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只有女朋友才能管我/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刚刚亮,珠城边界的小镇上逐渐苏醒。犬吠声在小巷中回荡,早点摊也摆出来。

岑曼曼退了民宿,背着旅行包沿着出镇的路走去。

约莫走了半个小时,才到了镇上的汽车站。说是站,也就是用棚子搭建的简陋场所。

昨天,她从厉泽川家出来,回到公寓随便收拾就坐车来到这里,虽然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但这里的环境和外面完全不一样,虽然小溪不再是倪初夏形容的清澈,但她所住的民宿还是在的。

如果不是那通电话,今天她也应该会在这里。

买了车票,坐在候车室等着。

镇上往珠城市区开的汽车是循环发车,没一会就上了车。

路程并不远,一个小时就能到市区。

昨晚并没怎么睡,坐上车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直到到达终点站,司机出声提醒,才转醒。

背着包下了车,一股寒意袭来。

也不过是早上八点钟左右,太阳并未升起,外面还笼罩一层薄雾。

她穿着军绿色韩版棉袄,直接将帽子扣在头上,大毛领遮住半张脸,虽然不美,但好在暖和。

这个点是上班高峰期,路上车辆很多,也就放弃打车的念头,就这么沿着街道往前走,漫无目的。

待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厉氏。

商场一般九点开门,此时柜台导购、经理已经陆续到来,做着开门前的准备。

已经走到这里,岑曼曼漫步回到公寓。

得知许娇没醒,倒是松了一口气,进了房,把旅行包里的东西收拾出来,脱了衣服躺在床上。

最后,是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

手机屏幕上显示一串数字,只清楚是座机的号码,犹豫后还是接通了。

“喂?”

“……”

“你找谁?”

“……”

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都没人回答,岑曼曼眼中划过疑惑,刚准备挂电话,就听见手机里传来怯生生的声音,“曼曼姐姐,是我。”

“亦航?”岑曼曼眉头略微一皱,“你用什么给我打的电话?”

她记得华忆公寓里,并没有座机。

“我用的公共电话,爹地的手机打不通,我就出来了。”

此时,厉亦航垫着脚,努力握着电话趴在玻璃柜台上。

“老板……你爹地呢?他就让你一个人出来了?!”岑曼曼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焦急地问。

“爹地他……他一直在睡觉,我喊他,他也不理我……呜呜呜,曼曼姐姐,我爹地怎么了,他会不会死呀?”

六岁的孩子,对死这个概念很模糊,只知道如果一个人去世了,那么就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见不到爹地,厉亦航哭得更伤心。

岑曼曼听着他的哭声,连忙出声安慰,“不会的,亦航不哭,我马上过去……”

电话没有挂断,岑曼曼歪头夹着手机,快速穿了衣服,拿着包出了公寓。

直到坐上出租车,心里还是很慌乱。

“曼曼姐姐……”

岑曼曼应下,“我在,亦航不要害怕,电话要是断了,你就原路返回回家,知道吗?”

几分钟后,电话突然中断了。

岑曼曼咬着唇,轻拍司机的肩膀,“师傅,麻烦您开快点。”

“小姑娘,安全很重要,我们干这一行的不求快要稳。”司机依旧不换不忙,说话还很悠闲。

“我真的有急事,您开快点吧。”岑曼曼急得眼眶都有些泛红,她已经后悔,为什么要把厉泽川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司机见她快哭了,猜想她真的有事,速度才开始带快。

约莫十分钟,到达了华忆公寓。

岑曼曼把钱丢给司机,推开车门往公寓内走。

华忆公寓进出门都需要通行卡,岑曼曼没有,只能说服门卫给她开门,游说失败后,她沿着公寓的围栏走,在看到有一处有缺口,先把背包扔了进去,然后费力地钻进来。

周围有不少遛弯的人,在看到长得乖巧白净的小姑娘学公寓有些顽皮的小孩钻围栏,倒是都惊了一下。

岑曼曼理了有些乱的头发,凭着印象小跑到了厉泽川所在单元。

按下门铃,过了良久,才听到里面传来声响。

门从里面被打开,岑曼曼在看到开门的是厉泽川,愣在了原地。

厉泽川揉了揉太阳穴,微眯双眼问道:“旅游回来了?”

然后侧身,让她进来。

岑曼曼呆愣地点头,进来后没见到厉亦航,担心地问:“亦航呢?他在电话里一直在哭,说你……他在哪?”

