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你不符合要求/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到林瑶所住公寓,莫少白一直没有按下门铃,最后还是倪初夏替了他。

没一会,门从里面被打开。

林瑶率先看到的是倪初夏,脸上扬起笑容,目光落在莫少白的时候,身形蓦地怔住,眼眶突然就红了起来。

莫少白摘掉了帽子和墨镜,五官整个显露出来。

那晚只是在电视上看到,回来她没敢搜索他的消息,只当是巧合长得像。

可现在,他就站在一米远的地方,那么真实,就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遇到问天一样。

倪初夏率先开口,打破沉默,“瑶姨,我带少白过来看你的。”

“……哎,进来吧。”林瑶年轻的时候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惊讶、失态也只是片刻。

莫少白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默默走进去,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环境。

中年独居女人的家,并不温馨,但家具错落有致地摆放整齐。

他注意到橱柜上摆放了一张照片,很陈旧的样子,一男一女并肩站着,笑容都很灿烂。

倪初夏的视线也被这张照片吸引,她走近发现,男人真的和莫少白很像。

“瑶姨,我以前怎么没注意这张照片?”

她来过林瑶的家很多次,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张旧照。

林瑶唇角扯起一抹笑来,“以前怕睹物思人,都收起来,现在……”

她没多长时间了,怕再不看看,以后下去看到人都不认识了。

“瑶姨,照片上的人是?”

林瑶拿起相册,手指落在上面,“是我的丈夫,去世很久了。”

转眼二十多年就过去了,如果她的儿子活着,应该……她抬眼看着莫少白,该有他这么大了吧。

听到去世二字,莫少白眸光略微一怔,他抬眸看过去。

病重的女人已经不能用好看形容,脸色透着病态的白,身形也消瘦,像是随时随地都可能倒下。

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妈妈。

他们分别了二十六年,却在这个时候相遇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在此之前他们不过是陌生人。

“我都没有见过。”倪初夏轻声说。

林瑶抬眼看向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他走的时候,你大哥都还很小。”

之后,林瑶替两人倒了水,自己拿了药去厨房一一吃下去,因为药副作用大,她的脸色呈现灰白色。

倪初夏坐在沙发上,都替莫少白觉得急。刚才那么好的机会,竟然都没有借机说出来。

两人又在林瑶家做了一会,莫少白才把那份文件拿出来。

他似乎刻意掩去声音的华丽,压低了开口,“我知道这对您来说很震惊,但我向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希望并没有唐突到您。”

林瑶接过文件还有些纳闷,在看到黑体大字写着‘亲子鉴定证书’的字样时,手都开始颤抖。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很少再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可近段时间,或许是在得知自己时日无多后,经常想着从前,想着如果她的儿子还在该多好。

如今,竟然想法成了现实,她却不敢相信了。

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泪水落了下来。这些年她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而她的孩子却要承受被父母抛弃的痛楚中。

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让她和儿子分离二十多年。

“瑶姨,您别哭,医生说您要保持好心情。”倪初夏上前替她擦掉泪水,眼眶也红了起来,“少白是你儿子,应该开心才对啊,他可是大明星,全球都有他的粉丝呢!”

“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当年太草率,把你弄丢了。”

“这些年,你该是恨我和你爸的,我们缺席你的成长,如今却又要让你看着我离开。”

“……”

林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压制好久,才算缓过来。

莫少白眼眶也有些泛红,踱步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我一直以为我的父母是遗弃了我,现在知道并不是,很开心。”

倪初夏退到一边,把空间让给这对母子。

手机在包里震动,她干脆拿了包出了公寓。

“喂?”

电话是李秘书打来的,语气有些焦急,“倪总,您的堂姐来了,一直在您的办公室里。”

李秘书心里是崩溃的,女人做成倪芊荷那样皮厚也是够了。

她做倪德康五年的首席秘书,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像倪芊荷这样的极品还是少见的。

倪初夏美眸浅眯,冷声吩咐,“把重要文件收起来,她爱待多久让她待多久。”

上午倪德福来找,她才刚松口应下,下午就这么迫不及待送上门来,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是,倪总。”李秘书应下,询问:“您不回来?”

