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是主动臣服还是成为废物【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曼曼在想事情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前面。

她回神跟上去,小声说:“老板,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厉泽川带她来的大学是她的母校,以前上学的时候,下了晚自习,都会和倪初夏出来逛一圈,饿了就买些小吃,不饿就当是散步消食。

已经一年多没有来过,小吃街还是那个样子,甚至看那些老板,面孔还是觉得很熟悉。

“我已经饿了。”

意思是不想再开车另外找地方,更不想见她再犹豫。

岑曼曼抿了抿唇,跟在他身后走进小吃街。

她的目光落在他身后,好想说西装笔挺的他与这里真的格格不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房地产公司老总过来视察,看看这里还能改建什么。

因为时间已经晚了,小吃街里的人并不多。偶尔有成群结队的男生,烟味混杂着潮气,也能知道是从网吧出来的,还有些情侣,或牵着手、或是男生搂着女生的腰,随意逛着。

但当他们经过厉泽川和岑曼曼的时候,视线都会停顿几秒,最后留给岑曼曼或意味十足或万分鄙夷的眼神。

岑曼曼无奈望天,也是,厉泽川全身上下的派头,抵过她一年的工资,还有那块腕表,都够在偏一点的地方买栋房子,他们误会也正常。

可是大老板依旧一派轻松的样子,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

厉泽川刻意放慢脚步,等她上来,低声问:“想吃什么?”

她看向路边,眼眸突然一亮,指着一个摊位说:“想吃那个。”

不等厉泽川反应,她快步走过去,和老板说起话来,见男人走过来,问道:“亦航喜欢吃酸的还是甜的?”

小孩子一般都喜欢吃甜食,但防止会有特例,还是询问出来。

走近,厉泽川才发现面前的摊子是卖冰糖葫芦,开腔说道:“甜的。”

“那也不能吃太甜的,老板,给我拿两个带白糯米的。”

选好后,岑曼曼付了钱,将纸袋子装的两份递给厉泽川,“带回去给亦航。”

“好。”

男人眼眸微怔,接过了两根冰糖葫芦。

其实,小家伙很少吃这些东西,可能是从小没有时间陪他的缘故,他懂事的像个小大人,甚至很多时候他真的把他当大人看待。

想到孩子,厉泽川摊开手,然后将手心覆上她的脸,“亦航说,想你了。”

掌心的温热贴在她有些冰凉的脸上,很舒服。

她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后,耳根突然转红,想退后离开时,他的手率先放下。

厉泽川清咳一声,说道:“他让我给你带的亲亲。”

岑曼曼笑了起来,连自己都不明白,笑是因为厉亦航的可爱,还是因为一个大男人做出这样的举动。

男人看着她,低声问:“要带一个给他吗?”

脸上的笑意僵住,取而代之的是红晕,她啃了口冰糖葫芦,闷声摇头说道:“不要。”

“那他明天应该会很失落。”

“你就当我给过了。”岑曼曼小声说。

厉泽川摇头,“这是欺骗。”

岑曼曼歪头想了一会,认真地说:“那就等下次见到他再亲亲。”

男人轻笑起来,没再说什么。

……

翌日。

倪初夏起床洗漱,下楼看到厉泽阳坐在饭厅,身后是秦飒。

她对着秦飒挥了挥手,打了招呼,“早上好啊。”

秦飒眯起眼睛,看了她一会,便将头扭开,他一点都不好!

“等会让秦飒送你上班。”

听到厉泽阳的话,倪初夏当即拒绝,“不用!谁知道他会不会记恨我。”

“头儿,我的任务就是跟着你。”秦飒也不满开口。

厉泽阳见她坚持,也不强求,只是叮嘱她开车小心。

早餐过后,倪初夏便出门上班。

院外,厉泽阳看着车子离开,才转身进去。

秦飒原本跟在他身后,越想越觉得不痛快,快步走到男人跟前,拦住他的去处,“头儿,你把基地核心力量转移到珠城,到底是为了逮捕影刹还是为了那个女人?”

厉泽阳看了他一眼,眼中尽是寒意。

“你现在的状态,和休假有什么区别?”

对于厉泽阳如今的生活,他实在是搞不懂。

基地那么多事情没有处理,他倒好,把核心力量全部转移到珠城,是打算让他们只保护倪初夏一个人吗?

