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本来就是我应得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聚餐的地方还是在老地方,吃嘛嘛香餐厅。

众人到的时候,老板和老板娘还在因为前一桌上错菜拌嘴,吵着吵着就秀起恩爱来了。

林东升走上前,打断了两人,“一群单身狗来了,做不做生意啊?”

老板娘嗔怪捶了老板一下,从柜台出来,领着他们进了包间。

点了七八个菜,才把菜单递给了老板娘。

“菜上快点,我们下午都要上班。”李娜拿出粉底补妆,漫不经心地说。

“哎,好嘞。”

老板娘应声,退出包间。

林东升凑到李娜身边,“怕什么,我们不是有岑曼曼嘛?让她走后门就是。”

李娜心中恼怒,瞪着他说道:“滚一边去。”

林东升哈哈大笑起来,目光直直地看向岑曼曼,“听说你都是带薪休假的,我们都迟到公司不会厚此薄彼吧。”

一路上,岑曼曼就听林东升酸里酸气的话,如今都坐下了,还不消停。

开玩笑可以,但不看人脸色,得寸进尺就会令人反感。

她抬眼看过去,冷下声音说:“我问过人事部请假不扣工资的情况,主管给出的解释是实习期工资本来就不高,只要不是故意旷工,都不会太为难新人。”

“是吗?”林东升没料到她会反驳,看向许娇说:“改明儿你也去请假,看看会不会扣工资。”

“况且,从我上班至今,每天的工作都是超额的,我并不认为不扣工资是靠关系,本来就是我应得的。”岑曼曼说完,长舒了一口气,唇角紧抿着。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大段的话,当初论文答辩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顺溜,最后还是倪初夏带着她去求导师才勉强通过的。

“呵……”

李娜冷笑起来,“你是在怪我每天都奴役你?”

她真的不明白,明明岑曼曼已经被岑家赶出家门,怎么还能受到倪初夏的庇护?

不过就是一无是处,胆小怯懦的人,凭什么连厉总也对她如此不同?

想到最近公司都是关于她和厉泽川的谣言,就觉得心里一阵烦闷。

通过她的观察,在公司这两人根本没有交集,那么这些传言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包间里突然陷入一阵安静,就在大家都以为岑曼曼会息事宁人的时候,她却开口了。

“难道不是吗?”

她的声音很轻,却足以让人听到。

从她进公司至今,李娜把多少原本她要做的工作交给了自己,做的好她被上司表扬,不好她就将错推到她身上。

世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她也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当没有触碰底线时,忍一忍就过了,可如今,忍让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

“哟,大家都知道你和倪初夏是朋友了,所以向我发难了?”李娜将粉底盒关上,重重地扔进化妆包里。

“曼曼……”

许娇在桌下小心地扯着她的衣服下摆,这次聚餐好不容易能带上她们这两个实习生,还是不要闹僵的好。

岑曼曼恍若未闻,目光看向李娜,坦荡说道:“是啊。”

“你!”李娜要站起来,却被身边的林东升死死按住,脸色难看极了。

饭菜上来,林东升开口,“大家都是同事,气氛别搞得这么僵。”

李娜抱怨,“都说了不要带她们俩了,谁决定带上的?”

看到就觉得心烦,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宋清将餐具用热水烫好,递给岑曼曼和许娇,抬眸冷清看着她:“我的决定。”

李娜暗自咬牙,沉默没再说话。

宋清这个人挺有本事,不论是工作上,还是他的后台。

她来厉氏不过几个月,但宋清已经在设计部待了很多年,按道理他早就应该升职,但他似乎对这方面并不感兴趣。

她只知道,得罪宋清的人,最后都灰溜溜离开厉氏。

所以,岑曼曼又受到了宋清的庇护嘛?!

