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便宜得占回来/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忆公寓,厉亦航被哄睡着。

岑曼曼站在橱柜旁,看着小家伙手工拼成的汽车模型,眼底染了笑意。

男孩和女孩果然是不一样的,他们从小就爱摆弄汽车、枪支之类的。

厉亦航的书桌就在窗口,上面摆着书籍,应该是改版了很多次,看上去很陌生。

翻开一本书,看到他写的字,字迹是孩子特有的规整稚嫩,第一课标题上有‘已读两遍’潦草大气的字样,应该是厉泽川写的。

门被敲了两下,从外面被打开,厉泽川穿着浴袍进来,手里还抱着枕头。

岑曼曼合上书,缩了手,有些局促地看着他。

“去对面睡,床单被套已经换新了。”厉泽川将枕头放在床头。

华忆公寓是两室一厅的高级公寓楼,另外还有书房和厨房,占地并不大。

以前他忙于工作,这里离公司不远,加完班就过来休息,后来孩子会走路了,就带在身边,房子不能太大,不然小家伙容易害怕,就干脆搬了过来长住。

他不可能真的让她和厉亦航挤一张床,没有空余房间,只能把主卧让出来。

岑曼曼见他要睡下,点了点头,出门去了对面。

床上平铺的很整齐,自带的浴室里还有被换下的床单被套。

从浴室出来,厉泽川正靠在门口,下巴轻点床上,“睡衣在那,要洗澡可以换上。”

岑曼曼将视线落在床上,多了一套深蓝色的羊绒睡衣,看样子像新的。

“老板,麻烦你了。”

其实,她是想说现在时间也不晚,回去也是可以的,但目光落在他的浴袍上,也就没好意思开口。

依他的性子如果自己坚持要走,他应该会换衣服送的吧。

厉泽川径自走进来,“是我麻烦你,下班时间还让你陪亦航。”

岑曼曼抿唇摇摇头,“不麻烦的,这个时候我在公寓也没事。”

她的交友圈很小,可以说除了倪初夏、云辰和严瑾,就没有别人,如果这三人不联系她,假期就是宅在家里。

男人笑了笑,从床头拿了烟和打火机,就离开了房内。

岑曼曼看着床上的睡衣,眼底有些犹豫,她是不想洗澡,但吃饭的时候太热,身上黏糊糊的。

最后还是选择洗了澡,把换下的衣服用洗衣机洗好,晾起来后才躺到床上。

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微信有很多条消息,有些疑惑,点开才发现大部分是许娇发来的,也有李娜和林东升的。

她点开了宋清的消息,里面只有一句话,‘周一上班要有心理准备’。

没多想,点开了许娇的会话框,二十多条消息全是询问她和厉泽川去做什么,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她没有全部看完,一条也没有回,便退出了微信。

宋清发的要有心理准备说的应该是这个,公司的谣言已经够多了,也不指望能消停了。

或许是换了床的缘故,岑曼曼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都没有睡着,按亮手机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她将大衣披在身上,推门走出客厅,打算进厨房倒水。

客厅的灯是暗的,窗户边有道身影,乍一看吓有点吓人,等看清是厉泽川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男人左手夹着烟,右手握着手机,应该是从国外打开的电话,他说的是外语,岑曼曼努力地听了会,发现只能听得懂个别单词,只好放弃。

听到动静,他转过头,见她乖巧站在那里,眸光略微怔住,将烟叼在嘴里,伸手指了指客厅的沙发,示意她坐下。

岑曼曼摆手,快步走进厨房,倒了杯凉水,喝了两口,把杯子洗好,就打算回房。

出来时,厉泽川已经挂了电话。

他开口问:“睡不着?”

“嗯,有点。”岑曼曼点头,不敢靠太近。

厉泽川对她招了招手,“我长得很吓人?”

岑曼曼摇头,这长相要是吓人,世上也没几个能看的人了。

厉泽川走到沙发上坐下,问:“那你每次看我怎么都是一副害怕抗拒的表情?”

岑曼曼踱步走过去,小声说:“因为你是老板啊,员工怕老板不是很正常嘛?”

