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出问题的会是第三条腿/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月的天气,帝都已经是银装素裹,珠城的温度却维持在零度以上,不温暖也不那么严寒。

接近年末,机场来来往往很多人。

倪初夏推着轮椅从特殊通道出来,从包里翻出墨镜给厉泽阳戴上,“这么帅的脸只能给我看。”

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因为被墨镜遮住,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

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两人走出离开。

裴炎去取行李,顺带通知厉家的人过来,所以,一时半会还走不掉。

望着熟悉的场景,倪初夏走到男人跟前,缓缓蹲下,把手放在盖着薄毯的腿上,“那次从Y国飞回来,从未想过未来的丈夫会是你,你说是不是缘分使然?”

“异国他乡的相遇是缘分,但在珠城的相遇不是。”厉泽阳握住她的手,把墨镜摘了,眸中潋滟光泽。

倪初夏疑惑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一直知道你是珠城人,只是没想到你会那么出名。”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在她看来的巧合全部是他的有意为之。

“你,那你一开始就是在算计我?”倪初夏傻眼了,她刚才还想煽情一下,被他这么说就觉得毫无浪漫可言。

“你这么想也可以。”厉泽阳坦坦荡荡的承认,握住她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你!”倪初夏不高兴了,别开眼不去看他。

没过一会,她按耐不住,开口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珠城人?”

厉泽阳挽起薄唇,心情愉悦说道:“口音。”

“……”她说话一向没口音啊。

见她还是一脸疑惑,男人轻启薄唇,解释:“那时,你骂爹骂娘的时候和我带过的那些珠城军区兵痞子一样。”

倪初夏美眸浅眯,蓦然起身,把脸凑过去,“厉泽阳,你学坏了,拐着弯骂人呢?”

“还有更坏的。”话落,厉泽阳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吻上去。

他粗粝的手掌贴在她后颈,轻轻摩挲,唇上的动作很温柔,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耳边是飞机起飞、降落的声音,隐约还能听到人群的吵闹。

两人却充耳不闻,交颈缠绵。

“咔嚓——”

快门声响起,倪初夏推开他,目光不善地望向那一处,在看到来人时,神色才算放松。

“这张拍的很专业。”严瑾抱着相机走过来,调到那张照片递给她。

轮椅上的男人只露出半张脸,刚毅、冷硬,看向女人的目光却深情缱绻,少了几分凉薄多了点暖意,微风吹拂,女人的发丝飞舞,唯美有意境。

倪初夏弯下了眼,“的确挺好的,回去记得发给我。”

“好啊,你们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随后相视而笑。

倪初夏开口,“我们才回来,在这等人。”

厉泽阳朝严瑾略微点头,算作打招呼,并未说话。

她是知道倪初夏和厉泽阳最近不在珠城,至于原因她并没有深问,如今见他坐在轮椅上,多少也能猜测到。

严瑾拨了拨短发,语气中带着抱怨,“我是来跑新闻的,上头给的消息有误,白跑了一趟。”

“又要跟明星?”

“明星都没她会耍大牌,不就在国外混了几年,拽的二五八万一样。”严瑾见身边厉泽阳并没有烦躁,倒是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初夏,你是不知道,上回同事越洋去采访她,大冬天让他在雪地里等了一天不说,采访的时候也不配合,妈的,这种人最好别落在我手里,不然搞死她!”

严瑾的性格不错,很少刻意针对一个人,这次采访的人物应该挺难搞,才会让她这么抓狂,倒是激起了倪初夏的好奇心,“到底是谁啊?”

“时尚设计圈的人,六年前出了国,华裔,叫卢……卢静雅。”严瑾看着那些打道回府的记者,把相机设备都装了起来,“回去还得赶稿子,有时间再聚。”

看着严瑾飞奔上车的背影,倪初夏弯了弯唇,虽然干记者这一行很吃苦,但能看出她是真心喜欢。

厉泽阳无意听两人的聊天内容,但提及卢静雅这个名字时,眼底还是起了波澜,也只是片刻,便恢复往常。

裴勇把车开到路边,将行李搬进后备箱。

在看到厉泽阳坐在轮椅上时,眼眶有些发涩,低声呵斥裴炎,“还不去接二少爷,小心点。”

厉泽阳和倪初夏坐在后座,裴炎坐在副驾驶,不时能听到裴勇询问的声音。

回军区大院的路上,倪初夏熬不住,靠在厉泽阳的肩膀上睡着了。

裴勇见此,也不再说话,一路沉默到了城西。

醒来的时候,车子刚好通过门卫员的检查,像小猫一样在他怀里蹭了好一会,才不情愿坐起来。

厉泽阳低声问:“还困?”

