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不看也行,你摸一摸/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嘭——

岑南熙一脚踹翻了茶几,佣人还未来得及收拾用来待客的茶杯全数落在地上,一时间,客厅一片狼藉。

“怎么,你还想造反?”

对他突然回来,并且闹出这一出,林凤英并没有多惊讶,坐在那里,犀利的目光冷冷看向他。

“为什么把户口给她?”岑南熙目眦尽裂,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看到岑北故发来的短信,他放下手头上的事赶回来,却还是错过和她见面的机会。

“南熙啊,你冷静点。”朱琦玉怕他冲动做出傻事,极力地劝解,“她是和厉泽川一起来的,摆明了就是自己攀上高枝要脱离岑家,你……”

“妈的,你能不能闭上那张臭嘴,曼曼不是已经被你们赶出岑家了吗?你还瞎逼逼什么?”岑北故冷眼看着朱琦玉,起身踹倒了她身侧的柜子。

朱琦玉吓得脸色发白,想骂却又不敢出声,只得把气憋在心里。

岑南熙向前走,冷声问:“我再问一遍,为什么这么做?”

“很简单,厉总答应不会再和岑家作对,还有,因为你太在乎岑曼曼。”所以,她绝对不能再留下来。

用一个她,换岑家外部环境的稳定,很值。

“你!”岑南熙双手紧紧握拳,眼中猩红,像是下一秒就会冲上去撕扯猎物的野兽,他低吼一声,最终转身离开。

“南熙,你要去哪?”朱琦玉追到门口,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车,眼中是担忧。

她害怕他刚刚的行为忤逆了林凤英,又怕他去找岑曼曼那个贱人。家里素来平静,可近些天闹出来的事情全部都是祸起于她。

岑北故晃悠出家门,看着极速而去的车尾扫过,低声咒骂:“艹,不要命了!”

*

于此同时。

岑曼曼和厉泽川已经站在民政局排队,其实他完全可以一个电话解决,却享受和她手牵手等待的过程。

二十分钟后,岑曼曼手里握着两个红本走出来,神色还有些恍惚。

冬日的阳光落在她白净的脸上,分外的恬静乖巧。她的两颊很红,看向身侧的男人眼神是羞赫又夹杂明显的情意。

她没有想到结婚竟然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走完程序,拍了合照就成为合法夫妻。要问她是什么感觉,全程她都是茫然的,直到现在还觉得难以相信,即使红本在手上。

“傻站着做什么?”厉泽川笑看她,握住她的手,带着她走到车旁,“饿了吧,先去吃饭再去海滩。”

岑曼曼傻愣地被他牵着,听着他说的话,之后目光落在手上,看到浸在阳光下的那抹艳红,垂下头兀自笑了。

而后,主动攀上他的胳膊,与他并肩。

岑南熙的车就这么停在路口,看着那两道身影,觉得刺眼,心里揪着疼。

他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民政局,却没想到她真的就选在今天领证,眼底的笑意,嘴角旁的梨窝无意不在印证她是开心幸福的,至少,自己已经很久没看到她这样的笑。

推开车门下来,他径自走到过去。

岑北故后他一步,直接冲过去拦住他的去处,“你也看到,丫头是自愿和人领证的,老子看着她挺开心,别去折腾了。”

再说,现在知道折腾,早干嘛去了?

“让开!”岑南熙眼看岑曼曼要和厉泽川上车离开,情急之下直接给了岑北故一拳。

“艹!老子招你惹你了?!”

一拳击中腹部,疼得厉害,岑北故气得不行,揪着岑南熙的脸狠狠给了一拳,“妈的,老子今天非打醒你不可?”

两人在路边扭打起来,过往路人看了都退的很远,生怕被牵连。

听到动静,岑曼曼偏头看过去,身形顿住,厮打的两人她认出来了,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要去看看?”

厉泽川的声让她回神,只是摇了摇头,便坐回了车里。

以后,他的生活与她再无关系。

民警赶到的时候,岑北故和岑南熙已经停下来,两人狼狈地坐在地上,沉默不语。

围观的群众都在猜测打架的原因,在民政局门口,两个帅小伙打架,除了为女人,还真想不出其他原因。

岑北故从裤兜里掏出了烟,点了一支,又问岑南熙,“要不要?”

