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这事比生孩子更重要/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珠城的天气多变,昨晚明明繁星点点,今早却飘起雨丝。

五点钟,军区大院准时响起起床号。

倪初夏从睡梦中睁开眼,伸手覆在枕头上,湿了一片,已经记不得梦的内容,只知道是噩梦。

从床上爬起来,洗漱,换好衣服后,才发觉外面在下雨,晨练大概会取消。

因为已经起床,就没有再睡,而是坐在书桌前,把昨晚未完成的会议纲要完成。一切准备好后,已经是七点钟。

倪初夏拎着包走下楼,厉建国戴着老花镜在看到当天的报纸,厉奶奶在阳台给那两盆绿萝浇水。

一切还和往常一样,没有变化。

厉奶奶叮嘱,“小夏,快去吃早餐。”

等用过早餐,倪初夏和两位老人告别,出了门。

坐上车,裴炎朝她问好,提及了叶飞扬破译得到的留言。

倪初夏捧着手机,弯下眼睛,笑起来,“你要听吗?”

裴炎愣了一下,连忙摇头,“不用,头儿是留给夫人您的。”

倪初夏抿唇,将头靠在窗户上,就说那么几个字,说是留给他那群手下的也不为过,反正又没有提到她。

裴炎透过内后视镜看到她闷闷不乐,猜测说道:“夫人,头儿出去从来不会给我们留言,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说的是实话,以前刚进基地的时候,那时他们中没有人能有资格组队带人,基本都是独自完成任务,或者上面随机安排搭档,大多时候头儿会消失一段时间,等他再次回来任务已经完成。

就这么权限升级,他挑选几人成立行动小组,若不是五年前的那次事,小组应该会持续下去,只是事与愿违。

倪初夏眨了眨眼,笑着开口,“你和他整天腻一起,还能不知道他在哪?”

裴炎愕然,黑脸憋得通红有些别扭地说:“夫人,你和头儿那才、才是腻在一起。”

他顶多就是跟班,为了保护头儿。

噗!

“逗你玩儿呢。”和厉泽阳那个老流氓待在一起,竟然还能做一个纯情boy,实在难得。

裴炎这才松了口气,庆幸后面去公司的路上她没有再问话,不然都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了。

将倪初安全送到公司,便径自开车离开。

路上,手机铃声响起,看到长串的号码,裴炎眼睛陡然一亮,接通电话。

“裴炎,我是秦飒。”

从电话中能听出对方语气的严肃,裴炎心里一紧,出声问:“什么事?”

他和秦飒并不熟,可以说两人互相看不惯,但他却打电话过来,后面的内容不要想也知道是关乎厉泽阳的。

“倪,倪初夏不在你身边吧?”

听到他这么问,裴炎变了车道,一脚擦了刹车,“夫人不在,是不是头儿……出事了?”

“…对不起……”

接下来做的事情,裴炎是机械性完成的,他重新点火发动车,回到军区大院。

‘头儿从悬崖坠落,人虽然找到,但仍然昏迷不醒。’

‘头儿的意思是瞒着她,我拿不定主意。’

‘……’

秦飒的话像是勒住脖颈的绳索,让他喘不过气。

半小时前他还在和夫人讨论头儿,他还看到了夫人在提及留言时的笑意,一眨眼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秦飒说拿不定主意,难道他就能了吗?

这些天,他把夫人对头儿的思念看在眼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夫人有多想见到头儿,如今告诉她这个消息,让她怎么接受?!

裴炎几乎是本能地开车回到了军区大院,然后停车走进将军楼。

厉建国和裴勇在阳台对弈,厉奶奶和家里的保姆研究中午的午餐,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温馨。

裴炎揉着被雨淋湿的头发,咬牙穿过客厅来到阳台。

裴勇瞪了他一眼,“看到司令不敬礼,几天不练你,皮痒了是吧?”

