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只要是你做的都好【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刚刚的事情,她只是站在门外敲了门,等了半天没听到房内的动静,拧着眉头推门进去。

开了空调,房内的温度要比外面高很多,床上的人还没醒,似乎睡得很熟。

目光落及床头柜,水杯中的水已经喝完。

岑曼曼踱步走到床头,隔着被子伸手推搡两下,“老板,起床了。”

“厉泽川,再不起来亦航又要哭了。”

发热的缘故,头发被汗水打湿,有几根还贴在额头上。鬼使神差的就伸出手,将手心轻轻地覆在他的额头上,感觉温度恢复正常,才算放心。

刚要拿开手,男人蓦地睁开了眼,和她四目相对。

他哑着嗓子说:“还以为你走了。”

睡觉之前还想着对她做出的事情的确过分了,估计小姑娘出去就会拎包走人,像是上次一样,但那时候药的副作用上来,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半睡半醒中感受到她的手贴在自己额头上,心中是惊喜的,甚至开始猜测,她是否已经想通了。

岑曼曼尴尬地收回手,小声说:“我说过会等你醒来再走的。”

厉泽川只是笑了笑,掀开被子起来,从衣帽间拿了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把东西放好后,他走出来,见人还傻站在床头,出声提醒,“我先洗澡,去陪亦航吧。”

今早小家伙来叫他的时候,他隐约听见了,但宿醉加上发烧,实在没力气搭理,就没睁眼理他,却没想到一觉醒来人已经不在家中,最后还是让门卫查监控才找到。

找到人的时候,小家伙冻得已经流鼻涕,但看到他的时候,哭得那叫惨烈,最后我在他怀里睡着了,现在回想那时候他断断续续说的话,似乎提到了她。

岑曼曼伸手拿了杯子,不自在地点头,转身出了房。

厉泽川只是简单的冲了澡,速度很快。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正装,万年的衬衫西装控。

岑曼曼正搂着厉亦航在给他朗读语文课文,她读一句,小家伙跟着读一句,一大一小似乎干什么事情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男人看到这一幕,真有种自己养了一儿一女的错觉。

课文读完,岑曼曼抬眼和他对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煮了粥,还煎了鸡蛋,中午就吃这些凑合吧。”

“好。”厉泽川单手插在裤兜中,移步走到饭厅,坐在平时的位置。

岑曼曼牵着小家伙走到饭厅,让他坐下后,进厨房盛了两碗粥出来,把煎的鸡蛋用微波炉加热端了出来。

“曼曼姐姐,你不吃吗?”厉亦航喝了一口粥,问道。

岑曼曼不好意思地笑了,“粥煮好后,我就喝了一碗。”

她实在是太饿了,早上因为要赶车都没有吃饭,等回到家累的睡着,接着醒来又赶过来,要是再不吃点东西,她都能晕了。

厉泽川抬头看向她,眼底带着笑意,灼热又染了些许温柔。

岑曼曼清咳,别开目光,将视线落在厉亦航身上。

小家伙咬了一口煎蛋,满足笑起来,“爹地,你多和曼曼姐姐学学,这个鸡蛋好好吃。”

不咸不淡,又香又软,味道好好,实在比他做的煎蛋好吃太多。

厉泽川睨了他一眼,“食不言寝不语,学的都忘了?”

厉亦航哼唧两声表达不满,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等他们吃的差不多,岑曼曼回到客厅,把包拎在手里,刚要打招呼离开,腿就被厉亦航抱住了,“曼曼姐姐,不准走!”

“……”

岑曼曼看向厉泽川,递给他的是求救的眼神。

一上午的时间已经耗在这里,下午她还想回去收拾,未来五天上班肯定是没时间收拾房间。

厉泽川学着刚刚她的样子,漫不经心移开了视线,然后走进了房里。

岑曼曼又在公寓里耗了半小时,想哄小家伙睡午觉,她也好趁着那时候离开,但他精神似乎特别好,把各科作业拿出来,趴在茶几上写起来,写完一门就递给她检查。

最后,还是她先没熬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厉亦航转动黑溜溜的眼睛,爬到沙发上偷亲了她一口,然后滑下沙发屁颠屁颠跑进厉泽川的房里。

“爹地,爹地。”厉亦航一把抱着他的大腿,拽着他走出房门,指着沙发说道:“你把曼曼姐姐抱到我房里去睡。”

厉泽川看她在沙发上熟睡,眼中一怔,迈开步子走过去。

长发有些凌乱,侧着身子露出白净的脸颊和纤细的脖颈,不经意间流露的一面令他下腹一紧。

男人清咳移开视线,却被小家伙踢了一脚,“爹地你小声点,别吵醒我曼曼姐姐。”

厉泽川眼底划过一丝不耐,伸手敲在他头上,“想让她睡你床上就自己动手。”