男人若有所思点头,算是信了这个解释。

他轻拍身边的位置,低声说:“过来陪我说会话。”

“哦。”岑曼曼在离他很远的地方坐下来,“老板,你想聊什么?”

厉泽川见她防备意识很强,只是低声一笑,深靠在沙发上,“你们小女生都喜欢聊什么?购物、化妆品还是?”

“还有男人。”岑曼曼说完瞄了他一眼,她和倪初夏聊最多的就是男人。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路上偶遇长相出色点的,都会讨论两句,现在是因为没机会遇到。

“哦?”厉泽川来了兴趣,“都聊哪方面?”

“长相啊,身材这些。”如果严瑾在,她和倪初夏会聊更深层次的,她也就只有听的份。

当然,这些,她不会说出来。

“你们这些小女生就喜欢长相出色,身材好的男人。”这点倒是和男人没差,就是肤浅。

岑曼曼有些怪异地看向厉泽川,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倒也没什么,可从他嘴里听怎么都觉得变扭。

察觉到她眼神变化,沉声问:“有什么不对?”

岑曼曼拢紧衣服,开口说:“老板,你也是长相出色、身材又好的那种呀。”

“……”

所以说,喜欢他的人也都是肤浅的。

“你还有本事,又是大公司的老总……”不由自主就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这样的男人是很多女人趋之若鹜争抢的对象。

厉泽川倒也不打断,就听她绵绵柔柔的说着称赞的话,心里有种满足感。

“那你喜欢嘛?”

客厅里陷入一片安静,男人的话就显得格外清晰,岑曼曼想浑水摸鱼当作没听见都做不到。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要问这样暧昧又误会的话?

厉泽川看着她,眸中是不加掩饰的温柔。

也不催她,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岑曼曼感受到他目光的灼热,实在觉得气氛不对,捏了捏大衣,蓦然起身,“我、我先回房了。”

厉泽川长手长脚,先她一步上前拦住她的去路,“刚刚只是顺口一问,别想多。”

“嗯,我知道。”岑曼曼胡乱点着头,长发遮住了两颊。

男人的手抬起来,缓缓将她的头发捋顺别在耳后。

因为刚刚抽了烟的缘故,他的手有股烟草的气味,很淡却又那么清楚的能闻到。

岑曼曼蓦地抬头,刚要往后退,就见男人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俯身靠近,唇贴在她的额头。

轰——

这样亲昵的举动,让她紧绷的神经断裂。

额头、脸颊、耳根,几乎是全身上下,都在不自觉地发烫,心中又羞又燥。

她虽然只经历过一段感情,但男人做出这样的举动,多少还是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男人的唇在几秒之后,就离开了。

他低声说:“便宜得占回来,去睡吧。”

这是他很早之前就想做的事情,除了这个,他想做的还有很多很多,但怕吓到她,只能循序渐进慢慢来。

反正她目前不会离开厉氏,有的是时间。

岑曼曼眸光微怔,有愣地看着他,抿唇说道:“老板,刚才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你,我不喜……”

“去睡觉。”厉泽川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推进房里,适时打断她的话。

他一点也不想听她说出‘不喜欢’这三个字。

关上门,男人坐回沙发,重新点了一根烟。

面对公司决策的时候,他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成功,对她也同样,至于过程中遇到的曲折只是为了让成功更有喜悦感。

……

翌日,倪初夏被厉泽阳送到公司楼下。

下车前,男人拉住他的手,出声叮嘱,“倪德福应该察觉事情有曝露的可能,很有可能来找你,注意点。”

倪初夏眨了眨眼,歪头说:“你在关心我?”

厉泽阳眼底划过无奈,“你认真点。”

“我很认真啊!”倪初夏弯下眼睛,眼眸中闪烁晶亮,好看极了。

男人挠了挠她的头发,将后座的衣服拿起来,替她穿上,“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照顾好自己。”

“你!你又要走了嘛?”倪初夏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心里很难受。

可是,她除了接受,就什么也做不了。

这几天他能陪在身边,已经算很好了。人啊,还是要学会满足,不能太贪婪。

厉泽阳深邃的眼睛略微一闪,顺势将她搂在怀里,“不会离开,只是没时间陪你。”

可能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了,也可能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出门。

