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不如你跟着我怎么样?/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茫茫无际的绵延山峰,白雪覆盖。

物资中的衣物被拿出来,推车变轻,加上刚刚厉泽阳的鼓动,行军速度变快。

孟恩的猎鹰盘旋在低空,每隔一段时间会飞回到他手上。

从珠城军区来的对那只猎鹰都很好奇,有几个撞着胆子上去瞅了两眼,回来感慨,“原来听话的不止军犬。”

秦飒身为特种兵出来,见过的世面倒是多,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这次派来西部的有一个营,跟着厉泽阳运送物资的是步兵连,总共一百二十人,连长是叫张宇,小个子,却把短小精悍这个词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凑到秦飒身边,用肩膀碰了碰他,“和我们说说呗!”

秦飒看了他一眼,趁他不备解开腰带勒住了他的脖子,“张连长,假使你现在是一只鹰,我锁住你的食道,在你飞一圈回来抓住猎物后我会解开绳索喂你食物,下次你会不会看到猎物就扑过去然后再飞回来?”

“噗……”

“哈哈——”

“咱们连长这样看的确像鹰。”

张宇被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最后训斥,“行了,你们这群兔崽子一天不练就上房揭瓦了!”

秦飒松开他,漫不经心把腰带绑在身上,“那只鹰就是这么训练的,不过训练目标不是猎物,而是那群恐怖分子。”

张宇清咳了两声,看向前方那道傲然背影,眼里露出崇拜之情,甚至感慨出声,“我们首长真厉害。”

秦飒瞪着他,“是我解答了你的疑惑?!”

“秦老弟,可是你心甘情愿做首长的手下,间接证明,你服他!”

秦飒呶呶嘴,没再说话。

说的是没错,在他替自己担责后,对他就没意见了,这半个月的相处,他用能力和人格魅力,让他不得不服。

以前对他叫出“头儿”的时候,会觉得为难、不甘,可现在,他语气中是满满的尊敬。

步行一个小时,厉泽阳吩咐原地休息,吃点干粮垫肚子。

一百来号人也没顾忌,直接盘腿坐下,拉开硕大的行军包,掏出压缩干粮开吃。

因为这玩意儿实在没什么味道,只能就着水生吞下去,饱肚子。

秦飒挨着厉泽阳盘腿坐下,因为受过特殊训练,孟恩那边整顿好,就闻到了熏肉的气味。

“孙子,就知道给我们准备这东西!”免不了骂两句。

厉泽阳自然也知道,眉头紧蹙,沉声开口,“欺负我的兵,他两年内别想升一级。”

秦飒愣了一下,惊讶地问:“这算公报私仇嘛?”

“你说呢?”厉泽阳眸淡然,面露寒意。

这些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基地的训练环境比这里严苛,但张宇带来的步兵连却都是按照平时的量训练。

外部环境恶劣,怨不了别人,但区别待遇,让他的兵受没必要受的苦,这笔账任务结束会好好算一算。

被他冷不丁看了眼,秦飒打了冷颤,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就是傻逼,和他对着来。

眼前的男人是谁,以他的势力,直接让一个人多年来奋斗的成果瞬间化为乌有都可能,只是他不想计较,这计较起来……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像孟恩这种在边境当兵的,其实很好往上爬,不过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有得受。

秦飒默默啃着干粮,上下瞅了他一眼,问道:“头儿,我们大概还要在这待多久?”

“听上面通知。”厉泽阳说完,薄唇紧抿起来。

还有一个来月过年,能赶回去固然好,赶不回去至少要通知她一声。

上面通知?

