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我知道委屈她了/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他看向倪初夏询问:“曼曼身体刚好,去骨味坊吃点清淡的,没问题吧?”

倪初夏先朝着病床上的人抛了媚眼,才摇头回:“当然、没问题。”

岑曼曼脸颊红了,不自在地将视线落在自己手上,有些无措地抠着指甲。

见她这样不禁逗,倪初夏也就不再调侃,鞋子穿好后,伸手把站在床尾的男人拽过来,一只脚点地,不客气地扑到他背上,“我脚疼,你背我去吃饭。”

厉泽阳没好气反手拍在她屁股上,力气不小,却把握好时间,在她炸毛前弯腰将她背起来。

倪初夏满足地哼了哼,很自然地把手环住他的脖颈,偏头看向其他三人,“我们就先出发了。”

两人走后,厉亦航拧起眉头,像是严肃的小老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做出这种事,简直伤风败俗。”

厉泽川:“……”

岑曼曼愣了一下,赶紧把他手里的平板收了,对着厉泽川说:“我不应该给他看、看刚刚那部片子的。”

她就随便找了一部,没想到小家伙就有样学样了。

厉泽川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笑着说:“也总比看那些情情爱爱的要好。”

这样亲昵的动作,他做出来很理所应当,岑曼曼身体却有些僵硬,似乎还没有适应两人之间身份的转变。

厉泽川没在意,转身把衣服拿到床上,“先把衣服换上,我和亦航在外面等。”

说着,他走到另一边,将厉亦航抱起来,一大一小走出病房。

倪初夏将手从男人的衣领塞进去,脑袋整个埋在他侧肩,肩膀抖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哭。

厉泽阳醇厚的嗓音响起,“欠打是不是?”

“哼,老流氓!”倪初夏止住了笑,不满地嘟囔,“女人的屁股是随便能打的吗?”

还是在大哥和曼曼面前,她多没面子啊!以后万一曼曼和大哥相处久学坏了,她一定会被调侃的。

厉泽阳受教地点头,表示同意,随后开口说:“别的女人当然不能。”

“坏蛋,这么说就能随便大老婆了?!”倪初夏嗓音提高,扒开他的衣领,对着他后颈‘嗷呜’咬了一口。

“咬完把口水擦了,别和厉亦航一样。”

听着男人悠闲自在的声音,倪初夏不高兴了,挣扎着就要下来。

这时,厉泽阳蓦然弯腰,趁她惊愣没反应过来之际,反手抓住她的腰肢,借力将她抱在怀里。

“你、你、你……”倪初夏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干脆别开头不说话了。

“被吓到了?”厉泽阳低头,用脸蹭了蹭她的额头。

“没有!”

又不是第一次,当然不会被吓到。

“那怎么了?”

厉泽阳干脆停下了脚步,很有耐心地问起来。

“…你就知道欺负我,把我当孩子耍。”

那次在北塘的时候,她是被吓到了,所以没细想,但今天,又来这一招,可是前不久她去逛街,那对父子俩就是这么玩的。

厉泽阳轻笑起来,如墨的瞳仁浸染宠溺,他喊了声‘初夏’,在她抬头时,垂下头封住她的唇。

“唔……”流氓,这里是医院!

倪初夏瞪眼望着他,却发现他好像有些不一样,比如以往在公共场合,他都很少主动牵她、抱她,更别说是接吻;再比如每次只有到了那一步,他的神色才会这样……温柔让人难以抵御。

最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那声低沉醇厚又性感的‘初夏’,完全让她迷失了。

“嘶。”突然嘴角吃痛,她才回过神。

男人的吻还未停下,语气带着责怪,“这个时候你还能发呆?”

倪初夏伸手环住脖颈,仰头回应。

此时,落下很远的厉泽川等人赶上,他大手将厉亦航脑袋压在自己胸口,企图隔绝少儿不宜的一幕。

岑曼曼走在他后面,见他停下来还有些奇怪,在看到这一幕时,脚步踉跄了,下意识拽住厉泽川的衣袖,躲在他身后。

“爹地讨厌,不就是亲亲,为什么不让我看?!”厉亦航哼唧半天,很不开心。

厉泽川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沉声说:“小叔会把你丢部队里。”

听到‘部队’两个字,厉亦航乖乖地趴在他肩膀上,“我不要去部队,不看亲亲啦。”之后,转动滴溜溜的黑眼珠,说道:“曼曼姐姐,你可以看,小叔不会把你丢部队的。”

岑曼曼松开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了。她才不看呢,被倪初夏知道,吃饭的时候她就要惨了。