岑南熙掀开眼皮,略微点头。

“咳咳……”点燃香烟,抽第一口的时候,竟然被呛到。

“没用。”岑北故轻嗤出来,三两口把一支烟抽完,起来的时候疼得龇牙咧嘴。

岑南熙用力地咳着,到最后抹了脸,发现眼角都咳出眼泪,最后苦笑看着岑北故,“你很穷吗?抽这种垃圾香烟!”

岑北故又叼了一支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懂个屁,老子这叫怀旧!”

十几块钱一包的眼,岑南熙的确看不上,但他在没进岑家大门之前,这是抽过最好的烟,这么多年过去,贵烟抽的不少,还是没有老牌子过瘾。

“老子先走了,你他妈~的安分点,别再去找她了,虽然话不好听但也是事实,厉泽川比你有本事,惹不起就躲着点。”岑北故和民警交流了两句,打架的事情私下解决,他转身走向车边。

离开时,看着岑南熙还傻坐在那,不屑嘀咕:“爱情这玩意儿,老子才不沾!”

……

中午吃饭的地点,依旧是厉泽川订的。

或许是订外卖的经验,他挑的地方,点的菜都很好吃。

吃过饭,厉泽川没记着取车,而是带着她来到附近的大型超市,似有采购的意思。

两人先是来到生活用品区,厉泽川推着车跟在她身后,“别墅那边缺什么,你看着拿。”

说完这句话,他真当甩手掌柜,只是看着她挑东西。

因为不经常去那里,缺的东西比较多,岑曼曼挑选的很认真,很多东西买的都是双份,偶尔看到适合小孩子用的也会放进购物车里。

“再去买点菜,去那边吧。”岑曼曼指向蔬菜鲜肉区。

厉泽川轻“嗯”了声,轻拍她的肩膀,“你先去挑,我再去拿样东西。”

岑曼曼点头应下,自己走到那边。

没几分钟,厉泽川推着车走过来,目光柔和看向她。

几个月前,她从不曾想他会成为自己的丈夫,而今天两人的身份转变,看他时的目光多了分眷恋。

这个男人,不管做什么都充满着成熟魅力,令人难以忽略。就如现在,他漫不经心推着购物车,却足以让周围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厉泽川低声问:“都选了什么?”

“买了些蔬菜,还准备买条鱼。”岑曼曼说着,把手里拿着的菜放进车里。

目光落及最上面类似炫迈口香糖的包装,耳根开始发烫,没一会儿脸颊和耳廓就红了。

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她赶紧把蔬菜扔进去,视线游移了一会,最后小步走到他跟前,“那东西……你、你干嘛买那么多?”

虽然没细数,但看那堆得架势就知道肯定不会少。

厉泽川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眼中含着笑,低声说:“别墅太偏,大半夜不好找24小时营业店,再说,多点也能尽兴。”

岑曼曼:“……”

两人回到林建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大包小包搬进别墅,倒是费了不少时间。

之后,岑曼曼便开始收拾,把买来的生活用品拆了包装,放在它们该去的地方。在看到塑料袋里那些计生用品,拿着都觉得烫手,一时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给我吧。”

这时,厉泽川从沙发上起来,伸手接过来,转而走上楼进了主卧。

临近五点钟,大致都收拾好。

她走上楼,想问他晚饭是出去还是就在家里解决。先是去了书房,发现没人,又推门进了主卧。

入目,看到的是厉泽川赤裸上身,正站在那里用毛巾擦头,下身只用浴巾包裹住,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掉。

岑曼曼偷偷看了好几眼,在他看过来时,匆匆别开视线,问道:“晚上在家吃,还是出去?”

若是以往,这个时候他可能会转身套上衣服,只是这次,他却跨步走到她跟前,俯身说:“在家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岑曼曼觉得刚刚他的声音不同于之前,听了觉得心跳加速。

“那,那我去做饭。”她向后退了两步,避开他呼出的热气。

厉泽川哪能如她所愿,伸手将她带进怀中,蛊惑地开口,“过来帮我擦头。”

岑曼曼稀里糊涂地被他抱上床,坐在一角替他擦着头,脸颊难掩红晕。

男人把空调打开,又调高了几个度,坐在床尾,半闭着眼任由她替自己擦拭头发。

直到温度上来,他睁开眼看向她,问道“还冷吗?”

