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曼曼,别这样看着我【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氏周一晚例会前,李秘书打了倪初夏的电话,得知事情经过后,便下楼去找方旭,让他拿主意。

方旭此时已经把资料全部准备好,在听李秘书说完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要说在倪初夏没成为倪总前,他是经常主持召开例会,但自从她上任以后,他就撂摊子了,先不说那群人会不会揪着他是副总越权,就是她准备的那些资料,会议内容他也不清楚。

“倪总有说因为什么事吗?”方旭出声问。

在听完李秘书的转述,方旭脸色铁青,“明昱现在怎么样,倪总有说吗?”

李秘书知道方旭和倪总以及倪先生的关系不错,所以对他的焦急也并未觉得奇怪,开口说:“只听倪总说,倪先生需要静养,应该没有大碍。”

方旭沉吟了一会,起身穿好外套,拿了车钥匙,“既然死不了在那守着干什么?”

李秘书:“……”

那毕竟是人家亲哥啊!温文尔雅、脾气一流的方副总变了!

“通知各部门会议推迟半小时,让刘助理把资料整理好,倪总回来直接交给她。”

“是,方副总。”

方旭说完,快步离开办公室。

病房里,倪初夏喂了一些流食给倪明昱,乖乖坐在床边和倪明昱说话,说的多是小时候的趣事。

厉泽阳则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偶尔听到好笑的事,会轻挽起薄唇,几乎没有开口,把时间和空间让给两兄妹。

他还是很羡慕两人之间的感情,虽然言语都是互损对方,但一旦有外人欺负,就会一致对外,彼此护短。

甚至觉得,如果有一天自己和倪明昱有了矛盾,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在她大哥身边吧。光是这么想,竟然都会觉得心里堵。

他略微低垂着头,眼底尽显无奈。

此时,倪初夏说的有点渴,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床上的病美人,感慨说道:“要是脸上留疤了,该怎么办?”

倪明昱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因为力气已经恢复一些,语气不再那么病怏怏,“我是男人,怕什么留疤?”

倪初夏瘪了瘪嘴,“可是,这么漂亮的脸,要是毁容了多可惜啊?!”

倪明昱:“……”

他要是有力气,一定会直接伸手掐死这小丫头片子!

其实,倪明昱的眉骨和鼻梁比例可以说是完美,算是美人骨,老一辈人经常会说骨相好。他平时就那副身材站在那里,也没人会觉得他男生女相,但如今躺在床上,倒真有点病弱美人的感觉。

厉泽阳听到了倪初夏的担忧,目光落及病床上,出声说:“放心,医用缝伤口的线和美容线区别不大,恢复好不会留疤。”

“真的?”倪初夏眼眸一亮,“那我就放心了,毕竟这张脸和我长得像,毁了好可惜的。”

“……”倪明昱从牙缝中挤出话来,“就是有疤也不影响我的帅气!”

“是漂亮。”倪初夏伸手替他盖好被子,笑的无辜。

倪明昱:“滚!”

之后,方旭风尘仆仆地赶到,得知倪明昱无事,硬是要倪初夏回公司主持例会。

倪明昱被气得不行,方旭要带走丫头片子,欣然同意,甚至万分叮嘱,开完会也别来了,让他安静一晚上。

倪初夏虽然爱逞口头之争,但她对大哥的关心不假,再三叮嘱厉泽阳好好照顾大哥,才肯离开。

待她离开后,病房内陷入安静。

倪明昱被丫头烦的头实在疼,闭目休息了一会,才算缓过来。

裴炎轻手轻脚进来,把厉泽阳要的资料送过来,小声询问:“头儿,那间病房里的女人该怎么处理?”

厉泽阳深靠在座椅上,修长有力的腿交叠微曲,抬眼淡淡回:“先交给警察,判下来按老办法。”

裴炎愣了一下,随后点头表示明白。

“她爸先留着,还有用。”厉泽阳再次开口,说话时并未顾忌病床上的人。

直至裴炎离开后,倪明昱睁开眼,沉下声音说:“你的行为处事我管不了,但要保证不能牵连到我妹。”

厉泽阳掀开眼皮看向他,只是略微点头,视线收回,落在手中的资料上。

两个男人都是聪明人,说话就算不点名也能听懂。

得到他的保证,倪明昱精神有些困倦,就打算闭眼休息,却听到厉泽阳的声音。

“大哥,你对她隐瞒的事情,我深知是出于好意,但你可曾想过日后她若知道,该怎么接受?”

