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他是我的男人!/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冠盛宴。

杨胜走在拥挤的人群中,眼睛扫视周围。

得到消息,影刹的得力助手今晚会出现在这里,能否找顺利找到他,就看今晚能不能成功。

这五年,他一直都在北塘,外界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近段时间回来,才算有所了解。

“胜哥,娇娘在吧台,两点钟方向!”叶飞扬的声音从麦里传来,隐隐带着激动。

叶飞扬坐在会所外的面包车里,在他前面摆放了数个电脑,有控制会所内监控,也有用来联系杨胜的。

唐风坐在叶飞扬身后,探头看过去,果然,吧台那处,是穿着风骚的女人,面孔就是他们知道的娇娘。

“刺啦——”

唐风将身上的衣服扯了,露出修长的美腿和拥有马甲线的腹部。

叶飞扬不禁别开了眼,耳根疑似有些红晕。

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作出撩人的动作,“飞扬,这样够不够?”

“够!”叶飞扬侧开身,“赶紧去吧,记住头儿吩咐绝不能打草惊蛇。”

他们的目的是影刹,让杨胜取得她的信任就是今晚的任务。

“嗯,我下去勾引胜哥啦。”唐风对着他眨了眨眼,脸色有兴奋,“以后这样的任务,就全部交给我!”

能和胜哥分在一组已经算幸运,还是这样的活,想想都觉得好期待。

叶飞扬抿唇,无奈笑着,转头继续盯监控。

会所里,杨胜听到唐风的话,哑然失笑,旋即走向吧台,只离娇娘一个位置。

“来瓶酒。”杨胜说话时,刻意压低了嗓音。

这一排吧台,只是三三两两坐着人,所以杨胜的到来引起了娇娘的注意。

她手里夹了根烟,细长的女烟送进大红唇里,岁月的洗礼,看上去女人味十足。

“帅哥,请我喝杯酒吧。”唐风从他们身后走过来,整个人都要贴在杨胜身上。

杨胜的表情是耐人寻味的,要了杯子娴熟地给她倒上酒,声音有些冷,“小姐,麻烦你坐好。”

唐风不依,顺势坐在他腿上,“出来玩,就别拘束了……”

叶飞扬靠在座位上,目光别开刻意放大的监控,唐风做这样的事情,真是……辣眼睛。

蓦然,他看到另一处监控,在看到秦飒后,身形一怔。

今晚的计划,他应该是不知道的,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将秦飒所在位置放大,注意到他腰间还别着枪,眉头蓦然皱起来,赶忙掏出手机。

电话响起时,厉泽阳还未睡下。

他看了眼窝在被子里的人,压低了声音,“什么事?”

“头儿,秦飒出现在皇冠,他身上配了枪。”叶飞扬紧紧盯着屏幕,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跟丢了。

厉泽阳眉头紧蹙,“先盯着,我马上赶过去。”

电话挂断,厉泽阳掀开被子起来。

今晚的行动只有唐风、杨胜和叶飞扬知道,秦飒从谁那里得到消息已经很清楚,到底还是不信任他。

换上衣服后,他看了眼床上的人,见她依旧熟睡,出门离开。

秦飒的车还在别墅外,人早就不在。

从车库取了车,便驶上路。

只是片刻,别墅的门再次打开,倪初夏小跑出来,刚好看到尾灯晃动。

在厉泽阳来的途中,叶飞扬一直和他保持联系,随时汇报秦飒的举动。

“秦飒目前不会行动,头儿正在来的路上,你们稳住。”叶飞扬按了耳麦,通知还在角色扮演的两人。

杨胜和唐风目光似有若无地相撞,眸中有一瞬间的释然。

周遭的环境格外喧闹,舞池人群攒动,都见证着夜生活的开始。

“帅哥,酒也请了,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唐风柔软无骨地靠在杨胜身上,语气很轻很柔。

杨胜眼角有一瞬地抽动,直接将她推到一边,正好撞到坐在一边的娇娘,她手里的酒泼洒出来。

唐风眼眸微闪,转身大吼大叫起来,“你眼瞎嘛?赔我衣服!”

娇娘眼中飘过戾气,狠狠看着她,“你说什么?”

唐风抬起下巴,眼中满是不屑,“老女人,赔我衣服!”

“嘭——”

娇娘双手蓦然拍在吧台上,像是下一秒就要和她拼命。

“你别闹了,拿着钱滚一边去!”杨胜将唐风拉过来,随后看向娇娘,“抱歉,刚刚没注意。”

“我就要她赔!”此时,唐风已经将刁蛮难缠的女人演活了,撒泼的劲让杨胜都有些招架不住。

“小姐,我们就认识不到一个小时,让我为了你得罪美女,恕我做不到。”杨胜眼睛危险地眯起来,干脆坐在娇娘身边,“请我喝杯酒吧。”

“没问题。”娇娘红唇勾起,打了响指,侍者将刚调好的酒递给他。

唐风站在那里气得不行,走到娇娘另一边,“喂,他是我的男人!”