“不服气?”厉泽阳眼睛危险眯起来,狠厉又带着些许警告。

秦飒皱着眉,说道:“对,不服气!”

如果上次去Y国的行动让他带队,影刹早就抓到了,何必等到今天。如今,所有的计划全部推翻,一切都要重新部署,这两个月,足够他们完成多少任务。

“我说过,打赢我就可以不服从命令。”厉泽阳微抬下巴,脸庞冷下几分,“你打得过吗?”

秦飒差点咬碎了牙,眼中带着恨意。

当初杨闵怀劝他加入行动小组,他是不屑的。想着自己本身就是特种兵出身,各方面都很优秀,凭什么要厉泽阳的牵制?

以至,在第一次见到厉泽阳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不服,结果可想而知。

至今他都无法想象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又有多少他不了解的一面。

他站在那里,看着厉泽阳从他身边走过,双手紧紧握拳,转身以最快的速度朝他挥了过去。

厉泽阳速度比他还要快,抬手便握住他的拳头,表情倨傲,眼底浸染不耐。

秦飒挣开他的手,又挥了一拳。

厉泽阳一直属于防守的状态,在躲避秦飒的拳头时,将右手包扎的纱布拆了,纱布落地,他开始进行反攻。

握拳挥出去,秦飒勉强躲过这一拳,腹部却生生挨了一脚,疼得冷汗直冒。

“呃……”

厉泽阳趁机揪起他的衣襟,对着他的脸狠狠打下一拳,脚下动作未停,踢向他的膝盖,在他跪在地上时,反手钳制住他。

秦飒狼狈地趴在地上,后背被男人的膝盖抵住,动弹不得。

他喘着气,‘呸’了声,说道:“杨闵怀同意你这么做吗?”

“我可以让你加入,同样的,也可以让你滚蛋。”厉泽阳膝盖用力,深邃的眼中浸着寒意,“想清楚,是主动臣服还是成为废物。”

“你!”

秦飒脸色变得煞白,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感觉他稍微用点力气,脊梁骨就要断了。

“倪初夏是我的女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给我放尊重点,如若让我知道你伤害她,就不仅仅是断根肋骨这么简单了。”

秦飒闷哼出声,豆大的汗渍顺着额头落下,他仿佛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稍稍呼吸都觉得胸口疼得厉害。

裴炎的车停在旁边,他目睹了头儿收拾秦飒的全过程,等厉泽阳直起身子,他才敢开门下车。

“头儿,事情有进展了。”裴炎小心观察男人的表情,动作粗鲁地将秦飒从地上拽起来。

艹!

秦飒瞪着裴炎,手捂着胸口,有气无力地说:“你轻点。”

裴炎冷哼了两声,嫌弃地松开手。

“进来。”厉泽阳轻点头,跨步走进别墅。

……

倪氏建材,倪初夏在会议室接待倪氏的两位董事,方旭陪同。

“发布会那天我有很多疑问都没有说出来,已经算足够给你面子,今天也没有媒体和外人,丑话就说在前面,倪氏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固守本分,涉及的都是传统建材,如今突然要引进技术,想必不会那么顺利……”开口的是高梅,也就是那次在董事会上屡次质疑倪初夏的短发中年女人,“先不说合作方是否愿意把核心技术交给我们,就是突然跨足其他产业,销售市场也是一个问题。”

倪初夏听她说完,倒也不急着说话,而是把目光落在她身侧的陈力强身上,示意他想说话。

陈力强在倪氏的股份并不算多,但也有说话的权利,并且他一直以高梅马首是瞻,想法基本和她无异,就是并不赞同倪初夏的决定。

倪初夏沉吟片刻,说道:“你们说的问题我都考虑过,目前的状况自然是最稳定的经营方式,但你们想过没有,公司的经营范围十年如一日没有变化,到底是固守本分还是故步自封!”

