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我对你有想法【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昨晚睡得太晚,临近中午的时候,岑曼曼才转醒。

她习惯性在床上翻身,手臂碰到软乎乎的‘东西’,惊得从床上坐起来。

就见厉亦航穿戴整齐趴在床上,将头埋进了被子里,闷声地说道:“曼曼姐姐,你昨晚都没跟我睡觉觉。”

岑曼曼松了一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乖啊,我是因为睡相不好,怕把你压到。”

厉亦航蓦地抬头,眼睛亮晶晶地闪着光,“我不怕,曼曼姐姐今晚再陪我吧。”

对上他期待的眼神,怕是谁也拒绝不了小家伙的请求。

岑曼曼无声叹了气,说道:“亦航,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总是陪你,知道吗?”

昨晚被厉泽川推进房里,她想了很多,得出的结论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管是厉亦航的依赖,还是厉泽川的暧昧态度,都让她觉得慌乱。

是从未有过的慌乱。

厉亦航听明白她的话,小脸没了往日的笑容,‘哦’了声,闷闷地走出房里。

岑曼曼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也出了房间。

出乎意料的,厉泽川坐在沙发上,腿上摆放了笔记本,似是在办公。

他抬起眼,将她手里握着包,出声问:“要回去?”

他不知道一大一小发生了什么,但通过厉亦航哭丧着脸把自己关进房里的行为,隐约能猜测到。

岑曼曼点点头,发现他已经将视线重新投向电脑屏幕,于是开口说:“老板,我回去了。”

等了一会儿没听他说话,岑曼曼抿唇走向玄关,手还没碰门把手,就听他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我让你走了吗?”

听出他语气中的冷淡,岑曼曼吓得赶紧把手收了回来,肩膀上的包也落在了地上。

厉泽川视线落在她白净的侧脸上,看出她的确被吓到,心中无奈叹气,就是有再大的脾气,面对她也只能憋在心里。

说是气她,倒不如说是气自己没用,相处这么久,竟然还让她这么局促、害怕。

他在乎的不过是希望她能像对待朋友一样,试着了解他、接近他,却没想到她竟然怕他,只要稍微冷下脸,她的眼里就是恐惧。

“亦航伤心了。”很多话想问想说,最终还是绕到小家伙身上。

岑曼曼眸中一怔,轻声说:“对不起。”

她不想伤害小家伙的,可是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好,不想涉及其他,可是厉泽川的态度却让她害怕了。

厉泽川的手握紧松开,松开又握紧,反复几次后,他抬手钳住她的肩膀,让她被迫看向自己,“岑曼曼,如果昨晚的事情给你造成困扰,那么我道歉,是我思虑不周,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更无需为了这件事远离我……的儿子,明白吗?”

岑曼曼缓慢地眨眼,唇角略微抖动,没有说话。

“我说的已经很明白,现在下楼去买菜,亦航知道你做饭给他吃,会开心的。”厉泽川松开手,替她打开了门。

听到公寓的门被关上,岑曼曼才反应过来,她是被大老板道歉了?

可是她的初衷不是这样,她就是单纯地想要远离他,昨晚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很危险。

面对这样优秀成熟的男人,能有几个人守住自己的心?

她不是不信任他,她只是不相信自己。

恍惚中下了楼,面对刺眼的阳光,她抬手挡在眼前。

刚要向前走,就听到车门甩上的声音,紧接着她的手被拽开,眼前出现岑南熙那张明明熟悉却又觉得陌生的面孔。

岑曼曼有些错愕,他怎么会在这?

岑南熙紧紧捏着她的手腕,目光闪过狠厉,“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出现?”

“你……”

岑南熙阴沉着脸,咬牙切齿说道:“你就这么上杆子给人当后妈?有个的便宜儿子,不用自己生就能乖乖听话,这样也挺好是吧。”

昨天她下班的时候,他就等在厉氏门口,想着让她发现自己的存在,还刻意将车停在醒目的地方,却没想到她蹑手蹑脚的上了那辆跑车。

刚开始他并不知道车主是厉泽川,等到到了餐厅,看到两人先后下车,相谈甚欢的模样深深刺痛了他的眼。之后看到她和那个孩子亲密互动,更是让他震惊。

他强迫自己这段时间不要来找她,给她自由、给她思考的时间,却没想到她像是已经忘记了他们的过往。

“岑南熙!”岑曼曼双眸闪动泪光,他怎么能这么想她?