“呵……”娇娘轻嗤出声,伸手勾住杨胜的脖子,将红唇印在他脸上,“他是我的。”

“你!”唐风脸色难看,最后跺脚离开。

杨胜忍着心里的排斥,挤出笑来说道:“谢啦。”

“不客气。”

娇娘伸手要碰他的脸,杨胜警觉地让开,她“噗嗤”笑出来,“脸上有唇印,我帮你擦掉。”

杨胜略微点头,强忍推开她的冲动。

做他们这行,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靠近自己的脖子,要知道,稍有不慎遇到高手,很有可能命就没有。

神经已经绷到极致,好在她只是擦掉唇印,就没再有别的动作。

杨胜暗自舒了一口气,今晚的任务算是完成大半。

计划是厉泽阳定下的,连台词和场景他都提前预测到了,甚至杨胜能知道,娇娘下一步会问他要联系方式。

果然,她开口了。

“给个联系方式?”娇娘单手撑着头,把纸和口红递过来。

杨胜写下提前准备好的号码,问道:“你的联系方式呢?”

娇娘哈哈笑起来,指甲丹蔲晕染抚在他肩膀上,“我很神秘,联系你就好。”

杨胜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按照厉泽阳的推测,这个时候她应该差不多要离开了。

只要耐心等着,她必定会主动联系,一步步获得信任,再最关键的时刻将他们一网打尽!

唐风离开后,让叶飞扬指路,找到了秦飒的位置。

她踏着高跟鞋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向他,“秦飒,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她没有推测错,这个位置能将吧台发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秦飒抬眼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将酒杯放下,起身逼近,“那么你在这干嘛?”

唐风眉头不悦地一皱,不就问一句吗?

又发什么神经!

“头儿说了,今天不准再打草惊蛇,后续的事情他已经全权安排好。”唐风看了眼吧台,随后补了句。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实在是怕出岔子。

秦飒略微扯动了嘴角,越过唐风走向杨胜所在的地方。

唐风脸色骤变,伸手拉住他,“秦飒,这是头儿的命令!”

“出了事我一个人承担,不会连累你们。”秦飒甩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

唐风咬牙,按了耳麦,“飞扬,头儿来了没?”

得知厉泽阳并未赶到,她三步并两步拦住他的去处,“有我在,我不会让你过去破坏。”

杨胜已经初步取得娇娘的信任,如果这个时候秦飒过去,势必会让她再次起疑,那么他们之前的部署和努力全部报废不说,还把三个人都暴露了。

秦飒率先动手,接连出拳,在唐风向后退避的时候,迅速转身直奔吧台。

“妈的!”

唐风看他已经走远,自己又不能再过去,气得脸都绿了。

监控车内,叶飞扬也是一筹莫展。

秦飒的出现是意外,他没有戴上联络器,想要和他沟通都做不到,只希望胜哥能压得住他,不要坏了计划才是。

蓦然,车门被推开。

叶飞扬惊了一下,瞬间掏出枪端起来。

“飞扬,以你的反应速度,我要真是敌人你早就见阎王了。”一道轻轻柔柔的声音响起,女人穿着米色长款羽绒服,帽子戴起来,脸被遮了大半。

听出声音,叶飞扬收起手枪,“你怎么会在这?”

“我是来找秦飒的,看到车子停在这,就想着你应该在这里。”女人说完随便找了后座的位置坐下,手撑在窗户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外面。

叶飞扬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没有再说话,继续盯着监控画面。

“你说今晚有事就是来这里鬼混,你对得起我姐姐吗?”

“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前面的话是秦飒说的,而后面是杨胜回的话。

叶飞扬心已经提到嗓子眼,胜哥的反应无非是最保险的,只要不配合秦飒,他一个人也搅不出什么名堂!

秦飒压根不在乎杨胜是否会配合,他今晚的目的就是要弄死眼前这个浓妆艳抹、卖弄风骚的女人。

他蓦地揪起杨胜的领口,一字一句地说:“去跟我见我姐。”

杨胜不耐看着他,因为不能暴露身份,也只能被他这么揪着,狼狈地抵在吧台上。

娇娘起身,伸手握住秦飒的手腕,眼底划过一丝疑惑,却很快掩下去,“你们两认识?”