那不就是杨闵怀了,他应该不会希望头儿早点结束回去吧。

休整十分钟,继续向北行军。

他们是在五天前从驻扎地出发,前三天被风雪拖住了步伐,距离被困的村落大概还有一天的脚程。

秦飒把毡帽拉下来,双手塞进袖口,抬眼看到张宇正在指挥手下扶着推车,又把手抽出来,背好行军包走过去帮忙。

“厉少将,看样子今晚会有场大雪,我们要尽快翻过山头,找到避风雪的地方。”孟恩难得走过来,好意提醒。

“你们带路,小心行事。”厉泽阳对他点头,跨步走向秦飒,询问:“体力还行嘛?”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关心,秦飒有些不好意思地回:“行啊。”

厉泽阳点头,“那就和我去探路。”

越接近目标越不能松懈。

秦飒:“……”

他能重新回答上面的问题嘛?

有那只鹰在,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大事。

厉泽阳和秦飒的脚力很快,没一会儿便把队伍抛在身后,和他们一起探路的还有孟恩的下属,巴图。

他穿着动物毛皮,个子不高却健硕,只露出常年被风吹日晒的脸。

“少将,我发现这里有脚印!”他突然开口说话,语气有些激动。

秦飒率先走过去,蹲下来看那一排脚印,凌乱,并不是一个人留下的,和孟恩他们的鞋型一样。

“一定是巴特尔他们,我们和他们汇合了。”巴图脸上洋溢笑容,看着厉泽阳说:“我去告诉老大。”

厉泽阳视线淡淡扫了周边环境,随后落在那一排杂乱无章的脚印上,如墨瞳仁在一片白雪中显得异常明亮。

不出十分钟,孟恩带着人赶来。

在看到脚印时,可以说是欣喜若狂,当即下令改变行军方向,沿着脚印行走。

秦飒从雪地里站起来,坚定反对,“不行!”

“虽然从脚印上看的确是你们同伴的,但这样做太冒险了,我们一路向北先把物资送去村落,那群村民等不了。”

孟恩听到秦飒的一番话,火气上来,大声反驳:“如果这些脚印是你的兄弟留下的,你会不管嘛?”

之后,干脆看向厉泽阳,“厉少将,你也认为不能往这边走?”

厉泽阳略微一点头,“那边极有可能是陷阱。”

“那万一不是呢?巴特尔带了二十个人比我们早出发三天,他一定是遇到了困难。”孟恩看着厉泽阳和他身后的兵,冷笑着说:“你们不愿意冒险我自己去,去他娘的物资,老子兄弟才最重要。”

“孟恩,你冷静点!”秦飒有些着急,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兄弟们,愿意跟着我走的现在出发。”孟恩根本不听劝说,吼了一声后,带队离开。

沉寂良久,张宇开口,“首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物资都在他们手上,带路的人却不见了。

“头儿,你也看出问题了?”秦飒的关注点与张宇不同。

厉泽阳轻嗯一声,沉声说:“问题出在脚印上,一路走来经历数次风雪,最近的是上午那场,脚印太过清晰,像是前不久才留下的,还有一点,巴特尔比我们早出发三天,没有道理会在这里遇到。”

张宇若有所思地点头,所以首长才会说极有可能是陷阱,阻止蒙恩他们前去。

可是——

“孟恩他们会不会遇到危险?”

秦飒嗤声,目光落在渐远的那群身影,“我们已经提醒,是他不遵从命令,出事还能怨不了人!”

厉泽阳看了眼身后的一百二十人,拔高嗓音,“我只选二十个人带在身边,你们当中谁来?”

“我!”

“首长,算我一个!”

“……”

没一会儿,二十个人自动列成一排站好。

秦飒明白他的意思,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张宇出列。”

“报告首长,已出列。”张宇站直身体,脸上是肃穆。

厉泽阳吩咐,“把你的人带好,继续沿着原先路线前行。”

“是,首长。”

“追上他们,我会让巴图回来带路,一切小心。”厉泽阳吩咐完,手略微举起,做了出发的手势,带着二十人追赶前面的队伍。

……

周颖和厉泽川吃过午饭,并未回去,而是让张钊带着她在公司四处转转。

张钊心惊胆战陪着她参观了财务部、项目部以及研发部等,最后来到了设计部。

重头戏来了,张钊擦了额头的汗,他是护着岑小姐呢,还是护着岑小姐呢?