倪初夏看着天气不错,漫步走到车旁,“暂时不回去,倪芊荷如果问你我的行踪,你就回天气不错,去兜风了。”

“……”李秘书沉默了片刻,忍着笑说:“倪总,我会如实告知的。”

电话挂断,李秘书走进办公室,见倪芊荷坐在老板椅上,多年的职业素养都想冲上去扇她两巴掌。

她闷不做声走过去,把桌上的文件全部收拾起来,抱着转身离开。

“等等!”倪芊荷眯着眼,起身走过去,趾高气扬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她一来,就将文件全部收起来,是把她当小偷了嘛?!

李秘书依旧维持职业笑容,挑不出一点刺,“倪小姐,公司有规定,高层文件一律不允许透露。”

“是吗?”倪芊荷冷哼一声,“我爸是董事会成员,我即将也会进公司高层,为什么不能看?”

说着,她就要伸手抽文件。

李秘书一个侧身,避开了她的手,“倪小姐,董事会成员过半数同意才能随意翻看倪总的文件,并且,你说的是‘即将’,还没有进就是不能破坏公司规律。”

“你!”倪芊荷眸光含着恨意,咬牙切齿道:“是倪初夏让你这么做的吧?”

她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这个秘书也没有收拾东西,出去没一会就进来收文件,一定是电话通知了倪初夏。

“她人呢?”倪芊荷见她不回话,心急了,“躲在外面是什么意思?今早就答应我爸要让我进公司了,现在又想赖账不成?!”

她都已经和安少说好了,一定能进公司高层,最近接触的人中,也就安志鹏愿意为她花着钱,她进了倪氏,就能更好的把握他。

至少,在找到下一个目标前得哄好他。

李秘书唇边略微勾起,开口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倪总开车出去兜风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你!”倪芊荷脸色难看,故意让她难堪是嘛?她今天非要见到人不可!

……

倪初夏开车离开后,便给莫少白发了短信,示意自己先离开。

毕竟,她始终是外人,而两人这么久没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公寓里,林瑶好不容易止住眼泪,拽着莫少白进了房,拿出很厚重的相册,轻声向他介绍。

“前面都是你爸爸的照片,看看,你们真的很像。”

以前的衣服款式,颜色都没有现在多,照片上的男人大多时候都穿着浅蓝色的衬衫,下面是西服裤,五官和气质,的确和他很像。

莫少白慢慢翻看,眸光有些微闪,“……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爸’这个字都已经到了唇边,最后也没能说出来。

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有这个男人的存在,只是有时候根据自己的长相会推测父母的样子。

现在看到,心里是莫名的熟悉。

这个男人,就是给了他生命的人。

林瑶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她缓声说:“问天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他比我大很多,很包容、爱护我……”

当年,他们两人结婚的时候,他已经快到而立之年,而她不过是刚下乡回来的女知青。她是宋玉的师妹,他是倪德康的兄弟,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从见面到恋爱再到结婚,都是一帆风顺的,可能是上天嫉妒那时候的她太过幸福,所以才要惩罚她。

先是他们的孩子夭折,后来是他被陷害差点坐了牢,等事情解决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生命。

中间也不过是三年的时间,她便失去了她的所爱,是那样的猝不及防。

莫少白神色温温地看着他,问道:“他是因病去世?”

林瑶抿唇摇头,“那一年发生很多事情……你爸,是醉酒开车撞破防护栏坠入了江里。”

她其实不信问天会醉酒开车,可是法医鉴定结果白纸黑字在那里,她不得不接受。

莫少白眼睛一闪,没有再说话。

“少白,这些年妈妈不知道你的存在,让你一个人生活,对不起。”林瑶紧紧抓住他的手,很怕他不会原谅她,怕他以后都不见自己。

莫少白疑惑问:“当年你看到了夭折的孩子?”