“这人有病,我都没见过他,放手!”借着她的力,杨胜才算挣开,“今晚神经病那么多吗?一个两个的。”

娇娘抿唇一笑,拎起包和他告别,“神经病太多,改天再约。”

“行,路上慢点。”杨胜也回以微笑,两人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打招呼。

“不准走!”秦飒一把握住她的手,眼底划过一丝冷意,“你们两个人都要留下来……”

娇娘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灵活挣开后快速反掰他的手,在灯光的映照下,指腹的老茧显露出来。

她蓦然推开他,“妈的,你是条子!”

秦飒叫抵住固定椅子,从腰间拔出枪,对着娇娘开了一枪。

枪声响起,原本还疯狂玩闹的人群发出恐慌的喊叫声。

因为躲得快,只射中了肩膀。

娇娘从包里掏出消音枪,对着闪烁的灯光开了两枪,顿时会所里陷入黑暗。

唐风此刻也赶了过来,对着秦飒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是蠢货吗?这里是公共场所!”

人群的混乱程度已经难以想象,这次事情闹这么大,头儿能压下去吗?

秦飒心里愤恨,就差一点就能射死那个女人。

杨胜至始至终站在一边,看着混乱的会所,也不为所动。

这样的场面,不是他能管住的。

叶飞扬带着耳机,在听到三声枪响时,也是愣住了,以至厉泽阳已经推门进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头儿。”夏岚率先说的话,她眼底是期待,但在对上厉泽阳冰冷的眸子,脸上的笑容变得黯淡。

叶飞扬摘了耳机,语气有些焦急,“头儿,秦飒开枪了,现在皇冠里面一团乱。”

“什么?”

夏岚把帽子掀开,化了妆的脸都显得有些苍白。

秦飒到底在搞什么鬼?这里是繁华的市区,是随便能开枪的地方吗?

叶飞扬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的惊讶,在键盘上按了几个键,把皇冠两个门的监控切出来,“娇娘已经被惊动,她可能会跟着人群跑出来。”

厉泽阳薄唇紧抿起来,扫了眼监控,面上表情未变,依旧波澜不惊。

他弯腰将刚刚的情景看了一遍,随后开口,“把里面的照明灯打开,注意监控。”

丢下这句话后,他下车进了会所。

“不想惹头儿不快,你就待在这里。”

夏岚反应过来后,刚要起身,便被叶飞扬出声打断。

她拧起眉头,最后坐回位置上。

人群乌压压冲出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恐。

原本是美好、放纵的夜生活,最后撞上了枪击案,除了惊恐不已,就是惊魂未定。

厉泽阳来到秦飒和唐风所在的位置,气氛瞬间凝滞。

唐风问:“头儿,现在该怎么办?”

不出一会,警察肯定就要过来插手调查,那么牵连的就会太多。

“杨胜还没有暴露,你顺着人群离开。”

“是。”杨胜应下,没有任何犹豫走进涌动的人群。

在看到厉泽阳来的时候,就知道,不管事情有多棘手,他都能完美的解决。

“唐风,你和秦飒在灯亮时,帮助赶来的警察疏散人群。”厉泽阳目光落及秦飒,见他并未反驳,继续说:“他们若问起来,亮明身份谎称不知道。”

“是,头儿。”唐风点头。

之后,厉泽阳抬步走去皇冠盛宴的二楼,径自来到那间很少有人敢踏足的包间。

……

倪初夏几乎是和厉泽阳前后脚停下车,她看着他进了面包车,不过三分钟又下车进了皇冠。

察觉周围都是慌张的人,那修剪精致的眉头略微一皱,随便抓了人问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开枪了,要杀人啊!”

听到这个回答,倪初夏脸色一白,双腿想往前迈一步都做不到。

缓过来后,她决定回车上。

回头,就对上了一双隐忍痛苦,却又满含恨意的眼。

冷不丁看到,倪初夏心里一惊。

“是你?”娇娘用从别人身上扯下来的衣服裹住了受伤的肩膀,一步步走向她。

听到这道阴冷又带着些许诡异的声音,倪初夏下意识就想转身逃离,瞬间就打消了念头,脑中已经在快速转动。

这个女人受伤了,离得不近她就已经闻到了血腥味,可她身上有枪,就算她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枪射出来达到的速度。

她问出这样的话,一定是认出了自己,但至始至终自己脸上都没有表现出太过惊讶或恐惧,现在又是天黑,那么就赌一把!

倪初夏向着她走了两步,眼里带着打量和疑惑,“你见过我?或者我们在哪里见过?”

------题外话------

二更会晚一点,大家别熬夜,明早过来看也一样的哈!

争取二更写到厉大哥!

推荐好友月初姣姣文《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军区最有名的军痞,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暖心暖肺暖身的暖文,欢迎跳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