厉泽川拖着步伐走到客厅,靠着沙发上,下巴微抬指向房间,“哭睡着了。”

岑曼曼松了一口气,觉得双腿都已经发软打颤。

和厉亦航接触这么久,还从未听他哭得那么伤心,当时脑袋就空白了,等恢复过来就想着他不能出事,老板也不能有事。

好在,两人都好好的。

“我,我去看看他。”岑曼曼说着,轻步推开门,看到厉亦航睡在床上,唇角勾起。

她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轻声呢喃,“刚才真把我吓坏了。”

特别是他说怎么叫厉泽川都不醒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真的……岑曼曼蓦然站起来,重新回到客厅。

男人穿着家居服,修长的腿伸直,交叠着,左手扶着额头,整个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双眼紧闭。

注意到他脸上异样的红,岑曼曼踱步走过去,小声问:“老板,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厉泽川的嗓音偏哑,不似从前那般声线清晰。

岑曼曼把包放在沙发一角,小心地坐在他身边,伸手握住覆上他的脸,是不正常的烫。

蓦地,厉泽川睁开眼,直射向她,眼中是复杂又掺和了其他令她看不懂的神色。

“老板,你在发烧,家里有药吗?”岑曼曼下意识看向电视机柜台下,想找家里常用的备用药箱。

“在我房里。”厉泽川回答。

在她要起身时,他快速握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拉到自己怀中,“岑曼曼,我不吃药。”

岑曼曼心脏跳的很快,她挣扎着起来,但却忽略了,男人就算是生病了,力气也是不容小觑的。

只能尽量不压在他身上,劝说着,“生病了就要吃药,再说,吃药也好得快一点。”

厉泽川松开钳住她的手,语调放轻,“曼曼,只有女朋友才能管我,你要管吗?”

“那、随便你吧。”

岑曼曼坐好,还刻意挪了两个位置,离他远远的。

厉泽川深深看了她一眼,从茶几拿了烟,点着抽起来。

客厅陷入一片安静当中,谁都没有说话。

岑曼曼用余光偷偷看了他几眼,好想提醒生病还是别抽烟了,但又怕他用那句话堵她,硬生生憋了回去。

“既然亦航没事,我就先走了。”岑曼曼拿了包,起身往玄关处走。

刚准备弯腰换鞋,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咳嗽声,一声比一声严重,像是随时都能把肺咳出来。

岑曼曼闭了闭眼,暗自骂道,迟早被自己多管闲事的毛病害死!

她冲到厉泽川跟前,伸手夺过他手里的烟,毫不犹豫地按在烟灰缸里,“不准抽了。”

“我说过只有……”

岑曼曼打断他的话,“老板,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亦航一样幼稚?!”

“……”

“我去拿药,你要想睡觉回房睡,在这容易睡病情会加重。”岑曼曼不给说话的机会,气呼呼地跑去房里。

或许只有她知道,她只是在气自己。

厉泽川看着她进了房,目光落在被按灭的半截烟蒂上,垂头笑起来。

咳嗽了两声,起身走进房里。

她正坐在床尾仔细看着药的说明书,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射进来,打在她身上,让人觉得温暖。

知道他进来,岑曼曼把药箱收起来,扬了扬手中的药,“吃这种,吃完睡一觉。”

厉泽川走过来,从她手上拿了药,掰了两粒塞进嘴里,生吞下去。

“你……一次只能吃一粒的。”岑曼曼急得蹦起来,伸手就要去阻止,在看到他喉结滚动,有些无奈地说:“你能把药抠出来了。”

“死不掉。”厉泽川说着,跨步走到床头,掀开被子躺进去。

看着他已经闭上眼睛,岑曼曼略微抿唇,把药箱摆好,走出了房。没一会儿,端了热水进来,放在床头,小声说:“水给你放着了。”

厉泽川缓缓睁开眼,可能真的是烧的挺严重,眼白布满了红血丝。

他半撑着身子起来,将半杯水喝下去,伸手握住她,有些执拗地说:“你不许走。”

“等你醒我再走,我去客厅。”岑曼曼转身要走,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待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拽到了床上。

“厉泽川!”岑曼曼叫出来,又惊又恼。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全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刚刚在沙发这么做,她可以理解为他真的不想吃药,那么现在呢?

厉泽川的手搭在她腰间,稍许用力她便隔着被子紧贴上来,鼻尖萦绕着并不属于这个房间的气味,馨香扑鼻,闻久了竟然觉得醉人。

“你陪我一起睡。”

厉泽川大手一掀,大床那半边的被子直接裹在她身上,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她到了他刚刚躺下的位置,而男人在她身边,手并未松开她的腰。

“我不要。”岑曼曼脸颊已经通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一男一女,工作上还是上下级的关系,现在躺在一张床上像什么样子?!

