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他会没事的/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泽川见她这副样子,站在一边没接话。

她说得对,泽阳昏迷不醒躺在床上,他又怎么能接受?

医生说的那些专业术语,他一知半解,但却知道他们所说的不能完全恢复是什么意思。他这个弟弟从小的情绪就收敛,当他醒来,了解自己的伤势怕只会憋在心里,闷不做声。

病房里陷入一片安静,直到小护士过来量体温,才打破沉寂。

此时,倪初夏已经收拾好情绪,她礼貌接过护士手里的温度计,说道:“我来吧。”

掀开被子,知道他手臂有伤,很小心地避开外伤,将温度计让他夹好。

厉泽川没有走,依旧站在床尾,最后弯腰把饭盒捡起来,放到了床上,“泽阳醒来要是知道你这么折腾自己,心里不会好受的。”

他换了方式劝说,不出所料,倪初夏把饭盒拿起来,点头表示自己会吃。

护士在五分钟后返回来,看了温度计,把这一时段病人的温度记录下来。

“在发烧吗?”倪初夏问。

护士听到她的询问,抬眼看过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有点低烧,建议用热毛巾替病人擦汗,保持呼吸畅通,不能移动患者。”

会诊的结果护士也是知道的,颅内出血的情况有两种治疗方式,外科和内科,因为这里的条件不允许,只能采用内科的保守治疗,切不能随便移动患者,要绝对的静养。

“谢谢,辛苦了。”倪初夏对着她笑了笑,转而将视线落在病床上。

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听会诊的专家主任说过注意事项,并且牢牢记在心里,希望他的身体能早日达到转院的要求。

护士看着她的笑有些怔愣,对着她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她也是听护士长说这间病房的病人身份不一般,在见到那些医学界专家的时候也明白不一般的程度,可刚刚家属的浅笑,又令人觉得亲切,只是有了显赫的身份。

倪初夏听从了护士的建议,把开水倒进盆里,拿出毛巾沾湿,忍着高温拧干,又怕烫到他,晾了一会替他擦着汗,期间没有挪动他。

厉泽川在一边没有搭手帮忙,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后转身离开了。

他想,这里有她足够了。

除了病房,他沿着过道到了医院的后院,只能看到光秃秃的树干,破旧又寂寥。

裴炎原本要把行李送到病房,看到厉泽川的背影,他径自走了过来,昏暗处,能看到烟头散着的点星火光。

“大少爷,你回车上休息吧,我守夜就行了。”

厉泽川吞吐了一口烟,招手让他走近,“聊聊吧。”

说实话,对于他的邀请,裴炎有点受宠若惊。

眼前的男人和头儿是不一样的,他是杀伐果决的商人,一句话可能就会有很多层意思,在火车上的交谈,可以说纯属他在搭话,只是想找个人倾诉,很显然如果有别人在,他大概是不会找他的。

自己对厉泽阳是敬重和崇拜,对厉泽川却是打心底里犯怵,怕一个不留神就把不该说的都说出去了。

厉泽川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出声道:“轻松点,我现在只是泽阳的大哥。”

裴炎站在那里,有点尴尬地挠着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泽阳的情况你也了解,没有半年以上的时间身体怕是恢复不了。”厉泽川说到这,沉眸以对,“说实话,家里没人赞同他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你和他一起长大,最清楚他的本性,让他放弃那边很难。”

“我明白。”

裴炎点头,头儿每次回军区大院见老司令,都会被骂的狗血喷头,偏偏他什么话也不说,就像是每次回来例行公事。等老司令气消了,休假也差不多结束,知会一声又离开。

“他那边我不好插手,问及他的情况就按最严重的说,明白吗?”厉泽川递给他一支烟,语气虽然很淡,但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大少爷?”裴炎接过烟,脸上是错愕。

厉泽川面上挂着浅笑,开口道:“我虽然不了解他的工作,但作为上级,有能力的下属绝对不会轻易放他走,与其想尽办法离开,倒不如让那边先放手。”

“可是……头儿那边怎么交代?”

裴炎如今陷入两难的境地,的确不想再让头儿待在杨闵怀手下,可是他又不清楚头儿心中是怎么想的,万一他的想法与他所做的相悖该如何?

