸手将他塞进被子里,“男人三十一枝花,给你生一个弟弟也不是不可能!”

厉亦航瘪了瘪嘴,像是下一秒就要哭。

“不许哭,哭了明天就给你生个弟弟。”厉泽川半恐吓。

“你都三十四岁了,不是花,不要脸!”厉亦航带着哭腔,哼唧半天,就重复这句话。

“……”

“你当我傻啊,一晚就能生弟弟。”

“你还睡不睡?”厉泽川给他捻好被子,“你还有七分钟,哼完就睡觉。”和熊孩子沟通太困难,说话太气人。

厉亦航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地说:“爹地,你要去见曼曼姐姐嘛?”

“嗯。”厉泽川应声,没瞒着。

“你替我向她问好,说我想她了。”厉亦航说着,握住厉泽川的手,响亮的在他手心亲了一下,“还有,别忘了这个吻。”

厉泽川:“……”

“我要睡了。”厉亦航眨巴眼睛,然后慢慢闭上。

很快,小家伙便睡着了。

厉泽川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勾唇笑了。

那时候他才和猫一样大,转眼六年都过去。

初为人父的时候,他还未到而立之年,那时候是真的感受不到生活有什么不同,照旧像以前一样。

可能是她离开,即便换了一个又一个保姆,深夜小家伙还是哭闹不停。也就那一晚,回到家中听到他的哭声,心里像被针扎,意念一动将他抱在怀里,才感受到原来他是父亲了。

之后,只要有空,就会亲自照顾他,六年如一日过去。

“爹地……”

厉泽川收回思绪,俯身问:“怎么了?”

“别和人生弟弟。”

听到他小声嘀咕,厉泽川轻笑起来,宽厚的手轻轻揉着他的发,“乖儿子,睡吧。”

等他差不多睡熟,厉泽川才离开家。

华忆公寓离公司并不是很远,开车十分钟的样子。

距离发语音已经过去半小时,岑曼曼已经完成了大半,这会正趴在桌上休息,没一会便睡着了。

……

因为林瑶精神不佳,在她从书房下楼后,倪明昱便取车送她回去。

倪初夏站在别墅外,看着车子最终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将头靠在厉泽阳身上,轻声说:“瑶姨对我是真的很好。”

厉泽阳轻嗯了声,手轻揽她的腰肢。

他能看出,林瑶对她的好是出自真心,说是将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也不过分。

正因为这点,他才会对林瑶的事情上心,他清楚一旦林瑶不在,最伤心的莫过于是倪初夏。

倪初夏仰头看着他,问道:“你说瑶姨和少白会有关系嘛?”

林瑶在看到莫少白那时候的反应,真的太不正常,还有倪德康,为什么关掉电视,还要和林瑶单独谈话?

“你很好奇?”厉泽阳语气不明问。

倪初夏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后,说道:“我是担心瑶姨的身体,并不是因为其他的。”

厉泽阳站在那里,宛若一棵劲松,傲然笔挺。像是故意扭曲她的意思,问:“还能因为什么?”

倪初夏别开视线,转身向别墅里走,“我们等大哥回来,再回去吧。”

厉泽阳见她不回答,也没深究,跨步跟进去。

车内。

林瑶靠在副驾驶,心绪不宁。

她脑海里全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一幕,莫少白——

那个孩子,真的和问天很像。

当年她的确生下一名男婴,因为难产,他生下来就没有了呼吸,问天亲眼看着孩子被火化,可心里却还是存在侥幸心理。

至于,这个孩子是问天和其他女人生下的几率是零,莫家男人认死理,认定了就是一辈子,她不相信问天会背着她做那些事。

所以,一切像是进入死循环,好像也只有因为巧合长得像这个原因能解释。

倪明昱出声问:“瑶姨,你在怀疑莫少白是你和莫叔的孩子?”

林瑶收回翻飞的思绪,轻点头,随后自嘲笑着,“我知道没有可能,可能是真的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临走前希望有亲人陪着。”

倪明昱眸光微闪,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如果真的不放心,可以去核实一下。”

林瑶转头看过来,有些动心。“核实?”

