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打他你不嫌脏你手?/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教养?”倪德康脸色沉下来,女皇不悦看向倪芊荷,“夏夏是我女儿,你这话是在说我不会教?”

“小叔,我没有……”

倪明昱直接打断她的话,冷声说:“你的事情我很清楚,不是公司的员工跑去妨碍公司日常工作正常进行,只把你请出去已经算够给你爸面!”

倪芊荷眼里又气又恼,可偏偏没有办法反驳。

她将目光投向自己的父亲,见他没打算说话,气得跺脚跑出别墅。

倪琴全程都是沉默的,也只有这个时候有了动作,追着她出去。

“有倪琴在,芊荷不会有事的。”倪德寿轻拍大哥的肩膀,随后大声说着,“大家都是一家人,吵吵闹闹就过去了,吃饭吧。”

黄娟从沙发上起来,拨了拨头发,“上桌吃饭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倪芊荷和倪初夏不对头,她是乐意见得的。毕竟现在她不适宜明着和倪初夏对着干,有人替她自然开心。

再加上倪德福在公司上对倪初夏有所牵制,就算她能解决,那也得花精力,分散她的注意力也好,免得总回来膈应她和柔儿。

至于倪明昱,还是得找机会让他搬出去,从国外回来就一直在家里,不工作不出门,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留在家里找机会怼她还是因为什么?!

因为经历刚刚的事情,饭桌上格外的安静。

倪明昱让倪程凯把他收藏的红酒拿出来,开了后和倪初夏对喝起来,丝毫没管其他人。

倪德康知道两人的脾性,喝了口白酒,没作声。

倪德福在一旁冷哼了一声,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

“老弟,你这个女儿是了不得,公司经理的职位说定下就定下,也不问问你的意见,更没过问我们董事同不同意!”

倪初夏眼底略微一闪,总算憋不住要发难了,她正愁找不到机会开始呢?!

倪明昱轻碰她的酒杯,在她看过来时,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大意是有他在,不用担心。

倪初夏回以安心的笑,虽然大哥平时对她粗鲁至极,常常让她感受无爱,但一到关键时刻,就会特别维护她。

倪德康眉头略微一皱,这件事他是知情的。当时倪初夏在采取方案前问过他,也是经过他同意。

只是他当时是站在父亲的角度,并没有通知董事会的成员。

如今,还真成了落下把柄。

于是清嗓子说道:“饭桌上不谈公事,有什么事吃完再说。”

接下来,果然没有再提及公司的事情。

黄娟在给倪柔盛汤的时候,大概是太过油腻,倪柔捂着嘴冲进了卫生间,黄娟紧随其后。

“婚事可以适当地催一催了。”倪明昱放下酒杯,提议。

这时,倪柔已经出来。

她脸色有些不好,像是随时会晕倒。

黄娟在后面听到倪明昱的话,眼底有些异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倪明昱的字字句句都已经有了不容质疑的决绝。

就像是……一家之主。

想到这,她眸光略微一暗,脸色也变了变。

倪德康若有所思点头,对黄娟说:“这件事我不方便出面,你多和韩家老二媳妇走动。”

“爸,你是想让我脸都丢尽嘛?为什么要让我们先去催?”倪柔委屈地红了眼睛。

她怀着韩立江的孩子,不应该是他提出结婚吗?

可这几天,她屡次问,都被他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都到了这一步了,他还打算不娶嘛?!

以前她是看不上韩立江的,可这段时间和他相处却发现,他对她很细心体贴,是那些铜陵男生给不了的感觉。

可是,当她慢慢在意他的时候,却也发现,他在外面不止有她一个女人。

公司里跟着他的秘书,那个女明星叶雨,甚至是生意的合作对象,都有暧昧。

她不清楚以前倪初夏是怎么想法,但如今,她忍受不了!

倪明昱冷冷看着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指望别人能看得起你?”

“你!”倪明昱的话让她思路回来,脸色气得更白了。

“明昱,柔儿好歹也是你的妹妹,我不指望你能做到一视同仁,但也不能这么偏颇。”黄娟脸色拉下来,“试问,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初夏身上,你会这么说她嘛?”

倪明昱轻笑出声,“丫头一直洁身自好,这个如果根本不会存在。”

呃!