“司令,西部传来消息,头儿昏迷不醒。”裴炎压低声音,却还是能听到话语中的颤抖。

厉建国脸色陡然一变,手中的棋子掉落在棋盘上,“…泽阳受伤了?”

“司令?”裴勇见他要起来,想过去扶他,却被他抬手止住动作。

老人佝偻着背,看了眼厨房那道忙碌的背影,把阳台门合上。

坐回原位,镇定地问:“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裴炎垂下头,一字一句地把秦飒说的交代给他,最后说:“夫人那边该怎么交代,瞒着吗?”

厉建国缓缓闭上了眼,搁在双腿上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内心的害怕、拿不定注意,二十多年来都不曾有的感觉今天却再次涌上心尖。

那次是因为他的长子,这次确实他的孙子。

裴勇稳住心神,开口劝说:“司令,据那边的消息,二少爷只是昏迷,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

“阿勇,把泽川叫回来,小夏那边我一个人不好决定。”厉建国说完,别开眼看向还在忙碌的老太太,沉声说:“这件事,一定瞒着老太婆。”

“是,司令。”

裴勇和裴炎两人应下来,脸上皆是凝重。

之后,裴勇走出二层小洋楼,坐上车才给厉泽川打了电话,大致交代了事情,让他赶回军区大院。

彼时,他还在林间别墅,吃着岑曼曼做的爱心早餐。

在得知事情后,立刻放下了叉子,从落地衣架上拿了外套,抓起茶几上的钥匙就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岑曼曼从厨房跑出来,见他面色凝重,小心翼翼问:“是公司项目出问题了?”

“不是。”厉泽川停在了玄关处,跨步上前,一把将她揽在怀里。

只是片刻,他便放开手,转身出门。

岑曼曼慌了神,小跑过去拉住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不说,我会乱想、会害怕。”他在她面前从来都是不慌不忙,运筹帷幄的,这样的他,真的从未见过。

厉泽川看着她,刚开始那份焦虑逐渐平下,轻声说:“把衣服穿上,陪我一起。”

先是一愣,而后她点头,穿上外套,换了鞋和他一起出了门。

路上,两人很默契,她没有开口询问,而他也没主动去说。

到达军区大院的时候,厉泽川将证件递给门卫员检查,过了安检一路驶向将军楼。

这时,岑曼曼才后知后觉明白,他是回厉家。

见他下车,连忙开口,“我在车上等你吧。”

厉泽川看了她一眼,挑在这个时候带她回去的确不好,但既然来了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下车绕到副驾驶,替她解开安全带,拉她下车,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拖沓。

岑曼曼被他连拖带拽进了院子里,见到门外站着一身军装的男人,立刻站直了身子,乖巧地跟在他身后。

“大少爷,司令在阳台等您,老夫人还不知道这件事,您注意点。”裴勇替他打开门,侧身让两人进去。

虽然对他带着女人回来确实令人震惊,但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心情再去多想。

厉奶奶倒是不一样,第一眼看到厉泽川回来甭提多开心,在看到他身后怯生生地跟着小姑娘,脸上都能笑出花来了,连忙拉着她寒暄。

在问及姓名身份时,岑曼曼看了眼厉泽川,立刻开口说道:“您好,我是老板的秘书。”

厉泽川眉头一皱,也没点破,只是跨步走向阳台。

岑曼曼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有想到他的长辈会是这般和蔼可亲。

厉奶奶看着她乖巧的模样,打心眼里喜欢,见她视线一直追随自家大孙子,笑着说:“快去吧,今天中午留下吃饭,奶奶亲自下厨。”

岑曼曼一阵羞赫,红着脸追上他的步伐,在看到阳台还坐着位老人,穿着军装,面色严肃,便不敢上前了。

厉泽川回头朝她递了眼色,让她稍微等一下。

“爷爷。”

他的话,令厉建国收回思绪,抬眼望着他,无力地说:“回来了。”

“泽阳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要告知她。”厉泽川把自己心目的看法说出来,“不管怎么说她是泽阳的妻子,有权知道这一切。”

“给小夏打个电话,我亲自给她说。”

厉建国心中是纠结的,同样也是愧疚的。

因为身份原因,他孙子从事的工作,他比他们都要清楚,也曾数次劝说让他放弃,但效果甚微,本想着他这次回来,把小夏喊过来,坐下来再谈谈,却没想到出了这事。

孙子出事,他不会比担心他的人少担心一分,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慌,所有的后续事情都需要他来安排。

首先想到的就是倪初夏,他该怎么向她说出口?

