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我是打算和她登记【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不丁听到他的话,岑曼曼完全愣住了,还在想着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户口握在手中?

“你…你是认真的?”她问这话是有理由的,他们两人才刚在一起,依照这样的速度真的太快了。

厉泽川垂头看着她,笑着说:“当然是认真的。”

话落,牵着他走到岑家门外。

抬手准备按铃,却被她一把握住,“他们不会轻易把户口本给我的,我们回去吧。”

尤其是在知道她和厉泽川一起过来后,就更加不会给她,按照林凤英的性子,甚至会提出过分的要求,这其中就包括生意上的事情。

她是真的不愿意厉泽川为了她退让,令他为难。

“一切交给我,放心。”厉泽川握着她的手,拇指轻轻摩挲后放开,抬手按了门铃。

开门的不是岑家的管家,而是睡眼惺忪的岑北故,他穿着睡袍,打着哈欠看着门外的两人,不知是没看清还是不在意,侧身让两人进来,又迷糊地走进客厅,倒在了沙发上。

一楼除了岑北故,就是打扫卫生的帮佣。

时隔这么久,再次踏进这里,岑曼曼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卧槽!”岑北故一个激灵坐起来,瞪大了眼看向进来的两人,抹了把脸,“老子是在做梦吗?”

“二哥,你知道奶……岑老夫人把我的户口本放哪了吗?”到现在,她还在想有没有可能把户口本偷出来,不用正面和他们交涉。

岑北故把睡袍系好,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谁知道那老妖婆放哪了?”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不会有了吧?”

“没有,是我觉得该拿回来了。”她的户口原先是和岑奕兆绑在一起,在她成年没多久,林凤英便将户口分开,只是并未交给她。

林凤英可能是想握着户口牵制她,如今这么想,后背直淌冷汗,假使那次没有岑北故帮他,会不会她已经被送去给那个王总。

厉泽川注意到她脸色不好,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声问:“哪里不舒服?”

“我,我没事。”岑曼曼仰头看着他,抿唇笑了笑。

只是,因为脸色惨白,以至这抹笑意很牵强。

卧槽!卧槽!卧槽!

岑北故觉得自己要好奇的爆炸了,前不久是在饭桌上听老妖婆和爸讨论过厉泽川这号人物,也意有所指地提及岑曼曼,当时他也就这么一听,觉得像厉泽川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哪里会喜欢清汤寡水,可刚刚他看到了什么?!

“你,你们两来着问老妖婆拿户口本?”岑北故搞清楚状况,问道。

厉泽川朝他点头,“麻烦把岑老夫人叫下来,有事要和她商讨。”

“你等着。”岑北故回答,对着岑曼曼瞅了又瞅,嘀咕着上了楼。

没一会儿,楼上传来吵闹声,是林凤英在训斥岑北故。

岑曼曼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站在那里,表情神态都未变,稍稍松了一口气。看到林凤英在朱琦玉的搀扶下出现,几乎是本能地反应,向后退了两步。

握住她腰肢的手收紧,厉泽川凝视着怀中的人,到底被怎样对待,才会让她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心生害怕?

“如果她提的要求很过分,不要答应。”岑曼曼拽着他的衣服,有些焦灼地说:“刚刚在车上的那个问题,真的只是随便问问,我没有想要和你分手,我……我舍不得的。”

她慌乱地说出这些话,希望他能打消拿户口的念头,林凤英真的不好对付。

见她慌张,不知所措,厉泽川握住她的手,轻捏说道:“别害怕,有我在呢。”

此时,林凤英走下楼,看到两人紧紧靠近,冷哼了一声,就算在岑家养了二十年,不是岑家的种,就是让人轻看瞧不起,搂搂抱抱不知廉耻。

“厉总今天来是为了什么?”林凤英坐在沙发上,沟壑纵横的脸上带着笑,“厉氏和岑家的生意往来已经中断了,应该不是为了生意吧?”