声音是刻意压低的,但在静谧的病房中,却是清晰到足以令人听到。

倪明昱蓦然睁开眼,看向厉泽阳的目光是警告、不善和恼怒,仅仅片刻,他便重新恢复那股子慵懒,“那就、永远别让她知道。”

眼前这个男人,比他想象中还要难懂、厉害,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把他的底细摸清,甚至他怀疑倪家近三十年发生的事情,他都事无巨细且了如指掌。

无论当年发生了什么,那都是上一辈的事情,不该牵扯下一辈,更不该让她去承担这一切。

厉泽阳选择在丫头不在的时候摊牌,想必也是赞同他的做法。

倪明昱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去找她,就是为了让她打消追根究底的想法。”

只是话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倒是先进医院了。

厉泽阳把资料合上,得出结论,“至少近段时间她不会再刨根究底。”

公司的事情已经够让她操心,倪明昱也住了院,最近是没有精力再去调查当年的事情。

倪明昱沉默了一会,开口说:“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好和她过日子就好。”

……

盛源大厦顶楼,厉泽川接出来透气给岑曼曼打了电话。

这时,岑曼曼刚从浴室出来,拿起手机的时候铃声正好戛然而止。

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是‘老板’二字,原本就被水汽蒸红的脸都快要滴出血来。

回拨过去,仅仅响了两声,电话被接起来。

能听出他的声音有些微醺,“饭局没那么快结束,稍微再等一会。”

岑曼曼坐在床尾,一只手攥紧手机,另一只手擦着头发,轻‘嗯’了一声,“喝了很多酒吗?”

“还行。”

有张钊挡着,今晚是能全身而退的。

岑曼曼听出他嗓音与以往不一样,心里有些心疼,叮嘱道:“喝了酒不要开车,记得找代驾。”

厉泽川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手扶着白玉石栏杆,透过玻璃能看到整个珠城,路上车水马龙、一片灯红酒绿的景象。

“你可以过来接我。”

“……”岑曼曼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的话,就听厉泽川继续说:“我在盛源大厦,你到之后去前台去钥匙,在车上等我。”

“老板!”岑曼曼看着自己穿着粉色幼稚的睡衣,发梢还在滴水,有点着急。

厉泽川的是想落在玻璃窗户上,眼底划过一抹得意,宠溺地喊道:“曼曼,我等你。”

岑曼曼盯着手机屏幕发愣,耳根已经开始发烫变红,唇角却不自觉地上扬了。

放下手机后,火速冲进了外面的浴室,拿起吹风把头发吹到半干,然后回房锁上门打开了衣柜。

看着衣柜里的衣服,岑曼曼略微叹了一口气,都是大学时代留下来的,老板事业有成,阅历丰富,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幼稚?

一连试了很多套衣服,最后还是穿了最普通不过的衣服。

上身是米色的高领毛衣,下身是浅色牛仔裤,搭上冬季度的板鞋,因为怕冷,最后决定带上豆绿的羽绒服。

出门前,她把熬的粥用保温桶装起来。

这一幕被许娇收在眼底,她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出声问:“你要出去?”

“嗯。”岑曼曼点头,“和朋友约好了。”

好在出来前,她已经想到许娇会问,所以早就想好了应答。

“曼曼,你过来一下。”许娇神秘地对她招手,然后将她拉到沙发上,“你说今天下班后对我说张总助和你的关系的。”

岑曼曼看着她,眼底尽是无奈,最后说:“张、张总助是看在初夏的面子上照顾我的。”

“真的?”许娇明显不信。

“真的。”岑曼曼轻轻推开她起来,把衣服整理好,拿了保温桶,“我先出去了,晚上早点休息。”

*

落地窗前,厉泽川靠在栏杆边,点了一支烟。

在他身后不远处,岑南熙站在那里,手上也夹着烟。

整整十分钟过去,他就这么站着,耳边却是厉泽川的那句‘曼曼,我等你’。

曾几何时,属于他的姑娘,已经不再原地等着他,而是投入了别人的怀抱。眼前的男人,无论从身份还是阅历上都比他高,输给他其实并不丢人。

只是,他不甘心。

从少年时期开始,他就深以为将来的妻子会是她,到如今快要到而立之年,却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怎么能让他放下?!

厉泽川把烟蒂按灭,单手插进裤兜中转身离开,在经过他的时候,目光并未落在他身上,表情倨傲、冷漠。

直至烟蒂烫到手指,岑南熙才回神,抬脚走向约定好的包间里。

晚上九点半,厉泽川的饭局才算散了。

盛源王总硬是要续摊,拉着李局一起,自然希望厉泽川也能作陪。

男人看了眼腕表,笑着说:“李局、王总,今天实在不行,让张钊留下来,改天再聚。”

撂下这句话后,他不顾张钊那双求救的眼睛,抬步走出盛源大厦门口,径自走向自己的车旁。

车内,岑曼曼托着下巴正在看米兰的一场珠宝秀,以至厉泽川坐进副驾驶,她才反应过来。

因为男人进来,车内萦绕了些许酒精和烟草的气味,淡淡的,并不难闻。

厉泽川主动系上安全带,靠在后座抬手按着眉心,还不忘嘱咐:“以后一个人在车上,门窗一定要落锁,知道吗?”