厉泽川闭了闭眼,开口说:“爷爷,这件事我当面和她说比较好,您尽快联系那边,把地址和泽阳的身体情况弄清楚,让裴叔通知我。”

厉建国抬眼看着沉着冷静的大孙儿,慎重地点头,“小夏那边就交给你了。”

之后,厉建国和裴勇回了书房,动用权利联系上了西部军区的负责人,打听如今的情况,而厉泽川和厉奶奶打了招呼,怕她起疑心,没留多久便离开。

车上,岑曼曼依旧没有开口问,只是在他换挡位的时候,握住了他的手,像是在无声的安慰。

虽然,她并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情,通过他凝重的表情也知道,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用行动告诉他,她在这里。

厉泽川回握住她柔软无骨的手,缓声说道:“是我弟出了些事情。”

仅仅几个字,却像是用尽了力气。

虽说他和厉泽阳表面上感情很淡,每年的交流也很少,但血浓于水,他又怎么可能不关心他,又如何能在得知他出事后无动于衷?

还记得在他和倪初夏结婚后没多久,他曾问过,工作的性质是否告诉过倪初夏,当时他的回答是不知道,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只是一个回答,他便知道这个女人在他心里占据了多么重要的地位。所以,才会让他的手下对倪初夏缄口不言他的情况。

即便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他想到的却还是让她能安心。

岑曼曼听后,睁大了眼睛,他说的是他的弟弟,那不就是初夏的丈夫,厉先生?

蓦然,她捂住了自己的嘴,缓了好久才找回声音,“厉先生…他还好吗?”

“昏迷不醒。”

岑曼曼问:“初夏还不知道吗?”

见厉泽川摇头,她的手紧紧握住包,“不要试图瞒着她,事后她若是知道一定会懊悔痛苦的。”

她了解初夏,就如了解她自己一样。

在外界看来她优雅大方、举止得体,可她知道,那一切不过是保护伞而已,真正的她其实很随和亲切。同样的,她也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在击退敌人时受的伤,她会偷偷躲起来哭,哭完之后又战斗力十足。

就是这样的女孩,陪伴着她成长,倪初夏的乐观、笑容,像是一盏明灯,点亮了她走过的路。

可是她同样也是敏感、脆弱的,该怎么接受这个消息?

厉泽阳回:“不会瞒着,把你送回去,就去公司找她。”

岑曼曼接受了他的安排,其实,她是想陪着她的,可又怕在见到她的时候就哭出来,到头来还要她反过来安慰自己。

……

倪氏高层会议。

从上班后半小时,会议就在进行。已经临近上午的下班时间,坐在会议上座的人却丝毫没有意识。

“接近年关,各部门都辛苦了……”就在大家都以为她下句话会是‘那么会议结束’之类,就听她开口,“尤其是财务部,把多年的账全部清算了一遍,哈,真是令人大吃一惊。”

王立权听了,后背已经全是冷汗,生怕她后一句就是捅出他的所作所为。

“我总算明白倪氏至今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原因在哪里了?”倪初夏向后一靠,双手环抱,下巴略微抬高扫了下座,“一个个哑巴了?”

噗!

方旭差点破功,这前半句是问话,后半句不也应该是她来解答,反倒怪起别人来了,这会开的还是挺有意思。

“方副总,我说的话你很有意见?”倪初夏美眸浅眯起来,看向方旭。

被点名,方旭握拳放在嘴边清咳了两声,“当然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说说公司目前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该如何解决?”