厉亦航嘟着嘴,扫了眼身边的男人,在看了自己的小身板,委屈地说:“我抱不动。”

“那就别那么多要求。”

话落,他弯腰把人抱起来,径自走到自己房内。

厉亦航蹬着小短腿,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把人放在床上,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曼曼姐姐要是醒来一定会选我的床,爹地不要脸。”

“一边玩去。”厉泽川替她捻好被子,转身把儿子拎出去,合上了门。

厉亦航站在门外,又不敢敲门,只能来回踱步,把耳朵贴在门上,没听到有动静,灰溜溜回到自己房里。

房内,厉泽川站在床头看着她,见她并没有转醒的迹象,点了支烟走到窗户边靠着,脑中才逐渐清醒。

真的已经很少有耐心去做一件事,在商界,谈生意的时候,他习惯性扼住对方的命脉,比对方就范,但面对岑曼曼,是从心底涌上的无奈。

他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生怕走错一步,她又学乌龟王八,把头缩进壳里,那前面的努力全部白费。

一支烟抽完,厉泽川再次走到床头,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伸出手将头发拨到一边,触碰到光滑白皙的脸,恋恋不想离开。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

岑曼曼从床上坐起来,眼里还有些迷茫。

等意识到自己在哪时,脸颊耳根开始发烫,并不是第一次从这张床上醒来,但一想到是被他抱着进来,心跳忍不住加快。

进浴室洗了脸,让自己看起来正常,才走出房间。

客厅并没有开灯,有些昏暗,但不妨碍她看清沙发上的一大一小。小家伙靠在厉泽川怀里,男人手里捧着平板电脑,眼睛是闭着的。

岑曼曼抿唇笑起来,她听厉亦航说起过平时和厉泽川的相处,现在看样子,和她脑中想的无差。

男人像是察觉到她出来,睁开眼看过来,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这一次,岑曼曼并没有移开,而是坦然和他相视,眼中的笑意也没有掩去。

厉泽川把小家伙放在沙发上,顺便把手里的平板塞给他,起身走过来,“睡得舒服吗?”

岑曼曼下意识低头,轻嗯了一声。

“走吧。”厉泽川从她身边的衣架上拿了外套,顺势握住她的手腕,带着她走向玄关。

“去、去哪?”岑曼曼跟不上他的思路,站在原地说道:“是送我回去吗,我包还在沙发上。”

“不回去。”厉泽川穿上鞋,弯腰把她的鞋子放在她脚边,“我们去买菜。”

岑曼曼看着他略微弯下的腰,心里觉得一怔,默然穿好鞋,抬头问道:“亦航一个人在家没事吗?”

“他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事。”

厉泽川对她不反驳不犹豫有些惊讶,又握住她的手腕,见她依旧没有挣开,唇角上扬,心情变得很好。

离华忆公寓不远的地方,就有大型超市,所以,厉泽川并没有开车。

走到公寓大门,趁着厉泽川掏通行卡,岑曼曼有些不自在地抽回手,小心思地将手插进口袋。

门卫大叔看到岑曼曼从门里出来,从监控室走出来,“厉先生,这位小姐是你朋友?”

厉泽川停下步子,略微颔首算作回答。

“那刚刚我是怠慢了,还把她挡在门外了。”门卫说完这句话,对厉泽川讪讪一笑,回到监控器。

良久后,不由得用手拍头,不对啊,他没放行那姑娘是怎么进公寓的?

岑曼曼刻意加快脚步,脸上浮现羞赫的表情。

厉泽川饶有兴味地问:“华忆查人比较紧,你是怎么进来的?”

呃!

岑曼曼含糊不清答:“我、我跟着……别人、别人一起混进来的。”

厉泽川知道她在说谎,也没有点破,只是点头。

到了超市,厉泽川推了购物车,跟在岑曼曼身后,偶尔拿几样东西询问意见,她如果说话就直接扔购物车,如果无奈抿唇那么久放回去。

逛到蔬菜生肉区,就完全是她拿主意。

“亦航喜欢吃什么菜?”岑曼曼低头选着菜,问道。

厉泽川轻笑起来,“他被我养的不挑食,不过杏仁不能沾,他对那东西过敏。”

“嗯。”岑曼曼用心记下来,随意问:“那你呢?”

“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厉泽川偏头靠近她,低声说。

岑曼曼向后退了两步,脸蛋不争气的红了。

她赌气地把手里的大蒜扔进购物车里,“晚上你就吃大蒜!”

说完,快步走向鱼类区。

厉泽川看着购物车里的大蒜,眼中的笑意反倒是更深了。

菜买好后,两人又逛到了零食区,岑曼曼挑选了几种孩子比较喜欢的零食,就推着购物车去结账。

排到两人的时候,收银员报了钱数,见厉泽川递了卡,询问:“我们超市正在做活动,办一张会员卡就送小礼物,先生需要办一张吗?”