岑曼曼乖巧地点头,驱车离开车库。

这个点,仍旧是下班的高峰期,路况并不是很好。但好在她开车很稳,一直保持在四十码左右,匀速行驶。

“我们要去哪?”光顾着开车,都没问到底要去哪里。

她看着他脸色并不好,提议说道:“送你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厉泽川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打开了车上的GPS定位,点了两下后,轻抬下巴说道:“按着上面的路线开。”

“哦。”岑曼曼应下,从车座下把保温桶拿出来,递给了男人,“老板,在家里熬得粥,喝点先垫一垫。”

厉泽川眼中有一瞬间的凝滞,心中是她带来的温暖。

打开保温桶,除了有粥之外,还贴心地装着一些小菜,厉泽川喝了一些,灼烧难受的胃舒服了很多。

他伸出手,握住她的右手,低声说:“谢谢。”

这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这么多年过来了,独独今晚让他觉得在应酬之后还有盼头。

岑曼曼听到他的道谢,其实被吓了一跳,尤其是自己的手被他握着。

她有些不自在地抽回了手,怯生生地说:“我的车技很烂,一只手会出事的。”

这句话,倒是让厉泽川低声笑起来。打开了车窗,任由冷风对着吹。

约莫半小时,厉泽川让她找个地方停车。

岑曼曼停下车后,两人交换了位置。

“老板,你喝了酒没事吗?”

“嗯,没事。”

这次,车速稍微快些,一路向着郊区开去,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座山脚下。之所以称之为山,是因为它的地势稍高,这一片郁郁葱葱,似乎并未被开发,还保持着原来的面貌。

岑曼曼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只有车灯有亮光,紧张地握着安全带。

男人察觉出她的紧张,出声问:“胆子这么小,当初是怎么从开车到舒城的?”

岑曼曼小声回:“那时候知道闯了祸,脑子里就想着怎么弥补过错,没时间害怕。”

那算是她第一次开那么久的车,还是独自一人。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觉得,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所有的不情愿被逼了做第一次之后就会习以为常。

“那么现在呢?”厉泽川唇角带着笑,“和我在一起还会觉得害怕?”

莫名被问到这个问题,岑曼曼脸颊开始发烫,她双手捧着脸,摇头说:“不害怕。”

她刚刚的表现,只是在紧张,因为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格外的紧张。

十一点钟,车子最终停了下来。

刚下车,就被厉泽川抱了满怀,他将她抵在车上,俯身靠近,“曼曼,欢迎来到我们的家。”

话落,周围突然亮起来。

一棵棵劲松上,挂满了闪烁各种颜色的小灯,顿时将四周照亮。

岑曼曼的心跳的很快、很乱,她将头从他怀中抬起来,在两排劲松的尽头,是一扇炫黑色的门,门内是花园、游泳池和欧式的别墅。

“老板?”

厉泽川应了,低头看着她,见她还有些愣,牵起她的手,带她向前走。

无论是别墅外还是别墅内部,都是精心布置过的,可以说花费了很多心思。

待她进了别墅,坐在沙发上的时候,还是有些懵然,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梦里她是位公主,英俊的王子牵着她一步步走进两人的城堡。

“不喜欢吗?”厉泽川倒了杯热水放在矮几上,顺势坐在她身边,眉头有些皱起,“宋清说女人都会喜欢这些。”

岑曼曼眨眨眼,偏头看着他,“宋清?”

是设计部斯斯文文,对她格外照顾的那个人吗?

厉泽川看出他的疑惑,点头说:“就是他,宋清是舒城宋家的幺子。”

之所以来厉氏,是不想参与家族的利益争斗。

“那他对我很好,也是……”岑曼曼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她目光泛着水光,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很感动。

“老板,我很喜欢你准备的这些。”

厉泽川靠在沙发上,自然不相信她的话,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不勉强,我早该知道你不一样。”

他的目光染了点点温柔,都说男人专注、认真的样子最吸引人,可她却喜欢厉泽川看着她的眼神,令她觉得很暖。

厉泽川无声叹气,硬生生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

他说:“曼曼,别这样看着我。”

------题外话------

祝各位美妞新的一年心想事成开开心心!

也希望美妞们能支持正版、不跳订,订阅数据很重要的哈~

喜欢厉先森、夏夏、厉大哥、曼曼……的小伙伴们,来年都要在哦!

感谢

【小烦家的球球】1月票

【臻玺5201314】1月票

【冰心2008】1月票

【庸人自扰06】1月票

【威威1983】1月票

【11181101】1月票

【zy701123】1月票

【忆书凡】1月票

【weixin89cf5e2a5f】3月票

【rxp1969】5月票、1评价票

【高冷小公举】9鲜花、1钻石、188打赏、1五星评价票

【yanyanhuang】1月票

【ak】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