“老子已经告诉你他们是为了什么,你装什么装!”岑北故已经换好衣服,双手插进裤兜里,吊儿郎当地走过来。

“你,岑北故,要么别说话听着,要么滚出去!”林凤英怒视着他,这不争气的孙子,回来就是气她的。

岑北故无所谓地耸肩,找了靠岑曼曼近的位置坐下,小声说:“你闹这一出岑南熙知道吗?”

岑曼曼身形有一瞬的僵硬,摇头没有说话。连她也是在快到岑家,才知道此行的目的,他自然不会知道。

岑北故饶有兴味看着现在的局面,挺乱挺好玩,他想来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这样似乎并不够,于是,在厉泽川和林凤英说话的时候,拿出了手机。

“岑老夫人,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开条件吧。”他坐在那里,长腿交叠,将岑曼曼的手握住放在大腿上,尽管随意却又让人顾及。

林凤英笑出声,目光凛冽地看向岑曼曼,“怎么说曼曼也是在我们岑家长大,没道理就这么把她的户口交出来,至少我这个做长辈的得对她负责。”

“你得了吧,不打她骂她就算好的,别说那些恶心人的话了!”岑北故外靠在沙发上,手里剥着橘子,痞样十足。

“北故,你少说两句。”一直沉默的朱琦玉开口,目光阴狠地望着岑北故。只要看到他,就会想起勾引岑奕兆的贱人,偏偏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岑北故冷笑着,把剥好的橘子递给岑曼曼,“吃吧。”

厉泽川回头看了一眼,虽然神色并未变,但岑北故就是感觉到了敌意。

卧槽!他不就剥了个橘子吗?!

视线再次落在林凤英身上,语气不变说道:“她已经成年,你们的监护资格也该到期。”

林凤英并未直接说出条件,而是一直周旋,“听厉总的意思,是要拿着曼曼的户口和他登记结婚?”

“不是。”岑曼曼抢先回答,反手握住厉泽川,“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泽……他不放心,所以陪我来。”

“我是打算和她登记。”厉泽川笑了,像是真的在拉家常一样,说道:“只是你也看到了,还要加把力。”

林凤英眼睛沉下来,倒是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和厉泽川已经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转而笑着说:“曼曼能得到厉总的赏识也是她的福气,只是结婚也不能操之过急,至少要两家人见面吃饭,商讨一下后续事情吧。”

厉氏和倪氏建材放出话不会和他们岑家合作,仅仅过去三个月,岑家就损失不少,如果这个时候公布厉泽川和岑曼曼的婚期,对岑家的生意很有帮助。

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好,但就是怕岑曼曼不配合,这死丫头以前还挺乖,自从大学毕业,逆骨出现,越来越不能掌控。

“妈的,不要脸。”岑北故轻声咒骂,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到。

岑曼曼唇角抖动,蓦然站起来说道:“你已经公开把我逐出岑家,现在还来操心我的婚事,不觉得太假了吗?”

“曼曼,当时奶奶实在太生气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

“够了。”岑曼曼打断她的话,“验伤报告我还握在手里,户口本不给我,那么我们就法院见,胜诉与否自有法官定夺。”

林凤英没有料到她突然的反击,或许在座的都没有料到。

厉泽川看着她单薄的身影,眼底浮现欣慰的笑意,至少她不再一味退让。

很多人、很多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但人性复杂,存在着得寸进尺的人,很显然,林凤英就是这类人。

意识到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她能拿捏的,林凤英给朱琦玉使了眼色,让她上楼去拿户口本,之后看向厉泽川,“厉总,时间还早,谈一谈珠城酒店行业情况吧……”

岑曼曼被岑北故拉着坐下来,压低声音说:“你和厉泽川是认真的?”

“嗯。”岑曼曼点头,目光落在身侧男人身上,心情很复杂。

此时,厉泽川正在和林凤英谈论目前的前景,“…珠城是人口输入地,近几年的经济不衰退,酒店行业很有发展前景,不过光靠这点……”

林凤英听他侃侃而谈,认真分析他的话,发现他并未因为刚刚的不愉快而胡诌,倒是开始审视他来,“厉总,前段时间因为不争气的儿媳和倪氏闹了矛盾,没想到得罪了两家企业,做生意都不容易,你看?”

