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喜欢看你在家里穿【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

陈经理脸色难看,却又不能发怒。

在职位上倪初夏比他高,并且她还是董事会的成员,而他也只有靠着自己的舅舅在董事会,根本惹不起。

王立全憋着笑,清咳了两声,说道:“我没有异议,财务部经理只是管理公司的财务,与公司经营方式联系不大,况且他上一份工作是在国外知名的大企业,这么丰富的经验,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财务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总不能让一个根本不了解人品的人担任吧?”黄海出口反驳。

上一个会议主题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心情本来就不好,加上前不久他才提议要让自己的小舅子坐上财务部经理的位置,这不是狠狠被打脸吗?

方旭合上资料,抬眼看过去,“前任财务经理也不见得人品好,不照样在位置上做了十几年?”

倪初夏略微勾唇,眸光闪动,“在座的人品也都是有待商榷的,那你们能担任部门经理一职吗?”

黄海阴沉着脸,不再说话。

说到底,就如她刚刚所说,她只是通知,异议什么尽管提,反正不会动摇她的决定。

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行事风格竟然比倪德康还有决绝果断,关键还好剑走偏锋,令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那总得顾及到财务部那些老员工吧?”孙经理发表意见,“突然来了空降兵,他们心里落差大,必定会影响到工作效率,加上现在又是年底,各部门事情的都繁杂,公司的核心部门定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乱子。”

“这就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了。”倪初夏目光冷冷地看过去,这些她都已经考虑过。

她会给Johnson创造不受干扰的外部条件,如果他空降成为经理,内部矛盾都解决不了,那么也不值得她现在顶着压力做决定。

孙经理一口气憋在胸口,冷哼着也不再说话。

按道理他是销售部经理,公司人员变动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若不是真的为了公司好,谁还会说这些。

人事部经理适时开口,“如果大家都没异议,那么月头就可以发任职邀请函了。”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没说话。

他们还能有什么异议,再说哪还敢有异议?!

倪初夏朝人事部经理略微点头,从李秘书手里接过最后一份文件,“明年初,公司的重点将落在和国外建材企业的合作上……”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说道:“先休息十分钟,之后针对各部门的情况做方案分析。”

会议室的气氛瞬间松弛下来,众人有的对秘书或助理交代事情,有些坐在那里和身边人说话。

倪初夏和方旭对视一眼,然后默契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走到过道窗口,方旭开口说道:“Johnson可靠吗?”

“中午接触了一下,感觉还行。”倪初夏如实开口,看了眼不远处乱糟糟的会议室,“那几个会同意提出来的方案吗?”

方旭也看了眼,笑着说:“反正你只是通知。”

听出他的调侃,倪初夏轻笑起来,“得了吧,一场会议得罪他们一次就够了,打一巴掌再给颗糖我还是明白的。”

“孺子可教也。”

“你这个师父教的好。”倪初夏难得谦虚一次。

“提出的方案一次性通过也不现实,那些人思想虽然迂腐了点,但有时候提出的意见也要考虑,比如孙经理刚刚说的,让Johnson好好处理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方旭说的时候依旧笑着,目光落在会议室内,“你那个小助理选的不错,比你当助理的时候强。”

倪初夏看到人事部经理走出来,也就明白话锋一转的理由,接话说:“刘慧心细,跟着李秘书几天就能记下会议重点,的确比我强。”

她记得自己刚开始进公司的时候,几乎什么都不会,连打印机用的都不熟,别说跟方旭一起开会做记录,就是他单独和做记说话,都要想好久才明白。

如今,也不过几个月的时候,她已经能从一大段废话中听出重点,那些文件粗略一扫也就能知道七七八八。但她知道,这些远远不够,在面对老奸巨猾的对手时,她还是不够圆滑,缺乏经验。

“倪总,关于Johnson任职,有些事想要和您商量。”人事部经理走过来说道。

倪初夏知道他要说什么,直接给出解决方法,“到时候会让李秘书和你沟通,时间就按照她通知的就行。”

“那……黄经理的停职该怎么算?”

倪初夏看了他一眼,“从今天开始算,工资照扣不误。”

“是,倪总。”人事部经理应下。

虽然不想得罪黄海,但毕竟现在公司总负责人是倪初夏,两人对比,他当然会选择不得罪后者,至于前者权力再大也不能把他开除。

接下来的会议,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先不说黄海是董事会的人,就是市场部的陈经理,他的小舅是陈董事,对和国外企业合作的方案就颇有意见。

等快到下班时间,也才探讨出共通的地方,先约对方见一面,后面的事情容后再议。

散会后,各部门经理先离开。

方旭晚上有生意要谈,也要先回去换衣服,临走前他看了眼李秘书,随口问道:“李秘书酒量怎么样?”

