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恨吧,至少比忘记要好/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胜的话一出,唐风和叶飞扬才算明白。

所以说,头儿的大哥正在追求弟妹的朋友,不是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

这里最淡定的莫过于杨胜和厉泽阳,前者是他对这些事并不在意,所以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而后者则是基于对大哥的了解。

早在那次订婚宴会上,他就已经看出了端倪,只是出于对大哥的尊重,他没有调查,如今就算不查也能知道,岑曼曼十有八九会是他的下任嫂子。

他倒是并不在意,但想到倪初夏如果知道,怕又要使小性子,很有可能还会怪罪自己为什么不是哥哥。

想到这里,深邃的眼底染了笑意,薄唇也挽起,虽然只是瞬间,但足以让在场的三人看到。

唐风咽了口水,她一直对男女之间的区别很模糊,以前只知道厉泽阳是特别厉害、值得追随的人,刚刚看到他短暂的笑,才意识到,原来头儿真的很帅啊,笑得真晃眼!

相较于唐风,叶飞扬就淡然很多,只是觉得受宠若惊,毕竟嫂子不在,头儿都笑了。

杨胜睨了一眼,将目光落在唐风和叶飞扬身上,“把东西收好,赶紧走吧。”

待唐风和叶飞扬把要带的东西收拾好,和厉泽阳打了招呼往门外走,唐风走了两步回头说:“胜哥,你不送送我们?”

杨胜紧抿着唇,最后抬步走上前,叶飞扬先去取车,唐风和杨胜并肩站着。

等车来了,唐风才开口,“胜哥,你可别对咱们头儿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我答应嫂子要看好你的。”

“……”杨胜揉了眉心,抬眼犀利地看过去,“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听她话了?”

唐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因为她是头儿的女人,值得被尊重。”

她知道他们当中,秦飒和杨胜,包括夏岚或多或少在某些方面对倪初夏有颇多不满的言辞,可是在和倪初夏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她并没有所谓的大小姐脾气,平易近人很好相处,加上昨晚的事情,她的表现无论从胆量还是临场反应都比一般人要强。

杨胜意味不明轻哼一声,像是对妹妹一样轻敲她的脑袋,“我和泽阳哥什么关系你不清楚,还丧心病狂?以后少和那丫头接触,她会把你带坏。”

唐风看着他的背影,愣愣的出声,然后害羞地捂着脸,在叶飞扬把车开来后,红着脸钻钻进了车里。

杨胜进屋,低头轻笑起来,以前听谢雪提过现在网络上流行的元素,最为火热的大概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CP,现在的小姑娘就是被荼毒太深。

“泽阳哥,昨晚的事情虽然摆平了,但终归是我们的失误,我爸那边怎么说?”惩罚是避免不了的,只是想到这一切都源自于秦飒,心里多少会不痛快。

听他提及杨闵怀,厉泽阳眸光略微一闪,说道:“杨叔还没有发话,这件事与你们无关,目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

“你想一个人担责任?”杨胜眉头皱起来,显然不同意他这么做。

厉泽阳只是抿起薄唇,并未说话。

杨胜知道他的决定没人能改变,也就不再纠结这方面,继而问道:“你那位昨天应该受到惊吓了吧?”

厉泽阳睨了他一眼,沉声说:“嗯,娇娘认识她。”

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也大致交代,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杨胜眉头略微皱起来,对于他们两人的相遇是听裴炎提及过,如果娇娘知道她和厉泽阳的关系,怕是会横生事端。

“也别太担心,娇娘受伤,短时间不会再出来。”杨胜安慰,“再说,你要相信她的能力。”

能把娇娘忽悠过去的人可不多,倪初夏算是一个。虽然她脑回路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但胜在聪明,遇事临危不乱。

厉泽阳点头,吩咐道:“以她的性子,肯定会联系你,到时候注意点。”

“知道。”杨胜答。

……

厉泽川收到处理好的视频和资料,快速浏览后,拨了电话给助理张钊,让他开车赶来。

在张钊赶来的这段时间,将盛源集团老总的号码翻出来。

电话接通后,自报家门,“王总,我是厉泽川。”

“……”那端有短暂的反应时间,开口说:“厉总,接到您的电话,让我受宠若惊。”

“哪里的话。”厉泽川没有过多的和他寒暄,而是开门见山问:“王总,我要是记得没错,荣榭别墅是盛源开发的吧?”

“的确是我们开发的,厉总看中了那里的房子?”王强是生意经,立刻巴结,说道:“您要是喜欢,我立刻吩咐给您留一套。”

厉泽川没接受他的示好,说出目的,“王总,我需要荣榭的购房记录,不知道你方便透露吗?”