……

有厉泽川陪johnson闲聊,倪初夏算是对他有所了解,知道他毕业于名校,在国外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只是从小受母亲的影响,才萌生了回国的年头。

按道理,他应该直接空降到厉氏的财务部,但因为她要人,厉泽川直接让了。

饭局结束,厉泽川出了包厢单独和倪初夏说话,“我可把johnson交给你了,别让他在倪氏受委屈。”

当年他在国外求学,就住在johnson的家里,受他们一家人的照拂,如今他回国,自然不能让他受到委屈。

“大哥放心。”倪初夏点头应下。

“他虽然国语很好,但毕竟是在国外长大,我们的人情世故他不懂,很容易得罪人,你多担待。”

让johnson待在厉氏,他并不担心,但倪氏建材算是老一批的企业,相当于厉氏十年前的状态,那些高层、董事都是老顽固,况且倪初夏也才刚坐上那个位置,变数还是太多。

之后,两人聊了一些公司的琐事,这让倪初夏受益匪浅,有时候自己关门瞎琢磨,也没有有经验的人一句话来的管用。

无论是管理手下,还是解决棘手的问题,厉泽川都比她有经验,并且他是厉泽阳的大哥,怎么也不会害她。

算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厉泽川说完话,进了包厢。

倪初夏站在过道,想着下午开会的事情。

抬眸,看到熟悉的身影,她眼眸微闪,跨步跟了上去。

再拐弯处,身影消失,倪初夏看了眼包厢号,干脆等在门口。

包厢里,倪明昱坐在位上,视线落在对面男人身上。

鸭舌帽放在一边,他抬起头,那张如玉的脸显露出来。

眼睛平静清澈,即使对面坐着的并不是约他的人,也丝毫不见情绪波动。

这样安静的人,很难把他和国际巨星联系起来,毕竟情绪不显露的人,该怎么演戏?

但他的的确确做到了,在影片中,不论是黑帮老大还是纯情男生,他都演绎的生动真实,仿佛让人觉得他本身就是这样。

倪明昱话语轻松,漫不经心说着,“看到我不惊讶?”

莫少白摇头,“看到预约,我就猜到是你。”

他早就认识倪明昱,比回国的时间早了很多。

那时候他刚刚成名,却总是走不出成名作给他带来的阴影,整夜整夜的失眠,已经患上很严重的抑郁症,吃药也不见好转。

就在那个时候,倪明昱出现了,他不是医生,却治好了他的病。

这味药就是他的妹妹,倪初夏。

他不逼他吃药,只是在每天日落时分来找他,拿着随身携带的相册和他说他的妹妹。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国家,有个女孩正努力顽强的生活,久而久之,他开始觉得活下去也是有盼头的。

只是,等他彻底痊愈的时候,倪明昱消失了,一同消失还有那本让他活下去的相册。

从那时起,他开始关注国内的信息,企图能找到关于倪明昱或者他妹妹的消息。

但是国内信息实在太多,即使他努力的查,也花费了太长时间,等他真的回国,费尽心思和倪初夏取得联系,已经晚了。

“还在怪我当年不告而别?”倪明昱看着眼前比他小六岁的男人,当初他还只是青涩的大男孩。

时间真是了不起,着着实实改变了一个人。

莫少白眼睑微动,抿唇没有说话。

怪吗?

他是怪的,在给他希望的时候,又再一次让他坠入谷底。

倪明昱收起漫不经心的样子,沉声说:“我也是回国才知道小丫头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军人。”

“当初为什么要帮我?”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患病的人,如今他思维清晰,是时候把当年没弄清楚的谜解开。

“你长得很像我一个长辈。”倪明昱如实说。

当年在见到莫少白的时候,像是看到了那时的莫叔,即使莫叔离世的时候他还小,但他莫叔的相貌记得很清楚。

“谁?”莫少白华丽的声线略微颤动,嗓音也拔高了。

倪明昱垂下眼帘,摆在双腿间的手微微曲起,眼底也有挣扎,最后抬眼说:“他姓莫,叫莫问天。”

莫少白眼中隐隐闪着光亮,唇角也轻微颤抖,“他、是我的亲人?”

没有人知道他多么渴望亲情,也没有知道在他查到当年军区医院那一天妇产科的记录,一家一家拜访却一次次失望时的感受。

如今,似乎真相就在眼前,就要触手可及了。

“我不清楚。”

听到倪明昱的话,莫少白眼眸黯淡,这种得到希望又失望的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他真的习惯了。

倪明昱沉默片刻,最终拿出他一开始就带来的文件袋,递到他跟前,“这里是莫问天妻子的头发,如果你想确定就去做鉴定吧。”

莫少白抿了抿唇,内心百感交集,一双清澈的眼睛充着血丝,“为什么他们要遗弃我?”

