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我自己上来,你乖乖躺着【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不丁听到厉泽阳的声音,唐风吓得赶紧松开手,小声嘀咕:“我又不是男的,至于这么……”

“唐风!”叶飞扬在一边拽住她,制止她的后话。

“没事的。”倪初夏对着唐风抱歉一笑,而后眼带羞赫地瞪了眼靠在床上的人,表达他多话了。

厉泽阳完全忽略了她的眼神,低声说:“你劲太大,会弄伤她。”

唐风憋屈的厉害,特别是对上杨胜带笑的眼睛后,干脆躲在叶飞扬身后不出来了,自个儿闹别扭。

众人默然,这是给集体喂狗粮的节奏。

倪初夏想着他们可能要说话,开口说:“你们聊,我出去转转。”

厉泽川起身,附和道:“我和你一起。”

两人离开病房,径自走下楼。

“看起来,你和泽阳的那些下属相处的不错。”在她没来之前,原本还有些担忧,看到她和他们相处融洽,心里放下不少。

“嗯,他们人都很好。”尤其是唐风,直率不做作的性子特别讨喜。

她最先接触的就是唐风和叶飞扬,两个人心思很单纯,也没有对她排斥,同时在知道两人的厉害后,对他们是崇拜之情。

也不过比她大几岁,却能做到和那些穷凶极恶的人周旋,光是这样的勇气,就值得敬仰。

而后接触的便是杨胜,刚开始见面都要掐架,互相看不惯,如今好像是一笑泯恩仇了,主要他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自己还是可以和他和平相处的。

至于秦飒,这次相见,她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变化,尤其是他对厉泽阳的态度,变得恭敬,没有以往的嚣张。

这些细微的变化,大概就是厉泽阳曾经所说的磨合。

厉泽川笑了笑,“我开始担心他们在你会不自在,这样我也就能放心离开了。”

倪初夏偏头看着他,岁月对他是偏袒他的,年龄的增长带给他的并不是秃顶啤酒肚,而是馈赠,增添了几分成熟和儒雅。

她想,这样的男人能被曼曼‘享用’,实在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厉泽川被她盯得头皮有些发麻,拧眉问:“怎么了?”

倪初夏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大哥是迫不及待要回去见曼曼?”

“咳…”厉泽川清了嗓子,大方承认,“是啊,算算也有半个月没见了。”

倪初夏低头踩着地上的瓷砖,笑着说:“曼曼一定也很想你。”

厉泽川不语,笑起来。

这几天他们都会通电话,可是仅仅听到她的声音已经无法慰藉他的思念。

病房内,加上裴炎五个人并排站在床边。

厉泽阳表情淡淡地看向他们,出声说:“再过几天就准备动身回珠城,之后会向杨叔请辞,退出行动小组。”

其实,他如今的身份,已经算不上行动组的一员,只是还要走完程序。

五人表情各不相同,裴炎是如释重负,杨胜震惊万分,唐风和叶飞扬皆是不舍,秦飒猜到了结果,却难以接受。

“泽阳哥!”杨胜不可思议地叫了声,“我已经和他约定好,等你从西部回来,行动组头儿的位置还是归你。”

这个‘他’指的是杨闵怀,他的父亲。

五年前的事情对他打击够大,甚至这五年来,他都没能睡过一个好觉,是厉泽阳让他回来,告诉他右手废了就练左手,能有什么值得绝望的,如今,他竟然要离开。

“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厉泽阳淡然开口,表情也并未有变化。

“我不同意!”杨胜眼眶猩红,依旧不能接受他的决定。

“头儿,你在考虑一下吧。”叶飞扬劝说。

唐风从他身后出来,闷闷开口,“头儿,我以后不碰嫂子了还不行吗?你就留下吧。”

秦飒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病床上的人。

这些人中,他是清楚杨闵怀的意图,先是让厉泽阳把他儿子杨胜劝回来,之后再借机挑他的刺,实则这刺还很牵强,削他的权力。

甚至,他都怀疑,这次西部的危险,是不是都是他安排好的。可是没有证据的话,他从来不会说,怀疑也只能放在心里。

厉泽阳深深看了他们一眼,缓缓闭上眼睛,缄言不语。

裴炎侧身挡住他们的视线,“头……我家少爷累了,你们出去吧。”

“你!”唐风对着他扬起了拳头,要不是叶飞扬拉着,怕是直接就挥出去。

秦飒率先离开病房,坐在过道座椅上,觉得挺烦,又起身走出医院,坐在花坛边点了支烟。

杨胜、唐风和叶飞扬依旧没有离开病房,三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站在一边。

裴炎木讷地劝他们离开,“你们先找地方落脚,好让我家少爷休息吧。”

“你再说一声‘我家少爷’,我一定会揍你的!”唐风咬牙,气得不行,她觉得自己下一刻都能喷火了。

杨胜垂下眼帘,哑着声音说:“泽阳哥,我能知道原因吗?”怕他不回答,又说了一遍,“你要离开的原因。”

裴炎刚准备说话,就听厉泽阳的声音响起,“这么多年,我也累了,想多花点时间陪家人,以后你好好带他们。”

唐风瘪着嘴,眼眶已经红了,在泪奔之前快步离开了病房,叶飞扬不放心她,也跟了出去。

“你说的都是借口,是不是因为我爸?”杨胜显然不相信,双手紧紧握拳,“他所做的确过分,但是你真的要走吗?唐风叶飞扬他们都是你亲手带上来的,你能这么放心的离开?”