岑曼曼顶着红扑扑的脸摇头,把毛巾放到一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差不多干了,我去做饭。”

真的不能再和他待下去,光是听他说话,都觉得心慌意乱到不行。

在她下床时,厉泽川一把握住她的脚踝,低声问:“曼曼,你躲我?”

“没…好吧,是的。”岑曼曼看着他,有些紧张地说:“我还没准备好,有、有点害怕。”

今天下午,在看到他拿了计生用品,才恍然意识到,结婚不仅是身份的改变,还会做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她从来没接触过,心里多少会害怕。

“这种事不需要准备。”厉泽川说的理所当然,抬手抚上她的脸,“你只需要躺着享受就好。”

岑曼曼蓦然抬起头,与他对视,眼睛是震惊、诧异还有不易察觉的羞涩。以前,从未听他说过这样的话,是身份转变,所以让他也变得不在顾虑?

厉泽川压低声音,覆在她耳边又说了些话,但她却没听到,只清楚,耳垂被他含在嘴里时,脑袋变得一片空白,浑身发软。

明明只是单纯帮他擦头,聊着天,最后却被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房内的灯被关上,只留着床头的壁灯,昏黄见证今晚的始末。

……

良久,房内陷入安静。

岑曼曼累的睡过去,脸上还挂着泪痕。

厉泽川的手覆在她脸上,最后滑落在她肩上摩挲,看着胸口暧昧的痕迹,刚灭的欲火慢慢涌上,他缓缓闭上眼,深呼吸压下过于强烈的感觉。

怀中的女人是初经情事,凡是还是要有节制。

岑曼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稍微动了一下,觉得身体酸胀的不行,刚想试着起床,听到身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她身体顿了一下。

翻过身,对上的是厉泽川的俊脸,他还没醒,在睡梦中。

她的手轻轻落在他的眉宇间,唇角慢慢上扬,他是俊朗的,这样看一点也不像三十来岁的人,却比二十岁的青涩小伙多了男人独有的成熟魅力。

俯身靠近,唇轻轻碰了他的唇角,很快便离开。

顺着他的脸向下看,目光跃过下巴来到胸口,不大亮的灯光却让她隐隐看到他的腹部,回想起自己晕厥前他们做的事情,就觉得气血上涌。

慌张抬眼,便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睛,戏谑道:“怎么不继续看了?”

“我,我不想看。”岑曼曼口是心非。

厉泽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带着她的手来到自己腰部,笑道:“不看也行,你摸一摸。”

岑曼曼的手被他放在腹部,她屏住呼吸按了两下,听出他的呼吸沉重,刚要收回去,却被他一把握住,“还满意吗?”

虽然他今年三十多岁,但身材保持的却很好,完全不像生意场上那些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男人。

女人平坦的小腹会令男人遐想,同样,男人有副好身材,也会让女人面红耳赤。

岑曼曼咽了口水,没有说话,有些难为情地点头。

厉泽川被她的小动作取悦,低声笑了起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手掌温热干燥的落在她光滑的背上。

两人在床上温存了一会,便起床。

趁着岑曼曼洗澡,厉泽川下楼让张钊请厨师过来。

一顿晚饭,最后是在凌晨的时候才吃到。

长桌上,红色蜡烛摇曳,红酒散出醇厚的香味。

岑曼曼被他从二楼的主卧直接抱下来,这时厨师和张钊还没有走,两人也是识趣的人,见主角下来,也就准备告辞。

张钊临走前脸上挂着笑,贼兮兮地开口,“老板、老板娘,新婚快乐啊!”