这些年,他去过很多孤儿院,见到过形形色色被遗弃的孩子,他们大多是残缺的,可他健全的,小时候也很乖,为什么……

倪明昱眼睛有些动容,话语梗在喉咙,最终没能说些什么。

临走时,他才开口,“不论结果怎么样,都去看看她吧,她……时日不多了。”

很多事情,他无法说出口。

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以后事情会怎么发展,顺其自然吧。

推开包厢的门,看到倪初夏双手环胸靠在一旁,太阳穴胀的疼。

心中陡然升起弄死方旭的冲动,这就是他说的地方绝对隐蔽?!

顺势关上了门,倪明昱走上前,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带着她远离包厢。

“你给我放开!”倪初夏控诉,“卧槽!我头发要给你拽完了……”

“你给我安静点!”

倪明昱一巴掌拍在她头上,捞着她继续向前走。

倪初夏瞥眼怒瞪他,被他打并不疼,但实在是太丢脸了!

被拖出餐厅,倪明昱才放开。

他靠在路边的树旁,眼睛微微眯起,整个人显得很慵懒。

倪初夏学他的样子,只不过表情更倨傲,“你在这干嘛?和谁见面呢?需要这么偷偷摸摸防着我?”

“把这三个问题留着,回去问你老公。”倪明昱揉了揉太阳穴,立起身子就要走。

倪初夏一把拽住他的外套,“没说清楚不许走!”

倪明昱也不挣扎,低头说道:“我刚才看到你老公了。”

“骗人!”她才不相信。

厉泽阳不是在家就是去办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他穿的并不正式,是一件黑色呢大衣,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长头发很漂亮……”

倪初夏跺脚,恼羞成怒说道:“不许再骗我了!”

“你眼睛都在闪烁了,说明已经相信,你才一直骗人。”倪明昱轻松掰开她的手,伸手轻敲她的头,“对谁都别抱有百分百的信任,傻丫头。”

等到倪明昱离开,倪初夏才反应过来有被他忽悠了,气得咬牙切齿!

最不应该信任的就是他,就知道耍她玩,讨厌!

*

在倪明昱有了很长时间,莫少白都没有离开,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他的目光浅浅落在桌面的文件袋上,始终没有勇气去碰。

直到汉娜赶来,注意到他的不对劲,故意发出声响,“不是说和倪氏副总见面嘛?我去倪氏,他们副总根本没出公司。”

“我可能找到亲人了。”头一次,莫少白觉得认回亲人不是那么开心的事情,尤其是在听到倪明昱说的时日无多。

没找到之前,他可以骗自己他们都健在,可如今呢?

汉娜眼底划过一抹亮光,“真的?”

莫少白抬眼看向她,“答案就在文件袋里,等会去趟医院。”

汉娜这才注意到桌面上有文件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回到包厢没多久,饭局算结束。

因为johnson的任职还没定下,倪初夏让李秘书和他互留联系方式后便回到公司。

离下午的会议还有一个小时,高翔来了电话,说他已经到了倪氏门口。

倪初夏向李秘书描述高翔的样子,让她去接他上来。

高翔来的时候,脖子上还挂了相机,显然刚跑完现场。

他环顾了四周,咋舌道:“等过段时间,我专门来采访你,标题名字就叫‘倪氏千金成长记’。”

“少贫,有什么说什么。”倪初夏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沙发上坐着。

高翔闭了嘴,从随身携带的大包里,掏出了一沓照片,“这些就是你让我跟踪的那些人最近的行踪。”

倪初夏看了一眼,没说话。

“你妹妹除了……”

“换个称呼。”倪初夏打断他,目光染着不耐。

“成,倪柔除了去医院做检查,其余都和黄娟在外面潇洒,没有可疑的地方。但在你出事之后一直频繁地见一个人,就是她。”高翔抽出照片,递给她。

倪初夏看到照片上的倪芊荷,轻嗤起来。

“她最近一直泡在酒吧会所里,应该认识不少珠城和临边城市的人,暂不排除。”高翔又拿出倪德福两兄弟的照片,“你这两位伯伯在发布会那段时间回了趟老家,具体干了什么还在查。”

“就这些?”倪初夏抬眼,若有所思看着桌上的相片。

高翔揉了揉头发,“大小姐,你知道就这些已经快废我半条命了?”