“张总助,这位是?”设计部主管扶了扶眼镜,眼中突然一亮,“是……是周颖周女神啊!”

周颖对着他笑了笑,淡然开口,“我就是来看看,了解一下公司各部门的情况。”

主管愣了一下,用求救的眼光看向张钊。

这到底什么情况?

按道理说除了公司内部人员,其余人是不允许进各部门的办公区,就是部门与部门之间也严令串门现象。

张钊解释道:“周女士是公司的董事,她是过来视察各部门工作情况,主管辛苦准备一下。”

“哎,没问题。”主管点头应下来,转身进了办公区,和还在办公的员工打招呼。

岑曼曼和许娇前不久才转正,面对领导来视察没有经验,和她们相比,其余已经经历过的人就显得没有那么慌张。

“这次来视察的不是公司高层,是公司的董事,周颖女士,大家打起精神来,别丢了设计部的脸面!”

主管的话说出去,有人开始慌了。

“主管,最你说的周颖女士是大明星?”

“没错。”主管慎重点头。

“靠,公司董事成员竟然有她!我来公司三年怎么都不知道?”

主管苦笑起来,别说三年了,他来公司少说也七年,也是今天才知道周颖竟然是公司的董事,可以说高层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

许娇探头,有些紧张地问:“曼曼,待会我们怎么办?要是她突然问话,该怎么回答?”

岑曼曼抿了抿唇,轻声回:“别紧张,你怎么和主管、经理汇报工作,就怎么回答她,一般董事对公司的事情都不是很熟,不会问太刁难的问题。”

许娇点点头,见她眸中真的没有慌张,心里多少定下不少。

岑曼曼对周颖是公司董事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主要还是对她本人,以前在电视上看觉得她很漂亮优雅,尤其是她对生活的态度,她从未觉得变老是可怕的,一切都是人该经历的,守住本心才最为重要。

如今能看到她本人,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没一会儿,张钊带着周颖走进设计部,在主管的要求下,所有人已经站在门外一字排开迎接。

周颖一眼扫过去,发现设计部的女人不多,精明地落在了站的位置最不起眼的人身上,她没有径自走过去,而是随意抛出两个问题。

第一个被李娜解释清楚,第二个被林东升回答,两人自信满满地对视了一眼,退回原位。

女人对女人似乎天生就带有敌意,李娜在看到周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那么多年的阅历在那不说,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还能成为公司的董事,就光这些,也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

张钊笑盈盈开口,“周董事,设计部条条框框一向少,却是咱们的核心部门,您可以多和主管交流。”

主管知道张钊在引荐自己,连忙走到她身边,“周董事,如果您不嫌弃可以去办公室坐一坐。”

周颖看了两人一眼,目光落及张钊时,别有深意。

“不用了。”她拒绝,踱步向前走,问道:“都说设计师是越老越吃香,可公司好像并不是如此。”

主管张了张嘴,那是因为首席设计师都是在家上班的。

张钊紧跟在她身后,替主管解释:“自古英雄出少年,厉氏设计部招进来的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很多都是全国珠宝设计大赛拔得头筹的人。”

“哦?”周颖若有所思地点头,下巴微抬指向许娇和岑曼曼那处,“这两位呢?看着像刚进公司的。”

许娇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载人看不见的地方,她紧紧拽着岑曼曼的衣服下摆,很害怕被周颖问话。

张钊无奈扶额,老板他娘怎么就这么厉害,眼睛就是火眼金睛啊,这么多人竟然都能精准的找到。

主管适时开口说话,“这两位的确是前不久才过的实习期,两位小姑娘性格稳,做事踏实,好好带一定不会比设计师差。”

自己的下属,私底下可以嫌弃他们,但有外人在,护着是应该的。

周颖点头,“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明年春受邀参加一场Y国时装秀,自然要佩戴珠宝,我希望戴着自己公司的珠宝出席。”

“周董事您放心,厉氏内部正在进行珠宝设计比赛,获奖的就是明年的新品,产品给您戴过,相信一定大卖。”主管觉得机会来了。

以往公司高层也提议签周颖,奈何送上去的方案没被打回也没被采用,就这么被毙了,现在想想大抵是她的这层关系在这里,如今她自愿佩戴厉氏珠宝,可不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周颖脸上依旧带着笑,突然上前走了两步,问许娇,“你大学是设计专业?”

