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因为接吻被她压的【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告诉你夏夏去旅游了?”倪明昱眼睛略微眯起,视线落在倪德康身上。

倪德康被他的态度弄得气血上涌,“我是你爸,你就这么和我说话?”

倪明昱看着他,又问了一遍。

最后黄娟打了圆场,“是厉总亲自打电话来的,说是一家人一起去旅游,怎么,初夏没告诉你?”

问完这句话,黄娟心里打起算盘,当时厉泽川打电话过来,她就觉得有问题,现在看倪明昱的表现,已经能确定,倪初夏根本就不是去旅游。

倪明昱若有所思,如果是厉家的人亲自打电话,那么极有可能是因为厉泽阳的事情,没回答黄娟的问话,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抬脚离开别墅。

倪德康拖着步子走向客厅,“不孝子,把我活活气死他才开心!”

黄娟跟在他身后,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最好往死里吵,把他赶出家门才好。

等挨着他坐下,已经收敛了笑容,忧愁地问:“德康,距柔儿的婚礼就半个月了,宴请的人名单还没弄出来,很多东西也都没有置办,这些都是该我们准备的,没办好韩家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倪德康暂时压下心中的怒气,思索后说道:“你准备倪家和娘家人的名单,和倪氏有合作的那些人我来统计,至于婚礼用品的置办,不是给了你一张卡,花销从那里面扣。”

“那张卡只够买新房的电器和被褥,我看中了学区那边的一套房子,以后孙子出生教育什么都得跟上,总不能让韩家觉得我们太小气。”

倪德康眉头略微皱起来,问道:“要多少?”

见她伸出五根手指,他眉头放松,“五十万是首付?”

“是五百万。”黄娟见他脸色不好,立刻解释,“那套房子是精装的,又是学区,五百万能拿到已经很不错。”

见他有所动摇,黄娟继续游说:“再说,柔儿不像初夏还在公司上班,持有股份,她嫁过去如果没有些家底,不是让婆家人看不起吗?”

倪德康沉吟一会,开口说:“先把名单的事情解决,过几天去看看那套房子,要是值,就买下。”

“好。”黄娟满心欢喜,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德康,初夏走了也快一个星期,说了什么时候回来吗?”

“倒是没说。”倪德康回答后,狐疑看向她。

“怕她赶不回来,错过柔儿的婚礼。”黄娟握住他的手,有些担忧地说:“外界都知道立江和初夏在一起过,如果她不回来,我怕那些人会诟病。”

“我们倪家还怕他们说什么?”倪德康冷下脸,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

“明面上不说,背地里也不知道会怎么说,你找时间联系她,也就几分钟的事情。”黄娟说完,唇角略微勾起,露出邪恶的笑。

十五天的时间,足够她布置一切,不是玩隐婚,她倒要看看到时候会怎么收场?!

倪柔走下楼,见两人都在,走过去说道:“爸、妈,我出去一趟。”

“大冷天,这么早出去做什么?”黄娟语气略带责怪。

倪柔笑了笑,轻声说:“妈,我约了朋友,保证在中午之前回来。”

黄娟看了她一眼,“那让管家送你去,自己别开车。”

倪柔坐上倪程凯的车,报了地址后,便靠在后座垂眸想心事。

约莫半小时,约定的地点到了。

倪柔让倪程凯去对面停车场等着,自己走进一家咖啡馆,找了拐角的位置坐下。

没一会儿,和她约好的人走过来。

黑色套裙,外面搭了白色皮草,浅棕色的卷发披散在背后,脸上戴着大大的墨镜将脸遮掩住。

她轻启红唇,开口问:“倪小姐,不知道你约我出来做什么?”

倪柔搁在桌下的手紧紧握拳,她因为怀孕,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头发,今天出来也只是化了淡妆,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简直土到掉渣。

输人不输气场,她抿唇一笑,“我知道你和立江还有联系,开个价吧,要多少才肯离开他。”

此时,叶雨已经把墨镜取下,眼中含着笑意,“倪小姐是以什么身份说出这番话的?”