“倪氏近几年一直都是建材行业的领头羊,目前并没有什么不好的。”高梅迅速反驳。

她当然知道创新对企业的重要性,但是创新带来的风险也很大,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从天堂掉到地狱,就如两个月前倪氏资金链断了一样。

投资新的生产领域,不仅是技术还是人员、机器都得引进,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能达到的,依照倪氏目前的状况,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冒险。

“我认为高董事说的很有道理,目前倪氏应该养精蓄锐,争取不用依靠外力维持经营。”陈力强适时开口。

方旭好笑地问:“陈董事说的靠外力是指什么?”

“当然是厉氏资金的支持。”

“是吗?”方旭眼底划过鄙夷,“看来陈董事开会的时候耳朵打苍蝇去了,连公司资产情况都不清楚。”

倪初夏莞尔,“这个天气也没有苍蝇,可能单纯就是没带脑子。”

“你们!”陈力强瞪着眼,“我好歹也是公司的董事,说话放尊重一点。”

高梅清咳出声,小声解释,“陈董事,厉氏的资金早在上个月就已经撤走了。”

陈力强眼睛瞪得很大,随后垂下眼不在说话。

“倪总,如果你一意孤行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只不过到时公司出现状况,可就要你全权负责了。”高梅的两腿交叠,手摆在腿上,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倪初夏笑看着她,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即使被撤了倪总这个职位,我也还有副董事长这个称谓,真出事也对我并不影响,你说呢?”

高梅脸上的笑有些僵硬,抽走桌上的文件,起身说:“那我就预祝这个方案顺利进行。”

待她走后没一会,陈力强也称有事离开。

会议室,只剩下方旭和倪初夏两人。

倪初夏率先开口,“你怎么看?”

“目前国内的建材市场受进口的冲击很大,进口比国产好,这是大多数国人的消费心理,他们往往会选择高价格的外国货,而弃同等质量的国货,所以你提出的案子势在必行。”方旭抽出一份文件,翻开放到倪初夏跟前,“这些就是市场部调查的结果,排名前十的进口建材公司都在上面。”

倪初夏扫了一眼,“和他们合作行不通。”

这些已经在国内打开了市场,他们完全没必要再和别人合作,削减利润。

“我知道。”方旭翻到后面一页,“这些是急于想在国内市场上分一杯羹的企业,可以从这里面选择,他们提供技术,我们打开市场,等时机成熟,直接中断合作。”

“尽快让王立全去联系,我们能想到的,想来盛源和正荣都能想到。”就看谁能先抢占先机了。

方旭点头,整理了文件,离开会议室。

倪初夏看了眼时间,回到办公室拨通了厉泽川秘书的电话,预约见面的时间,才开始着手处理今天的工作。

约莫十点钟,李秘书敲门进来,汇报下午的安排。

“倪总,下午两点有部门会议,晚上正荣副总约您吃饭,应下还是回绝?”

正荣副总,齐泓?

倪初夏若有所思,“应下吧。”

李秘书点头在笔记上勾画,随后抬头,“中午需要订餐吗?”

“不用,中午去见厉总,你和我一起。”

李秘书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回道:“是,倪总。”

在她出去前,倪初夏叫住她,“下午的会议,让刘慧做会议记录。”

“好,我会通知她。”

待她离开,办公室陷入一片安静。

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向珠城的CBD,建筑皆是高楼林立、气势恢宏,布局错落有致,而她脚下的这一片属于最繁华的地段。

曾经,她以为未来会拿着相机跑遍国内各个地方,之后便环游世界,却没想到最后却守在城市中心,成为了公司的负责人。

修长的手指落在玻璃上,与倪氏建材杳然相对的便是正荣集团,在它旁边是珠城最辉煌的酒店,隶属岑家,距离十分钟车程远的地方是厉氏集团,与它相邻的,是盛源……

这些公司,皆有合作、有竞争,生意场上,只要有利益牵扯,就没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的伙伴。

所以,才会对齐泓约她感到惊讶,在YL这方面,他们是合作方没错,但一旦站在正荣和倪氏,必定会是对手。

中午下班,倪初夏和李秘书来到厉氏,接待她们的是厉泽川的秘书,艾琳。

艾琳替两位倒了水,解释道:“倪总,您稍等片刻,厉总开完会立刻就来。”