方旭:“……”

他现在只想骂街,所有得罪部门经理的事情都让他做,下达命令的时候她只需要签个字,然后递给他一个‘反正提意见的人是你,和我无关’的表情。

最后,围绕和外商合作的事情,又讨论了将近半小时,这次会议才算结束。

“副总和财务部经理留下来,其余的可以散了。”

倪初夏依旧坐在位上,翻看着文件。

高层们磨蹭半天,将她没打算现在就说话,也就收拾笔记本和文件离开。

等会议室剩下三个人的时候,倪初夏看向方旭,说道:“下午一起去躺城郊的工厂,监工上报M1流水线有些问题。”

因为还记恨刚刚被阴,方旭没好气地说:“找厂里的技术员修理去,我们去能做什么?”

“你是不是sa?”倪初夏白了他一眼,“年底慰问员工懂不懂?最好通知采购部提前把那些劳务品发下去,挑一个好时机发。”

“……”

方旭差点咬碎了牙齿,被一个比她小十岁的丫头嘲笑,真的气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这件事吩咐下去以后,倪初夏把Johnson做的财务报表拿出来,其中有些不是很懂的地方,她会请教他。

方旭在看到她对Johnson的态度,礼貌、谦逊,和她对自己相对比,得出结论,这丫头真的没把他当外人,且毒舌承自于她哥,将来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秘书在会议室外来回踱步,见里面还是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大着胆子推门进去,“倪总,我有事要说。”

倪初夏修剪精致的秀眉略微一皱,倏尔缓和后,说道:“什么事?”

“厉总在待客室等您。”李秘书又补了句,“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

“上午就到这吧,辛苦了。”倪初夏朝Johnson歉意一笑,把东西交给李秘书收拾,出了会议室后径自来到待客室。

“大哥,你怎么来了?”

想到今天是周末,厉氏是不上班的,而他也没有穿万年的衬衫西装,应该不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

厉泽川听到声音,转身看过去。

这算是半个多月来第一次见到她,一眼就能看出她瘦了很多,看上去却干练了不少。这段等待的过程,他在心中打了底稿,在看到她的时候,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倪初夏慢慢走过来,打量着他的表情,略微皱眉问:“是曼曼出什么事了?”

见他眉头打结,表情并不轻松,下意识就想到可能是为了岑曼曼的事情而来,因为前不久他才打电话询问厉泽阳,所以也没往这方面想。

“她很好。”厉泽川单手搭在身旁的长桌上,出声说:“是关于泽阳的事,他、受伤了。”

倪初夏眼眸略微一闪,垂下两侧的手颤抖地握起来,控制住情绪,问道:“严重吗?”

“现在还在昏迷当中。”厉泽川如实回来,并没有隐瞒。

岑曼曼的话,他是赞同的。

隐瞒虽然是出于好意,但是很多时候这种举动会让人抱憾终身。

他一直在观察倪初夏,怕她会接受不了,注意到她的身形僵硬,也看到她紧握的双手,知道她在强撑。

厉泽川出声安慰:“那边传过来的消息,人已经送进医院,等确定地点就订票飞过去,不要太担心。”

之后,厉泽川还说了些什么,但她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直到他说工作方面的事情最好交代下去,她才逐渐回过神,却没有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而是问:“他是怎么受的伤?”

厉泽川愣了一下,模棱两可地把从裴勇那里得来的消息告诉她,只是省去了厉泽阳下令不让她知晓的事。

倪初夏听完站在那里,良久后才开口,“昨晚我才收到他说‘安好勿念’的留言,现在却得到他昏迷不醒的消息,天堂和地域真的就在一念之间。”

厉泽川并不知道留言的事情,听到她的话觉得震惊,想开口说点话,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大哥,我没事。”倪初夏垂下头,声音有些哑地说:“就是,工作完成不了了,我去交代一下。”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离开,他从口袋掏出烟,倚在桌旁抽起来,庆幸没有让岑曼曼跟过来,她看着倪初夏刚刚模样一定会哭吧,也可能,现在已经在家里哭了。