他是怀疑的,军区医院可以说是珠城最好的医院,即使在二十年前也是,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宣布她生下的孩子夭折,那么为何他还活着?

事情一定有蹊跷。

“问天看到了,我生下孩子后就一直昏昏沉沉,等清醒过来,就得知这个消息。”那时候夭折的孩子已经被火化。

莫少白拿不定注意,一时没有说话。

他看到了倪初夏发来的短信,心念一动,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她很聪明,通过吃饭的时候出的那些主意就能看出来,或者她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收到短信的时候,倪初夏正坐在公司楼下的咖啡馆里,拿着手机观察最近的股市。

看完后,她陷入了沉思当中。

首先,不排除医生搞错了对象的可能,因为产房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在生孩子,但这点是有悖论的,如果真的弄错了,为什么莫少白会是孤儿?他应该也有父亲和母亲。

总不能那对弄错的父母后来将他遗弃了吧,可是真的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

其次,是有人故意为之,为的是……报复?当年瑶姨是和她妈妈一起合伙做生意,会是得罪了什么人嘛?

最后,她还没有想到。

如果厉泽阳在就好了,以他快速转动的脑子,一定能想出所以然来。

如果真的有人肆意报复,那么二十年过去了,还会再来伤害瑶姨和少白嘛?

考虑到这一点,倪初夏留了钱在桌子上,拎着包出了咖啡厅。

回公司的路上,她给莫少白回了电话。

得知他已经不再林瑶家,才敢放心说话,她先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他,最后提出几点意见,“你可以从当年和瑶姨一同生孩子的女人着手调查,当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难度有些大,不要着急。”

“嗯,我知道。”

“还有,如果是第二种可能,你和瑶姨的关系最好别公布,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这边你可以放心。”

“我相信你。”如果说这世上还能有人值得信任,那么对于他来说就是她了。

倪初夏眉头略微舒展,“二十多年前的资料,公司里应该还留了档,我会帮你查一查。”

交代完几点,倪初夏挂断了电话,伸手按电梯。

“初夏?”倪琴从公司大厅走过来,脸上很急,“大姐说是要找你,现在还在上面没有下来。”

她是担心以倪芊荷的性子,和倪初夏发生冲突,肯定会吃亏。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伯明明就已经说了,年后会给她们两人安排工作,但她就是不满意,非得挑在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不是招人嫌嘛?

“还在?”倪初夏眼底有些诧异,让李秘书对她说那样的话,本以为会气得离开,没想到竟然还在等。

电梯门打开,倪初夏率先走进去,对着倪琴说:“你也进来吧。”

“哦,好的。”倪琴愣愣地点头,有些局促地跟了进去。

这算是她第一次来倪氏,因为她爸爸在公司没有股份,她也不指望能安排到什么好工作,养活自己就足够了。

她偷偷看向倪初夏,真的挺羡慕她的。

长得漂亮,家事又好,现在还是倪氏的总裁,老公也那么有本事,好像全天下好处都被她赶上了。

藕色大衣,内衬是短款打底衫,佩戴了项链,下身是牛仔裤,黑色高跟鞋。

这样的打扮并不少见,但她却显得不一样。

或许是她出色的长相,也或许是她独有的特性,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即使女人也一样。

电梯到达楼层,倪琴才匆忙别开眼,跟着她走出去。

“倪总。”李秘书迎过来,手上抱着文件。

刘慧也从办公室走出来,把文件递给倪初夏,“倪总,这是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已经整理出来了。”

倪初粗略看了两眼,没发现有特别大的错误,递还回去,“送去给副总,让他查缺补漏,尽量在明天开会前完整无错的整理出来。”

刘慧愣了一下,然后接过文件转身离开。

倪琴一直跟在后面,听着倪初夏和身边的秘书讨论工作上的事情,脑中是云里雾里的。

算起来,她比倪初夏还大,也进过公司,但依旧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前段时间董事会召开的时候,她就不时能听到倪德福埋怨甚至怒骂倪初夏,也有招兵买马,就是为了不让她上位。

结果,她还是顶着压力做到了,并且至今没有犯错。

倪琴想,这就是差距吧,这也是倪初夏能胜任倪总的原因。

进了办公室,秘书和倪初夏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

倪初夏看着坐在自己位上的倪芊荷,心里正冷笑。

可笑的女人,以为坐上这个位置就能属于她了吗?!