“我和立江是未婚夫妻,还有半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你就那么想做插足别人的第三者?”倪柔说出这句话,见对面的人脸色变了,继续开口,“倪初夏可以大度的不计较,但是我不会,开价吧。”

第三者?

叶雨冷笑,她曾经的确当过,但是如今根本不稀罕。

“你过来找我,你的未婚夫知道吗?”叶雨招来服务员,点了杯饮料。

倪柔见不得她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咬牙说:“他不需要知道。”

“哦?”叶雨勾起了唇,觉得这个刚到二十的女人很有意思,“不怕你知道,在你和他订婚之前,我就和他断干净了,但是吧,最近他一直找我,给我造成了困扰,不如你和他沟通沟通?”

“你骗人,立江怎么可能会找你?!”倪柔声音陡然提高,面目狰狞。

叶雨从包里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递给她,“不信,可以自己看。”

倪柔双手颤抖地拿起手机,在看到那串号码时,面色变得恍白无血色。

也只是片刻,她把手机扔到一边,从包里掏出了火红的请帖,“这是给你的,还希望我和他的婚礼上,你能来。”

叶雨神色微变,转而想到她是和倪初夏明争暗斗的女人,的确有点不好对付。

“请帖我收下,如果那天没有公告,我会去的。”叶雨接过请帖,笑着问:“你介意我拍张照片发微博吧?”

倪柔狐疑看着她,冷声回:“随便!”

叶雨摆弄了一会儿,挑选了照片,点开微博编辑:“让往事都随风而去,祝,幸福。”

倪柔见她收下,也没有心思在耗下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和立江有纠葛,别人能将她捧上位,我也能把你弄下来。”

“等等。”叶雨出声止住她的步子,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她的肚子上,眼底划过一抹狠意,“你信不信他很快就会给我打电话?”

“你!”倪柔手紧紧握着桌角,强忍怒意。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叶雨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瞥了眼屏幕,得逞地笑着,“倪小姐,看吧,我说的没错。”

倪柔一把夺过她的手机,直接砸到地上,觉得不解气,抄起桌上的饮料泼向叶雨,“贱人!”

“这就是倪家二小姐的风范?和你姐相比,实在差的太多。”叶雨坐在那里没有躲,任由饮料泼在脸上、身上。

“别把我和倪初夏相比较,她不过就是出卖身体换取利益的女表子!”倪柔狠狠砸碎了玻璃杯,愤懑离去。

时间尚早,咖啡馆的人并不多,但都目睹了全过程。

叶雨的助理冲进去,从老板那里接过纸巾,替叶雨擦起来,“叶雨姐,你没事吧?”

“没事。”叶雨看了眼衣服,笑着说:“还好没有点热饮。”

呃!

小助理有些懵然,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就在这时,一位男人从位上站起来,叶雨走过去问道:“都拍到了?”

“嗯,绝对高清。”男人回。

“被泼也值了,告诉齐先生,任务完成,接下来看他的。”叶雨说完,戴上墨镜和小助理离开。

坐上车,手机铃声还是不断响起,看着那一串号码,叶雨冷笑起来。

韩立江,我会让你对婚礼,毕生难忘!

……

倪明昱离开别墅,并未开车去公司,而是来到厉氏办公楼下。

此时,正是上班时间,来往都是厉氏的员工。

岑曼曼和许娇并肩走来,离很远的时候就觉得倚在车边的人很眼熟,等走近一看发现是倪明昱,快步走了过来。

“倪大哥,你怎么在这?”

倪明昱手里的烟还没点着,抬眼看过去,“是曼曼啊,你在这里上班?”

“嗯。”岑曼曼点头,又问了一遍,“倪大哥是来找人的?”

“我过来找你们老板,听说他和家人旅游去了?”

旅游?

岑曼曼皱着眉,抿唇笑了一会说道:“你找老板有什么事?”

倪明昱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吸了一口烟,轻吐出来说:“问问夏夏的情况,死丫头把公司丢给我就跑了。”

“初夏去找厉先生了,泽……老板和她一起的。”岑曼曼想也没想说出来,见他脸色不好,小心地问:“她…没和你说吗?”

“没有。”倪明昱三两口把烟抽完,压住心中的郁结,问道:“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吗?”