最近影刹得力的左膀右臂来到珠城,他也是昨天才得到消息,这次是不错的机会,好好把握让影刹方寸大乱也不无可能。

倪初夏将头磕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后抬起来,“不许让自己受伤。”

厉泽阳点头应下。

“那……亲一亲吧。”倪初夏环住他的脖颈,将唇送上去。

男人没有拒绝,刚开始只是任由她这么毫无章法的来,最后撩拨的气息有些不稳,干脆放下座椅,将她压在座位上,反客为主,长驱直入。

良久,这个吻才收住。

倪初夏喘着气,将头磕在他胸口,“那我上班去了。”

收拾好心情,倪初夏下车迈向倪氏建材。

车内,厉泽阳见她身影消失,才开车离开。

在等电梯时,碰到了方旭。

他手里拎着早餐,豆浆袋还含在嘴里,与以往反差很大。

倪初夏上下打量一眼,开口说:“昨晚没回家?”

“噗咳咳……”

方旭呛了一下,捏了捏太阳穴,“嗯,喝多了住在朋友家的。”

“朋友是年轻女性?还是单身?”倪初夏看着电梯楼层,随意问着。

方旭眼底划过一抹惊讶,这丫头难不成派人跟踪他了,竟然全说中了。

“你衣服没换。”

不仅如此,衣服皱巴巴的,胡茬也冒出来很多,不只有夜宿单身女性家里,才能成这样吗?

“咳,我回办公室换。”方旭将手握拳摆在嘴边,以掩饰尴尬。

电梯打开,倪初夏率先走进去,按了两个楼层。

她看了他一眼,悠悠开口,“你的私生活我没兴趣,我只关注昨晚的生意,谈成了没有?”

方旭被噎了一下,说道:“喝的烂醉能谈不成嘛?”

“合同签了嘛?”倪初夏继续问。

“还没,那边要见到你才肯正式确定下来。”若是以前,他出马十有八九就成了,但那些合作方得知倪氏换了负责人,一来想见一见,二来探探底,看能不能为自己争取利益。

不过这样也好,让那些人接触她,了解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行事风格,也就不敢在打秋风了。

倪初夏眸光略微一暗,“最近都没有空,那边先派人盯着,适合的时候约出来见一面,只怕到时候你不提,他们也抢着要签字。”

做生意,上家永远不缺,就怕没有市场。

方旭谈的是原材料买入,整个珠城公司不下十家,实在不行去临市、舒城甚至于苏南,何必巴着他们。

方旭点头,看吧,他就说倪初夏是吃人不吐骨头,狠起来和倪明昱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天你大伯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在公司给她女儿安排职位。”电梯快到的时候,方旭突然提到这件事。

“你怎么说?”

方旭坏笑着说:“我当时就答应了,给她女儿安排工厂监工的工作,他还不乐意。”

倪初夏也笑起来,“你就是让她去管一个厂,他也不会乐意。”

倪德福的野心很大,通过这些天他到处拜访珠城的各大企业家就知道。

一个倪氏的董事,已经不能满足他。

“监工不错的,跑跑各大工厂,公司还提供车,只需要喝茶做记录就好了。”等他老了干不动了,可能真会找一份这样轻松的工作。

电梯已经到达方旭上上班的楼层,他用脚抵着,问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那两个堂姐你打算怎么安排?”

倪氏内部根盘交错,有不少都是高层的亲戚,比如之前的王智,市场部的陈经理,多两个人其实也并不影响。

不过,这就要看她怎么想了。

“倪琴可以根据她的能力安排较高的职位,倪芊荷,呵……”

仅仅一个字,方旭便知道她的意思。

“完全可以把她安排在黄海手底下,倪德福和黄海并不对盘。”方旭提议。

倪初夏沉思片刻,摇头说道:“相比较他们,我和黄海才算不对盘,难保他不会选择和倪德福合作,安排在王立全手下才保险。”

方旭点头赞同她的话,“你决定就好,我先去上班。”

到了办公室,倪初夏让李秘书进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

听完之后,说道:“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

“是,倪总。”李秘书应下,在行程表上记下来。

已经知道是谁动的手,这个时候回倪家势在必行。

在她行动前虽然不会向倪德康面前透露,但至少要试探他是什么态度,还有黄娟和倪柔,她要弄清楚倪德福出手,有没有她们的推波助澜。

李秘书走前,似是想到了事情,说道:“倪总,YL总裁一早就约您中午吃饭,因为公司和他们没有合作,所以我没当时应下。”

是少白?