“有他老婆在,他还能处罚你不成?”厉泽川似乎并未意识到这招有不妥的地方,说话依旧轻松。

“我不是怕处罚,头儿的想法我们都不知道,擅自做决定并不好。”裴炎老实巴交地回答。

厉泽川眉头微皱,看向他时,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没让你撒谎,只是让你学会变通,把伤势说重,泽阳醒来若想通了,去请辞那边也不会过于为难,如果他想继续留下来,休养的时间也会放长。”

裴炎把他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觉得挺有道理。

“一举两得的事情,不需要想太复杂。”厉泽川见他想通,轻拍他的肩膀,“还有那个叫秦飒的,被让他坏事。”

厉泽川走后,裴炎一个人把烟抽了,想着怎么才能阻止秦飒和杨闵怀取得联系。这里偏僻没有信号,现在是不用担心,等头儿的身体稍微恢复,可以转院,他必然会联系基地,要在这段时间搞定这件事才行。

抽完烟,裴炎把行李送进了病房。

倪初夏正捧着饭盒坐在木椅上,嘴里塞着并不好吃的菜,看到裴炎来了,扒了两口饭,就把饭盒盖上,“东西放到墙边靠着就行。”

裴炎把东西放好,很轻地走到床尾,看着床上的人眼里有些发涩。

在他眼中,厉泽阳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什么能难得到他,即使面对最凶恶的犯罪分子,他都能从容应对、坐镇指挥,去挽救那些人的性命。

可现在,他受了重伤躺在这里,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如果刚刚对厉泽川所说还有些犹豫,但这一刻,他心中坚定了。床上的昏迷的人,他是珠城军区大院司令员的孙子,城西厉家的人,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倪初夏抬眼看向他,出声安慰:“他会没事的。”

是对裴炎说的,也像是对自己的鼓励。

裴炎回过神,目光落在倪初夏身上,开口说:“夫人,你休息一会,今晚我来守夜。”

倪初夏摇头,甚至连话都没有多说。

虽然身体已经快要熬到极限,疲惫到不行,但在没有看到他醒过来,她绝对不会离开他半步。

“我就在门外守着,有什么事就叫我。”裴炎见她坚决,也没有再劝说,走出了病房。

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只有病房里亮着一盏灯,因为电压不稳,昏黄不定。

倪初夏拿出手机,见没有信号,随便滑弄几下,扔到了一边。继而将视线落在他的脸上,青黑的胡茬长出来,给冷峻的面庞更加增了几分男人味,那双深邃淡漠却对她温柔的眸子瞌上,比平日睁开时要乖顺。

下午医生说的那些话,她听进去了,右腿粉碎性骨折,不能完全恢复,说白了以后行动会不便。他是军人,又从事那样的工作,醒来该如何接受这样的医学判断。

倪初夏握住了他的手,然后五指扣住,心中想着,厉泽阳,未来怎么样,都有我陪着你。

夜深,人静。

倪初夏原本是坐在椅子上,时刻保持清醒,最后没能抵住,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陡然惊醒,目光落在床上,见他躺在那里,监护器没有异样,才松了一口气。

开门的是上夜班的护士,见她反应很大,走过去小声说:“对不起,吓到你了吧。”

倪初夏抿唇摇头,询问道:“是要量体温吗?”

护士点头,把温度计那出来在空中甩了两下,递给她,“我先出去,五分钟过来记录。”

待护士离开,倪初夏抬手抹了额头,发现全是汗渍,缓缓闭上眼,大概是因为休息不好,导致神经衰弱。

没一会儿,护士拿着记录表过来,看了眼温度计,开口说:“37.9℃,有高烧的迹象。”

“需不需要叫医生过来?”

“我把温度计留下来,晚上家属辛苦点,多注意些,如果体温升高持续不退,记得按铃通知我们。”

“嗯。”倪初夏恍惚地接过温度计,替他捻好被子,重新坐下来。

后半夜,她都没有再睡,每隔一些时间就会替他量体温,怕自己记不清,甚至打开了手机的备忘录把时间和对应的温度记下来。

病房外,裴炎靠在长椅上,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飒从外面进来,脱下了沾了风雪的衣服,挨着他坐下来,“她还在里面?”