“没事,我们不急。”倪初夏略微点头,让她去忙。

偌大的接待室只有两个人。

李秘书只有刚进来时惊讶,片刻后便恢复往常,毕竟见过不少世面,不至于还没见到人,光看公司环境就被吓到。

大约十分钟,厉泽川结束会议,赶过来。

见到倪初夏后,开门见山说:“人给你选好了,是我留学时候的学弟,昨天刚从国外回来。”

倪初夏看了时间,“方便约出来一起吃饭吗?”见他应下后,回头对李秘书说:“你先去附近的餐厅定位置,我和厉总稍后就到。”

“是,倪总。”

李秘书看了厉泽川一眼,然后走出会议室。

外界都传言厉氏厉总脾性很好,看样子是不假,不过他能把厉氏发展这么好,没点手段也不现实。

“几天没见,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了。”

想起厉泽阳第一次带她来见他,乖巧安静地坐在一边,举止有礼、进退有度,在和厉泽阳说话时,眼中有着小女生特有的娇羞,虽然看上去赏心悦目,却独独少了份狠劲。

这种狠劲,是生意场上的人所独有的,这样才能在严峻的经济环境下,顶着外界的压力,能有魄力做出最正确的决策。

“大哥还是这么帅。”倪初夏不吝称赞。

他和厉泽阳长相有相似的地方,但更多却是不同。

厉泽阳面部的线条的很冷硬,看上去让人敬畏,不敢去靠近,但厉泽川则完全相反,他爱笑,成熟稳重之余令人有意想去接近。

厉泽川轻笑起来,“这么夸赞,不怕泽阳吃醋?”

倪初夏拿着包起身与他并肩走出去,弯下眼睛说:“大哥第二,我老公第一帅。”

她的确更偏爱厉泽阳的长相,冷酷禁欲,声音还是醇厚暗哑的低音炮,这些都是次要,每当他稍稍多一点表情,都会觉得很好看,对他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厉泽川无奈笑着,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电话出去。

现在是厉氏下班的时间,当厉泽川和倪初夏出了电梯时,便引起不少厉氏员工的注意,女员工看过来的眼神多数都是带着敌意。

此时,岑曼曼和设计部同事也准备出去吃饭,看到倪初夏时想打招呼,但碍于周围都是同事,不想太招摇,努力缩在宋清和许娇身后。

通过员工行走的闸机通道,卡还没刷上,就听倪初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曼曼……”

“曼曼,有人叫你呢?”许娇在一旁提醒。

岑曼曼回过头,僵硬地笑起来,“倪总,你来厉氏了啊?”

她身后的同事纷纷向倪初夏问好,眼尖地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厉泽川,自然而然把两个人联想在一起。

倪初夏白了她一眼,上前挽住她的手,主动和她身边的人打招呼,“我是倪初夏,曼曼的好朋友。”

“岑曼曼,这就不够意思了啊,都没听过你还有倪总这样的朋友。”林东升脸色有些不好,他算是明白宋清一而再再而三对他的警告。能认识倪初夏这样的人物,自身的背景一定不凡,就是不明白她怎么会选择来厉氏从最底层做起。

“是啊。”有人附和。

“现在知道也不晚。”倪初夏替她回答,抬眼看向他们,“曼曼性格内向,你们是她的同事,多照顾一点。”

“我们会的。”许娇抢在前面说话,然后挽住岑曼曼另一只胳膊。

林东升再次开口,“倪总,你来我们公司是来找厉总吃饭的?”

每个人都有八卦的心,男人也不例外。

倪初夏莞尔,“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聊。”

岑曼曼无奈看着她,见她对自己挤眉弄眼,笑着说:“我和同事去吃法,你去忙吧。”

“好,等不忙了再找你。”倪初夏松开她的手,和她道别。

在厉氏大厅等了一会,厉泽川介绍的人到了。

来人个头很高,头发呈褐色,眼睛带着浅浅的蓝,五官比国人要立体很多,能看出他是混血。

“Johnson,我学弟。”厉泽川在中间做介绍,然后看向Johnson,“倪初夏,你以后的老板。”

“倪总,关于你的事,我有所耳闻。”Johnson说的是一口流利的国语,丝毫没有外国人的口音。

倪初夏抿唇,浅笑着说:“欢迎加入倪氏。”

------题外话------

感谢

【六瓣雪花】1月票

【暮暮卿卿】1鲜花、1钻石

【paulineling】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