“你以为厉泽川真的喜欢你?他不过看在你年轻又单纯好骗,才接近你,他想用你来击败我,你竟然还天真的送上门?”岑南熙眼底猩红,将她拽到车边,“他结过婚、还有个那么大的儿子,你和他在一起想过未来吗?就算你对那个孩子再好,只要他的妈妈回来,你就是破坏他们母子关系的罪人,是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啪——”

岑曼曼一巴掌扇过去,力气大的惊人。

“你……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趁着岑南熙呆愣,她抽出手,眼中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罪人?第三者?

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他用这样的话来辱骂她?!

“昨晚发生的事情我不会、不会在意,你和我回去。”

岑南熙被她打了一巴掌,激动的情绪也稍有平复,对他口不择言说的那些话,心中有悔意。

岑曼曼向后退了两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突然笑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你觉得昨晚能发生什么事情?”

是啊,一男一女,共处一室,的确让人浮想联翩,他误会是应该的。

“曼曼……”

“岑南熙,你让我跟你回去,是想让我以情妇的身份待在黑暗中吗?”岑曼曼眸中染着痛楚,“我和老板没有关系,只是单纯的喜欢亦航而已。”

“我不该怀疑你,我刚刚是气疯了,失去理智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岑南熙见她这样,心里更加后悔。

“就算以后有关系了,也与你无关。”她继续说,语气很轻,却又是那般坚决,“老板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他根本不屑利用我对付你。”

“岑曼曼,你!”岑南熙恨铁不成钢,“他对你有想法,把你带回家,想干什么你不明白吗?!”

他是男人,自然看得明白厉泽川,这个男人对她是处心积虑,现在的大老板,都喜欢和年轻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点事,事后找个理由开了,自己照样潇洒。

厉泽川的儿子捂的紧,他也是昨天才知道,后来动用手段才查到他结过婚,这样城府深的男人能简单?

岑曼曼抬眼看着他,“那也是我的事。”

岑南熙被她的话气得发抖,最后一拳打在车上,饶到驾驶座,甩上车门离开。

车子呼啸声慢慢远去,直至消失,岑曼曼都未动一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会变成这样?

突然觉得好无力,她缓缓蹲下来,将头埋在双腿间,隐忍的泪水终究还是落下来。

厉泽川在她下楼没一会,便换了衣服跟出来,目睹了全过程。

在听到她说‘我和老板没有关系’时,心里有气更多的是无奈,听到她后面的维护,心情才稍微好一点。

他踱步走过去,在她跟前蹲下来,抬手轻拍她的背,像是哄厉亦航一般。

说到底,还是他考虑不周,让小姑娘受了委屈。

岑曼曼闷不做声哭了良久,才抬起头来,眼睛已经红的像兔子,声音也哑哑的,“老板,我中午做不了饭了。”

厉泽川是被她的认真逗笑了,轻拍她的头,“点外卖就好,亦航已经习惯了。”

以前在军区大院的老宅住,有奶奶照顾一日三餐,后来因为工作搬出来,又不习惯家里有其他人,干脆餐餐订外卖,既省时又省力。

“你怎么……下来了?”

那前面她和岑南熙的对话他不是全部都听到了?包括那些难听的话。为什么每次狼狈不堪,哭得惨兮兮的时候,他都在身边?

厉泽川扬了扬手里的钱包,“不带钱出门,你是打算赊账买菜。”

岑曼曼吸了吸鼻子,眼里划过羞赫。

“时间不早了,回家订外卖。”厉泽川率先起来,将钱包塞进口袋,手干脆放在裤兜中,笔挺地站立。

岑曼曼点点头,起身。

蹲的时间太久,感觉一阵晕眩,就要向后倒,没有预料的疼痛,男人宽厚的手掌扶住她的腰间,带着力度,却让人心安。

“先缓一会。”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似关怀似暖意。

岑曼曼抿了抿唇,想要从他怀中退出来,无奈他握的太紧。

“岑南熙有句话没有说错,我对你有想法。”

并且这种想法,已经在他心里存在很久,昨晚他仔细回想他们之间的相处,都没弄明白是怎么样扎根于心的。

只知道,他喜欢看她和厉亦航在一起,喜欢听她软软绵绵的声音,更喜欢见到她笑的模样。

岑曼曼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昨晚的暧昧试探还能插科打诨过去,那么现在呢?她总不能选择性耳聋吧。

“好了,回去吧。”

本以为他会询问自己的看法,亦或者说出自己的想法,但男人却没有再说一句话,带着她走进公寓。

……

中午下班,倪初夏来到和莫少白约定的地方,是一家私人菜馆。

位置算偏,但胜在环境很好。

进了包间,莫少白已经到了,见她进来,把菜单放在她跟前。

点好菜,服务员离开,走之前视线还舍不得离开他。

没等一会,菜就已经上齐。

倪初夏撑着下巴,笑起来,“果然,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莫少白抿了抿唇,“你很漂亮,这个世界对你是善意的。”