“嗯。”裴炎看了他一眼,应声后又垂下头。

“那些恐怖分子的尸体运送过来了,我觉得事出蹊跷还是要确认一下他们的身份。”

那人在死之前,对厉泽阳说的那段话,明确表明他身后还有人,并且那个人并不想真的杀了厉泽阳,这些还是要搞清楚才能放心。

裴炎起身,通过门上的窗户,看着倪初夏坐在那里,一切安然无恙,开口说:“一起去看看吧。”

两人并肩沿着过道走向出口,在经过医生值班室的时候,裴炎让他稍等,自己敲门走进去。

“傅医生,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裴炎很有礼貌,站在办公桌前。

傅正尧抬眼,点头回:“裴炎,当初来帝都集训的时候,和景逸是一批的。”

裴炎眉宇有些放松,开口说:“傅医生,我有事要离开,头儿还要拜托你多照看。”

“应该的,我来也是受人之托,放心走吧。”傅正尧目送他出去,把今天会诊的结果又看了一遍。

出了医院,裴炎找到厉泽川交代事情始末,才放心离开。

两人坐上吉普车后,张宇开车上路。

一路颠簸,再次回到了驻扎地。

大院里,那辆直升机还在,因为夜深,外面只留了几个巡逻兵站岗。

张宇带着两人径自来到破旧的房子里,门外有四个人看守。

“连长。”四人朝张宇问候,喊了声‘秦大哥’,视线齐齐落在裴炎身上,他们并不认识他。

“愣在这干什么?这是裴少校。”张宇摘下帽子,用脚踹他们。

裴炎出手打断他们,沉声说:“把门打开。”

屋内很阴暗,寒气逼人。

裴炎眼睛有一瞬的恍惚,随后面不改色地问:“领头者的尸体在哪?”

秦飒扫了一眼,指向一处,“就是他。”

裴炎拿出手机,前后拍了几张照片,走回来问道:“这里有技术员吗?”

张宇摇头,“我带的是步兵连,都是群捣蛋鬼,这个要问孟恩的人会不会。”

之后,三人离开,移步去找孟恩。

孟恩表示,每个月和西部军区联系的人会一些基本操作,当裴炎问及是否能将图片转码发送出去时,就犯难了。

这时,送他们来的刘师傅走过来,开口说:“这有什么难的,直接回西部军区交给咱们的技术兵处理不就行了。”

秦飒眼睛一亮,“我觉得可行,虽然一来一回耽误时间,但只要能把图片传给飞扬,他就一定能挖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裴炎看了他一眼,思索后点头,“那就去一趟西部军区,刘师傅,还要麻烦你带我们回去。”

“不麻烦,不麻烦。”刘师傅摆手,转身走出大院,例行对直升机进行检查,看是否出现故障。

与此同时。

病房内,倪初夏取出了温度计看到温度陡然升到39.2℃的时候,脸色骤然变白,慌忙按下了床头的铃声。

没一会儿,护士赶过来,一起的还有傅正尧。

他走进来,出声问:“怎么了?”

“他在发高烧,一直没有退。”刚开始物理降温还是有用的,到后面明显感觉到他体温一直在升高。

“别慌。”傅正尧走到床边,目光看着心率监护器,指数降下来,眉头略微皱起,对着护士吩咐,“进行脱水,颅内降压,准备器材。”

护士听后,点头快步离开。

倪初夏看着这个年纪不算大的医生掀开了厉泽阳的眼皮,开始观察,她站在一边,不敢说话,只能死死地握紧了手。

“中枢性高烧。”傅正尧脱口说出专有名词,而后看着她略微做了解释,“这是颅内出血的症状之一,他这种情况按照外科做血肿引流手术好的会快,条件不允许,只能按照内科的治疗方式,静养、保持呼吸畅通,适当按摩双腿双臂的肌肉。

急救的时候,倪初夏没再病房,等她再次跨进病房时,他已经戴上了呼吸机。

她不懂那些医学上的术语、解释,只知道带上呼吸机说明情况已经很严重,站在那里,眼里布满了血丝。

“烧退了吗?”站在床边,她不敢去碰他,只能问准备推车离开的护士。

傅正尧摆手让她离开,出声说:“效果没有那么立竿见影,现在可以用物理降温。”

