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一夜七次没问题【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见过我?或者我们在哪里见过?”

娇娘狐疑地看向倪初夏,未受伤的那只手覆在腰间,像是随时都可能拔枪毙了眼前的人。

见她不回话,倪初夏心里没底。

以前忽悠的那些人不论心肠是否坏,可他们都是普通人,从来没有开枪杀过人,可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一样,时隔这么长时间,还是能记得那时候她说的话,眼中是带着嗜血的杀意。

不时有人从她们身边路过,却都没有停下脚步。

倪初夏目光落在她肩膀上,有些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娇娘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冷声说:“不用你管!”

倪初夏把手插进大衣口袋摸索,在此期间,娇娘已经拔出了抢。

“我有车,送你去医院吧。”倪初夏眨着眼,将钥匙拿出来,对着她晃了晃。

“你真的没见过我?”娇娘试探性地问。

她可以肯定,眼前的人就是几个月前被大哥抓到的女人,那时候她还刻意抓破了她的下巴,因为嫉妒她长得漂亮。

时隔这么久,竟然兜兜转转又见面了,正巧又是被逼的没办法的时候。上一次也是这个女人出了状况,他们才能保存实力,这一次她也会没事的。

倪初夏摇摇头,眼里很迷茫。

娇娘来来回回打量她很多遍,上前抢了她的车钥匙,将枪抵在她额头上,“我现在开枪杀了你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她手上的枪很小,因为以后视觉差,远处的人根本看不见这里发生了什么。

“大……大姐,我们无冤无仇你,干嘛要杀我?”倪初夏声音有些颤抖,她感受到了枪杆抵在额头上那抹冰凉的触感,不自觉屏住呼吸。

“如果我前脚离开,你后面就报警了,那该怎么办?”娇娘钳着她一步步走到车边,用遥控钥匙开了车。

“我……我手机在车上,报不了警的。”倪初夏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环境,想着办法。

娇娘目光落下车上,档位处果然放着白色的手机。

耳边隐约传来警车的声音,她的眸光陡然一暗,见路上驶来一辆车,直接将手里的人丢了出去。

呲——

汽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倪初夏被那辆商务车的车头扫到,带到了地上。

双手被磨破,脚也扭到了。

她忍着疼爬起来,看着自己的车呼啸离开,低声咒骂。这梁子算是结大了,这女人别落在她手里,否则放大哥、放老公虐死她!

“小姐,你没事吧?”肇事车主一脸担忧,见撞的还是个美女,心里更是有愧疚感,硬是要送人去医院。

倪初夏被烦的没办法,问他要了张名片,临走时说道:“真要被撞了好歹,我一定会找你的。”

等那辆车走了,她把名片随意扔进包里,一瘸一拐地走到刚刚厉泽阳上去的那辆车旁。

“嘭嘭嘭——”

倪初夏连续敲门,身体的重量都靠在车上。

门被推开,叶飞扬惊讶地问:“嫂子,你怎么来了?!”

倪初夏轻喘着气,摆手对他说:“能联系到厉泽阳吗?你们要逮的人开着我的车跑了。”

“啊?”

“其他的我等会解释,你快让他派人去追,那个方向。”倪初夏伸手指了娇娘开车离开的方向,然后吃力地爬上车。

“哦,好。”叶飞扬点头,带上耳机将倪初夏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了厉泽阳听。

此时,厉泽阳正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对面是他要谈判的人。

他眸光略微闪动,看向那人,“抱歉,有些事要处理。”

出了包间,他出声问:“她呢?”

叶飞扬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如实说:“嫂子在我身边。”

“我要听她的声音。”厉泽阳语气虽然未变,但语速却加快了。

叶飞扬把耳机递给倪初夏,示意她戴上。

“你有这时间和我说话,现在人都被抓到了。”倪初夏语气有些埋怨。

“谁让你跟过来的?”厉泽阳语气凌厉,可以听出他生气了。

倪初夏被他凶得很委屈,抿唇说道:“我还不是担心你,这么冷得天谁愿意在外面啊?!”

“你……”厉泽阳只能无奈地叹气,“在车上等我。”

倪初夏把耳机还给叶飞扬,恹恹地趴在座位上。

她本来是没打算跟过来的,可是想到电话里叶飞扬的语气,就忍不住瞎想,为了让自己放心,才这么做的。

谁知道她运气这么好,一出来就遇到了那个女人。

叶飞扬转头问:“夫人,我已经通知人照着那个方向去追了,车型和车牌号是多少?”

