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你错了,她是我的女人【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历昨晚的事情后,倪初夏第二天没能去上班,手上的伤倒还是小事,脚踝肿起来,做什么都不方便。

一天的工作,都是李秘书用邮件发给她处理,有需要签字的文件,也是开车送来临海苑。

入夜,阿姨把饭菜做好,上楼叫倪初夏吃饭。

阿姨看着她单脚跳下楼,忍俊不禁地说:“厉太太,厉先生走之前吩咐要把炖的猪蹄吃掉,以形补形。”

倪初夏眉头微乎其微一皱,“他竟然也相信这个?”

“厉先生是关心您。”阿姨依旧笑着,摆好碗筷,把饭盛好。

在这个家工作也有几个月,虽然这家男主人总是不苟言笑,沉敛冷漠,但作为过来人是能看出他对妻子的关心和疼爱。

除了工作上的事,从来不出去瞎混到半夜,生活习惯也好,她在这里之前也当过很多家的家政阿姨,其中不乏结婚的小年轻人,像他这么大的男人多少都有晚归、疯玩的问题,他却没有。

“嗯。”倪初夏满心欢喜地应下,心情愉快地把饭吃了,还干掉不少猪蹄。

吃过饭,阿姨打扫厨房卫生,倪初夏单腿跳到沙发上,捧着笔记本继续处理工作。

登的是电脑版的微信,倪明昱发来的会话框直接弹出来。

看到‘坑神’的会话框,倪初夏抿唇笑了,这是她给大哥的备注,绝无仅有的。

坑神:倪德福的股份已经转到我名下,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倪初夏歪头想了一会,回道:交给警察处理。

坑神:正有此意,那这件就这么办。方旭说你没来上班,怎么回事?

因为不想让他担心,只说了脚扭了。

倪明昱只让她多休息,就结束了对话。

等倪初夏把文件全部处理完,已经是八点钟。这时,厉泽阳并没有回来。

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应该会忙上一段时间,也就没有找他。

昨天在处理完伤口之后,虽然困得不行,却还是想找他说话,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她依稀能感觉到如今的形势并不乐观,如果娇娘知道自己和厉泽阳的关系,一定不会放过她。

这么想,算是了解厉泽阳不公开结婚的消息,原因大概是为了保护她。

手机铃声,打断了翻飞的思绪。

倪初夏够到新买的手机,按了接通。

“小婶婶,曼曼姐姐被坏人抓走了,呜呜呜……你快让小叔去救她。”

听到厉亦航的声音,倪初夏愣了一下。

过了一会,电话换到另一个手里,“倪总,我是厉总的助理张钊,那次在医院里,我们见过的。”

倪初夏拧眉,“嗯,我侄子怎么了?还有曼曼,到底发生什么了?”

“事情是这样的,岑小姐被……”

听张钊提及岑曼曼可能被岑家人囚禁,倪初夏把笔记本扔到一边,蓦然站起来,忍着脚伤带来的疼痛,拿了车钥匙就要出门。

关心则乱,这点说的并没有错,她忽略了张钊话中的意思,譬如厉总已经赶去,无需太担心,再譬如为何岑曼曼会和厉泽川在一起。

刚推开别墅的门,就看见厉泽阳站在门外,身上透露着寒气,显然在外面站了挺长时间。

他也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眼底划过错愕,问道:“要出门?”

倪初夏迈开步子,脸色有些沉重,“我要去岑家。”

厉泽阳没料到她会提前知道,只是迟疑了片刻,便弯腰将她抱起来,“脚不想要了?”

“曼曼她有危险,她……”

“她不会有事,放心。”厉泽阳抱着她进了家门,在看到她手里拿着钥匙,脸色浮出寒意,“你还打算开车?”

倪初夏把车钥匙扔在鞋柜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我是太担心了,听你的意思是知道她的事情,所以才笃定她不会有事吗?”

厉泽阳简单把事情告知,说道:“大哥会把人救出来的。”

倪初夏后知后觉才意识到哪里不对,眼底划过疑惑,不解地问:“大哥对员工都这么好啊。”

厉泽阳被她迷糊的劲给逗笑了,他抬手轻弹她的额头,“傻,以前不是挺聪明。”

……

荣榭别墅,王伟一直盯着监控视频,最后有些着急,“岑先生,厉泽川是打算在这里守着吗?”