“啊?”许娇吓得连连点头,“是,是设计专业。”

“你呢?”

岑曼曼见她在问自己,朝她礼貌一笑,控制音量回:“是设计专业。”

只是一个问题,周颖心中大致有了判断。

她细细打量眼前的女人,算不上一眼让人惊艳的漂亮,但五官却生的秀气耐看,只是看上去有些显小,说她是高中生都没人有异议。

“我记得你们学设计的,在大学的时候开过很多门课,其中包括色彩搭配已经服装类的,对吗?”

岑曼曼没料到她会突然问及学校的课程,稍稍愣了片刻,说道:“是开过这类课,因为我们主修是珠宝设计,所以这些课一般都是选修课。”

张钊原本还担心周颖会为难他,听两人真的只是聊天,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周颖问:“那你选修了吗?”

“都学过一到两个学期。”岑曼曼虽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老实回答。

她上大学的时候,岑南熙已经进入公司,两人就处在碰不到面的状态,他忙碌的不行,而她刚进入大学,闲的不行。

那时候倪初夏忙着出去旅游、摄影,而她只能耗在学校,那些别人不愿意上的选修课,她都会去旁听,总比自己一个人无聊要好。

不知道是不是和厉泽川待久的缘故,她现在对任何事情好像都能平静的对待,想到从前的事情心里也不会再有以往的那种感觉。

“这段时间设计部并不忙,不如你跟着我怎么样?”周颖发出邀请,面上是真诚的笑意。

张钊惊愣,站在周颖身后急得额头直冒汗,只能对着岑曼曼使眼色。

姑奶奶,千万不要答应啊!

岑曼曼也被惊到,似乎在思考跟着她是什么意思?

在对上张钊那副算得上狰狞的表情,她弯下腰拒绝,“周董事,谢谢您的抬爱,只是这段时间我想把精力放在设计大赛上,不好意思。”

周颖蓦地回头,正好看到张钊拍胸脯的动作,转而看向设计部主管,“难得看上一个人,主管不帮我劝劝?”

主管点头走到岑曼曼身边,小声劝说。只是心里却在犯嘀咕,怎么什么大人物都能看上岑曼曼?

前不久是上面要人,现在又是董事会要人,他觉得要好好对岑曼曼,她算是设计部的福星。

周颖当面挖人,虽然不厚道,但这算是一次机会。

搞设计的人都知道,设计师画出一张图,可不是关在一间房子里就能完成,需要灵感,需要开阔视野,跟在周颖身边能见世面,自然比关在厉氏要好。

设计部的人各怀心思,内心多数是不平。

李娜恶狠狠瞪着岑曼曼,凭什么一个刚转正的设计师就能得到那么好的机会?双手紧握住,又松开,来回几次才将怒气压下去。

而宋清,已经在主管和岑曼曼说话的时候离开设计部,径自走进了电梯。

“她叫什么名字?”周颖问张钊。

张钊心里不情不愿,却还是把名字说出来,“周董事,您想要助理或者服装搭配师,可以找最专业的,她就是一个小员工,您没必要挖她离开。”

周颖没理会他说的话,转身看向岑曼曼,“岑小姐,我说的跟着我并不是让你离开厉氏,只是希望你在这段时间跟在我身边,帮我做一些琐事,当然这些琐事也能帮助到你接下来的设计生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周董事,我……”

“岑小姐,我出入的场合能接触到国内外的著名设计师,这是次难得的机会,你不用急着拒绝,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你可以询问别人的意见。”周颖最后的‘别人’咬字很清楚,似乎在提醒什么。