“这……这都是公司客户的信息,的确不太好泄露。”王强有些为难,尤其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万一出事责任到底谁来承担呢?

厉泽川看了眼路边驶来的车,边走边说:“不久后城北那块地要招标了,我们厉氏退出竞标,这个让步够吗?”

王强心里已经动摇,那块地是有不少人盯着,今天开会还在讨论竞争对手,正荣和岑氏,盛源是有能力赢的,但如果厉氏在,几乎没有胜算,如今得到厉泽川的保证,见好自然要收。

“我去查一查,马上发您邮箱。”

听到王强的话,厉泽川眉头略微舒展,“麻烦了。”

张钊下了车,见厉泽川脸色不好,立刻询问:“老板,发生什么事了?”

“去公寓陪亦航。”厉泽川把通行卡和公寓钥匙递给他,简单说明了情况,把王伟资料给他看,“这个人你认识吗?”

张钊看了照片,觉得有些眼熟,蓦然想起再一次商宴中,两人是碰过面的,于是开口,“他原本是一家国企的小职员,后来犯事被开了,现在好像是跟在岑氏副总的身边。”

前面的话,厉泽川并未在意,却捕捉了‘岑氏副总’,眼眸危险的眯起,竟然是他!

也就是刚刚,他把可能做出这件事的人在脑中过了一遍,却独独没将岑南熙算进去,毕竟有那么多年的相处,就算如今感情破裂,也不至于干绑架囚禁的事情。

没一会儿,盛源王总来电话。

“厉总,详细资料已经发到您邮箱,注意查收。”

厉泽川轻嗯了一声,正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王强腆着脸说:“厉总,我听说你和李局关系好,这竞标的事情一向都由他管,您看……”

聪明人,话只会说一半,因为对方绝对能听懂。

厉泽川眼中划过不耐,但想到他的确帮了忙,沉声说:“王总,好好准备方案,至于李局那边,改天帮你约出来。”

王强知道他已经算是已经做到最大让步,连声应下来,就挂断了电话。

张钊站在一边,深想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老板,我们的人也能查到荣榭别墅客户资料,其实没必要惊动盛源王总。”

做生意,最不能欠的就是人情,他跟在厉泽川身后这么多年,只见过那些人极力凑上来巴结他,还从未像今天这般。

厉泽川冷声说:“我等不了那么久。”

接着,他打开车门坐进去,开车离开。

*

荣榭别墅区。

岑曼曼被王伟带过来后,就被关进了三楼的走道尽头的房里。

天色已经全黑,整栋别墅静悄悄的,有种说不出的渗人。

绑着她的绳索已经解开,岑曼曼拼命地敲门,“放我出去,王伟!你快放我出去!”

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她拉开窗帘,发现窗户竟然从外面被锁死,一看就知道是提前动的手脚。

时间慢慢过去,房内寂静都能听到挂钟秒钟走动的声响。

倏尔,房外传来脚步声。

岑曼曼从窗户边跑到门边,用力敲打门,“谁在外面?”

“岑小姐,我是给你送饭的佣人。”说话的是很年轻的女声,话落没多久,厚重的木门最下方打开一扇很小的窗户,饭菜很快被塞进房里。

“岑小姐,吃完饭请把碗筷放回原处。”

话落,脚步声响起,没一会外面再次陷入安静。

岑曼曼只是看了眼送来的饭菜,便转身坐回床边,这个时候,她真的一点食欲都没有。

目光扫视房内,是复古的欧洲风格,床幔呈现粉色,有种误入公主房里的错觉。

她抿唇苦笑起来,犹然记得那是在高考结束后的暑假,岑南熙进入了公司,那时候并没有现在这么忙,他每天都会抽时间和自己闲聊,那时他就问过以后想要什么样的家。

听到‘家’,她是开心和幸福的,用语言形容心目中家的样子,已经不记得具体说了什么,看到这间房,记忆才复苏,这是她十八岁的梦。

可如今,她已经没有那时候的欣喜和幸福,有的只是讽刺和无奈。

约莫半小时,那位女佣人再次过来,见饭菜没有动一口,她也没有多说话,只是端着饭菜离开。

碰到刚从外回来的岑南熙,她退到一边,开口说:“岑先生,岑小姐今晚没有吃饭。”

岑南熙看了眼饭菜,轻嗯之后,跨步走上楼。

径自走到尽头的房间,出声询问:“怎么不吃饭?”良久没听到回答,无声叹了口气,“曼曼,你在生我的气吗?”

“这里的布置和你那年对我说的相差不大,等所有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就结婚,住在这里,好不好?”