“把他们交给你,我很放心。”厉泽阳看向他,缓声说道:“杨胜,我腿上的伤,说实话痊愈的可能性很小,的确不适合再做下去,再者,我不想也不能再让你嫂子担惊受怕,这个决定对谁都好。”

杨胜笑出声,看向他的目光有些陌生,“你把我劝回来,是不是就等着这一天了?”

“胜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裴炎看不下去,打断了他的话,“是你爸的决定,他希望你能回来。”

“再说,也是你爸让少爷来到西部,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秦飒那件事错根本不在少爷,他为了给你谋取利益才……”

“裴炎!”厉泽阳声音冷下来,吩咐道:“送他出去,不准再说刚刚那些话。”

“是,少爷。”他改口很快,并没有觉得拗口难改。

人走,病房恢复安静。

厉泽阳靠在床上,眸色转深。

杨闵怀忌惮他,说不在意是不可能。

他敬重他,把他当做长辈,换回来是他的猜忌,心里的确不好受,与其两个人都不愉快,倒不如走的干脆。

倪初夏回来的时候,见病房已经没人,觉得有些诧异。她以为,有唐风在,气氛应该会高涨起来,都不愿意散去。

把他们送来的水果篮整理放到一边,来到床边想要替他盖好被子,手刚伸过去,就被他握住拽进怀中。

“你小心点,胳膊的伤还没好透。”倪初夏向一边挪动位置,怕压到他的手臂和右腿。

男人顺势揽住她的腰,哑声说:“别动。”

“你怎么了?”倪初夏察觉出他情绪不对,仰头看着他,似乎想从表情中看出点什么,但是没能做到。

他的眼睛太过深邃,与他对视,像是望进了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只会令自己沉沦、着迷,把心思全部诉说。

男人眼睑微动,抬手抚上她的长发,“再过几天,我们就回珠城。”

“这么赶?”倪初夏以为他是有事要回去,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在这多休养一段时间吧?”

厉泽阳的手顺着她的头发来到脸颊,粗粝的手掌摩挲,带着温热的暖意。

“这里太冷,还是回去好。”

倪初夏乖巧地趴在他胸口,唇碰了碰他的下巴,“那听你的。”

“上来陪我睡一会。”厉泽阳掀开被子,手臂刚要使力,听她开口,“我自己上来,你乖乖躺着。”

倪初夏脱了外套和鞋子,躺在了他左边,尽量不碰他的腿。

厉泽阳将她桎梏在怀中,感受到她浑身僵硬,好笑地说:“我又不是瘫痪在床,你紧张什么?”

“呸呸呸!”倪初夏没好气看着他,“别乱说,我指望你给我性福生活呢!”

厉泽阳眸色渐深,目光落及她眼底的青痕,深呼吸压住那股躁动,抱着她瞌上眼。

待他们一觉睡醒,厉泽川和穆云轩已经离开。

两人是在半夜时分到达的帝都,厉泽川坐直飞珠城的飞机离开,穆云轩则飞出国,赶他的研究。

四个小时后,飞机到达珠城国际机场。

厉泽川拎着行李出来,张钊等在机场外,接到人后,他开车驶向路上。

汇报工作的时候,张钊特地将设计部放在前面,“老板,参加比赛的设计图已经全部交上来,等着您回去主持评审。”

厉泽川翻看文件的手顿住,看了眼腕表,开口说:“去厉氏员工公寓。”

张钊嘴上没说,心里却已经吐槽,什么员工公寓?想去找岑小姐就直说!

“最近亦航在家乖吗?”厉泽川放下了文件,出声问。

“小少爷挺乖,不过上周末没去厉家,是岑小姐来华忆公寓陪他的,两人还去了水族馆,拍了很多照片。”张钊如实回答。

厉泽川点头,若有所思地问:“最近我妈那边有什么动静?”

“周女士最近倒是没有去公司,不过听设计部主管说一直让助理联系他,具体交代了什么我不清楚,但听宋清的意思是定期向她汇报岑小姐的情况。”

听完张钊的话,厉泽川的眉头紧拧起来,沉声吩咐,“找个时间提醒那人,他若不听直接开了。”

张钊心领神会他的意思,点头表示明白。

从机场到市区,没有堵车,一个小时便到达。

厉泽川让张钊把车停在公寓楼下,让他打车离开。

张钊皱着眉头,裹着衣服三步一回头,可怜巴巴地滚蛋。

坐在车内,厉泽川看了眼时间,早上五点钟左右,掏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最后抑制住,决定再等一会。

从五点钟到七点钟,两个小时的时间,他看了将近一半的文件,都是在他离开后公司上层、副总无法抉择的方案。

七点一刻,厉泽川拨通了岑曼曼的电话。

响了一会儿,那端传来未睡醒的声音,依旧软绵绵的,“喂?”

“曼曼,是我。”

听到他的声音,岑曼曼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快上飞机了吗?能把航班号发给我吗?我想去接你。”

昨晚她是收到了他的微信,提到他今天会回来,现在打电话过来,应该是在那边的机场了吧。

厉泽川轻笑起来,“已经回来了,在你楼下。”

“等我十分钟,嗯,五分钟好了,我马上下去。”岑曼曼挂断电话,脸上洋溢着笑容。

她换好衣服,洗漱完毕,背起包就准备出门,临走时返回房里塞了片卫生棉,虽然快要走了,以防万一还是带着。

------题外话------

提示:厉大哥回珠城的时候是小说里的周末,曼曼姨妈刚走…(自行体会)

你们都不爱厉先森、夏夏了,上一章辣么huangbao都木有留言!也不爱厉大哥、曼曼了!

感谢

【木子丹艺】1月票

【wlf345】1评价票、1月票

【金泰亨的腿毛】1月票

【862510137】2月票

【11181101】1月票

【徐徐0705】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