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你属王八的嘛?【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琴站在办公室里,很尴尬。

她看到倪芊荷被架出去,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

以倪初夏的性子,就是求情也没有办法啊!

李秘书憋着笑,开口说道:“倪总,我去让人送把椅子过来。”

“嗯。”倪初夏点头,目光落在倪琴身上,“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倪琴愣了一下,说道:“人力资源。”

“那就进人事部,你看呢?”倪初夏略微一点头,询问。

“你……倪总决定就好。”倪琴很惊讶,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

倪初夏弯了弯眼睛,“依旧是年后任职,如果那时候你还愿意进公司。”

听完倪初夏的话,倪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最后带着疑惑离开办公室。

下午的时间,倪初夏处理完事情,让方旭上来了一趟。

方旭已经一改早上的狼狈,换了套衣服,胡茬和头发都整理了。

“有事?”他出声问。

倪初夏轻点头,起身走到沙发上坐着,开口说:“公司二十年前人员资料能调出来吗?”

方旭眼底先是一愣,沉默片刻后说道:“不一定,那时候人员资料没有录取电脑,可能不全。”

“再说,人事部经理也换过几任,那些资料也可能不在了。”方旭疑惑地看向她,“怎么突然对二十年前的事情感兴趣?”

倪初夏抿唇,目光转深。

如果那些资料没有,那么还从哪里入手?

“就是想看看当年我妈是怎么管理公司的。”

听她这么说,方旭心中虽然有疑惑,但也没有再问,而是将话题转到工作上来,“那个小助理送来的财务报表我看了,没什么大问题。”

“嗯。”倪初夏点头。

“我听说你今天把人扔出去了?”

方旭眼里含着笑,他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寝室有人和倪明昱不对盘,当时他也是二话不说直接把人丢了出去,那人大学四年都没再回过寝室。

倪初夏抬眼,理所当然地说:“是啊,连人带椅子扔出去了。”

何必要对那样的人心软?

倪德福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害她,现在她不过是小小对付他女儿一下,好戏还在后面呢?!

“你就不怕她到外面破坏你名声?”方旭好笑看着她,像是幸灾乐祸。

倪初夏不以为意,“只有傻子才相信她说的话。”

方旭点点头,起身说:“不和你扯了,先回去工作。”

倪初夏看着他离开,“方旭,资料别忘了。”

“不会忘,倪总你就等着吧。”

虽然拜托方旭查了,但这些远远不够,可身边信得过的人又有能力的人实在不多,一时都不知道该去找谁。

临近傍晚下班时分,厉泽川突然来到倪氏。

李秘书进来通报的时候,说话都有些不稳,显然是惊讶的。

虽然已经在厉氏见过他,但这样的人突然来了公司,说是蓬荜生辉都不夸张。

倪初夏让他直接进了办公室,亲自泡了杯茶。

“大哥,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周末,厉氏是不上班的。

看他并没有打领带,也不像是来谈工作的。

“来问你一些事情。”厉泽川倚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次性杯子,浑身上下却是成熟男人所独有的魅力。

倪初夏坐下,抿了一口咖啡,“你问。”

“你知道岑曼曼在哪里嘛?”

噗!

倪初夏庆幸,咖啡温度很高,她只小抿了一口,否则……

是挺震惊的,照理说曼曼和大哥应该是没有交集的,怎么会专门跑来问她?

厉泽川表情没有变,目光淡然落在她身上,开口说:“今早亦航和她闹不愉快,还在家里哭呢。”

倪初夏:“……”

这……信息量有些大啊?

今早!

曼曼怎么会一大早就跑厉泽川家里去?

不愉快!

她一个成年人,和孩子还能闹起来不愉快?

倪初夏狐疑看了他一眼,女人的直觉,事情的真相绝对不是这样的。

“我来打电话。”她起身走到书桌,拿起了手机。

厉泽川略微叹了口气,电话要是能打通,他也不至于刻意跑过来问了。

“曼曼,你在哪……什么!不是叫你一个人别随便乱跑嘛?你知不知道外面坏人有多少……”

知道岑曼曼一个人跑出去,倪初夏自然不会放心,音量也拔高了很多。

厉泽川眼中一怔,所以说……她是刻意不接他的电话?

想到这,心里有股莫名的怒火,又无法宣泄。

他霍然站起来,跨步走到倪初夏身边,也没和她打招呼就拿了手机。

“岑曼曼,我儿子因为你一直再哭,你就这样不管了?”

他的确是被厉亦航烦的怕了,才过来找倪初夏。

上午带她再次回到家里,本想着哭也哭过了,不会再有其他状况发生。

却没想到,她上来只是为了拿背包,小家伙出来哭喊,都没有叫住。

还能用什么办法?

倪初夏愣了一下,她见厉泽川的次数不多,注意到他其实和厉泽阳一样,性子都挺冷,但他脸上的笑容多一点。

也不像齐泓时刻都带着笑,只是场合控制很好。

但像今天这样,她还真的没有见过。

说是愤怒,感觉又不太像,是他太难猜透,所以她看不懂嘛?

岑曼曼正走在池塘边的小道上,冷不丁听到厉泽川的声音,差点掉进去。

她小声地回:“老板,我不在珠城。”

心里已经在打鼓。

厉泽川听出她声音的颤抖,沉默了一会,看了身边倪初夏一眼,见她递了“你随意”的眼神,便抬步走出办公室。

“岑曼曼!”声音带着愤怒。

“我在呢。”岑曼曼蹲把相机挂在脖子上,找了宽敞的地方蹲下。

厉泽川被她气得没办法,声音放轻,无奈说:“你属王八的嘛?”