“嗯。”倪明昱点头,“去和他见一面,或许疑惑就解开了。”

林瑶沉默半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这对他不尊重。”

无论他是否是自己和问天的孩子,为了私事贸然见他,很不礼貌。

倪明昱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

将林瑶送到家门口,他突然俯身抱了抱她,“瑶姨,你要好好保重身体,我和妹妹都需要你。”

林瑶眼眶有些泛红,伸手轻拍他的肩膀,“瑶姨会努力活着,还没看到你成家,舍不得走。”

倪明昱看着她进家门,站了良久,才转身回到车内。

他从储物柜里拿出文件袋,将手上的头发装进去,掏出手机,给方旭打了电话。

这个时间,方旭才吃完饭,正准备进书房处理工作。

“明昱,什么事?”

“明天帮我把莫少白约出来。”倪明昱开门见山。

“莫少白?”方旭拧眉,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这名字熟悉了,倪明昱曾经查过他。

倪明昱吩咐,“是他,以倪氏副总的身份约出来,地点隐蔽一点。”

“好,我明早就去办。”

方旭应下后,倪明昱挂了电话,驱车回家。

回到倪家,倪初夏跟着他上楼。

“跟着我做什么?找你老公玩去。”倪明昱把文件夹随意放在一边,脱了外套挂起来。

“瑶姨今天的反常,你知道原因,对不对?”虽然是问话,但她心里已经能确定。

倪明昱对林瑶的关心丝毫不比他少,但刚刚他却没有一点惊讶,显然是早就料到。

也是,他比自己大十岁,对瑶姨的了解肯定会比她要多。

她怕问到不该问的,所以不敢去问林瑶,但面对倪明昱,就不会有这个困扰。

“大人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倪明昱看着她,抬手按住她的额头,将她推出房间,“你现在就是好好管理公司,其余的别操心。”

“大哥!”倪初夏挂在他手臂上,“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你不用什么事都瞒着我。”

很多事情,她已经有承受能力,真的没必要再瞒着。

“等事情确定了会告诉你,尽快回去休息吧。”倪明昱一根根松开她的手,然后关上门。

倪初夏被关在门外,气愤地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因为晚上喝了点酒,并不是倪初夏开车回去。

在看到副驾驶坐着秦飒时,倪初夏心里有些疑惑。

“让裴炎去查一些事情。”坐上车,厉泽阳主动解释。

倪初夏点了点头,脸色很沉重。

厉泽阳问:“大哥没告诉你?”

“嗯,他不想透露的就不会说。”说到底还是她的人脉不行,否则遇事也不会觉得慌乱。

“你可以问我。”厉泽阳语气有些生硬,显然是被忽略了心里不满。

倪初夏眨了眨眼,狐疑问:“你能知道?”

厉泽阳只是看着她,而后缓声开口,“陪你去医院看瑶姨那次,从病房里出来的人就是莫少白。”

“那次是他?!”倪初夏眼眸一怔,“可是少白说不是。”

厉泽阳将视线移开,冷淡说:“他说你就信?”

他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那次虽然没看到莫少白的脸,但无论是身型还是气质,那人必然是他。

倪初夏神色有些恍惚,“可是那次瑶姨说只是故友。”

“瑶姨那时候病重,很可能没认出他。”厉泽阳分析。

这件事要想弄清楚,还是要再查。

倪初夏若有所思地点头,就按照大哥所说,事情确定了她自然就会知道,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对了,你让裴炎查的是发布会的事情?”

厉泽阳“嗯”了声,事情不彻底解决,就还是会有隐患在。

“事情发生之后,我让高翔派人跟踪了我怀疑的几个人,估计明天就有消息了。”倪初夏垂下眼帘,轻声说:“黄娟是可以排除的,那天她的慌乱并不像假的,剩下的也就是倪柔和两个大伯。”

静默片刻,厉泽阳沉声说:“为什么不怀疑于潇?”

倪初夏微愣,并不是没有怀疑她,而是觉得她本身就不简单,如果真的是她,那么这件事就不可能查到任何东西。

可是,裴炎还在调查,说明还是有迹可循的。

于是,开口解释:“于潇的段数会比这个要高明。”

厉泽阳眉头紧蹙,于潇手段就是求助于向阳,这的确不是他做的。

男人轻拍她的头,“裴炎很快就有结果。”

倪初夏点头,裴炎是从袭击他的人入手调查,而高翔是从怀疑对象中入手,两人有交集的地方,必定就是幕后的人。

秦飒从内后视镜看了倪初夏一眼,目光若有所思,她能有资格站在头儿身边嘛?