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进了办公室,倪初夏双手颤抖地扶着办公桌,腿软地瘫坐在地上,她掏出手机,点开了那条语音。

‘我是厉泽阳,正处北纬43°,2300米处,安好,勿念。’

熟悉的嗓音,用着他惯有的淡漠语调,说出的话,却令她心里揪着疼。

她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应该不曾想过后面发生的事情。

靠在桌角,缓了好一会,才稍稍恢复了力气,拨通李秘书的内线,让她进来。

此时,她已经将刚刚那样狼狈的样子收起来,恢复以往的女强人模样。

李秘书问:“倪总,有什么事?”

心里倒是有些好奇,因为厉总并未离开,而是在会客室抽起烟来,虽说他是倪总丈夫的大哥,但把他晾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符合你倪初夏处事的风格。

“把我后面所有的档期空出来,如果预约见面或谈生意对象推不掉,让方副总替我。”倪初夏说完,不给她思考的时间,继续说:“至于高层的会议,我会让大哥倪明昱来坐镇,这段时间你和小刘辛苦点。”

李秘书目瞪口呆,记录的手已经停下来,对于她的决定实在太过震惊。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并且和方副总、财务部经理讨论工作忘了时间,甚至下午已经决定要去城郊工厂,怎么眨眼就变了。

“你只需要去执行,明白?”倪初夏不想做过多的解释,也不想去思考太多。

“明白。”李秘书回过神,开始在笔记上记录。

倪初夏点头,“好,让方副总来上来一趟。”

在李秘书出去,方旭还没来的时候,她拨了电话给倪明昱。

那端过了很久,才把电话接通,“有事快说,我现在很忙。”

倪明昱说的是实话,周年庆典全权交由他负责,庆典的地址,人员邀请,内容策划以及会场布置等,繁琐的事情太多,仅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需要加快准备。

“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公司的事情能交给你吗?”倪初夏开门见山地说。

倪明昱那边静默了一会,笑着说:“倪小姐,我刚刚看了日历,今天并不是四月一号。”

“大哥,我跟你说正经的。”

倪初夏不像以往那般轻松,仔细听还能听出哭腔来,倪明昱这才相信她并不是开玩笑,“发生什么事了?”

“我暂时不想提,你找个安静人少的地方,我简单把工作和你说一下。”倪初夏这么说之后,真的没有提,而是谈及公司的事情,“每周一晚需要例会,目前各部门已经到了年关收尾工作,只需要盯着财务部的年底核算,和黄海外贸部的事宜,其他有方旭会管……”

“等等,你需要离开很久?”倪明昱眉头皱起来,对她的行为想不通。

倪初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清楚,尽量在公司周年庆典上赶回来。”

她不知道厉泽阳情况如何,也就不能预计回来的时间。

只是她却知道,在得知厉泽阳受伤的时候,就恨不得立刻飞过去,公司什么的根本不想理会。

后来,是仅有的理智让她坐在这里,而她也不敢多想。

“我知道了。”倪明昱应下来,挂电话前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注意安全,还有,随时保持联络。”

方旭来的时候,她正在发呆。

“我这刚扒了两口饭,就被你叫上来,什么事?”

被他的声音拉回了纷飞的思绪,倪初夏将桌上的文件推到他跟前,“这是我下午要处理的文件,交给你了。”

方旭:“……”

“我会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大哥会帮我处理日常工作,你多注意点各部门的动静。”

“……”

“当然,我会让李秘书和刘慧把工作发到邮件,如果有条件收到邮件,我会根据情况处理。”