“哟,大老板终于来了啊?”倪芊荷翘着二郎腿,舒服地靠在老板椅上,“你还别说,这把椅子很舒服。”

倪初夏莞尔,“你喜欢,送给你好了。”

倪芊荷狐疑地看着她,试探性地问:“突然转性变好了,竟然同意我们进公司?”

“毕竟大伯在公司也有股份,你们也是我堂姐。”倪初夏依旧笑着,看了眼李秘书,“去泡两杯茶过来。”

倪芊荷摆手,“不需要你假客套,我今天来就是和你说一声,下个星期我就要进公司,你安排一下。”

倪琴在一旁小声说:“大姐,初……倪总和大伯都说好了,年后再进,你这样不合规矩的。”

“你懂什么?”倪芊荷瞪了她一眼。

倪柔和她说了,倪初夏最擅长的就是伪善,越往后拖就越没有底,这期间她只要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事情推了。

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她一定要在年前进公司,最好赶上公司的年会,也能有机会结识到人。

她和爸来珠城,就没有想过再回去。以后,像倪家那样的别墅,她会有的,像倪初夏那样的名媛地位,她也一定会有。

倪初夏笑盈盈看着她,问道:“想进哪个部门?”

“我爸好歹也是倪氏股东,不给个经理,主管也是要有的,进财务部吧。”倪芊荷算计着,管理公司财政,算是握住了公司的命脉。

她来之前就已经和他爸商量好了,最好是进财务部。

李秘书眼角不自在的动了两下,她真搞不懂倪德福这样精明阴险的人怎么就生了愚笨不堪的女儿?

蠢就算了,还觉得自己特别牛,说出来的话也不怕把人笑死。

反观倪初夏,依旧淡定地唇角带着浅笑,顿时心生佩服之情。

倪初夏轻笑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说道:“你不符合要求。”

倪芊荷皱着眉头,“什么意思?”

倪初夏漫不经心开口,“公司新上任的财务部经理很挑剔,你一没长相,二没身材,会影响到他的心情。”

“倪初夏!”

“我的让步已经很大,说年后就不会再改动,识相的就马上离开。”倪初夏冷冷地看着她,与刚刚那副模样完全不同。

“大姐,我们回去吧,年后也一样的。”倪琴也适时开口劝说。

倪芊荷瞪大了眼,显然很不满。

她已经在安少和那群人中夸下海口一定能进倪氏高层,这样让她怎么交代?!

她双手握紧拳头,像是随时都要冲上来一样。

倪初夏只是睨了她一眼,缓步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来电话拨给了公司保安。

“你不要太过分!”倪芊荷上前按了电话,“我是你堂姐,我爸是股东,你凭什么赶我走?!”

倪初夏唇角紧抿起来,“就凭我是公司负责人,你在我的地盘撒泼我还管不了?”

倪芊荷还没来得及大吼大叫,保安已经冲进来,直接把她架出了办公室。

“记住,以后但凡这个女人来公司,一律挡在门外。”

听到倪初夏的命令,保安室管理立刻点头,“是,倪总。”

“等等,”倪初夏双臂交叉端在跟前,下巴倨傲抬起来,点了点老板椅,悠悠开口,“这把椅子也给我扔掉,或者可以让那个疯女人带回去。”

噗!

李秘书终究没忍住,笑了。

她实在太佩服倪初夏忽悠人的功底,并且是遇柔则更柔,遇强则更强。

------题外话------

今天有些事情,可能会有二更可能没有,有也会比较迟,到时候大家来刷一下

平安夜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