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等会再找你算账【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倪程凯的话,倪明昱随便吃了几口,便回到客厅。

迈着长腿走到倪初夏跟前,伸手就要拍过去,还未落到她头上,被身侧厉泽阳拦下来,“大哥,再打就笨的没救了。”

倪明昱眉头一皱,目光落及轮椅时,出声问:“腿断了?”

厉泽阳没有避讳,坦然点头。

“哼,什么叫笨的没救?”

倪初夏在他腰间拧了一把,看到他眼眸转深,才得意放开手。

“你一边去,我等会再找你算账。”倪明昱拽着她衣服,将她拎到一边,自己坐了下来,“你这腿没废吧?”

“当然没有!就是恢复期比较长。”倪初夏整理衣服,抢先替厉泽阳回答。

倪明昱咋舌,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他哑巴了需要你替他说话?!”

“他不爱说话,你嘴巴又那么毒,难不成看着他被你欺负吗?”倪初夏是护夫心切,生怕倪明昱说了不该说的话。

倪明昱上下看了她一眼,起身把位置重新让给她看,“瞧你那出息的样子。”

厉泽阳全程安静地坐着,看到她紧张自己的模样,心里自然欣喜,眼底也染了笑,只是藏的够深。

没一会儿,倪德康和黄娟从饭厅过来,两人看到厉泽阳坐着轮椅,皆是一惊。

倪德康拧眉问:“泽阳这是?”

“出任务受了伤,无碍。”厉泽阳轻描淡写地回,看了站在不远处的裴炎一眼。

裴炎心领神会,把手里带来的东西递给倪程凯,开口说:“这是司令和老夫人让带的,两位老人年龄大了,倪家二小姐的婚礼他们就不来参加,这是一点心意。”

倪德康看到他手里的红包,有些没反应过来,站在他身边的黄娟笑着接过来,“我替柔儿谢谢两位亲家。

裴炎点点头,退到了一边。

倪初夏看着黄娟笑得灿烂,冷哼了一声。

“再不喜欢表面工作也要做好,不生气。”

厉泽阳压低声音,轻抚她的长发。

两人的互动倪明昱都看在眼里,看得出厉泽阳对她是上心的,尽管看着心里还是不爽,但他终归能给傻丫头幸福,忍忍就习惯了。

倪德康见黄娟已经收下,再说推脱的话也太假,只能笑着接受。

他坐在沙发上,对厉泽阳叮嘱,“回来就好好休养。”

厉泽阳略微一点头,开腔说道:“婚礼的事情都办妥了?”

“基本都办好了。”倪德康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宴请嘉宾最终是韩家定夺的,岑家包括在其中。”

上次订婚宴会,倪初夏和岑家人有摩擦矛盾,这次毕竟是结婚,提前打招呼避免再次起冲突。

“只要别人不来惹我,我自然也不会刻意和他们作对。”倪初夏眸光暗下来,转而笑着问:“怎么没见到准新娘?”

黄娟回答,“柔儿在上面试礼服,远皓也回来了,要上去看看吗?”

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厉泽阳和倪明昱都在,与她打嘴仗讨不到好,倒不如忍一时。

“好啊。”倪初夏大方应下来,看到黄娟眼底划过的错愕,暗自冷笑。

“我带你上去。”

“娟姨不用这么客气,这里我挺熟的。”

倪初夏撂下这句话,起身走到楼梯处。

倪柔的房门并未关,隐约能听到对话声。

“二姐,你也别换了,就刚刚那件挺好的。”

“一辈子就一场婚礼,哪能那么随便?”

“你不累吗?”

“……”

倪初夏意思一下敲了门,靠在一边开口,“没打扰到你们吧?”

蓦然听到这道声音,倪柔那衣服的手顿了一下,随后轻声说:“姐,你来的正好,可以帮我挑一挑衣服。”

倪远皓半靠在床上,看到门口的人,立刻起来站直了身子,别扭地喊道:“大姐。”

倪初夏也不管两人是真心还是假意,走进了房里,目光扫了眼床上摆放的礼服,“结婚穿喜庆点,可以试试中式的婚服。”

“大姐也这么认为?”倪远皓小心靠近她,见她脸色未变,继续说道:“我和二姐说那件大红的礼服好看,她非不信。”

倪远皓今年高三,十七岁的男生个头窜的挺高,少说也有一米七八,常时间在校读书,皮肤偏白,眼睛很亮,有着少年特有的活力,模样倒是并不像黄娟,也看不出和倪柔相像。

他看过来的眼中,带着试探、讨好似乎还有害怕的意味。

倪初夏扬眉,觉得有些意思。

这些年,倪远皓在家的时候,她因为上学住宿,等她回来的时候,他搬到学校住宿,可以说除了小时候,两人之间没什么交集,那么他眼中的害怕从何而来。

倪初夏没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而是询问他日常,“个子长高了不少,最近学习怎么样?”

倪远皓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摸摸自己的头,“理综才合卷考,这次联考结束就能放假了。”

“想好考什么学校了吗?”

“没有,我妈让我就考本地的学校,我还在考虑。”倪远皓趁着说话的时候,仔细观察倪初夏,觉得她好像没有她们说的那么恶劣。

倪初夏语气平和,建议道:“如果不想出去,本地的财经政法大学不错,三月份大哥会在那里任教,也能有照应。”

“大哥要去当大学任教?”