岑曼曼摇头,又想到很久没和厉泽川联系,心情也不太好。

倪明昱扔了烟蒂,“去上班吧,有她的消息记得通知我。”

看着他的车离开,她掏出手机,习惯性地拨出厉泽川的号码,因为没抱能打通的希望,她走向厉氏大楼。

当电话接通后,心跳的很快,心虚地走到安全通道,准备爬楼梯。

“曼曼?”厉泽川一连喊了几声,没听到她的回话。

“你…你能接电话了?”

“嗯,刚刚才有信号。”他本来想着泽阳的事情安排好,再打电话给她,没想到她竟然拨了过来,问道:“有事吗?”

“没有…有事,刚刚倪大哥,就是初夏的大哥来厉氏找你,他好像不知道初夏去找厉先生了。”岑曼曼把刚才的事情说给他听。

厉泽川看着病房里忙碌的身影,低声说:“嗯,我等会让她回电话。”

好像已经没有话说,但双方都没有提出要挂电话的意思。

岑曼曼踱步上楼,在快到设计部楼层时,她开口:“快上班了。”

“嗯。”厉泽川应了,问道:“这几天有想我吗?”

“……想了。”岑曼曼红着脸回答,很小声地问:“那你呢?”

厉泽川低声笑起来,心情极好地回:“很想。”

岑曼曼开心地勾起唇角,只要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就能到达设计部,但她却走到楼梯处坐下,又问道:“厉先生好点了吗?初夏还好吧。”

厉泽川一一回答了,还对她说了这边的风景,这么一聊就是半小时。

“我等你回来。”岑曼曼说完这句话,快速挂断了电话,收拾心情推门走向设计部。

厉泽川盯着突然被挂断电话的手机,兀自笑了。

进病房的时候,傅正尧和其他科的专家正在询问厉泽阳身体状况,但很显然,回答他们的并不是他本人。

“厉先生,你恢复的不错,颅内出血还需要进一步做CT检查,目前有什么不良反应?”

厉泽阳看了床边的人,然后闭上了眼睛。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倪初夏开口说:“凌晨在车上的时候,有头晕的现象,恶心呕吐倒是没有出现。”

“咳!”脑科专家点点头,对神经外科主任说:“那么就等CT结果出来再决定做不做手术。”

“厉先生,你右腿伤的比较严重,有没有出现特别疼痛的时候?”问话的是帝都市立医院的骨科主任,见他仍然闭着眼,学聪明地看向倪初夏。

“昨晚放食用盐的时候,被人不小心碰到,疼的脸色发白。”倪初夏说完,对穆云轩翻了白眼。

“那到没事,只要伤口不发炎,情况都还好。”骨科主任点点头。

……

轮到傅正尧的时候,他直接开口问:“厉太太,刚刚替厉先生检查胸腹骨骼复合伤,按他的身体素质应该早就恢复,但呈现出来的检查见过是加重了一些……”

话没说完,病房内的医生齐齐看过来,目光皆是疑惑和打量。

倪初夏被他们看的有些窘态,总不能说是因为接吻被她压的吧?

就在这时,厉泽阳缓缓睁开眼,“你的检查结果有误。”

语气毋庸置疑,令人无法反驳。

------题外话------

感谢

【wendy0822】1评价票、4月票、【sheliahuang】1月票、【Elise|】1评价票、1月票、【陌生的笑靥】1鲜花、【yhtlyh】1评价票

推荐妹子文文:烨少强宠:娇妻乖乖就范/喵小鱼儿

烨祁,S市的钻石王老五。

冷淡傲然,沉静高傲是他。

遇到她后,狡猾毒舌,腹黑温情是他。

那一次见面,无论时光怎么碾过记忆,却无法碾碎那份思念。

他从未想过,只此一面,将一生都赠予给她。

白念希,S市的白家小姐。

善良活泼通情达理是她。

遇到他后,小肚鸡肠,情绪多变是她。

每个人都会踏着时间的节拍不停的往前走,而她走着走着,就碰上了他。

她从未想过,碰上了几次,两个人却碰着碰着,碰了一生。

简介无力请戳正文噢~

宠文无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