“嗯。”倪初夏点头。

前一天晚上基本没睡,到飞机上又遇到吵闹的小孩,也就刚刚眯了一会。

“马上就到了,回去再睡。”厉泽阳揽住她肩,让她靠着自己。

吉普车停下,两位老人早早地等在门外,陪同的是厉泽川。

在裴炎的借力下,厉泽阳坐上轮椅,倪初夏推着他走过去,率先喊道:“爷爷,奶奶,大哥。”

厉奶奶是最后得知这个消息的人,看到孙子坐在轮椅上,又瘦了很多,一直在抹眼泪。

厉建国也红了眼,嘴上却不饶人,“自己受伤不说,看把你媳妇弄得,瘦成竹竿了。”

“奶奶,让您担心了。”厉泽阳抬手握住厉奶奶的手,心里挺愧疚。

每次大小任务,只要她知道自己这天会回来,就会等在院子外,多久都会等着。

“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厉奶奶重复念着这句话,视线最后落在倪初夏身上,“小夏也受苦了,回头奶奶给你煲汤。”

倪初夏忍着泪点头,手紧握住轮椅的把手。

“要哭回去哭,在这里像什么样子。”厉建国颤抖地说完这句话,转身颤颤巍巍地走进小洋房。

厉泽川替倪初夏推着轮椅,她则扶着厉奶奶进了屋。

“想想等会怎么和爷爷交代,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后院阳台已经改造,方便你上楼。”厉泽川交代完,不放心地问:“真的决定放下那边的事了?”

厉泽阳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问道:“你和岑曼曼是认真的?”

厉泽川眉头微皱,“她是你嫂子。”

“认真的就好。”厉泽阳开口,语气听不出异样。

“你一向对我的事情不感兴趣,今天是怎么了?”

厉泽阳只是看了眼沙发上坐着的倪初夏,没回答也知道他为何突然问及刚刚的问题。

厉泽川笑了笑,没再追问。

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话题基本都是围绕厉泽阳,他话虽不多,但对于家人的问话还是耐心的回答。

趁两位老人揪着一个人不放,倪初夏低声问:“大哥,大嫂去哪了?”

“上班。”想到岑曼曼,心里觉得很满。

倪初夏调侃,“老板偷懒在家,老板娘很勤快啊。”

“她不让公开结婚的事,公司也就几个心腹知道她是老板娘。”说完,厉泽川脸上的笑意敛去,在这点上她的坚持,始终让他觉得愧疚。

“曼曼做一件事会顾虑很多,她不想让你为难,也不想和亦航之间心生间隙,可往往顾虑多了,她会受委屈。”倪初夏分析的很透彻,却觉得这样不妥,“大哥,我记得厉氏珠宝有官方认证的微博号,可以先公开你已经结婚的消息,至于曼曼,等她接受再公布。”

厉氏总裁宣布已婚,算是轰动珠城的消息,虽然另一半并未公开,至少能杜绝不少妄想向上爬的那些心机女。

厉泽川仔细想了下,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和厉建国和厉奶奶告别后,便开车回公司,路上已经通知张钊联系公关部。

下午三点左右,事情大致交代完,倪初夏打着哈欠上楼,头沾上枕头就睡了过去。

厉泽阳从后院改造好的楼梯上了二楼,进了书房。

“养好伤之后,你有什么打算?”没有厉奶奶在场,厉建国开门见山地问。

厉泽阳回:“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腿没有半年好不了,暂时不会回基地。”