李秘书想了一下,保守估计说道:“应该比方副总好。”

方旭眼睛一亮,没等倪初夏同意,就拽着人走了。

回到办公室,倪初夏揉着有些算账的肩膀。

刘慧敲门进来,把本子递过去,“倪总,这是今天的会议记录,已经全部整理好了。”

“都整理好了?”语气有些惊讶。

待她把会议记录随意翻了一遍,满意地点头,这样的工作效率,放在哪个部门都会让人抢着要,王立全真是蠢,这么好的人才竟然都没有提拔。

“做得很好。”倪初夏抬头看着她,“已经下班了,先回去吧。”

刘慧点头,在退出办公室前,开口说:“倪总,有位先生在待客室等您。”

先生?难道是齐泓?

倪初夏点头表示知道,看了眼时间,和他约见面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候,应该不至于现在就跑来。

整理好桌面和准备带回家处理的公务,倪初夏去了待客室。

男人在待客室窗户边站立,穿着军装,身姿傲然笔挺,灯光落在他身上,仿佛都没有他本身让人觉得耀眼。

倪初夏站在门口,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却能想象到他此刻的表情,一定是面无表情。

吹了口哨,在安静只有两人的房里格外清晰、响亮。

厉泽阳转过身,深邃的目光与她对视,轻吐出声,“只有流氓才这样吹口哨。”

呸!

倪初夏白了他一眼,快步走过去就要扑倒他身上,却被男人伸手按住额头阻止了。

见她下一秒就要炸毛,他低声安抚,“乖,穿着军装呢。”

“哦。”倪初夏恹恹地向后退了两步,有些不满地嘟囔,“没事穿什么军装?”

她还准备来行动的耍流氓呢?!

在公共场合,除了能享受不用排队的好处,不能亲不能抱,一点都不好!

“不喜欢?”厉泽阳低头轻笑。

这一声笑,很短促,却足以让倪初夏恍惚半天。

她向前走了两步,纤长的手指搭在他腰带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喜欢看你在家里穿。”

这样她就能肆无忌惮地扑倒蹂躏,至于他在外面穿,当然不喜欢,只能过过眼瘾不说,还可能招惹很多花蝴蝶。

“去了趟军区大院,要求是这样。”厉泽阳抬手挠了挠她的头,言语行动上给了安抚。

倪初夏也就片刻的失落,然后领着他进了办公室。

“你什么时候来的?”

厉泽阳看了周围,回道:“你的秘书走之前。”

倪初夏倒了杯水递给他,瞥见他手上的纱布被拆,将他的手握住,“还没好怎么就拆了?”

“碍事。”厉泽阳抽回手,眼里有些异样闪过。

她的手很暖很软,明明只是正常的触碰,却觉得是撩拨。

倪初夏抿唇问道:“在去军区大院之前,还去了哪里?”

厉泽阳眼底划过一丝诧异,之前他的确出去了一趟,却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

“见了一个人。”他如实说。

倪初夏美眸浅眯起来,哼了哼,“穿的是不是黑色呢子大衣,身边跟着长头发漂亮的女人?”

厉泽阳好笑地看着她,算是明白她在闹什么,戏谑问:“谁告诉你的?”

“你先回答我的话!”倪初夏走到沙发上坐着,用手戳着他的胸口,“不许骗人。”

厉泽阳如实交代,并没有欺瞒,“衣服的确是你形容的,不过身边没有女人。”他的眼中潋滟光泽,开口说:“再说,长头发漂亮的女人不就是你了。”

最后一句话,彻底满足了倪初夏爱漂亮喜欢被赞美的心,她满足地哼着歌,靠在沙发上怡然自得。

“不好奇我干什么去了?”厉泽阳凑到她耳边,低声说。

耳朵被他喷出的热气弄得很痒,向旁边移了位置,“只要你不去拈花惹草,去哪我都不管你。”

男人被她的态度逗乐,“这么放心?”

倪初夏歪头看着他,美眸浅眯说道:“现在知道做我老公的好处吧,不过为了表示你是好老公,去有女人的场合还是把军装穿着。”

“嗯?”刚刚不是还说喜欢他在家里穿军装的嘛?