倪初夏有些心虚地瞄了他一眼,如果大哥知道她和厉泽阳第一次见面就滚了,会不会把她掐死?!

“就算真的有,我也绝不会放过那个男人!”倪明昱唇角勾起,眼中狠意令人心惊。

那次的事情,丫头对他说了大概,知道当晚的惊险,如果韩立江真敢碰她,他一定会亲手废了他。

倪初夏脸上有一瞬间的僵住,庆幸大哥并不知道她和厉泽阳的事情,不然她后半身的‘性福’可怎么办?

倪柔咬牙,将恶气憋住。

他们是亲兄妹,所以不管倪初夏做什么都是对的,而她,就算有想示好的意思,也被当做是恶意的。

饭后,倪德福已经等不及要讨伐倪初夏最近做出的事情。

黄娟和倪柔都没有刻意避开,好似想看倪初夏这次怎么能忽悠过去?!

甚至,倪柔还发了消息给倪芊荷。

“饭也吃过了,是不是该谈谈公司的事情?”倪德福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倪德康时,有咄咄逼人的架势。

“嗯。”

倪德康的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出声问:“财务部经理什么时候任职?”

“下周一。”也就是后天。

“周一晚上有例会,正好向各部门介绍,熟悉熟悉。”

“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倪德福脸色骤然一变。

这是明摆着支持她嘛?

倪初夏莞尔,“意思很明显,董事长已经同意我的决定,你还有什么意见嘛?”

倪德福眼睛眯了起来,双手紧紧握住,“老三,你要好好考虑,一个从国外回来的人,你能放心?”

更何况,这个人是倪初夏找来的。

他在倪家住了小一个月,和倪初夏也有几次接触,这丫头心思根本不简单,不然也不会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当上了公司的负责人。

加之,那次开会见识到她的口才和能力,绝对不是善茬。

说是她的目的就是整个公司,也不是没有依据。

倪德康眼光有些闪烁,最终没有说话。

发生了前任杨经理的事情,他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信任公司的那些老人。

那些人,曾经都是和他苦过来的兄弟,如今却把计谋算到他的头上。

黄娟见大家都沉默,适时开口,“初夏,以后做事还是要和董事、公司其他高层商量,至少也要和你爸商量。”

倪初夏目光一转看向她,“娟姨,你一个家庭主妇就不要凑热闹了。”

“…我只是关心你。”黄娟僵硬地笑着。

倪德康看了她一眼,最后干脆起身,“夏夏做决定前已经和我商量过,大哥要是有什么意见过来问我。”

黄娟看着他上楼,拧住眉头,蓦然起身跟了上去。

倪明昱全程靠在沙发上,在倪德康走后,换了坐姿,一双大长腿交叠在一起,懒懒地说:“你兴师问罪过了,那我也该我了。”

倪德福眼睛一怔,冷下脸说:“倪明昱,你别忘了,我是你的长辈!”

倪明昱轻嗤出声,起身一步步走到他跟前,在众人还没反应的时候,一拳落在他腹部。

“呃……”

倪德福发出闷哼声,脸色骤然变得煞白,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明昱,你这是干什么?!”倪德寿猛地坐起来,赶忙挡在倪德福跟前。

公司的事情不是已经翻篇了嘛?知道倪明昱不会给他们面子,却没想到他竟然动手,不是大逆不道?

“打他啊,眼瞎了吗?”倪明昱活动身体,目光冷冷地落在倪德寿身上,“识相的让开。”

倪柔用手捂着嘴,显然被倪明昱的行为吓到,起身快步上了楼。

“大哥,打他你不嫌脏你手?”倪初夏眨了眨眼,慢条斯理起来,把u盘插进电视上。

倪明昱向后退了两步,唇边一直扬着笑。刚刚那一拳,足够他躺床上个把星期了。

此时,倪德福稍微缓过劲来,有气无力地说:“倪明昱,你不要太过分?!”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倪明昱会在这个时候动手,那一拳落下来,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钻心的疼。

现在回想,他也始终没想出到底他做了什么,值得让他这样。

“过分嘛?”倪明昱眼眸微眯起来,“等会还有更过分的。”

倪初夏自始至终站在一边,没有开口说话?