他又不是专业的侦探,只是个记者,能顺藤摸瓜查到这些已经不错了。

倪初夏眸光微闪,这些虽然很全,但仍然不够,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你请的那些人费用我会出,至于你的劳务费,改天叫上严瑾、曼曼,我请吃饭。”

“就等你这句话了。”高翔笑起来,把桌面收拾好,挂上相机起身,“等会还有新闻要跑,先走了。”

“嗯,这件事谢谢你。”倪初夏真诚道谢。

高翔被她骂惯了,突然听到她的感谢,觉得受宠若惊,红着脸不好意思出了办公室。

开会前,倪初夏过了一遍主要内容,便和李秘书、刘慧去了会议室。

临近开会时间,除了黄海没到,还有销售部孙经理和市场部陈经理未到。

王立全和人事部经理正在说话,感觉到气氛不对,立刻闭上了嘴。

他仔细观察倪初夏,见她脸上惯有的笑意敛去,心里多少清楚。

这算是她成为倪总之后,第一次召开的部门会议,黄海他们不给面子迟来,显然表明了立场。

他无声叹了口气,儿子的把柄在她手里握着,手上的股份也全部出手了,为今之计也只有和她绑在一起,只希望她能撑下去。

两点过了十分钟,黄海才和两位经理边走边聊进了会议室。

“哟,倪总,我们今天中午正巧有些事情聊,时间就聊过了。”黄海的话虽这么说,但心里丝毫没有歉意。

销售部孙经理和市场部陈经理都在一边陪笑,脸上没有一丝悔意。

“没关系。”倪初夏话落,注意到他们面上的得意,对人事部经理说:“开会迟到工资怎么扣新章程上都有规定,把三位经理记下来。”

人事部经理咽了口水,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

其实公司新章程出来,约束的只是手底下的员工,像经理级别的,就算犯了,他也不敢随便乱扣,这不是得罪人嘛?

倪初夏把文件‘啪’的扔在桌上,双手搭在会议桌上,“我们现在开会,各部门汇报近一个月的工作情况。”

方旭坐在她的左边,眼帘微微垂下,翻看手中的资料。

许久没听到声音,他抬眼扫向众人,“都哑巴了?既然黄经理和两位经理有很多要聊的,就从你们开始。”

黄海脸色变了变,他当然是知道今天下午有会,故意拖着不上来就是,和其他两位经理就是在电梯里偶遇的,哪能真的因为聊天忘了时间。

“我还没准备好,你们先。”

黄海的话,让孙经理和陈经理变了脸。

好事就上杆子抢,遇到被人发难就躲后面去什么人?!

最后是还是销售部先汇报,等轮到黄海时,他额头上浮现汗渍,和刚开始的得意不屑完全不一样。

“倪总,我助理最近请假,很多工作上的细节无法汇报,等会议结束找时间亲自向您汇报,您看这样……”

倪初夏冷眼看着他,“黄经理,你没有助理就干不成事了嘛?”

方旭附和,“如果真是这样,你干脆退位让贤好了。”

“孙经理,你告诉他,这次会议什么时候通知的?”方旭继续发难。

孙经理一脸为难,最后说:“两天前。”

方旭低声笑起来,“两天的时间,连部门一个月的工作报告都做出来,公司留你何用?”

黄海老脸红的可以,不知是气的还是羞愧的。

上来之前,他明明问过孙经理和陈经理,他们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也没多在意这次会议,但通过刚刚他们详细的汇报也知道,全他妈是屁话。

倪初夏悠悠开口,“按照公司规定,工作不当要怎么处置?”

“停职一个星期。”王立全接话。

“嗯,那就这么办吧。”倪初夏略微一点头,过度到下一个会议主题,“我和董事长商量过,关于财务部经理空缺解决方案达成了一致……”

李秘书将手中的资料分发给各部门经理手中。

“刚才的资料是能担任财务部经理的人选,我个人中意johnson,并且打算高薪聘请,各位有什么意见?”

倪初夏话落,众人面面相觑,一阵无奈。

“我有意见。”陈经理举起文件,说道:“从国外回来的人根本不懂国内的经营方式,甚至过往经验都不是和建材企业挂钩的,这样的人能胜任经理一职嘛?”

倪初夏莞尔,“陈经理提出的异议特别好,不过,这个决定只是通知你们。”

意思是,不管你们有多不满,只有接受的份。

------题外话------

会有二更

感谢

【请叫我南晓瓜】1月票

【云小初yc】1月票、1五星评价票

【猫兮兮】1月票、9鲜花

【清清123456】1五星评价票

【绯月v】4月票、18鲜花、1五星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