她说完这句话,便和主管打招呼,离开了设计部。

……

倪氏建材。

倪初夏自中午时分接到了厉泽川的电话,心里就一直不安。

在王立全来自前,她捧着一份文件已经发了十多分钟的呆。

“倪总,您知道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我只求您能给我一次机会。”也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王立全已经老了很多。

采购部的亏空,预算超出,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他那不争气的儿子昨晚和人赌博又输了一百来万,他就差把家里老宅卖掉了。

倪初夏把手里的文件合上,双手环胸,大有和他谈下去的架势,下巴倨傲微抬,示意他继续。

王立全看她的样子,觉得自己再唱双簧戏,却还是硬着头皮说:“倪总,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才来求您的,采购部那些钱,能从我工资里扣除吗?”

倪初夏莞尔笑了笑,“王经理,你的年薪是三十多万,我就满打满算四十万,采购部超出预算的可是五百多万,你打算还多少年?”

“我,这……”

“二十五年,那时候你还在世吗?”倪初夏脸色沉下来,说出的话却像是蛇的信子,阴狠毒辣。

王立全擦了额头的汗,说道:“我家里还有些古董,应该能抵过一些。”

“我不要听这些,在年前把那些钱补上就行,否则咱们就法院里见。”

“倪总!”王立全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满地开口:“亏损的钱数量也不算多,您至于这么狠心吗?”

“那你倒是把钱补上啊?”倪初夏冷笑出来,“我可是记得你儿子王智一辆跑车大概就值这么多了,如今五百万都赔不起了?”

提到跑车,王立全就气。

那会儿刚买回来的车,牌照还没有上,不争气的儿子就上路和人家飙车,一连撞了三人,两伤一死,警察一直在调查,他只能把车锁在车库了,如今都不敢转手,只能等风头过去,但公司的事情等不了。

“当初我把手上的股份全数转让给您,您看在这个份上,再通融一些时间吧。”王立全把陈年旧事翻出来,企图能靠这点说服她。

倪初夏心里冷笑,像是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打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沓文件,扔到他跟前,“你自己看看,这些够不够抵过你所说的那些‘情份’,别试图和我讲这些,当初股份转让只是比交易。”

王立全双手颤抖地翻着文件,到最后已经没有勇气在翻看。

“我若是真的心狠,你早在牢里度过余生,还有机会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倪初夏撑着桌面起来,略微弯下腰压低声音,“当然,如果你肯在和我做笔交易,一切好商量。”

王立全缓缓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人。

他活了大半辈子,算是体会到,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这句话的精髓所在。

倪明昱来的时候,王立全刚从办公室出来,他脸色煞白,眼神空洞,似乎下一秒钟就要倒地进医院。

他用眼神询问李秘书是怎么回事,李秘书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并不清楚。

哟,小丫头片子整人的段数是越来越高。

推门走进办公室,倪初夏站在窗户边看向远处,眼神是放空的,似是只是单纯的在发呆。

“刚收拾完老家伙,还以为你正在洋洋得意呢?”倪明昱走到老板椅上,倒是不客气地躺坐下来,随手把手里的策划书扔到桌上。

倪初夏纤长卷翘的睫毛微动,并没有说话。

已经是下午时分,窗外那轮红日正挂在西南处,似乎很快就要湮灭光芒,她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格外的安静。

倪明昱这才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起身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在想什么?还是觉得累了?”

倪初夏缓慢地眨了眨眼,偏头看着他,“大哥?”

“嗯?”倪明昱以为她要说什么。

“你找我什么事?”

问出这话的时候,倪初夏已经一改刚刚的沉默,与以往无异。

倪明昱眉头略微一皱,转身把办公桌上的周年庆典策划书递给她,“周年庆策划书,你看看有什么要改的?”

倪初夏接过,顺势坐下来,拿起桌上的电话让李秘书送两杯茶进来,开始浏览策划书。

李秘书把茶水送来的时候,办公室格外的安静。

一人看文件,一人闭目养神,她也识相的没有说话,关门时都刻意放轻了声音。

约莫半小时后,倪初夏把策划书仔细看完,有些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

倪明昱问话,“大老板,怎么样?”