离他上车都半小时了,就是不走。

岑南熙靠在沙发上,狭长的眼睛眯起,连续抽着烟,“你从后门离开,这段时间避避风头。”

厉泽川找上了林凤英,那么她必定要找人顶罪,为了能继续钳制他,必定会动王伟。

王伟点头,穿过后院准备离开。

没过一会儿,他狼狈地跑进来,“岑先生,后院也被人堵了。”

他刚才一直关注厉泽川,都没注意什么时候后院竟然也被他的人堵住了。

岑南熙霍然起来,快步推门走出去。

绕过车头走到驾驶座位,一脚踹在车上,“厉泽川,你给我下来。”

厉泽川将最后一口烟圈吐出来,按灭了烟蒂才开门下来。

下车前,西装外套早就脱了。

像是预料到岑南熙会出拳,动作迅猛地让开,让那一拳打空,电光火石之间,厉泽川握拳击向他的腹部。

随后,他揪起岑南熙的衣襟,嘲讽出声,“我姓厉,身手怎么也不能差太多,你说是吗?”

“厉泽川!”

“别急着愤怒,听到声音了吗?”从不远处传来汽车呼啸而来的声音,只听他一字一句地说:“替你收拾烂摊子的人来了,奶都没断和我抢人,找死吗?”

岑南熙脸色变得惨白,在厉泽川松手的那刻,狼狈地栽倒在地上。

没一会儿,林凤英等岑家人赶来。

朱琦玉下车看到自家儿子被打,立刻大叫起来,“你怎么还打人啊?信不信我报警让警察过来评理,我的儿子啊。”

林凤英厉声呵斥,“给我闭嘴!”随后步履蹒跚地走到厉泽川跟前,“厉总,南熙性子没定,多有得罪你别介意。”

“您孙子的确把我得罪了。”厉泽川朝她点头,笑着说。

岑奕兆把车停好,就听到这句话,有些烦躁地瞪了朱琦玉一眼,“还不快把他扶进屋里。”

近段时间岑氏屡遭他家排斥,就是因为那次订婚宴得罪了倪氏和厉氏,但他始终相信生意场上哪会有永远的敌人,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却没想到,自己大儿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开罪了厉泽川。

林凤英目光敛起来,心中已经在掂量。

她还从没想过岑曼曼那样的女人竟然能入得了厉泽川的眼,事情闹到这一步,也不像是假的。

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后悔先前单方面宣布和她接触关系的举动,不过,想到她的户口还握在自己手里,也就多了筹码。

几人各怀心思进了别墅,佣人认出林凤英和岑奕兆,泡了茶水过来,在一旁小心伺候。

此时,岑南熙已经稍稍缓过劲,只是脸色还有些差。

朱琦玉被丈夫和婆婆吼骂过后,也不敢再失态,只能小声询问他身体情况。

厉泽川坐在单人沙发上,两条大长腿交叠,目光落在缭绕雾气的茶杯上,样子斯文雅致,根本看不出上一刻动过手。

“厉总,犬子年少无知,多有得罪,你别放在心上。”岑奕兆率先开口,尽量让气氛缓和。

厉泽川脸沉下来,并不打算和解,“要说岑家二公子年少无知我还能理解,大少爷今年也不小了吧。”

“我儿子总归是比你要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应该想谈一谈,见面就动手实在、不好。”朱琦玉说完,见另外两人没打断,也就放心开口,“厉总,南熙从小就和曼曼亲,把自家妹妹带回来,也没有什么过分的。”

厉泽川根本没把她的话过耳,开腔说:“岑老夫人,我的要求很简单,人交出来,以后你们不准再骚扰她,厉氏就不会太为难岑氏。”

说话讲究艺术,林凤英活了这么久,自然听出他语气中的威胁,‘不会太为难’并不是不为难。

“厉总,你这话说的,曼曼怎么说也是我的孙女,二十多年的感情在这,你于她而言只是陌生人,顶多算是上司。”

厉泽川搭在双腿间的手微微屈起,冷下声音说:“老夫人你错了,她是我的女人,你们才算是陌生人。”

“厉泽川,你他妈再说……”

林凤英打断他的话,“南熙,老实坐好,还想惹出什么事端?!”

如今的局面根本不是她所能掌控的,为了一个女人把厉氏得罪死,显然不划算,但……是在不舍得舍弃岑曼曼这么有用的棋子。

厉泽川冷眼看过去,开口说道:“我耐着性子坐在这里陪你们耗,是看在你们把她养育长大的情分上,如若你们不识相,我不介意走法律途径。”

“当然看,这件事闹大,对你们没有丝毫好处。”

林凤英面色是隐忍的怒意,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个敢如此不给她面子的年轻小辈。不得不承认的是,厉泽川的确有本事。

行事杀伐果决,谈判直击要害。

“南熙,把曼曼请下来。”林凤英发话。

岑曼曼在法律上还是岑家人,只要这个关系在,就不怕再出事端。

“她不在这里。”岑南熙眼中充血,一字一句地说。

林凤英把手中的茶杯直接扔到桌上,“南熙,奶奶的话难道都不听了吗?”