倪初夏把话说完,扬起修剪精致的眉头,示意他说话。

“你这是要请产假?”方旭没来由说了这句话,这样交代工作,只能让他想到产假。

如果真有事情需要离开,或者出差几日,让李秘书和小刘辛苦点,所有工作提交到网上处理就好,也没必要直接甩摊子啊。

“这事比生孩子更重要。”倪初夏开口说。

在厉泽阳和工作中,她没有办法二者都兼顾,不能一心二用。

工作她放心交给别人处理,但是他不一样,想到他躺在病床上,那些护工为了拿钱随便糊弄,就难受的不行。

方旭应下来,“行吧,不过要尽快回来。”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当初倪德康出事,公司的大小事务基本都是他处理,闲了一段时间,适应一会也就差不多了。

“嗯,我会让李秘书和刘慧跟着你。”倪初夏点头,朝他看了一眼,示意他可以离开。

待方旭离开,倪初夏把东西收拾好,再次回到了待客室,对着厉泽川说:“大哥,我们走吧。”

厉泽川灭了烟,点头走出来。

两人一路走出公司,直到坐上车,厉泽川才开口,“就这样走了,可以?”

毕竟倪氏不是他的公司,那些能动摇公司基础的人都还在,她好不容易坐稳了位置,这次去找厉泽阳,时间绝不会短,再次回来有会步履艰难。

“可以。”倪初夏知道他问话的意思,坚定地开口,“我既然能坐上那个位置,不管离开多久,回来它依旧是我的。”

任何人都动摇不了。

厉泽川欣慰点头,出声提醒,“给你爸打通电话,把情况大致交代一下。”

高层里,至少要有一个人知道实情,这样回来的时候也不至于太过困难。

倪初夏掏出手机,划开联系人,有些犹豫不决。

“算了,把电话给我,我替你说。”厉泽川戴上蓝牙耳机,按亮了自己的手机。

倪初夏对着他抱歉一笑,把号码报给他。

她的确不太想和倪德康多说,他的性子生性多疑,一定会刨根揭底,可厉泽阳的任务都是秘密执行,太多人知道并不好。

厉泽川拨通了倪德康的电话后,先是和他寒暄了一会,而后进入主题,他并没有把厉泽阳受伤的事情告知,只是说一家人准备出去旅游。

倪德康是精明的人,听到这个他自然就懂得这通电话来意,又听闻公司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他也没多说,挂断之前还说了旅途愉快。

倪初夏坐在一边,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和他相比,自己火候还是太差。

“护照、身份证都带在身上?”挂断电话后,厉泽川问。

“在临海苑。”

厉泽川轻点头,将车开往临海苑。

裴勇来电话的时候,倪初夏正在收拾东西。

其实也不知道要带什么,她平时出去都是了旅游,这次目的完全不一样,心境也就变了了,不知道该如何收。

最后,她只带了换洗的衣服,又给厉泽阳带了几套衣服,便提着行李下楼。

此时,厉泽川正站在落地窗前讲电话,右手上夹了一支烟。

倪初夏看和他,脑海中浮现的是那道傲然笔挺的身影,他在自己的面前从未抽过烟,身上是好闻的气味,偶尔喝酒,气味与淡淡的酒精交织,也不难闻,反而觉得安心。

这么想,恍然发现,真的挺久没有见到他了。

自从进入公司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相机,甚至画笔。曾经画一半的画还搁在书房,没有再动过。

想到这里,倪初夏转身上楼,从主卧又拖了行李箱出来,把单反和画具都装了进去。等到再次下楼的时候,厉泽川已经没在讲电话。

“地点确定了,把身份证号码给我,我让助理订票。”

报了身份证号码,倪初夏把行李箱拖出别墅,打开门,裴炎正站在门外,看他的样子,似乎要按门铃。

“夫人,您东西收拾好了?”裴炎很惊讶,当即替她拎起行李,边走边说:“我们直接去机场,飞扬已经侵入航空公司系统,坐最早一班航班飞往帝都。”

厉泽川编辑短信的手顿住,抬眼问:“这事还有人知道?”