只是一眼,倪初夏注意到了,她伸手拍了拍驾驶座,“偷看我做什么?”

秦飒这回直接改瞪了,他什么时候偷看了?!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喜欢你这种没本事还自负的闷冬瓜!”倪初夏眨了眨眼,故意气他。

秦飒一阵无语,怎么有这样皮厚的女人?!

“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你瞪着我也没有用,我还是不喜欢你!”倪初夏哼了哼,转而双手环住厉泽阳精壮的腰,“老公,你手下瞪我,我害怕。”

厉泽阳抬眼,狠厉地看着秦飒,“不准瞪她,更不准对她有想法。”

“……”

艹!

秦飒烦躁地揉着头发,手指紧紧握住方向盘,他到底哪里表现出对她有想法了?!

他要尽快和裴炎换回来,不然再和这两人待下去,会疯的!

厉泽阳和倪初夏之间的气氛轻快起来,男人对她这样的迷之自信,已经见怪不怪,纵容的不得了。

……

岑曼曼一觉醒来,肩膀都麻了。

抬手捶打时,发现肩膀上多了件衣服,黑色西装外套,是……

“醒了?”

还未反应过来,男人好听的声音传来。

岑曼曼眼睛瞪得很大,实在没想到厉泽川真的来了。

脑海中冒出各种问候,最后她开口说道:“老板,那条微信我是发给亦航的。”

厉泽川眼眸微闪,眉宇间也微乎其微地皱了一下,语气却依旧平淡,“嗯,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过来了?

厉泽川开腔打断她的话,“还有多少没做完?”

岑曼曼活动身子,手指向一边的箱子,“没多少了。”

厉泽川抬手看了眼腕表,“十二点前应该能整理好,开始吧。”

他解开衬衫袖口,慢条斯理地挽起来,露出强有力的手腕。

“老板……你要帮我?”

岑曼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厉泽川拿起设计图有一会,见她不动,笑着说:“整晚都不想睡了嘛?”

“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让大老板陪着一起加班,她真的没胆子。偷偷瞄了眼设计部办公区墙上的监控器,默默祈祷值班的人睡着了。

“别废话。”厉泽川将设计图递给她,“编号1463。”

岑曼曼反应过来,迅速找到它前面的编号,放了进去。

“编号537。”

再次找到所分的组。

“编号……”

十二点还差七分的时候,箱子里所有设计图都整理好。

厉泽川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腕,坐在椅子上看她将一摞一摞的设计图搬进箱子里,眉宇一片放松。

“我记得你还在实习期,这些并不是你的工作吧?”

岑曼曼弯腰的身形顿了一下,抿唇“嗯”了一声。

厉泽川饶有兴味地问:“被人欺负了?”

还不是因为你!

岑曼曼心里想着,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暗自叹气,“整理完这些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厉泽川眼眸微闪,倒是没有再问下去。

等全部弄好,已经是十二点半。

岑曼曼前面睡了一觉,精神还行。

她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厉泽川,“老板,这么晚还让你跑一趟,不好意思。”

“真觉得不好意思,就请吃宵夜吧。”厉泽川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跨步走出设计部。

岑曼曼拿了包赶忙追过去,“好啊,你想吃什么?”

宵夜不是正餐,应该能请得起。

两人坐上电梯,直接到了负一楼停车库。

上车后,厉泽川才开口,“吃什么你都请?”

岑曼曼内心纠结了一下,最后一咬牙应下了,她一个月工资,请一餐宵夜还是绰绰有余的。

等到了地方,岑曼曼傻眼了,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听说大学附近的宵夜很不错。”厉泽川停好车,解释。

岑曼曼愣愣地点头,的确不错,但前提是你能吃得惯嘛?

------题外话------

有二更!

感谢

【木子丹艺】1月票

【夏王乖乖】1鲜花、1月票

【星空辰羽】1月票

【猪美妞妞】1月票

【寂寞笙箫】1月票

【鱼儿游y】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