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想让我吻你,直说就好【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醇厚的声音传来,像是询问,但语气又是那般的不容置疑。

岑曼曼点了点头,牵着厉亦航,安静地站在一边。

离检票时间还差一段时间,和他们同一场次的人已经开始排队。

“曼曼姐姐,我们也去排队吧。”厉亦航小腿噔噔噔地往前挤,站在了队伍中间。

厉泽川个头很高,站在队伍中很显眼,相貌气质也是绝佳,自然吸引不少人的注意,再看男人身边还有孩子和女人,更是令人惊羡。

小家伙因为睡了一觉,现在格外的精神,不时左顾右盼,然后让岑曼曼蹲下,和她耳语一会。

厉泽川捻起一粒保姆花,在她和孩子讲的尽兴的时候递了过去,岑曼曼也没在意,张嘴吃了下去。

等喂了第三粒时,她刚含在嘴里,猛然想着身边除了厉亦航就是厉泽川,而她虽然并不太高,但厉亦航也不可能够到,于是呆愣地转头。

男人的手上重新拿了一粒,放在她嘴边,他似乎没觉得这么做有不妥的地方,手还动了动,示意她张嘴。

这个时候,她已经知道喂她的人是谁,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于是红着脸拿了他手上的爆米花,迅速塞进嘴里,“我自己吃。”

厉泽川抿唇,没说什么。

不急,也不能急,有厉亦航这小子在,以后有的是机会。

开始检票,岑曼曼弯腰将小家伙抱起来,跟在厉泽川身后,等进了放映厅,男人让她把孩子放下,把饮料和爆米花递给他,一只手抱起孩子,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向里面走。

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但岑曼曼的脸还是没出息的发烫,还好放映厅很暗,否则她这样肯定见不了人。

三人落座,屏幕上正在放广告。

厉亦航坐在中间的位置,瞅瞅右边坐着的爹地,再看看左边坐着的曼曼姐姐,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他伸手拽了拽岑曼曼,等她靠近的时候,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故技重施,在厉泽川脸上也亲了一下。

岑曼曼眼底带着笑意,抬手摸了摸他的脸。

厉亦航坐直了身子,说道:“现在该你们了。”

说着,用肥嘟嘟的手点了点自己的两边脸蛋,示意他正在索要亲亲。

电影开始后,厉亦航乖乖坐好,没有再说话。

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一对男女从高中到大学再步入职场的感情故事,刚开始播放的是女主和男主的职业生涯。

彼时,女主还是初出校园的菜鸟大学生,而男主已经接管了家族企业,两种迥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却在一间咖啡厅的偶偶中有了交集。

是曾经的恋人,还是多年未见的同学,两人坐下来点了咖啡,开始攀谈。在攀谈的过程中,镜头一转,开始倒叙男女主人公的高中生涯。

从懵懂的青涩少男少女,到初尝爱情的甜蜜,从跳出高中生涯的苦海,到步入大学的欣喜,这部影片渲染的都很好。

岑曼曼会不时看一眼身边,见厉亦航一直在认真的看,抿唇笑着将视线转向大屏幕。

这时,影片正在放高考结束后的那一晚,刚开始都是一群学生的自嗨,到最后镜头转到男女主角,两人在只属于他们的地方,拥抱、亲吻……

“坏爹地,我要看!”

听到耳边传来厉亦航的声音,岑曼曼下意识转头去看,就见男人用手捂住他的眼睛,小家伙正在挣扎。

“亦航,少儿不宜哦。”岑曼曼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等抬头看屏幕时,少儿不宜的那幕已经过去,她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自那次在临市的酒店里和厉泽川看过成人动作片之后,每次看到他心里多少都会觉得变扭,好在现在电影审核的比较严,放不了完整的。

大学生活的插叙过后,影片快要结束,男女主各自付了咖啡的钱,离开咖啡厅,日子照旧如从前一样。

此时,电影院已经闹腾开了,都在咒骂这是什么破结局,看到前面那些回忆,男女主不是应该在一起了吗?

岑曼曼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头略微歪着,等着最后的结局。

出乎意料的是,在最后,是女主抱着文件去找上司签字,推门就看到男主背光站在那里转身后,两人四目相对,又是一通狼吻,电影院都有人惊呼起来。

岑曼曼看着狗血的剧情,尴尬地别开眼尽量不去看那激情的一幕,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清晰好听,“曼曼……”

“嗯?”岑曼曼下意识应了。

因为厉泽川正捂着厉亦航的眼睛,他的身子前倾,两人离得很近,她回头时,唇瓣轻擦他的下巴。

岑曼曼一脸惊慌地捂着嘴,有些结巴地说:“对、对不起。”

厉泽川低声轻笑起来,眼底荡起波澜,“没关系。”

此时,她的心里已经像打鼓一样,狂跳不止、乱的厉害。

真的不是有意碰上去的,她现在庆幸,自己长得矮,不然就直接碰到唇了,那样会更尴尬,以后都不能直视他了。

影片已经结束,灯光也打开,放映厅的人稀稀疏疏走了不少。

厉亦航扒开自家爹地的手,不满地看着他,然后转头看向岑曼曼,将她头已经快埋到地下,眼珠转动对着男人说:“你是不是欺负曼曼姐姐了?”