倪初夏勾手让他把连椅子带人一起来她身边,手里握着马克笔,翻开了第一页,“这里,开头就是我上台致辞,主持人去哪了?”

紧接着翻到后面,“还有,你想的这些能带动气氛的活动,是在太LOW!这次是三十周年庆典,不是每年一次的年会,我要的是创意。”

“……”

倪初夏说完后,把茶杯一口气喝完,冷笑了一声说:“这份策划书是从搜索引擎上随便下载的吧,完全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缓过神后,倪初夏抬眸又看了眼坐在身边的倪明昱,懊恼地闭了闭眼,“对不起,我太投入,一时没想起来你是我大哥。”

倪明昱:“……”

他怎么觉得在她说教的过程中自己宛若一个智障?!

“大哥,我把周年庆交给你,不是让你胡任务的。”倪初夏看着被她改的面目全非的策划书,心里有种无力感,“我希望你能认真一点。”

“我反而觉得你应该把要求放低一点。”倪明昱并不赞同她的话,抬手轻拍她的头,“丫头,你别把自己逼太狠,适当的放松自己。”

倪初夏眸光闪烁了几下,抿唇说:“趁还有时间再商量一下庆典的事宜,这份策划书明天的会议不一定能通过,需要改一改……”

最后,离下班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一份崭新的策划书被商讨出来。

“员工就在乎两点,节目是否有趣,奖品是否值钱,做到这两点明年他们也有动力做事。”倪初夏说完这句话,最后在奖品那一栏写下了豪车、新款手机以及一些能吸引人的礼品。

倪明昱赞同地点头,提议,“节目就让每个部门的经理负责,至少交三个上来,最后综合挑选。”

“可以,还要请人设计创意灯光秀,最好把倪氏三十年的历程表现出来。”

“……”

你一言我一语,最后拍板定下了策划书的大致内容,其余还是有倪明昱回去整理。

“下班了,一起去吃饭。”

倪初夏把桌子收拾好,拎着包和他出去。

两人去的锦海餐厅,倪明昱早早地约好了时间和位置。

倪初夏坐下的时候,弯下了眼睛,“大哥,还是你有心。”

锦海餐厅分两层,一层是中式菜色,二层是西式餐点,因为店面占地面积不大,又是闲情雅致的人开的,每次来都要提前预约。

倪明昱见她终于是笑了,无奈开口,“准备留着约会用的,便宜你了。”

“嘁!”倪初夏歪头咬着吸管,“也得有人和你约啊?算了,我就勉为其难陪陪你这个万年光棍吧。”

倪明昱没好气看着她,问道:“哟,今天肯舍弃老公来陪我了?”

那双晶莹透亮的笑眸黯淡下来,整个人像是焉巴的白菜,委屈地说:“是他舍弃了我。”

倪明昱眼眸危险眯起,他就说今天去办公室丫头的状态不对,原来还是因为厉泽阳。

“他欺负你了?还是把你甩了?”

“呸呸呸,大哥,你就不能盼着我好,是巴不得他把我甩了吧?”倪初夏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单手撑着脸颊,不高兴了。

倪明昱伸手推搡她额头,“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怨妇。”

“走开。”倪初夏挥开他的手,瞪着他说:“哪里像怨妇了,明明是青春美少女!”

“别扯了,吃完送你回去。”倪明昱把菜单递给她,对着站在一旁等很久的服务员抱歉一笑。

女服务员脸颊泛着红晕,神色有些恍惚。

两人点好,随意聊着事情,气氛还算不错。

倪明昱也才注意到,只有在工作的时候,倪初夏才会很拼,像是变了一个人,只要不聊工作的事情,她的表情一直是放松,笑容也很多。

他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看到她努力的样子,心里多少觉得愧疚,那原本是他承担的责任,落在她瘦弱的肩膀上。

“夏夏?”

倪初夏原本在切牛排,陡然听到他叫自己小名,还有些惊讶,抬头问:“怎么了?”