“他这样……需要多长时间?”倪初夏从刚刚的慌乱中回过神,开始询问目前他的状况。

“到他醒来为止,给他戴上呼吸机是为了帮助他更好的恢复。”傅正尧说完,对着她点头离开病房。

创伤外科基本应用于急救,他遇到过比厉泽阳还严重的患者,因为身体条件不能动手术,也是靠内科治疗方式治愈,如今孩子都多大了。

当然,这些他并没有对家属说,医生讲究严谨,医学也没有绝对,给家属太大的希望也不好。

医护人员走了没多久,天蒙蒙亮了,这一夜又过去。

上午七点钟的时候,厉泽川带着早饭过来,粥和鸡蛋,很清淡。

在看到厉泽阳戴上呼吸机,得知昨晚的事情后,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眼中还有些愧疚,似乎是在责怪自己不应该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医生说戴上这个对他的恢复有帮助,没事的。”倪初夏喝起了粥,对着他压下了唇角,之后说道:“大哥,等他醒来,你就回去吧,爷爷一定在家很着急,厉氏还需要你回去处理。”

厉泽川看着她眼眶通红,眼底青痕明显,沉声说:“这里留你一个,我不放心。”

这种情况,就算是公司明天就倒闭破产了,他也不能离开。

对于她的坚强和固执,厉泽川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希望泽阳能够快点醒来,否则等他醒来,她怕是熬不住要晕过去了。

“吃完趴在床边睡一会,我在这看着不会有事的。”厉泽川坐在床尾,语气带着坚决。

“好。”倪初夏没再拒绝,喝完粥便乖乖地趴在床边,瞌上了眼睛。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在没看到他醒过来,彻底脱离危险,自己不能倒下。

八点半的时候,护士推车过来替他挂营养液,以维持正常的新陈代谢。

倪初夏睡得很沉,并没有被她吵醒。

半睡半醒间,隐约听到了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

“我来之前去了趟医疗设备最好的医院,已经和那边的院长沟通好,等表哥的身体恢复,就立刻转院。”

“这我知道。”厉泽川沉吟片刻后说道:“是爷爷通知你的?”

“嗯,虽然来得都是专家,但毕竟不是家里人,又是动用关系调他们过来,怕他们不用心。”

倪初夏很想醒,却觉得浑身无力,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反复多次,她蓦地睁开了眼,轻喘着坐起来。

厉泽川问:“做噩梦了?”

“表嫂?”穆云轩喊了一声,试图让她回神。

倪初夏缓了一会,偏头看到刚刚说话的人,诧异地问:“你怎么会在这?”

穆云轩解释,“担心我哥呗,那边的研究丢给搭档就赶过来了,说起来这里也太偏了,厉爷爷一路安排人接应我,花了三天才到。”

“我们也不比你快。”倪初夏动了动胳膊,还是觉得软绵绵没有力气。

穆云轩细细盯着她看,在她说话前开口堵住她的话,“睡眠不足导致神经衰弱,最近要多休息。”

“她这三天都没怎么睡。”厉泽川开口。

“大表哥,你看她精神恍惚的状态,这种情况绝对不止三天。”穆云轩摇头,脑中快速转动,开口问:“小表嫂,我听厉爷爷说表哥半个多月前就到了这里,你这是想他想的?”

倪初夏白了他一眼,“呵,有本事你去军区大院住一段时间。”

以前熬夜是她的坏习惯,就是睁着眼也要过凌晨才睡觉,等她坏习惯被厉泽阳改正过后,公司的事摆在那里,想睡也睡不成,加上早上需要晨练,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

穆云轩打了寒颤,假笑着说:“和厉爷爷一起晨跑,那可是殊荣。”

“滚!”倪初夏没好气开口。

视线看向床上,伸手覆在他的额头,感受温度降下来,那漂亮的眸子弯下来,衬得小脸熠熠生辉。

------题外话------

会有二更!

这里面出现的傅医生(傅正尧)是上本文完结文中的人物,傅中校(傅景逸)是完结文的男主,和厉先森是兄弟,没看过上本文的不用在意,不影响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