岑南熙靠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事已至此,似乎已成定局。

但是他不甘心,尤其是在听到厉泽川说出‘她是我的女人’时,愤怒、嫉妒还有无措涌上心尖。

因为身份的缘故,他和岑曼曼都是秘密在一起,身边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也更不会有说出她是他的人这种魄力。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他能做到。

他不需要面对道德的束缚,也不需要对付家人的反对,无论是外在条件还是自身条件,无疑是完美的。

至少比他要强。

他有强烈的预感,这次放开她,他们之间就真的再没有机会了。

“南熙,听奶奶的话,把她放出来吧。”朱琦玉在一旁小声地劝着,很怕惹怒林凤英。

岑奕兆也适时开口,“南熙,把她叫出来吧,有什么想说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岑南熙依旧一言不发,额头青筋暴起。

以后还会有机会吗?

曼曼现在还在怨他,如果他不一直陪在身边,她的怨恨怎么能消散?

“看来,岑大少爷并不配合。”厉泽川把手机拿出来,修长的指尖随意划着屏幕。

这个动作一出,林凤英蓦然起身,手指颤抖地指向岑南熙,“你非得把我气死才甘心吗?”

岑南熙缓缓抬头,双眼布满血丝,咬牙切齿道:“你们是在逼我。”

林凤英向后退了两步,这一幕,不禁让她想到了奕兆年轻的时候,也是为了一个女人忤逆她,最后还是乖乖就范,娶了朱琦玉。

所以,老子她能制服,孙子照样也能。

“南熙,你只要把她交出来,明天奶奶就让你以股东的身份进董事会。”林凤英威逼利诱。

岑南熙眼底划过悲凉,低声笑起来。

女佣原本一直在一边站着,听到林凤英这么说,她大着胆子说道:“岑老夫人,岑小姐被关在三楼尽头的房间里,钥匙在这里。”

“谁让你说话的!”岑南熙现在就像是一头疯了的野兽,他死命掐着佣人的脖子,“你也敢背叛我。”

岑奕兆怕闹出人命,连拖带拽把他拉开。

厉泽川冷眼看着这一切,弯腰从佣人手里取走钥匙,快步上楼。

三楼走道尽头的房间,是一片安静。

厉泽川用钥匙打开第一扇门,试图推开厚重木门的时候,发现打不开。

此时,林凤英和朱琦玉上了楼,老人开口,“这道门应该是从里面反锁了,我已经派人过来。”

言下之意是,被关在里面的人锁上的。

男人阴沉着脸,恍若没听到林凤英的话,退后两步,抬脚踹在门上,一连几下,最后奋力撞开了门。

房内灯光很亮,床幔因为门被打开,在半空中摇曳。

厉泽川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人。

朱琦玉和林凤英紧接着走进来,前者有些不满地说:“会不会是误会,那丫头可能自己离开了。”

厉泽川回头看了她一眼,虽然没有表露出任何心迹,却更加令人害怕。

男人检查了窗户,最后握住浴室门把手,发现被反锁,轻怕门喊道:“岑曼曼,你在里面吗?”

回答他的是安静。

厉泽川握住门把,用肩膀撞开了门,在门开的时候,手劲使力不让门有大的波动幅度。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岑曼曼就倒在门边,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误伤她。

男人紧握的双拳松开,蹲下将她搂在怀中,手指覆在脖颈处,探后知道除了体温偏低,其他一切正常后,才算放心。

抱着她起来,从林凤英和朱琦玉身边走过,一个眼神都没有给。

这么多年不曾像今晚这般愤怒,只恨没给岑南熙多几个拳头。

路过客厅时,岑南熙想冲上来,却被岑奕兆死死按住,“儿子,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两全齐美的事情,你和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就注定没有可能。”

岑南熙痛苦的低吼着,双手紧紧抱着头,是无力感,他为什么要生在这样的家庭中?

“别在惹你奶奶生气了,等你有权之后,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眼前的男人,毕竟是他第一个孩子。

虽然这个孩子并不是因为爱而有的,但这么多年在他身上浇筑的心血,比岑北故要多得多,以后岑家都是要靠他。

厉泽川打开副驾驶的门,把她放进去,用外套将她裹好才放心关上门。

坐上驾驶座,先给后院守着的人打了电话,让他撤离,然后通知厉氏名下医院准备,一切安排稳妥,目光才再次落在她脸上。

原本就白净的脸,因为躺在地面的缘故,变得更白,唇也冻得有些发青。

他的手掌贴在她脸上,拇指指腹眷恋地摩挲她的唇瓣,最后,俯身靠近吻了上去。

------题外话------

追妻路还是蛮长的,终于亲上了…

感谢

【602690431】1月票、1五星评价票

【MineXX】2月票

【sarah12267】1月票

【夏时凌】1月票

【151**8882】1五星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