“六月份有军演,我的意思是让你和裴炎重新回军区,你们两军衔都不低,跑外面的基地给人当手下倒不如回来。”厉建国提议。

“申请已经上报,不久后会有结果,就看上面怎么批了。”厉泽阳没有直接答应,他打了报告上去,大抵的意思是重伤需要时间休养,以及退出杨闵怀管理的队伍。

“这事我会疏通,至于那边的联系,能断就断了,这些年你为他们做的够多,得罪的人你比我清楚,后面的路不好走。”

当初他性子倔,加入最危险的基地,用最短的时间,拼到了别人大半辈子都无法达到的级别,如今要离开,那边会不会放是问题,未来往哪个方向发展也是问题。

“我知道。”厉泽阳点头,“以后的事我会考虑,目前只想在家休养。”

“在家多陪陪小夏也好,还有几天就是她那妹妹的婚礼,我和你奶奶年龄大了,就不去凑热闹,但该包的不能少,明天让裴炎陪你去一趟。”

“嗯。”

厉泽阳应下来,在见厉建国摆手让他离开,眉头紧蹙,问道:“爷爷,当年我爸离世,到底是不是意外?”

厉建国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先是一愣,而后拍桌说道:“如果是别人暗害,我会轻易放过他们?”

“可那次行动,应该是于诚带领救援去的。”

“泽阳,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年,你要学着释怀,我知道你们父子感情深,但那只是意外,你爸是为了救人才去的,没有人逼他这么做,是他自己的选择。”厉建国想到那个早逝的儿子,眼眶禁不住红了,当年他也一度不敢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那么多人作证,只是意外。

“我不相信。”厉泽阳眼睑微动,放在腿间的手不由颤抖起来,“我爸出事之后,曾经跟着他的手下升了军衔相继离开,事情太过巧合,我不相信这是意外。”

“你……哎,就是太固执,和你爸一样。”厉建国叹了口气,低喃道:“罢了,你要是不放心就查吧,人手不够和我说。”

离开书房,厉泽阳回到房里。

窗户并未关上,微风吹动窗帘,阳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落在床上。

床上的人睡得很沉,未能知道有人进来。

厉泽阳靠近床边,目光紧盯她的睡颜,与他离开的时候相比,的确瘦了很多,气色也不好。粗粝的手掌抚上她的脸,像是捧着奇珍异宝,不敢用半分力气。

他左腿撑着力,俯身靠近,在她唇边落在一个吻,呢喃之中喊了声老婆。

等倪初夏醒来的时候,天色渐黑,发现自己在男人怀中,并不敢随便乱动,怕吵醒他,睁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脸。

因为他的手不方便,下巴的胡茬都是她剃的,左边那道划痕还能隐约看到,是她不熟练的时候弄的。

伸出手轻轻落在他的下巴上,感觉胡茬长出来,她来回摸着,觉得挺有趣。

“醒来就开始折腾,还真是一刻都停不下来。”厉泽阳缓缓睁开眼,深邃的目光直射她心底,嗓音暗哑,显然是刚醒来。

“谁让你长这么好看?看到你就想调戏。”倪初夏弯下眼睛,主动伸手抱住他的腰,仰头轻咬他的下巴。

厉泽阳眸光一怔,慢慢转暗,低声警告:“老实点。”

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倪初夏笑出了声,漂亮的眼睛衬得小脸熠熠生辉,“到底是谁不老实,我还没做什么呢?”

男人没搭话,稍稍向外移了身体,企图远离她。

倪初夏的手顺着他的要向下,落在他腿根处,按照医生所形容的方式替他按摩,力道并不大。

“别闹。”厉泽阳握住她的手,低声阻止。

“我在给我按摩,医生说你右腿长时间不用会出问题,你别闹才是。”倪初夏说着,身子已经滑下去,认真替他按摩。

厉泽阳额头青筋突显,足足忍了十多分钟,伸手将她拽上来,“别按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不需要。”

“那怎么行?”

厉泽阳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再按下去,出问题的就会是第三条腿了。”

“……”

房间静默一会儿,传出倪初夏幸灾乐祸的笑声,笑完之后,她倒是乖乖躺着不再瞎折,但言语上的调戏没停下。

“自制力这么差,以前怎么忍下来的?”