待他离开,岑曼曼坐在椅子上,垂下头勾起了唇。

不算领证时对他们说恭喜的工作人员,张钊是第一个祝贺他们的人。

客厅里,放着张钊挑选的曲子,悠扬好听。

两人相对而坐,目光深情交织。

吃完饭,厉泽川起身走过来,弯下腰低声询问:“美丽的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

岑曼曼将手搭在他宽厚的手掌上,由着他将自己牵到客厅,真正跳起来的时候,她短促地笑起来,“穿成这样好奇怪哦。”

她穿的是前不久才买的睡袍,浅紫色的,上面印着丁香花。反观厉泽川,衬衫西裤,并没有穿外套,但和她相比,已经算正式。

厉泽川揽着她的腰肢,带着他随音乐晃动身子,低声说:“穿什么都好看,当然,你不穿的……”

似乎已经知道他要什么,岑曼曼红着脸制止,“不许说!别说话!”

“好,这时候说这些也不应景。”厉泽川答应下来,下巴轻轻磕在她的头顶,“明天陪我去见爷爷奶奶,好不好?”

岑曼曼没有回答,而是问:“…领证没提前和他们说,他们会不会生气?”

“不会,奶奶要是知道我结婚,会很开心的。”厉泽川声音放轻,“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

“那你爷爷呢?”

岑曼曼对厉奶奶的印象很好,慈祥爱笑的老人,而对厉爷爷却是有些害怕,可能他是军人,身上多少会有些戾气。

“该改口了。”厉泽川知道她的顾虑,轻拍她的头,“放心吧,爷爷听奶奶的,有奶奶在,他就是纸老虎。”

“爷爷奶奶都喜欢什么,我好做准备。”第一次去见家长,空手去她做不到,多少要带点东西。

厉泽川见她紧张的模样,饶有兴味地说:“可以去问初夏,她一定知道。”

“说的对,她肯定有经验。”岑曼曼仰头崇拜地望着他,片刻后把脑袋耷拉下来,“可是,一问她就知道我们结婚的事情了。”

厉泽川眸光略微滞住,带着她走到沙发旁坐下,按掉了音乐,问道:“曼曼,你在顾虑什么?”

“我是怕你为难,还有,我不想伤害亦航。”岑曼曼眼底有些无奈,“他如果知道我们在一起,一定不会接受的,所以暂时不要公开,好不好?”

“不会觉得委屈?”

厉泽川只觉得心里闷得难受,好像从开始到现在,她的顾虑、担心都是因为他,这个傻姑娘就不会为自己考虑吗?

“不会啊,这些不会影响到我。”岑曼曼看着他,脸上扬起笑意。说完,她主动抱住他的腰,说出令他开心的话,“反正你都在我身边。”

“傻。”厉泽川眼中微闪,开口说:“亦航的事情你无需操心,我会和他说。至于家人,还是要告知的。”

至于外界,以后再说吧。

后半夜,厉泽川去书房处理公司事务,岑曼曼躺在床上没了睡意。

她翻身把床头灯打开,从抽屉里翻出红本,看着上面的照片,唇角不自觉就上扬了,拿出了手机,连续拍了好几张,才算满意。

已经是凌晨两点钟,这个时候应该都睡了。

她抱着试着看的心态点开了倪初夏的微信,发了“在吗”。

也就相差几秒,那边回过来,“哟,你这是梦游来找我?”

“你怎么还没睡?”岑曼曼靠在床边,歪着头打字。

那边隔了一会,回道:“做运动呢,可累死我了。”

“……”

岑曼曼面红耳赤,最后打字说道:“你……别这么露骨,还有,厉先生身体刚好,别太折腾。”

倪初夏看到这条微信,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趴在床上笑起来,听到她的笑声,厉泽阳仅有的一点睡意也没了。

“手机关掉,快睡觉。”

“我不!”倪初夏顶嘴,翻身趴在他怀里,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没良心的,伺候舒服了,你就要一脚踹开我了。”

“你确定我很舒服?”厉泽阳脸色黑下来。

医生叮嘱没事可以按摩腿部肌肉,她那点力气是按摩吗?到处点火撩拨,按了半小时就开始嚷着胳膊酸,最后还不是要他替她揉捏胳膊。

“哎呀,我错了。”倪初夏在他胸口蹭了蹭,见他眸光变按暗,立刻坐起来,把手机递给他看,“曼曼以前可纯洁了,被大哥调教的可以啊。”

------题外话------

群号公布:156378297(米唐家)进群的敲门砖是读者号。

厉先森和夏夏的XX已经出炉,进群把订阅截图交给管理就能看到。

曼曼要加入夏夏的行列了,~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