没等一会,厉泽川抱着孩子向前走,腾出一只手牵住躲在身后的岑曼曼。

“小叔、小婶婶羞羞!”厉亦航说着,还拍着双手。

一向脸皮厚在外都能耍流氓的倪初夏脸颊泛红了,挣扎着下来,喘着气将头埋进厉泽阳胸前,“都怪你。”

厉泽阳表情坦然,仿佛做出刚刚那件事的人并不是他,顺手揽住她的腰肢,说道:“碰到就一起去吧。”

饭局间,厉泽川和厉泽阳聊的是一些时政方面的事,两个女人和孩子自然不感兴趣。因为刚刚被小家伙嘲笑,倪初夏就忙着调侃、逗弄厉亦航。

“亦航,你们班哪个女生最漂亮啊?”

岑曼曼听后憋着笑,也没打断。

“小朵最好看。”厉亦航想也没想就说出来,还嘟着嘴描述,“小朵每次都穿裙子,特别好看。”

倪初夏弯下眼睛,捏了捏他的小肥脸说:“你想不想小朵喜欢你,和你说话啊?”

“小婶婶,我想。”厉亦航说的时候,脸蛋还红了起来。

就是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被倪初夏揉捏的。

“那你下次就掀她裙子,保证她会和你说话。”倪初夏双手拖着脸,眨巴眼睛说道。

岑曼曼拽了拽倪初夏,“你这样会教坏小朋友的。”接近着垂头看向厉亦航说:“女孩子裙子是不能随便乱掀的,你可以给小朵零食、糖果,这样她就会和你玩了。”

厉亦航一脸茫然,都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两个男人正巧停下不说话,厉泽川弹掉烟灰,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倪初夏,然后对自家弟弟开口,“考虑要孩子了吗?”

厉泽阳眼中一怔,开口说:“再说吧,她还小。”

在他眼里,倪初夏就像是孩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能照顾好小孩,再加上这段时间她要处理公司的事情,自己也经常不在,孩子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

厉泽川忍着笑说:“建议还是生个女儿好,否则有她这样的妈,幼儿园的小女孩都不敢穿裙子了。”

厉泽阳清咳几声,不是没听到她对厉亦航说的话,只是她这样自己已经习惯,被大哥拉到台面上说,多少有些不自在。

生女儿固然是好,但要是这脾性和她一样……未来的生活堪忧,想想都觉得太阳穴疼得慌。

午饭结束,厉泽川让张钊来了一趟,把厉亦航交给他,让他送去上学,然后开车送岑曼曼回去。

厉泽阳把倪初夏送到倪氏门口,确保她脚无碍,才放心让裴炎开车离开。

裴炎问:“头儿,回临海苑吗?”

“去军区大院。”厉泽阳回答。

裴炎调转车头,驶向城西的军区大院。

路上,在遇到红路灯的时候,裴炎忍不住开口问:“头儿,杨将领这次做的太过分,说是派您去西部,不就是变相再削您的权吗?”

今天清晨发生的事情,他还是不能释怀。头儿尽心尽力为基地办事,哪一次任务不是凶险万分。

就拿半年前在Y国的行动,当时联系总部要求支援,可等任务结束,都没等来支援的人到场。若不是头儿的人脉够广,那一次也算是凶多吉少。

厉泽阳略微一抬眼,深邃的眸中点缀寒意,“不过分,怎么让杨胜继续调查影刹的事情?”

裴炎愣住了,仔细一想也觉得对。

不管怎么说杨胜都是杨闵怀的儿子,相较于头儿身份的特殊,他自然更信任自己的儿子,但这样做就不怕寒了人心吗?

至少,现在自己就对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尊敬。

“头儿,这次去西部还是多带些人,听说边陲的兵都排斥外来人。”裴炎也不想再提杨闵怀的事,想多了气的还是自己,“头儿,你真的要让秦飒跟去?”

厉泽阳若有所思地点头,“秦飒的性格还是要磨,他野外生存能力的确很强,带上他有备无患。”

“可是万一他又抽风呢?”

裴炎把那晚秦飒突然出现,并且开枪打伤娇娘的行为,直接认定为抽风,就算是特种兵出身,有点个性,但那样的场合不能开枪,这样常识性的问题总该知道吧。

“裴炎,你想过他不符合常理行为的原因吗?”

厉泽阳淡淡开口,表情依旧如往常一样漠然。

裴炎拧眉沉思,秦飒做出这件事后,善后工作刚处理好,他们就被杨闵怀叫去,那时候头儿还没到,按理说杨闵怀应该会发火动怒,但直到头儿来了他都未曾表现不满,并且字里行间都是对秦飒的袒护。

这一切都是说不通的,只有一种能解释的通,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杨闵怀捣的鬼!