厉泽阳睨了她一眼,掀开被子默默坐回轮椅,没理她。

“老公,你大兄弟还好吧?”倪初夏坐起来,目光似有若无落在他裤裆间,神色坦荡地说:“哎呀,他在和我打招呼呢!”

厉泽阳将毯子盖在腿上,表情莫测看向她,“尽管嘚瑟,好好享受这段时间。”

等石膏和固定板卸了,他会好好办她。

看着厉泽阳推着轮椅离开,倪初夏笑趴在床上,原来看厉泽阳吃瘪的感觉这么爽,太喜欢了!

*

翌日清晨。

倪初夏被起床号吵醒,准备蒙头继续睡得时候,厉奶奶的声音在门外传来,紧接着是厉建国咳嗽的声音。

于是,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爬起来,快速穿衣服去洗漱,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厉泽阳悠然自在地靠在床上,好想打他哦!

厉泽阳出声吩咐,“把围巾和口罩戴上,外面冷。”

倪初夏瘪着嘴,走过去,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老公……”

话还没说,就被男人打断,“乖,出去吧,别让爷爷和裴叔等久了。”

“……”

贱人!

倪初夏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跑了出去。

有半个多月没有锻炼,断断续续废了两个小时才把平时一小时的量做完,厉建国和裴勇一直陪着她,等回来的时候,却形成了对比,他们两人精神抖擞,倪初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累成汪星人。

厉奶奶看得心疼,让她赶紧上楼洗澡免得感冒。

倪初夏回房洗了澡,呈大字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起来把早餐吃了,休息一会去躺倪家。”厉泽阳把早餐端上来,眼含笑意望着床上的人。

“不吃,不去!”倪初夏偏头看着他,没好气地说:“死没良心的,看我累成这样是不是很高兴啊?”

“还行。”厉泽阳毫不掩饰,把早餐放在床头柜,“至少你能消停点。”

“哼。”倪初夏眼睛快翻到天上去,不打算理会他。

厉泽阳不逗她了,伸手替她盖被子,“时间还早,再睡儿吧。”

“不睡了。”倪初夏坐起来,乖乖吃早餐,口齿含糊问道:“回我爸那里做什么?”

厉泽阳解释:“你妹的婚礼快到了,总要回去看看。”

“哦。”倪初夏漫不经心地应着,倏尔抬眼看向他,“她婚礼快到了我们为什么要去看?我不想看到倒胃口的人。”

早在她和厉泽阳在西部省市的时候,倪德康就打电话询问何时回来,务必要参加倪柔的婚礼。

往深处想,如果她不去,那些嘴碎的人就会在背后乱嚼舌根,倪柔和韩立江的这场婚礼怕是会成为珠城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倪德康急于确认,怕也是黄娟的意思,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她。

厉泽阳看向她,轻声劝说:“我出的事瞒不住,与其让他们听到风声,倒不如我亲自告诉他们,回去之后,可以不用理会黄娟和倪柔,有我在她们也不敢做什么。”

倪初夏皱着秀眉,思考后说道:“那我们走吧,去迟了大哥就去公司了。”

“好。”厉泽阳轻揉她的发,眼中是释然。

*

倪家,临江别墅。

离倪柔的婚礼还有四天时间,别墅内外差不多已经布置好,大红的喜字很醒目。

倪程凯看到倪初夏回来,脸上挂着笑,只是看到厉泽阳坐在轮椅上,眼中浮现担忧,不是说去旅游,怎么还伤了腿?

带着两人到了客厅,他开口,“大小姐,姑爷,老爷他们在饭厅用早餐。”

“嗯,我们坐着等会。”倪初夏点头,推着厉泽阳来到沙发边。

茶几上摆着果盘、瓜子花生之类,应该是招待这两天登门贺喜的人。

倪程凯泡了两杯茶,然后去了饭厅。

倪初夏望着热水升腾的雾气,苦笑着说:“所以说我不喜欢回来,感觉自己像是客人。”

明明她才搬出去不到半年,回来却觉得很陌生,甚至,她都不知道茶叶如今放在哪里,真像是来做客。果真是应了那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回来也不是原先被泼的那盆了。

厉泽阳握住她的手,想说话,最终选择沉默,用指腹摩挲她的手背,无声安抚。

------题外话------

回到主战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