她和大哥就是有这种默契,刚刚不过是对视一眼,他就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片刻就行动了。

黄娟先倪德康一步下来,在看倪德福捂着腹部,眼中很震惊。

“德康,你快去劝劝明昱,毕竟大哥是长辈。”

“嗯。”倪德康点头,走到沙发处,“好好的动什么手?”

倪德福撑着沙发站起来,“你这两个孩子真是一点亏都吃不得,我不过是对倪初夏的决定有不满,就直接动手了,以后干脆不要说话了,省得被打进医院!”

“老三,这我是亲眼见到的,的确过分了。”倪德寿点头插话。

要说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冲动爱打架,这样做也能理解,可他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结婚早孩子都多大了,随便动手就算了,打得还是长辈!

倪德康眉头拧起来,目光看向倪明昱,“明昱,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了解他的儿子,虽然脾气差,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动手必定是有原因。

“爸,你想别急,听完这段录音你知道了。”

倪初夏话落,将录音播放出来。

前面厉泽阳和倪明昱的威逼利诱已经剪掉,只留着那位记者最后的供述。

“都是倪德福让我做的,他允诺我能坐上县城电视台的主播,我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听说真的捅伤人出了事,我就害怕……我不想坐牢……”

录音结束,众人脸色各异。

倪德康阴沉着脸,眼中染着愤怒,死死盯着倪德福。

这就是他的好大哥,竟然在背后这么算计他的女儿?!

那天好在有厉泽阳在,不然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是倪初夏!

黄娟和倪柔也是一愣,那天发布会的事情,她们一致认为是公司的人做的,或者是她曾经得罪了人,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倪德福。

脸色变化最大的要属倪德福,他的脸色本来就白,听到这个录音后,更加心惊。

他答应那个记者的事情还没有办,这两天他没有打电话来催问,他是有所怀疑的,可今天上午去见了倪初夏,见她并没有异样,也就放下心来。

却没有想到,她是装的。

慌张后,他立刻稳下心神,开口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声音都是能做出来的,用这个就能诬陷我?”

倪初夏莞尔,那双漂亮的眼睛格外明亮,“你有什么值得我去诬陷的?”

“谁知道?你和我女儿不合,想报复很正常。”倪德福别开眼不去看她,将视线落在倪德康身上,“老三,她是我的侄女,我怎么也不会去害她?!”

倪初夏先倪德康一步开口,说道:“想弄清楚这件事很简单,把录音送去警局技术部坚定一下,就知道了。”

“谁不知道你哥本事大,伪造一个证据也很简单。”倪德福反驳。

实则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慌了,那个记者的声音,他是听出来了,倪初夏和倪明昱十有八九是真的掌握了他所做的事情。

倪初夏弯了弯眼,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大哥,你不是认识陆警官,不如让他直接带人过来鉴定?”

就在倪明昱掏出手机的时候,倪德福面色陡然一变,上前就要去阻止。

而他的举动做出,倪德康脸色彻底黑了。

“倪德福!我念在是亲戚的份上,供你吃供你喝,甚至看在你去世的爸爸面上没有收归你手里的股份,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倪德康震怒,“你算计别人我管不着,你竟然敢算计我的女儿!”

黄娟伸手拉住他,小声说:“德康,这件事还没有弄清楚。”

“这还不清楚,他阻止明昱打电话,不是心虚是什么?”倪德康声音拔高,怒气冲冲。

“德康,大哥也是一时糊涂,事后他也忏悔了,你别生气。”

“你在说什么呢?”

倪德福大声吼着倪德寿,简直是蠢货!

这么说不是直接把他定罪了吗?!

场面可以说是乱了,倪初夏双手环胸靠在一边,饶有兴味地看向倪德福,“你的同党把你供出来了,你说该怎么办?”

“初夏,这事不能瞎说,我也是在他做过后才得知的。”倪德寿直接撇开关系。

倪德福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就演变成这样了,没有阻止倪初夏任职,还留下了把柄。

他狠狠地看向倪德寿,这是他的亲兄弟,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卖了他。

“那你也是知情不报。”倪明昱从刚刚到现在,说了第一句话。

“我……”倪德寿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脑抽透露自己知情的事了?!