倪初夏有些为难地眨了眨眼,开口道:“可是服务员大多都是女人,她们对我不感冒。”

莫少白哑然失笑,倒是没有接话。

饭局中,气氛还算比较好,大多都是倪初夏再问。比如YL目前经营怎么样,手底下的员工还听话之类的,又比如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莫少白虽然话不多,但面对别人提出的问题,他还是有耐心的回答。

问及遇到的难题,他是这么回答:“员工得知公司易主倒没什么反应,但那些有点名气的明星有些不满,大概是觉得我接管会削减他们的利益。”

倪初夏沉默了一会,提议,“那你就削减呗,反正不做也会遭人猜忌,何不让自己过得舒坦点?”

莫少白眼底划过一丝诧异,似是没有想到她会对此事发表看法,也或许是没能适应她的行事风格。

“你现在是公司负责人,该狠的时候绝对不能软下来,国人就是把明星太当回事了,据我了解国外艺人的待遇并不是很好。”

面对她的话,他也没觉得不快,只是点头回,“的确是这样。”

两人就公司的管理问题说了两句,就没有再深入。毕竟上了一上午班,实在不想浪费午休的时间。

倪初夏问:“怎么突然约我吃饭?”

心中已经在寻思捉摸,想着怎么把话题绕到林瑶上。

“有些事,想第一时间告诉你。”莫少白略微垂下眼帘,五官精致,纤长的睫毛让他格外唯美。

听了他的话,倪初夏心里‘咯噔’一下,总有预感觉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会是她一直好奇的。

莫少白从一边的椅子上拿出一份未开封的档案袋,当着她的面拆开,却迟迟没有将里面的文件拿出来。

“这是?”

似乎已经知道答案,她却还是问出口。

莫少白手顿了一下,将档案袋递给她,“里面是亲子鉴定结果,你帮我看吧。”

他不敢打开,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失落,让他在这件事上变得胆小、怯懦。还有,如果这次真的是,那么他希望她能第一个知晓。

倪初夏接过来,双手竟然也不自觉地在颤抖,最后一咬牙,将文件抽出来。

从头扫到尾,目光落在‘鉴定意见’那一栏。

依据DNA鉴定结果,在不考虑多胞胎、近亲及外源干扰的前提下,支持林瑶和莫少白之间存在亲子关系。

鉴定人:……

倪初夏眼眸略微一动,她缓缓抬眸看向莫少白,后知后觉不发现他和林瑶鼻梁以下有些相似。

眼前的男人不仅和瑶姨有关系,还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她一直以为瑶姨已经没有亲人了,可在她生命的最后,她的儿子回来找到了她,这么想着,倪初夏的眼眶有些发酸。

开心、激动又或许是感动,情绪百感交集。

“少白,你找到亲人了。”倪初夏说完,破涕而笑。

林瑶弥补了她童年没有母亲的遗憾,却错过了他的童年,想到都觉得有罪恶感。其实,莫少白比她还要大几岁,可每次和他相处,都觉得他是需要被照顾的人,是从小没有亲人的缘故吗?

莫少白在看到她的神色时,已经能确定。

但听她说出来,心里难免有些感触。他孤寂了这么多年,拼命地想要站在最耀眼的位置,就是为了找到亲人,如今找到说不激动是不可能。

当年,倪明昱的出现为他带来了生的希望,他为她而来到这座城市,找寻到了亲人。

“初夏,谢谢你。”

给他带来希望,让他对未来有了憧憬。

“谢我做什么?”倪初夏抿了抿唇,将文件递还给他,“我以为你应该要怪我的。”

因为一份亲子鉴定证书,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好像变了一些。

倪初夏眼中有些期许,“要去见瑶姨吗?她如果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莫少白心里有些犹豫,早在他回国的时候就去医院见过她,也曾询问过二十六年前产子的情况,当时她病得很重,但依稀能听清她说孩子一出生就夭折。

如今,他出现在她面前,她会认吗?

看出他的犹豫不决,倪初夏开口说:“瑶姨会喜欢你,她一定会的。”

从瑶姨对她的疼爱就能看出,她很喜欢孩子,还有那晚在倪家哭得眼眶通红,一定是想到了往事。

不管当年是因为什么,导致母子两人分开,如今彼此能重逢,就是一种缘分,割舍不断的缘分。

------题外话------

终于要写到当年的事情了!激动!争取在圣诞节来个高氵朝!

感谢

【小烦家的球球】3月票

【陶乐丝】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