岑曼曼听出他语气的变化,认真地回答:“不是,我属猪的。”

“……”

他是在问属相嘛?

浸淫商界多年,他已经习惯喜怒不形于色,却偏偏在面对她的时候,被气得不行。

“老板,我给亦航打电话,这样……行吗?”岑曼曼腿都蹲麻了,都没听他再说话,小心翼翼地问。

厉泽川没应下,反而问:“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岑曼曼如实说。

后天就要上班,她也不能总请假。

其实这次出门,是早就盘算好的,只不过中间被……他耽误了些时间。

“嗯,注意安全。”

电话挂断,岑曼曼望着手机屏幕有些发愣,最后干脆坐在地上。

她其实听懂了厉泽川那句“你属王八的嘛”,是在暗指她胆小怯懦,遇事就喜欢逃脱。

因为脑子很乱,所以,根本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就只能选择答非所问。

这种方法是倪初夏交给她的,那时候她只要和人说话就会脸红害怕,她就拉着自己说:“以后遇到不想回答或者难堪的问题,你就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怎么无厘头怎么来。”

听完之后,只要遇到这样的情况,她都会这样,这还是第一次用在老板身上。

他该是很生气的吧,那样优秀骄傲的人,已经放下身段迁就她,向她道歉,最后她还是逃离了。

老板……厉泽川……

岑曼曼仰着头,望着逐渐暗下来的天空,眼底是纠结,是迷茫。

厉泽川把手机交还给倪初夏,脸色已经恢复如初。

倪初夏看向他,眼底满是探究。真的是因为厉亦航才过来的嘛?

“不下班?”厉泽川问。

完全忽略了她的眼神,像是平常一样。

倪初夏看了眼时间,点头示意准备下班。

“泽阳没过来接你?”

倪初夏眼底划过失落,“他早上才说这几天会比较忙。”

“嗯。”厉泽川点头,看出她情绪的变化,安慰道:“泽阳身份特殊,你们是聚少离多,对彼此都要相互理解。”

倪初夏莞尔,“我明白。”

在结婚之前,她就没有想过以后两人相处上的问题,结婚后觉得一切和从前差不多,只是现在,她管不住自己的心,所以才会对他的离开、忙碌感到难过失落。

一切源于心态,如今她也有该做的事情,要管理整个公司,就是让她天天和他腻在一起也不现实。

就这样吧,两人各忙各的,彼此不干扰,也挺好的。

“亦航还在家里,我先回去。”

厉泽川说完,朝她略微一点头,转身离开。

最后,倪初夏也内抓住机会询问他和岑曼曼之间的事情,想着晚上要回倪家,就把这件事先放下了。

下班后,倪初夏驱车去倪家。

临江别墅内,一家人正准备上桌吃饭。

倪程凯眼尖看到倪初夏回来,又让保姆重新添置了一副碗筷。

“夏夏,最近没注意好吧,都瘦了。”倪德康目光在她脸上,是消瘦了很多。

倪初夏轻嗯了一声,漫不经心说出来,“整天担心会有人冲出来捅我,能不瘦嘛?”

倪德康沉吟片刻,开口说:“事情警察还在交涉,应该很快会有结果。”

“不是都说了那人精神有病吗?说不定就是犯病正巧你倒霉碰到了。”黄娟插了一嘴。

虽然不知道是谁指使,到也算大快人心,至少这几天她睡觉质量都变好了。

“那天我要是没记错,他刺的是娟姨吧?”倪初夏美眸浅眯,话语意味不明。

“好了,你少说两句。”倪德康一把将黄娟扯到一边,眼中带着怨意。

那天的事情的确是他做的不对,如今再提及只会让他愧疚不安。

倪德福和倪德寿依旧坐在那处,没有插嘴。

不知是觉得这是家事他们不便说,还是因为心虚。

没一会儿,倪芊荷和倪柔手挽手说说笑笑走下来,两人看到倪初夏时,眼神都有些不对。

前者是愤怒,后者则像是淬了毒一般阴狠。

“姐,你回来了。”

心中再有不满,表面功夫也得做好,毕竟爸心中的天平还是歪向她的。

倪芊荷眼中都像是能喷火,松开倪柔的手,走到倪德康跟前,“小叔,麻烦你以后管好你的女儿,你知道她多过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保安把我丢出倪氏,她还有没有当我是姐姐,有没有教养?!”

“比起你这样大呼小叫的泼妇,我妹妹温柔漂亮,端庄大方,到底谁没有教养?”

倪明昱单手插进裤兜里,因为没有戴平光眼镜,那双与倪初夏相似的眼睛显露出来,眼中全是冷意,眉宇间也染了戾气。

倪芊荷想说话,却又不敢。

这个家,她就对倪明昱犯怵。

可能是因为同辈,加上年龄有差距,也可能是他对倪初夏的护犊,她不敢和他对着来。

“明昱,只是小女孩之间的矛盾,我们就不要插手了。”

倪德福伸手就要去揽他的肩膀,却被他侧身让开,手就尴尬地横在半空,脸色也格外不好。

这段时间,他已经够给他面子,却没想到他竟然丝毫不领情。

------题外话------

拼了老命二更啊,明天更新会在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