想到他和瑶姨的关系,倪初夏心念一动,“应下来。”

李秘书愣了一下,点头后便出去。

之后,倪初夏开始在审看文件,也在准备年终工作总结。虽然她才上任不到一个月,但在其位谋其职,这些还是要做的。

因为是一年的总结,上半年公司重大决策,她都没有参与,光看文件还是有些吃力。

期间,刘慧敲门进来,手里抱着一沓文件。

她把近一年各部门的重要文件都拷贝了,赤并且打印出来,又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整理。

倪初夏看后,抬头看向她,见她眼下有乌青,觉得她太实诚了,不禁让她想到了岑曼曼。

岑曼曼也是很认真、很心细的女人,她做每件事情都会投入百分之百的热情,尽管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接过,但她享受这个过程。

“辛苦了。”倪初夏轻声开口。

如果这么做的是岑曼曼,自己可能还会夸赞、调侃她,但眼前的人并不是,她是下属,过多的夸赞只会让人缺乏斗志,逐渐的,自己也会压不住场。

刘慧离开没多久,李秘书连线进来,通知倪德福在待客室里,询问该怎么办。

倪初夏让她泡杯茶送过去,就可以不用再管。

得知他来,倪初夏也不急,继续埋头工作,直到看完一份文件,才起身出了办公室。

待客室里,倪德福等得心烦气躁,在看到倪初夏的时候,内心的火气蹭蹭直冒。

上来就讽刺说道:“侄女,你这架子端的好呀!先不说我是公司董事,大伯的身份还在这,你还有没有教养?!”

倪初夏拿了一次性杯子接水,慢条斯理喝了口,“我妈去的早,教养这东西是我爸教的,你可以去和我爸探讨这个问题。”

“你!”倪德福被呛到,也不知道该怎么发难。

“况且,珠城各大媒体都知道我是名媛淑女,教养自然不会比你的女儿差。”

“哼,媒体记者的话是能当真的嘛?”倪德福鄙夷看了她一眼,他可是记得,她的绯闻也是不少。

如果不是勾三搭四,又怎么会被爆那多次?!

倪初夏美眸浅眯,“原来在大伯眼里媒体记者、是信不得的。”

‘记者’二字,被咬的很重。

“你,你什么意思?”倪德福心里慌了一下,紧紧盯着眼前的人,想从她脸上看出端倪。

“没什么。”倪初夏漫不经心说着,转而问:“大伯来找我什么事?”

提到正事,倪德福坐下来,端起架子说:“让你给两位姐姐在公司安排职位,你爸也是同意的。”

“没问题。”倪初夏果断应下来。

倪德福眼睛一亮,还以为她绝对不会松口,看来也是欺软怕硬的主!

“毕竟是你堂姐,职位方面最好体面一点,尤其是芊荷,她最近和安家的少东走的近,她职位高,也能帮助倪氏。”

安家少东?

倪初夏想起还在上大学的时候,这个纨绔子弟还试图用鲜花和花言巧语哄骗她,被她拒绝后,第二天就搂着女人到她面前示威,实在幼稚。

安家是做防盗窗、门锁之类的生意,和倪氏也有些来往,但这个理由未免太牵强了点。

“最近接近年底,公司各部门都在忙,突然安排人进来会打乱部门工作计划,两人任职等年后再让人事部安排,你看怎么样?”

听了她这么说,倪德福也觉得有些到底,毕竟离过年也就一个来月,等等也无妨。

于是说道:“那就这么说好了,关于职位我觉得财务部和市场部主管一职适合。”

倪初夏莞尔,“职位的事情好商量,还有事等着处理,你请便。”

转身,眸中泛着冷意。

年后?

呵……

怕是没有机会等那么久了!

------题外话------

厉大哥:终于吻到了!

厉先森:我第一次见到老婆就滚了,见面没超过五次就领了证,在不久的将来会生孩子……

厉大哥:你可以闭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