厉泽川看向岑曼曼,问道:“需要办吗?”

岑曼曼眨了眨眼。,说道:“要是经常来买东西,可以办一张。”

如果她能经常来这里,自然就会来超市,于是厉泽川对着收银员点了点头。

办好卡后,收银员从柜台下面拿出一盒计生用品,“这是办卡送的礼物,祝你们生活愉快。”

厉泽川略微尴尬地接过,随手扔进袋子里,回头看向她,不出所料,脸果然红了。

出了超市,被冷风吹拂,岑曼曼的脸才恢复正常。

两人沿路返回,路上厉泽川手机响了,他把袋子递给她,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接起来。应该是公事,谈了一会手里已经点着一根烟。

岑曼曼拎着东西,低头看着脚尖,开始放空发呆。

太过投入,以至有人靠近,她都没有察觉。

一只手蓦然从身后伸过来,捂住她的嘴,用力将她拖到一边。

“唔嗯……”

岑曼曼眼中是恐惧,她紧紧盯着不远处的男人,希望他转过头来,在被人推进车内,听到关门声,绝望地闭上眼。

“老实点,到地方就放了你。”绑她的人用绳子将她捆起来,手还是没敢放开。

岑曼曼扭过头看向他,眼里划过一丝惊讶,那人也没料到她会转头,也是愣了一下。

就在他恍惚时,岑曼曼一口咬住他的手,用尽了力气。

啊——

“岑小姐,快放开,手要被你咬废了!”

舌尖感受到血腥味,岑曼曼才放开,她红着眼说道:“是岑南熙让你这么做的?”

这个男人是岑南熙私人助理,除了是他指使,还有谁能使唤他?!

“岑先生让我请你回去,为了达到目的只能用这个办法。”那人捧着受伤的手,委屈地说。

这几天他一直在找机会,但她一个人的时候太少,今早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但她走的路段都是闹市,来来往往太多人,不好下手。

岑曼曼胸口起伏明显,气得不轻,“你们这是绑架!我要下车。”

“岑小姐,我也很难做,你谅解一下。”

和他说不通,岑曼曼艰难坐起来,“那你把我松开。”

“不行,万一你跳车怎么办?”那人向外挪了位置,生怕她又要攻击人。平时看上去文文静静,怎么咬他的时候那么狠。

“那你让我打个电话。”厉泽川不知道她被带走,会不会觉得她不告而别了。

助理笑起来,“岑小姐,岑先生要是知道你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别人,一定不会开心的。”

岑曼曼瞪了他一眼,干脆闭上了眼睛。

超市外,厉泽川握着手机换了姿势,下意识看向一边,在看到原本应该站在那儿的人不见了,袋子散落在地上,神色蓦然冷下来。

毫无预兆地挂断电话,快步走过去,扫视广场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没有她的影子。她的包还在公寓,所以不可能这个时候离开,看地上的食材能推测是突然落地。

厉泽川咒骂着,转身走向超市,询问保安和员工,无果后,他提出调监控。

保安见他气度不凡,和领导交涉后,带着他去了监控室。

天色逐渐黑下来,厉泽川站在一台台电脑前,在看到岑曼曼被带走的全过程,气得踹倒了身边的座椅。

“车牌号是多少,能看到吗?”

超市监控人员有些为难地摇头,“我们这的监控器和交通路况用的不一样,加上天又黑了……”

厉泽川直接打断他,把手机丢给他,“视频拷给我。”

离开超市,外面已经一片漆黑。

男人铁青着脸,坐回车上,直接把视频发给了厉泽阳,没和他说原因,只让他查出车牌号。

厉泽阳收到视频时,正在部署下一步计划。

他把视频交给叶飞扬,通过技术处理,车牌号清晰放大,最后借着交通探查系统找到了这辆车的路线。

“这辆车最后出现在荣榭别墅区,车主是王伟,今年35岁……”叶飞扬查到后,直接把信息读出来,最后问:“这是什么任务?”

唐风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你想任务想疯了?这是头儿的大哥让查的。”

叶飞扬揉了揉头发,把监控视频看了一遍,好奇地把被绑人的资料查出来,在看到倪初夏的名字时,他惊呼了一声,“头儿,这个岑曼曼和嫂子是好朋友,需要帮忙吗?”

唐风也探头过来看,双手蓦然拍在桌子上,“妈的,这事必须得管啊!”

厉泽阳看了他们一眼,将手里的文件合上,“把处理好的视频、资料发给大哥,然后滚蛋。”

唐风和叶飞扬面面相觑,似乎有点不理解。

杨胜走过来,轻敲桌面,“就按照泽阳哥说的做,这种英雄救美的戏码,可不是每次都能碰到!”

------题外话------

感谢

【zy198242】1月票

【唐晓梅】2月票

【陌生的笑靥】1月票

【莫斯科唯有眼泪】1月票

【crazyzxy】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