厉泽川结果暗红色的本子,笑着说:“岑老夫人,我说过你可以提条件,这方面我会帮你解决,不过,也劳烦岑家不要再找她麻烦。”

“这是当然。”林凤英应承下来,目光若有所思。

事情比岑曼曼想象中要顺利,握着户口本坐上车的时候,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厉泽川开车离开岑家,路上与一辆跑车擦肩,像是有所感应,他望向窗外,隔着玻璃看到车上的男人时,眼眸略微闪动。

之后,他戴上蓝牙耳机,给张钊打了电话,“去一趟华忆公寓,把户口本送过来……在书房办公桌抽屉里,没上锁,……嗯,直接来民政局。”

挂断电话,趁着岑曼曼惊愕时,从她手里抽走了暗红色户口本,放在了她够不着的地方,出声问:“你有什么想问?”

“去,去民政局做什么?”

厉泽川见她错愕的样子,低声笑起来,“当然是登记结婚。”

岑曼曼缓了好久,才算找回自己的声音,“…太快了,你还没有完全了解我,万一我并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怎么办?”

“曼曼,你的关注点错了。”傻姑娘,不应该担心他是否是她所想要的那个人吗?!

“可是……你刚刚只是说把户口握在手中,没说去登记呀。”

岑曼曼说到后面,声音逐渐变小,好像她的关注点的确错了。这时候应该是考虑是否应该领证,怎么总想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看出她的纠结,厉泽川出声问:“曼曼,和我在一起你开心吗?”

岑曼曼微愣,片刻后点头,意识到他在开车看不到,回答:“开心。”

“如果让你一直和我在一起会后悔吗?”

“不会。”答案是肯定的,他的好不是只有她看到。

“那你还犹豫什么?”

岑曼曼垂头,好像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他。

厉泽川一脚踩了刹车,将车停下来,看着她认真地说:“曼曼,我比你大很多,带着六岁的儿子,在珠城名下有五套房,是厉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工资和利息分红足够养你,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吗?”

岑曼曼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心跳的很快,似乎下一刻就要跳出嗓子眼。

没等她回答,厉泽川接着说:“领证后,你可以按照你的生活方式来,我不会多加干涉,就像恋爱时候一样,只是多了法律的约束,如果你觉得太快,我可以等你想好。”

这么说着,他启动车,没再说话。

岑曼曼依旧看着他,目光由最开始的错愕,变为动容,即使没有鲜花,没有钻戒,却还是令人感动。

最终,车停在珠城民政局门外。

岑曼曼张了张嘴,疑惑地问:“不是说等我想好吗?”

厉泽川轻“嗯”出声,“在这里想也一样。”

“……”

张钊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民政局的下班时间,他把户口本从车窗外递给厉泽川的时候,朝岑曼曼比了加油的姿势,无比兴奋地离开,心中的感觉比他当时领证还要紧张。

“曼曼,还有二十分钟他们就下班,想好了吗?”厉泽川手里握着两本暗红色的户口本,就等着她点头。

“在此之前我有话想说。”

厉泽川看着注视她的眼睛,“你说。”

“我是被岑家收养的,所以是孤儿,无父无母的那种。”岑曼曼说完,小心地看着他的表情,确定他没变化继续开口,“目前我是万元户,工资也不高,但是我会在厉氏好好努力,争取做配得上你的女人。”

“你这样就很好。”厉泽川抬手抚摸她的脸,目光温柔。

岑曼曼抿了抿唇,继续说道:“还有,领证前还是联系律师做婚前财产公证吧。”

听了她的话,厉泽川又好气又好笑,还没结婚就想着离了!

最后忍着收拾她的冲动,温声说:“傻姑娘,不用这么麻烦,下车吧。”

------题外话------

下一章就领证了…然后合法XX

感谢

【wlf345】1月票

【小嘉1120】1月票

【沐籽L】5月票

【qslzyu】1月票

【crazyzxy】3月票

【倾城一笑一顾千年】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