别以为把他眼睛捂上他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坏爹地,就知道欺负人!

厉泽川短促笑了一声,清咳说道:“没有,是你曼曼姐姐占我便宜呢。”

厉亦航整个人被拎起来,扑腾的几下,“我才不相信,太爷爷说你笑里藏刀,越笑越阴险……”

是你曼曼姐姐占我便宜呢——

岑曼曼脑海里一直回荡他低笑说出的话。

占便宜、占便宜……她真的没想占的。

直到坐上了车,头还有些晕乎乎的,连厉亦航在她耳边说话,她也就只管点头轻嗯,根本不知道他说话的内容。

“耶!”厉亦航双手举得高高的,特别开心,“爹地,曼曼姐姐答应今晚去我们家了。”

厉泽川从后视镜看向她,见她神色还是恍惚的,笑着答:“嗯,你把床让给她。”

厉亦航直接钻到了她怀里,“哼,我要和曼曼姐姐一起睡。”

车子最终听在了华忆公寓,岑曼曼推开车门下来,有些迷茫,随后说道:“老板,那我就想回去了。”

“不许走。”厉泽川跨步走过来,直接握住她的手,感受到她的手冰凉,心念一动没有放开,“你答应亦航陪他回家,想言而无信吗?”

岑曼曼:“……”

她到底什么时候答应了?

厉亦航从车里爬出来,看到爹地正握着曼曼姐姐的手,小短腿跑过去拽着她另一只手,丝毫不示弱。

仰头说:“曼曼姐姐,今晚你陪我睡觉觉,明天我不用去上学。”

看着眼前一大一小,岑曼曼觉得自己真的掉到坑里去了,她前面真的是脑抽,怎么稀里糊涂就答应了?

“老板,我明天还要上班。”

“明天是周末。”厉泽川眉头略微一皱,“还是说,除了在厉氏,你还有工作?”

呃!

岑曼曼脸色转红,有些不自在地说:“我是女人,那个……你是男人,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厉泽川勾起唇角,“我不怕误会。”

可是我怕!

岑曼曼皱着眉头,低头看向厉亦航,见小家伙满脸期待,她眼底很为难,心里也异常纠结。

“曼曼姐姐……”厉亦航带着哭腔。

“不要为难她了,爹地先送你回去。”厉泽川慢慢松开她的手,弯腰将厉亦航抱起来,随后看向岑曼曼,“在这等着。”

厉亦航瘪着嘴,可怜兮兮地将头埋进厉泽川胸前,“我不要。”

“不要也不行。”男人大步跨进公寓,语气有些冷。

小姑娘有戒备心是好事,还是不能逼得太紧了。

岑曼曼叹了一口气,远远地看着厉亦航红着眼睛看过来,抿唇追上去,一把拽着男人衣摆,“那、我今晚和亦航睡。”

男人眉头舒展,饶有兴味地说:“不怕人误会了?”

岑曼曼环顾了四周,摇了摇头,小声说:“这么晚,应该也没人看到。”

再说,她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不是真做见不得人的事。

厉亦航瞬间笑起来,从厉泽川怀里挣扎,抱住岑曼曼的脖子,换成她抱。

……

倪初夏回到家,洗了澡,将头发吹得半干,便拿着文件去了书房。

翻开文件,大把的照片落在桌面。

是高祥今天中午给她的。

照片上是她怀疑的人这几天的行踪,虽然没能最终确定,但多少心里已经有了底。

厉泽阳洗完澡进主卧,没看到她,主动来到书房。

房内并没有开大灯,只亮了一盏书桌上的台灯,柔和的笼罩在她身上,说不出的恬静美好。

“在看什么?”他跨步走来,手撑在桌面,看上去像是将她揽在怀里。

倪初夏指着桌面上的照片,偏头看着他,“我让高祥这几天多盯着他们,这是拍的照片。”

厉泽阳粗略扫了一样,挑了两张出来,“这两个人有问题。”

照片上是倪德福和倪德寿两兄弟,地点是在珠城的客运中心,因为人群很杂,在他们周围有很多人。

倪初夏仔细看了几遍,疑惑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这些照片她中午的时候已经看过一遍,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

不管是倪柔还是倪德福他们,都没有见可疑的人。

“地点。”厉泽阳指着照片上客运中心站的字样,沉声说:“他们来珠城是开车来的,买的票是回家,想过为什么选择做汽车嘛?”

倪初夏眸光一亮,还真的忽略了这个细节。

照理说珠城离他们家所在的城镇并不远,本身就有车,没道理会这么麻烦,所以他们必定有问题!