厉泽川只是钳住她的腰,就再也没做其他过分的行为,“你已经在我床上。”

“你!”岑曼曼瞪着他,好像是第一次这么生气,最后气不过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凭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都已经不去招惹他,避得远远的,却总有事情将她绑在他身边。

虽然那天岑南熙的话很难听,可有一点他说的中了,厉泽川结过婚,虽然现在离婚了,可他和前妻有个儿子,这种关系是永远无法隔断的。

那么,她现在这样算什么?

算上杆子给厉亦航当后妈吗?哄好小的还要受大的欺负。

厉泽川没料到只是开玩笑,怎么就把人弄哭了,一时不敢再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男人宽厚温热的手掌贴在脸上,亦如那次在小吃街一样,只是片刻,便离开了。

“真的只是想让你陪我睡一会,单纯的睡觉。”厉泽川目光落在她脸上,温声说:“对不起。”

话落,他的手慢慢松开。

岑曼曼别开眼,不去看她,然后掀开被子,慌张逃离房内。

坐回沙发上,她那颗狂跳的心才慢慢恢复正常。

她的手覆在胸口,缓缓闭上眼,这种迷茫、慌乱以前都不曾有过,她到底该怎么办?

掏出手机,点开了微信,手指略过联系人,却不知道该找谁诉说最近的事情,初夏那么聪明,就怕刚开口,就让她猜到是因为她大哥。

可除了她,还能找谁?

最终,点开了云辰的微信,问他‘在吗’。

那端回复的很快,一个表情发过来。

岑曼曼阻止语言,编辑道:“你们男人在生病的时候行为都会很奇怪吗?”

云辰:“本少爷身体很棒,从来不生病。不过奇怪的行为是指什么?”

岑曼曼回想刚刚厉泽川的表现,“比如说说一些以前不会说的话。”

“可能吧,毕竟是生病,病糊涂说出来的话和醉酒一样,都是吐真言。”每隔一会,云辰又发了一条,“小老婆,老实告诉本少爷,哪个男人对你使用苦肉计了?对你说了什么话,是亲了你还是抱了你?”

岑曼曼看到,一脸尴尬,回道:“我一个女同事问的,想着你是男人比较有话语权。”

云辰发了条语音过来,“呵呵,有本事你和少爷我发语音,让我听听你的声音,骗人都不打草稿!”

岑曼曼将帽子戴在头上,整张脸烫的不像样,缓了一会后,按下语音,“我……我、我没骗人。”

“没骗人你结巴什么?”云辰这次是回的文字,“小老婆,你要是找到能照顾你、爱护你的男人,我和大宝贝都会替你开心,你愿意找我说其实内心已经在动摇,完全可以试着和他相处,觉得行就更进一步发展,不行就分了呗,反正又不是让你少块肉。”

岑曼曼看到这段文字,眼眸略微闪动,回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的身份比较特殊。”

云辰看到这条消息乐呵了,发了个不屑的表情,“还能有岑南熙身份特殊?兄妹禁忌你都敢,还怕什么?”

岑曼曼被气笑了,无奈地回:“云辰!不许乱说话。”

“遵命。”云辰立刻回了一个,接着问:“那个男人身份到底有多特殊?快说快说,好奇死本少爷了。”

“今天和你说的暂时别告诉初夏,行嘛?”岑曼曼没回答他的问题,打算结束对话。

云辰快速发了条威胁的语音,“保密可以啊,满足少爷我的好奇心,不然我立刻就去告诉她。”

“……”

岑曼曼靠在沙发上,无语望天,就知道是这样。

“你要是告诉她,以后都别想我替你做任何事情。”

同样是威胁,她却更胜一筹。

云辰看到这句话,纠结半天,还是决定保密。

结束对话后,岑曼曼又将聊天记录看了一遍,最后决定顺其自然吧。

时间快到中午,她把手机放进包里,走近厨房看看有什么可以用来做午饭。所有厨具都是崭新的,油盐酱醋倒是齐全,但除了地上有一袋没有拆开的米,就没有其他。冰箱里也只有几个鸡蛋和鲜牛奶。

最后,她只能用米煮了粥,取出冰箱里的鸡蛋煎了三个。

等一切忙完,先进了厉亦航的房里,轻声叫醒他。小家伙醒来还有些不相信,硬是抱着她不撒手。

洗漱好之后,岑曼曼开口说:“亦航,去房里叫你爹地起来。”

厉亦航顿时瘪着嘴,一副要哭的表情,“我不要,爹地万一又起不来怎么办?曼曼姐姐……”

“乖啊,别哭,你在沙发上坐好,我去叫他。”

岑曼曼没办法,哄好他之后,不情不愿地走向厉泽川的房间。

------题外话------

晚上会有二更

厉大哥霸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