她再次懒懒地开口,“现在的女人一个个都如狼似虎,想要意图不轨看到你穿了军装应该也会犹豫一下,你就趁机开溜。”

“……”

果然还是不能小看了女人的脑洞,尤其是他娇俏漂亮的老婆。

闲聊了一会,倪初夏想到晚上有约,说道:“晚上和正荣副总约好一起吃饭,你得一个人回家了。”

厉泽阳眉头紧蹙,薄唇略微抿起,“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

“那倒不是。”

其实,她也不清楚齐泓找她是因为什么。

“嗯,那就一起。”

倪初夏眨了眨眼,“你确定要穿成这样和我一起?”

“你这里有能换的衣服?”厉泽阳说着,看向休息室。

她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我这又不是商场,你就这样吧,还能给我保镖,挺好的。”

厉泽阳:“……”

还是第一次知道,他和保镖能扯上关系。

……

早就过了厉氏的下班时间,设计部大多数人都在赶工,都没有想着要离开。

中午吃过饭后,他们准时赶回了公司,没有迟到。

经历那种情况,现在的设计部气氛和以前完全不同,有人继续迎合李娜,有人不再迎合,还有人保持中立。

许娇把工作处理完,搬着凳子坐到岑曼曼身边,“曼曼,原来你和倪小姐关系那么好,那干嘛不去倪氏当个主管经理的?”

看来,她的直觉是对的,岑曼曼果然不是一般人,至少并不是和她一样,单单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关系好也不能这么用,我大学的专业是设计,和倪氏完全不对口。”如果倪氏经营的不是建材,而是和设计类相关的,她应该就会进去,但也会从底层做起。

天上不会掉馅饼,同样的也不能总想着去占便宜,否则将来会吃大亏。

“倪小姐和咱们老板关系好,你肯定也是认识老板的,还骗我说没有关系?”许娇有些不满地开口。

虽然她嘴上从未说过岑曼曼的不好,但心里多少还是很嫉妒她的,尤其是那次她被老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在怀里,是多大的殊荣啊?

“我……”

岑曼曼抿了抿唇,垂下眼帘。

她想说真的没有关系,但到嘴的话就是说不出,或许是要比上下级要近,但又不是朋友,她无法定义这种关系。

“我要有你和老板的关系,何必还当这个小小的实习生?”

岑曼曼随意地问:“那你想干嘛?”

许娇撑着下巴,一脸憧憬,“当然是做老板的私人秘书了,艾琳是他工作上的秘书,走路都趾高气昂的,要是能做私人秘书,还有谁敢欺负压榨我?”

岑曼曼抿唇一笑,继续干活。

或许她的确没什么志气,什么经理、秘书都不想做,也不想走捷径,目前只希望能执笔画设计图。

哪怕不采用,能有资格画也好。

主管进来收下一季度的设计图,然后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

领导发话,员工才赶收拾东西离开。

因为中午的聚餐不欢而散,李娜做东晚上去唱K,林东升走到岑曼曼和许娇跟前,问:“你们两个去吗?”

许娇很期待,小心地扯了扯身边的人,“曼曼,你去吗?”

岑曼曼看了眼李娜,摇头说:“你们去吧。”

李娜冷哼了一声,最好是别来,否则她看着还膈应。

“啊……”

许娇脸上满是失落。

“她不去你去就是,一起吧。”林东升说着,一把揽住许娇的肩膀,带着她向前走。

许娇脸颊涨的通红,看了岑曼曼一眼,见她没反应,也就没负担了。

坐上电梯下楼,天色已经黑了。

一行人打打闹闹出了公司,有车的去取车,没车地站在门口等着。

宋清拿了车钥匙,说道:“要送你回去吗?”

岑曼曼摇了摇头,“公寓就在附近,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嗯,那你路上小心。”宋清说完这句话,去停车区取车。

岑曼曼拢了拢大衣,和同事告别后,缓步离开。

刚走到路边,就看到一辆车缓缓停下来,车窗被打开,传来男人独特好听的声音,“上车。”

老板?

岑曼曼诧异地看着他。

这辆车并不是他平时开的卡宴SUV,而是同种车牌的跑车,炫黑的颜色,低调却又奢华。

厉泽川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亦航要见你,上车吧。”

岑曼曼抿了抿唇,看了身后,见同事都在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猫起身子钻了进去,做贼心虚地说:“快开车。”

------题外话------

你们猜曼曼会不会见到厉亦航小朋友?

感谢

【178**5708】1月票

【暮暮卿卿】9鲜花

【笨笨熊vl】1月票

【喜宝m】4月票、1五星情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