倪初夏告知了车型和车牌号,突然想起来,“我手机还在车上,上面有追踪功能。”

叶飞扬眼中一亮,从电脑里打开追踪软件,让倪初夏输入账户和密码。

“像娇娘那样精明的人,上车难道还不知道把你手机扔掉吗?”坐在最后的夏岚出声,语气含着笑意,又夹杂了嘲讽。

乍一听到她的声音,倪初夏还以为是倪柔,回头看过去,美眸略微浅眯。

栗色的长卷发,脸上带着淡妆,算得上美女这一称号。

在倪初夏打量的同时,夏岚也抬起眼,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相见,但彼此心中都是有数。女人往往在这一方面,可以胜过一个拥有丰富经验的神探。

“查到了!”叶飞扬的话,打破了车内的沉静。

而夏岚脸色略微一变,完全就是被打脸。

倪初夏收回视线,弯下了眼睛,问叶飞扬,“后面的是谁?”

“夏岚。”并不是叶飞扬回答,而是她自己。

虽然有预感她是,但听她承认,对她的敌意表现的更加明显。倪初夏只是轻哼了一声,目光落在屏幕上,不再说话。

对付觊觎她男人的人,她一向不想搭理。

叶飞扬也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在指挥的同时,还抽出空来和倪初夏聊天,主要是介绍他面前这这些东西的功能和使用方法。

倪初夏知道他是怕她尴尬亦或者生气,没有辜负他的用心,认真地听着,觉得又新奇又有挑战。

“这些都是需要保密的,把她留在车里已经算破例,这些不允许再告知。”夏岚适时开口。

这句话一出,显然是把倪初夏排除在外。

他们是一个行动小组的,又是从基地同批出来的,当然是一起,但是倪初夏,除了有厉泽阳老婆的身份,还有什么?

对他们来说,她就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人!

叶飞扬语气有些不悦,“夏岚,嫂子为我们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

他虽然是男人,不懂女人之间的小心思,但夏岚说出这样的话,明明就是在针对倪初夏,不过就是电脑的操作和一些工具的运用,根本没有达到需要保密的层面。

说完,他歉意地看向倪初夏,收回视线时,看到她的手全是擦伤,眼眸一怔,“嫂子,你受伤了?”

他竟然现在才发现,倪初夏的脸色很不好,甚至额头和鼻尖还浮现了汗渍,车内的温度正好,不可能是热出来的。

看手上的擦伤,流血的地方都已经结痂,时间过去这么久,她竟然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没事,就一些擦伤。”倪初夏将手放下去,对着他抿唇笑着,下巴轻点电脑屏幕,示意他安心工作。

并不是不疼,只是这些疼痛和他们的任务相比,算是小事。

更何况夏岚还在这里,能和唐风他们从基地出来的女人,无论身手还是忍耐力都应该很强,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你忙吧,我去那边坐回。”倪初夏从叶飞扬身边起来,弯着腰缓步挪到离他稍微远的地方,安静地靠在座位上,不发一言。

经过这次事,她算是能明白厉泽阳每次任务的艰苦和危险。

今晚,她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娇娘,就这么狼狈,何况其他的人物,他们都是最穷凶极恶的,和这些人斗智斗勇,真需要勇气和智慧。

“你和头儿是什么认识的?”

最先说话的还是夏岚,她好奇这个女人和厉泽阳之间的一切,同样也嫉妒。

甚至,她要说的话已经想好,等倪初夏说完相遇经过,她就会把自己受尽苦难进入基地就是为了他说出来。

倪初夏看向她,莞尔开口,“一夜情。”

叶飞扬清咳两声,以示他真的被雷到了。

夏岚面色骤然变的难看,那些话就这么堵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了。而脑海里,都是厉泽阳和她在上床、缠绵不休的场景,口中仿佛都能感觉到血腥味。

平复心情后,问道:“你觉得你配得上他吗?”

她不否则倪初夏的确漂亮,但能站在厉泽阳身边的女人,仅仅空有外表就行了吗?

倪初夏依旧笑着,脸上还有些羞涩,“当然,我和他很匹配。”

都是成年人,加上她一脸羞涩和脸颊的两朵红晕,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叶飞扬偷偷回头,看到她的模样,差点笑喷,头儿的女人战斗力果然不是盖的,三两句话就能把故意为难的话还回去。

夏岚呕的快要吐血,能肯定,倪初夏一定是故意为之,虽然她脸上没有丝毫愤怒和恼意,但往往这样更能让人生气。

“你!”