倪柔坐在床上收拾礼服,听倪初夏一直再找倪远皓聊天,自然多了心眼听着,乍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惊愣住了。

她看倪明昱最近一直在公司和家里奔波,以为他是要接受公司,还想着有他在,想在公司分到一杯羹的可能就更难了,现在看来他是真的不打算接管公司。

“嗯。”倪初夏看了她一眼,点头回答。

倪柔被她看的头皮发麻,岔开了话题,“姐姐,举行仪式之前,你能不能陪着我?我怕我会紧张。”

倪初夏弯下眼睛笑起来,“我陪着,你就不会紧张了?”

“我……”

“二姐,我会陪你的。”倪远皓插上话,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放心吧,不用紧张。”

倪柔心里焦急,她和黄娟的计划就是在婚礼前拖住倪初夏,让她先别出现,但刚刚提出的要求已经被她拒绝,如果再提,一定会让她起疑。

倪初夏垂下眼帘,沉默片刻后说道:“让远皓陪你也一样。”

之后,三个人随便聊了一会,倪初夏便下楼。

她上楼不过是想看倪柔近况如何,根据齐泓提供的消息来看,叶雨最近没少在网络上下功夫,按照倪柔的性子,怕是已经气得寝食难安。

倪家和韩家联姻的事情,的确达到了韩英杰所期待的曝光度,但走向完全不一样,网络上的谩骂声漫天,大多都是说韩立江始乱终弃,抛弃了当红花旦。

不得不说,齐泓这一招走的妙,让韩家顶着这么大的压力举行婚礼,韩老不扒了韩立江的皮都算好,这样看,很长一段时间正荣副总都不会易主。

倪柔见倪初夏离开,走过去把门关上,不放心又上了锁。

“二姐,你搞什么?”

“我看你和她聊天聊得挺嗨啊?”倪柔脸垮下来,冷声说:“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过多的和她接触吗?你把我和妈的话当耳旁风啊!”

“可是大姐挺好的,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倪远皓有些纳闷,他常年都在外面,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到面,人干嘛无缘无故害他?

倪柔气得脸色发白,“倪远皓,到底谁是你亲姐?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姐,可是……”

“我成今天这样你知道是谁害的吗?”倪柔摸着自己的肚子,唇角抖动地说:“就是倪初夏害的,不然我至于这么早就结婚?”

她刚过法定年龄,大学还有毕业,人生也才刚过开始,可是全都毁了,嫁给不爱自己的男人,为他生儿育女,未来的路该怎么走都不知道。

尤其是这段时间外面的风言风语,全部指向她,说她是小三,咒骂她不要脸,韩立江却从未出面维护她,这种心酸她都不知道该和谁说?!

“你在说什么?”倪远皓张了张嘴,一脸迷茫,“妈不是说你和韩大哥早就在一起,因为有了孩子才决定提前办婚礼。”

“我只要你记住,倪初夏和倪明昱不是好人,离他们远点!”倪柔把刚刚收好的礼服全部扔到地上,“出去,给我出去!”

倪远皓被她赶出去,茫然站在门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值得发这么大的火?

*

离开临江别墅,倪初夏让裴炎送厉泽阳先回去,她坐倪明昱的车去公司。

车上,倪初夏没主动询问公司近段时间的情况,而是聊起来倪远皓,“大哥,远皓回来你和他碰面了吗?”

“嗯,见过了。”倪明昱懒懒地应着,像是想起什么笑起来。

倪初夏问:“怎么了?”

“小兔崽子胆太小,看到我就躲,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暴他呢!”倪明昱很清楚,倪远皓那副德性八成是黄娟和倪柔长期洗脑的功劳。

倪初夏发表看法,“我今天和他聊了两句,脾性暂时看不出来,不过有黄娟这样的妈,能长成阳光男孩也不容易。”

“他从小在寄宿学校长大,和他妈接触的本来就少,也算是好事。”至少苗子没歪,也不用花时间去对付。

“爸当初让我进董事会的时候和我提过,让我善待那孩子,当时我挺反感的。”

倪明昱点了一支烟,“怎么,现在打算欣然接受了?”

“屁,只是没那时候反感罢了,还要考验一段时间。”倪初夏把车窗降下来,凉风灌进来虽然冷,但也能让人清醒不少。

倪明昱只是笑笑,对这事并不放心上。

快要公司的时候,他开口提及最近公司的事情,“Johnson管的财务部没什么大问题,采购部拿笔款项已经收回来,王立权周年庆典过后会主动辞职……”

倪初夏惊讶地问:“等等,五百多万都收回来了?”

“嗯,有问题?”倪明昱一脚踩了刹车,麻溜地将车倒进车库。

“你怎么做到的?”她当时调查的很清楚,王立权的确没有多余的钱,这五百万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他儿子好赌,我让几个朋友和他玩玩,不多不少让他输五百万,不还钱就剁手跺脚,他老子吓得当即把房子卖了。”倪明昱解开安全带,对着位上不动的人打了响指,“傻了?”

“靠,你什么时候改行当黑社会了?”她一直都知道倪明昱的手段多,且人脉广,却没想到剁手跺脚的事情也干。

下了车,倪明昱拍在她头上,“黑社会你个头,你哥这叫计谋,学着点。”

“你马上就是人民教师了啊,怎么能干这么缺德的事情?”倪初夏消化了一下,看向他的目光有些陌生。

近些年,他做了什么,交了哪些朋友,她好像真的不清楚。

倪明昱没理她,径自向前,发现她没有跟上来,转身双手环胸看向她,“想什么呢,又不是真的剁?”

倪初夏走过去,眸光闪动,开口问:“大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题外话------

倪明昱:我迟早会和厉泽阳打一架!

作者君:为啥?

倪明昱:自行体会…

感谢

【六瓣雪花】1月票

【柳月轻扬】1月票

【徐徐0705】1月票

【笨笨熊vl】1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