“就算你生我的气,也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晚点我让佣人送饭过来。”

“……”

岑曼曼蜷缩在床上,听着他的声音,眼睛缓慢地眨着,蓦然把床头的台灯砸向门,一声巨响后,声音戛然而止。

“岑南熙,这是非法囚禁,你放我出去!”岑曼曼红着眼,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从未想过,他会用这样的方法对她。

绑架、囚禁,这么做,他和林凤英和朱琦玉有什么区别?!

“放你出去找厉泽川吗?”岑南熙的声音陡然变冷,“是不是心里还期盼着他来找你,死了这条心吧,他不会来的。”

岑曼曼双手揪紧了床单,一字一句地说:“你非要让我恨你吗?”

从小大到,可以说带给她温暖的人不多,除了初夏,就只有他了。

在那样畸形没有亲情可言的家里,是他的存在,才让她一次又一次咬牙坚持下来。

可最后呢?她到底换来了什么?

她只是想要简单的生活而已,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一处温馨可以自己布置的小窝,为什么就那么难?

“恨吧,至少比忘记要好。”岑南熙双眸猩红,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回到客厅,佣人已经把晚饭准备好。

王伟站在他身边汇报事情,“虽然成功把岑小姐绑……请回来,但难保厉泽川不会怀疑,我怕他会找过来。”

“他也顶多会登门造访,擅闯民宅是犯法。”岑南熙并不在意。

人现在已经在他手中,他就不会让她再次离开。

他已经笃定,过不了多久曼曼就不会再这样抗拒,他的曼曼从来都是这样,温柔、乖巧的,这几天过了便不会再关着她。

话音刚落,别墅外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王伟走到玄关处,打开监控视频,脸色骤然变化,“岑先生,厉、厉泽川来了。”

岑南熙眼中微怔,旋即恢复正常,他不慌不忙地放下刀叉,走到落地衣架旁,从外套口袋掏出一小瓶药,递给女佣吩咐,“泡杯牛奶送到小姐房里,把这个放进去。”

女佣先是一愣,随后说道:“岑小姐不一定会喝。”

毕竟,刚刚送去的饭,她都没有动。

“告诉她,喝下就放她出来。”岑南熙说完,转身走到玄关处,对着王伟说:“上楼避一会。”

“是。”王伟点头,转身上楼。

别墅的门被打开,岑南熙靠在一边,唇角略微扬起,“今天什么风把厉总刮来了?我记得厉总对我爸说过,以后厉氏不会再做岑氏生意,这是改变主意了?”

厉泽川的双手握紧松开,松开后又再次握紧,反复多次,咬牙说道:“把人交出来。”

“我不懂厉总的意思。”岑南熙没有让开身子,脸上依旧是漫不经心。

“岑南熙,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厉泽川眼睛危险眯起来,盯着岑南熙像是随时都可能扑上去撕咬,“人交出来,我既往不咎,如果不然,我不介意整垮岑氏。”

岑南熙眼眸沉下来,“厉泽川,你都有孩子了,招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你不觉得羞耻吗?”

“和你招惹名义上的妹妹相比,你应该更觉得羞耻。”厉泽川西装笔挺地站在那,面若冰霜,眉宇间的坦然,举手投足的气度是岑南熙所不及的。

岑南熙紧握双拳,若不是仅存了理智,这一拳头就挥出去了。

“我和曼曼是两情相悦。”

“哦?”厉泽川略微勾唇,语气尽显嘲讽,“你确定现在还是?”

“你!”

“岑先生,你不交人,可以!我也不介意再去一趟岑家,相信岑老夫人会比你明大义。”厉泽川说完,似笑非似地看着他。

一个做事处处受限制的人,若不是为了她,还真不屑和他交涉。

岑南熙脸色变得极差,厉泽川的表现,让他有种上学时被请家长的感觉,虽然比喻不恰当,但效果却是一样。

他咬牙切齿道:“有本事你就去。”

林凤英是什么行事风格,他自然清楚,敢和她谈条件,就等着被逼到没退路吧!

厉泽川垂眸一笑,竟然真的转身离开。

坐回到车内,他发动了车,却没有驶离,而是点了支烟抽起来。

三楼别墅,岑曼曼喝完牛奶等着佣人开门,见她下去后就没再上来,明白自己是被骗了,眸中充斥着愤怒。

房内一直很静,所以引擎的声音隐约传来,她快步走到窗边,透过树木枝丫,能看到车的尾灯亮着。

岑曼曼眼里一亮,转身往浴室走,却感觉一阵晕眩,紧接着浑身乏力,她摇晃脑袋,扶着墙一步步走进浴室,用尽力气锁上门,人倒在地上,缓缓闭上眼。

------题外话------

晚上有二更,尽量早点。

感谢

【qquser8770579】1鲜花、1月票、1五星评价票

【猪美妞妞】1月票

【QQ062414pc6bd2d0】1月票

【runwoxintian】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