她伸手环住男人的脖颈,将唇凑到他脸上,“你怎么能这么聪明呢?”

厉泽阳薄唇挽起,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个黑色U盘,“因为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

所以说,他是故意显摆的?!

倪初夏不高兴地哼了哼,松手说道:“你骗了我一个吻,快还给我!”

厉泽阳伸手打开书桌上的电脑,似笑未笑地看向她,“想让我吻你,直说就好。”

“切,谁稀罕!”倪初夏撅着嘴,双手撑着脸颊,认真地看着电脑桌面。

男人将U盘插好,俯身靠近,唇轻碰她的唇瓣,旋即离开,“先谈正事。”

话落,他将她拽起来,动作娴熟的换了位置。等倪初夏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他腿上坐着。

U盘里只有两份录音文件,厉泽阳将文件转码后,用电脑放出来。

刚开始是一片沉静,后来听到椅子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说吧,是谁让你进医院接近那个疯子的?”

倪初夏眸光略微闪动,这是大哥的声音。

“我不清楚您在说什么?”是很年轻的男声。

“你是小城镇的记者,假装采访医护人员潜进精神病院,接触到那个人,用最简单直接的心理暗示方法让他认为我的妻子是对不起他的女人,然后你用医院的电话拨给了他的亲人,谎称他的病已经痊愈,当然,这一切你做的都很顺利,但有一点你却失策了,那个人现在在我手里,我有的是办法让他说出事情的经过。”

一大段话从电脑里播出来,倪初夏偷偷观察男人,这还是她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知道他是因为自己的事,心里美滋滋的。

“你别想诈我的话,他早就神志不清了,他……”

“是指使你的人告知他的精神状况吗?他在骗你,事实证明他已经好了,不然我们怎么找得到你?”倪明昱步步紧逼。

“很快你背后的人就会自身难保,他许诺你的不可能做到,你是聪明人,和我合作,主播的位置自然就会是你。”

“……”

听完整段录音,倪初夏深呼一口气。

不得不说倪明昱和厉泽阳的心理战打的很好,她觉得很少有人在两人的轮番轰炸下,还能坚持下来,和他们两人相比,她真的弱太多。

“袭击我的人真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吗?”

厉泽阳摇头,“没有。”

“那、那你真的在诈他?”倪初夏一脸惊讶,真的是没想到,她还天真的以为是那人说出了全部过程。

“裴炎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疯了,但是各种证据都指向倪德福,刚巧大哥也查到这里,他提议的。”

意思是,这么损的办法,自然不是他能想到的。

“像大哥的风格。”倪初夏将头靠在男人怀中,双手环住他的腰肢,“厉泽阳,你可是军人啊,一身正气的军人,以后这么损的事咱们还是不做了。”

“……”

其实,他做过更损更狠的事情,为了不打破她心中的幻想,最终选择沉默。

“以后损人的事都交给我和大哥来,你看热闹就行。”倪初夏戳了戳他的胸口,弯下了眼睛。

“好。”厉泽阳应下。

困扰了她几天的事情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后,非但没有轻松的感觉,反而觉得心里发闷,倪德福行事那么狠绝,她不会轻易放过,放虎归山之后就没发生过好事。

于是问道:“爸和倪家人那边该怎么交代?”

“倪德福是教唆杀人未遂,构成故意伤害罪,让公安警察和他们交代。”厉泽阳的语气虽然淡,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放过,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解决危机的办法,就是从源头铲除。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倪初夏若有所思地点头,“不过,在此之前,可以狠狠敲他一笔。”

她可是觊觎倪德福手上的股份很久了,虽然不多,但她看中的,是能彻底拔了他在公司董事会的位置。

看到她眼中的狡黠,厉泽阳薄唇挽起,“听你的。”

想玩,就让他在逍遥几天,让她玩个够。

------题外话------

厉先森在夏夏心目中的形象是辣么的高大、正气,真的想多了…

倪明昱:喷嚏一直不停,到底是谁再黑我、骂我?!

夏夏:谁让你平时毒舌,得罪的人太多了!

推荐好友文:《军婚缠绵之爵爷轻点宠》文/海鸥

身为夏巫三军统帅的佟大将军被一个小丫头给扒光了不说还被踢断了肋骨!

消息传来,他的兄弟姐妹顿时炸锅了。

“那丫头是谁?给四哥报仇去!”

小丫头是谁?

赛车场上的紫衣车神,棋盘前的美少女,还有一个顶了十几年的雅号:扫把星!

十八场车祸,场场都有她!

果然!谁碰到她谁倒霉!

可令伊洛娃纳闷的是:

连隔壁的狗都开始绕着她走的时候,那头腹黑的狼为啥还不走?

爵爷笑曰:友情还没变爱情,我怎么可能走!

感谢

【夏时凌】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