“对不起。”倪明昱说完把杯中的红酒喝完,“公司的事情让你受累了。”

“大哥,说这么见外的话做什么?”倪初夏递他倒酒,笑着说:“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就赶紧娶媳妇生孩子,等你孩子长大,我就撂摊子不干了。”

倪明昱被她逗乐了,“还是指望你自己生比较现实。”

或许是单身时间太长,也或许是接触过挺多离婚案件,他现在对婚姻不感冒,一切顺其自然,遇不到合适的,独身主义也不错。

“我啊,暂时没想过要孩子。”倪初夏耸肩,她在生活上都无法照顾好自己,再来一个怕要乱套了。

“你是没想过,厉泽阳年纪不小了。”倪明昱作为兄长,总要说一些话,“他的长辈不催吗?”

倪初夏眉头略微蹙起,说道:“厉爷爷和厉奶奶挺开明的,不会给我太大压力。”

也许是家里已经有了重孙,也或许是他们理解厉泽阳的工作,所以在这方面他们并没有太着重强调。

倪明昱有些好奇地问:“他的长辈只有爷爷和奶奶?”

“我知道他的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妈妈常年不回来,并不了解。”

倪初夏没有把周颖是他的妈妈这件事说出来,毕竟她本人并未公开,从她口中传出来,以后的日子就不太平了。

庆幸周颖并不是家中的阔太太,没事就爱折腾的那种,她工作的时候也就没闲工夫找自己麻烦了。

倪明昱若有所思地点头,并不说话。

“美丽的小姐,请问是您这桌点的小提琴奏乐吗?”

倪初夏顺着声音抬眼望过去,来人穿着白色雪纺连衣裙,一头黑发披散下来,模样清秀乖巧,是个年纪不大的女人。

朝她笑了笑,她看向倪明昱,问道:“你点的?”

倪明昱靠在椅子上,单手搭在桌面,似笑非笑地说道:“既然送上门,你就奏一曲吧。”

捧着小提琴的女人闻声转头,在看到倪明昱的时候,脸色顿时拉下来,强忍着怒意说道:“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餐桌了。”

“等等。”倪明昱眼眸微眯,出声制住她的步子,“这就是你们店里的服务态度?”

宁婧深呼一口气,微笑着转身,“这位先生,请问您想听什么曲子?”

倪明昱满意地扬眉,修长的手指轻点桌面,“来一首两只老虎吧。”

噗!

倪初夏眨了眨眼,她小时候也学过小提琴,初学的第一首完整的曲子就是两只老虎,大哥确定不是在搞笑?

宁婧瞪大了眼,显然没有料到他的回答是这个。

“怎么,不会吗?”倪明昱双手环胸,表情慵懒,依旧能看出藏在平光眼镜底下的那抹戏谑。

宁婧微微一笑,优雅地将小提琴架在肩膀上,奏出与这家餐厅很违和的儿歌。

倪初夏憋着笑,听完了半首曲子,没忍住破功了,不仅是她餐厅大多数人都哈哈笑起来,美女演奏固然赏心悦目,但曲调幼稚形成的反差太大。

宁婧又气又恼,最后收尾时竟然还拉错了几个调,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脸颊已经通红,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

倪明昱面不改色地带头鼓掌,紧接着餐厅里开始响起掌声。

这样的举动让宁婧更加委屈,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倪明昱一把握住手腕,“我小费还没有给呢?”

宁婧甩开手腕,从牙缝中挤出话,“不需要。”

倪明昱站起来,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红票子,摆在她面前,“我偏偏要给,你接还是不接?”

------题外话------

感谢

【清香远扬】1月票、1五星评价票

推荐好友都市甜宠文<<权少在下萌妻在下>>米粒饭粒作品,

他狠戾焦躁似暴君,却为一个女人倾了心,在她面前温顺的犹如哈巴狗,从高高在上的金字尖走下来耍尽各种手段,只为追妻,人称:犬少。

偏偏那女人无动于衷,他就咆哮了:“林木,你要是不从了老子,老子就干死你。”

温暖有爱好故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