倪明昱目光落在倪德福身上,悠然开口,“你已经构成犯罪,做的还是伤害我妹妹的事,我不会放过你。”

倪德福唇瓣抖动,蓦然向后退了两步,差点因为没站稳摔倒。

这不是他第一次干这种事,所以根本没想过事情败露的后果。现在,才算意识到,这是犯罪,他会坐牢。

他已经年过半百,本来就没有多少日子,下半生难道还要在牢中度过吗?

“老三,我是你大哥,身体禁不起折腾了,你不能那么狠心啊!”他绝对不能坐牢,女儿还没有成家,他的事业还没有开始,怎么能因为这件事被毁了?

“我做不了主,你去问夏夏。”这件事他管不了,刚得知的时候,他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男人,但理智告诉他不能。

念在亲戚的份上,同意他的请求之后,他又怎么面对夏夏?

关系并不亲疏的大哥,和亲生女儿相比,怎么选择毋庸置疑。

倪德福脸上有纠结,最后咬牙走到倪初夏跟前,开始打亲情牌,“初夏,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看在我是你大伯的份上,不要走法律途径。”

倪初夏莞尔,“好啊。”

“夏夏!”倪德康惊讶地看着她。

黄娟狐疑看向她,直觉告诉她倪初夏不会那么轻易答应。而倪柔在知道事情前因后果后就躲进卫生间打了电话通知倪芊荷。

“初夏,真的感谢……”

“别急着感谢,既然是私了,你也应该拿点好处出来。”倪初夏笑盈盈走过来,单手摊开摆在他面前,“把倪氏股份无条件让出来,我就不追究。”

“你……”倪德福咬牙看着她,挤出一个‘好’字。

“明天上午十点,把股权让渡书准备好。”倪初夏满意点头,和倪德康说了声,走出别墅。

倪明昱送她出来,伸手敲了敲她的头,“以后能换一招吗?”

抓住把柄,把人往死里坑,这是他大学时候用腻的手段,这么多年过去,倒是被她学会了。

“不是你说的嘛,招数不算多,管用就行。”倪初夏让开他的手,弯下眼睛说道:“倪德福的股份划到你名下。”

“我说过了……”

倪初夏打断他,“知道你不想要,可是这样能让我安心,更能让我放心。”

董事会没有她的人,做什么都束手束脚,加上黄娟又随时惦记,如果倪明昱在身边,她真的会安心很多。

倪明昱眼眸略微闪了一下,点头算是应下。

短暂的交流后,倪初夏上车离开。

因为解决了倪德福的事情,心情自然变得很好。

回到临海苑,看到别墅灯是亮着的,知道厉泽阳在家,整张脸都是笑盈盈的。

别墅内,厉泽阳从楼上走下来,刚站稳,就看纤细的人影从玄关处小跑过来,径自扑倒在他怀中。

男人抬手握住她的腰,向后退了两步,“迫不及待投怀送抱?”

哼!

倪初夏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将头磕在他肩膀上,“我就是高兴啊。”

厉泽阳略微点头,抱着她走到沙发,“因为我在家?”

倪初夏跪在沙发上,抬头望向他,漂亮的大眼眨了眨,双手撑在他肩膀,俯身亲在他嘴角,本能地伸出小舌临摹他的薄唇,有点凉凉的。

舌头勾勒唇形,最后抵开牙关,与之交缠。

厉泽阳被她吻的气息不稳,大手握住她的后脑勺,双双跌落沙发上,真皮沙发凹陷,说不出的暧昧。

男人在这种事上似乎就是天生占了优势,刚开始是倪初夏占据主动权,后来被他吻得意乱情迷,迷糊不清,衣服褪去大半都后知后觉。

他有些粗粝的手掌覆在她腰间,温热像是带了电流,令人酥酥麻麻,是说不出的感觉。乌黑柔顺的发丝平铺在沙发上,倪初夏半眯着美眸,眼中尽是迷离。

厉泽阳贴在她肩侧,用暗哑的嗓音说:“今晚、这么热情?”

------题外话------

圣诞节快乐!

推荐好友月初姣姣文《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军区最有名的军痞,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暖心暖肺暖身的暖文,欢迎跳坑……

感谢

【臻玺5201314】1月票

【QQddd14d32374067】1月票

【ylcxyl】1月票

【云小初yc】1月票

【陶乐丝】1月票

【yuanqingye】2月票

【歌魅児】7鲜花

【唐晓梅】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