“偷偷告诉你,我老公很棒,一夜七次没问题。”倪初夏笑弯了眼,全然不顾夏岚吃到屎的表情,自顾自说:“身材也很棒啊,看来每天锻炼是有必要的。”

“……”

夏岚双手紧紧握拳,将头扭开,不再问话。

叶飞扬偷偷给倪初夏竖了大拇指,倪初夏朝他得意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明明已经感觉到困,但因为神经紧绷,怎么也睡不着。

听到车门被推开的声音,倪初夏蓦然坐起来。

男人身披寒露,弯腰进来,凉意十足。

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尖,却碍于还有别人来,她默默移开了视线,身体重新靠在座位上。

“头儿,娇娘在护城河撞翻了我们两辆车,直接冲进河里。”

厉泽阳略微一点头,派出的人本来就不多,跟丢也正常。

影刹藏得太深,除了亲近的两个人,根本没人知道他的藏身之地,两人都被惊动,下次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收尾工作做好就回去休息。”厉泽阳吩咐,弯腰走到倪初夏跟前,伸手抚上她的脸,拇指指腹摩挲她的脸颊,耐心又温柔。

倪初夏下意识拍掉他的手,自己倒是惊呼起来。

厉泽阳握住她的手,看到那些擦伤,眸光转深,这些伤口虽然不深,已经结痂,但还沾了砂砾。

其实,早在他说出质问的话时,他就后悔了。

可当时情况那么危机,她还独自面对了娇娘,想到这些就像是没有了理智,完全忽略了她刚刚经历的事情。

男人的目光染了愧疚,变得灼热夹杂深情。

被他这样盯着,倪初夏怪难为情的,她抽出手,小声说:“就是小伤。

也就刚开始疼,过去之后就好了。

厉泽阳想到了倪明昱对他说的话,‘丫头特别怕疼,平时磕点碰点都疼的流眼泪,别让她受伤。’

所以,听她说不疼,他并不相信。

厉泽阳将车门推开,避开她手上的伤,握着她的手腕下车。

脚刚碰到地,倪初夏倒吸了一口凉气,手借着他的力才能站稳。

仰头对上男人的目光时,她抿唇无奈地说:“我脚也扭了。”

厉泽阳一只手扶住她的腰,然后缓缓蹲下捏住她的脚踝,粗略判断没伤到骨头,才放心。

起来后,便将她拦腰抱起来。

车门并没有合上,两人之间的眼神互动,以及厉泽阳抱她都被夏岚看到。

她眼里变得黯淡无光,从厉泽阳进车里到离开,他就没有给自己一个眼神,全程是忽略的。

受到他这样对待,又让她看到他对别的女人如此贴心,嫉妒、不甘心、怒气全部涌上心头,那个女人凭什么能得到厉泽阳不一样的对待?

一路被抱到车上,心中对他的埋怨早就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含羞的神色。

“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我,好难为情。”

“……”厉泽阳睨了她一眼,“说一夜七次的时候怎么没见难为情?”

WTF?

倪初夏瞪大了眼睛,他竟然听见了!

厉泽阳开车,单手扶着方向盘,右手腾出来揉着她的发丝,“我以后会努力,达到你的期望值。”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叫停我也不会再停下来,放心。”

“……”

呜呜呜,老公不讲理,该怎么办?!

回到家中,天已经蒙蒙亮。

倪初夏窝在他怀中,已经昏昏欲睡。

明明在车上等的时候有大把的时间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在身边,几乎下一秒就能睡死过去。

厉泽阳将她放在床上,拿了药箱过来,先替她将手上的伤口处理,因为砂砾已经嵌到肉里,清洗消毒的时候会疼。

等完全弄好,倪初夏已经泪眼婆娑,格外可怜。

厉泽阳拖着她的手,轻轻吹了两下,那双如墨的瞳仁染了怜惜,格外认真地说:“吹一吹就不会疼了。”

“…你哄小孩呢?”

“你不就是。”情绪来得快去得快,上一秒哭下一秒又乐开花,不是小孩脾性是什么?

“讨厌。”倪初夏怪嗔,“那我就勉为其难当你女儿吧,爸,快给我揉揉脚踝。”

话落,厉泽阳手指屈起弹在她额头上,“你还真敢喊?”

“谁让你说我是小孩来着。”倪初夏哼了哼,“我要是小孩你就是变态,不然怎么会和我滚床单!”

蓦地听到‘变态’,厉泽阳有些恍惚,才意识到最近她好像转性了,很少骂脏话,刚这么想,就听倪初夏骂骂咧咧起来。

“卧槽,你不会真的有这个癖好吧?”

“……”

厉泽阳脸色一黑。

好不过三秒钟,似乎也是孩子的心性。

------题外话------

不算晚更,有多少人看到二更了呢

感谢

【2633985950】1月票

【炎斯兒】5月票

【crazyzxy】1月票

【1430541786】2月票

【暮暮卿卿】1月票

【蓝兰2010】1月票

【丛容b】1月票

【qslzyu】1五星评价票

【袁小洋】3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