裴炎为难地点头,“是头儿那边的人通知的。”

听他这么一说,倪初夏心里也明白,应该是秦飒通知的。叶飞扬他们知道,也就意味着夏岚也知道。

“夫人放心,胜哥把消息封锁了,除了飞扬,他们都不知道。”裴炎好像知道她的担心,开口说。

倪初夏秀眉蹙起,疑惑地看向裴炎。

此时,裴炎已经打开了车门,让厉泽川和倪初夏坐进去,自己绕到驾驶座才解释:“夫人,您心思很单纯,只需一眼就能知道在想什么。”

厉泽川抿唇笑了笑,解答疑惑,“或许你在工作中喜怒不形于色,但私底下的确如裴炎所说。”

似乎,在这点上,她和岑曼曼是相似的。

在信任的人面前,不会设防,会将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一路上,也就刚开始三人有交流,后面便默契的没再说话。

到底珠城国际机场,裴炎把行李脱去寄存,等到报了航班号之后,开始排队登机。

裴炎率先过去,紧接着是厉泽川,到倪初夏的时候,手心冒汗还有些紧张,毕竟这机票都是叶飞扬非法弄过来的。

直到坐上飞机,她才松了一口气。

“夫人,您无需担心,所有的事情飞扬都已经安排好。”裴炎坐在一旁,低声说道。

五个小时的飞机,倪初夏硬是睁眼熬过去。

到达帝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出了机场,才发现,帝都已经银装素裹,气温要比珠城低很多。

倪初夏拢了拢身上的棉服,站在路边等裴炎取行李。

没一会儿,一辆军用吉普停在路边,开车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坐上车裴炎和他交谈起来,看样子两人很熟。

“小小姐太小,我家少爷走不开,让我来接你们。”小伙子挠着头笑了,然后问道:“厉少将目前情况怎么样了?”

裴炎目光有些忧虑,回答:“说是一直在昏迷,上头已经调了军医过去。”

“会没事的。”小伙子腾出一只手轻拍他的肩膀。

裴炎点头,回头看了眼倪初夏,见她闭目养神,心踏实下来。

实则,倪初夏只是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红着眼,所以才将眼睛闭上。一路上她都强迫自己不去询问他的情况,刚刚在听到裴炎的话后,心里很难过。

他所在的地方,医疗设备很简陋吧,如果在军医赶到之前……

倪初夏死死握着拳头,偏头看向车外向后倒去的景物,逼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些。

来到火车站,过安检的时候,小伙子开口说:“后面的事情少爷已经安排好,下火车之后,有人会接应你们,厉少将会没事的。”

这算得上是倪初夏第一次坐火车,看着车厢内堆着大包小包,人群拥挤,说着不太能听懂的方言,还有些不适应。

裴炎和厉泽川拿着行李,一路上来还要照顾她,等坐下,两人已经满头大汗。

倪初夏有些愧疚,把纸巾拆开递给两人,“大哥,裴炎,辛苦你们。”

“说什么傻话?你是泽阳的妻子,照顾你是应该的。”厉泽川接过纸巾,用责怪的语气说。

裴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指着上铺说道:“夫人,您先睡一会吧,养足精神。”

因为头儿所在的地方挺偏,能到那里的也只有火车。

折腾了一下午,确实挺累,从箱子里拿出厉泽阳的衣服,爬到上铺后盖着他的衣服,睡了过去。

夜里醒了很多次,火车到站的时候,暖气就没有了,会被冷醒,等再次开的时候暖气足了又会觉得热反复很多次,也就没了睡意,干脆坐起来。

灯光昏暗,她没看到下铺的两人,顺着楼梯爬下去,刚走到门边,隐约听到说话声。

倪初夏并未直接出去,而是把门轻轻推开缝隙。

“裴炎,你老实说,泽阳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这道声音是厉泽川的,有些怒意。

“大少爷,那边的消息都是通过秦飒得知的,他没有明说。”裴炎话语中有些无奈。

厉泽川按灭了手中的烟蒂,开口说:“爷爷那边也没得到确切的消息,唯一能解释通,应该是他醒来特地吩咐过。”

------题外话------

感谢

【wlf345】1月票

【138**9079】9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