“头儿!”裴炎板着脸,“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多年您为基地付出的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难道就为了让他的儿子成功取代头儿吗?或者说杨闵怀五年没有找过杨胜,实则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

厉泽阳缓缓闭上眼,都说人活的岁数越来,就会越通透,话虽然没错,但要想达到爷爷那个境界,还需要几十年。杨闵怀在忌惮,也可以说不愿放手,所以才会做出这般在别人看来不可理喻的事情。

“这次你留下来,杨胜他们还需要你的帮助。”

“头儿!”裴炎不解。

厉泽阳倏尔睁开眼,“留你下来最主要的还是看好她,倪氏那些人防不胜防,加上于家那边,随时可能出问题,别人我信不过。”

裴炎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虽然性格木讷一点,但身手和办事能力绝对能让人放心,有他在,他也才能放心离开。

“…是,头儿。”裴炎皱着眉头应下来,并保证,“我会保护好夫人的。”

珠城军区大院。

经过层层检查,裴炎将车开到将军楼外。

车停好后,跟在厉泽阳身后进了二层楼格局的小洋楼。

“赶紧进来,外面冷。”裴勇开的门,他对着厉泽阳一通嘘寒问暖,然后冷眼看着裴炎,“你今天有空过来啊?”

裴炎挠了挠头,清嗓子喊了声,“爸,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滚一边去。”裴勇没好气瞪着他,把门关上。

厉泽阳进了家门,径自上楼去了书房。

书房里,厉建国正在左手和右手下棋,乍看厉泽阳回来,眯眼问道:“前几天动静是你闹出来?”

“算是。”厉泽阳也没瞒着。

厉建国把棋局打乱,起身坐到书桌旁,“你瞧瞧你现在带的都是什么人?那种地方都敢开枪,以后说不准就当众杀人了!”

厉泽阳知道他不满,没有说话。

厉建国念叨了一会,随后问道:“你一个人来的?那丫头呢?”

“在上班。”厉泽阳答后,把这次来的目的说明,“西部地区恐怖活动猖獗,杨叔派我去支援。”

“嘭——”

厉建国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中气十足地吼道:“不准去!让他派他儿子去,整天使唤老子的孙子算什么?”

“爷爷,这个时候我留在珠城并不是适合,出去避一避也好。”近段时间媒体记者爆料的太多,虽然极力压制,但难保不会让人知道,他如今留下来对倪初夏很不利。

“你那是避一避吗?”厉建国气得不行,手指颤颤巍巍扶着桌面,“泽阳,你现在已经成家了,你要考虑小夏那丫头的想法,她知道你要走吗?”

厉泽阳眸光略微一怔,手指不自觉握紧,“还没和她说。”

“早年我就让你退出来,偏不听,我给你在军区安排职位,带几批新兵或者去各大高校、政委做报告,活轻松不说最重要的是安全,你怎么就想不通?!”厉建国无奈地看着他,继续感慨:“你和小夏才刚结婚,蜜月都没度,都出去几次了?人小夏跟着你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厉泽阳垂下眼,说道:“我知道委屈她了。”

“你知道个屁!”厉建国猛地站起来,手指着他说教,“你这脾气和你老子一个样,你媳妇要是和你妈一样我也就不说什么,随你往哪跑,但小夏多好的姑娘,你看看我书房里多出来的东西,哪一样不是她买的……”

“爷爷……”

“给老子闭嘴!”厉建国年轻时就是暴脾气,如今老了爆起粗口来一会半会都停不下来,“这次我就同意你出去,再有下一次,你、你就给老子滚出厉家。”

“吵什么吵?”厉奶奶听到动静,推门进来,“我孙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把他吼跑了,我和你没完!”

厉建国把脾气收敛,开口说:“老太婆,你要是知道你这好孙子过来是干什么,绝对比我还吵。”

“我孙子当然是来看奶奶的,是不是?”厉奶奶把厉泽阳拽出去,临走前还警告地瞪了厉建国一眼。

“奶奶,过两天有点事要离开珠城,想让初夏搬过来住。”

厉奶奶连连点头,应下来,“当然没问题,奶奶正愁住在这里冷情,趁这两天让裴勇去外面多添置家具,小夏喜欢什么样的……”

听着祖孙两在前面讨论,跟在身后的厉建国冷哼出声,忽悠人的功夫不错,还知道转移话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