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凭你那两脚能让它报废?/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律师?即将成为大学教授,还是有其他的身份?”

听了她接连说的话,倪明昱神色稍稍有些闪烁,转而笑着说:“丫头片子又在脑补什么呢?”

“大哥,我很认真地在问话,你别敷衍我。”倪初夏见他顾左右而言他,秀眉微皱。

“我也很认真在回答,是什么身份很重要吗?你只要知道我永远是你大哥,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就对了!”倪明昱无奈看着她,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带着她走进倪氏大楼。

路上,倪初夏抬眼看着身侧的人,缓缓叹了一口气,眼前是她的亲大哥,他是什么关系又有什么关系?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

等电梯的时候,员工看到许久未见的倪初夏,都亲切地称呼‘倪总’,似乎对她的突然到来很惊喜。

电梯只剩下两人的时候,倪初夏笑着说:“公司刚改革那会儿,他们可是看到我都会瞪我的,现在态度慢慢好起来了。”

倪明昱靠在扶手上,轻嗤出声,意味不明地说:“是吗?他们以后会更加服管教。”

出了电梯,经过李秘书和刘慧办公室的时候,两人像是有所感应地抬起了头,见倪初夏出现后,蓦然站了起来,眼睛都快看直了。

“倪总,你回来了?”李秘书起来迎上前,看向倪明昱的时候,目光闪躲。

刘慧年纪轻一些,情绪自控能力差,有些激动地开口,“倪总,您终于回来了。”

加了‘终于’二字,体现了她迫切希望她回来的心。

“呵,看来你在我手下干事,很委屈啊?”倪明昱站在一边,只是掀开眼皮懒懒地看了眼。

刘慧下意识向后退,不停地摇头,“没有没有,只是看到倪总……有些控制不住。”

“嗯,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倪初夏对两人点头,便和倪明昱回到办公室。

李秘书和刘慧目送她进了办公室,才放心回到各自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的布局,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一路走来遇到的员工,还有刚刚李秘书和刘慧的变化,倒是让她觉得奇怪。

于是问道:“大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还做了……嗯,什么比较出格的事情?”

倪明昱没坐下,靠在办公桌上,开口说:“也没做什么,只是规定了所有需要签字审批的文件集中在上午送过来,如果超过了时间,抱歉,一切后果由负责人承担。”

“……”倪初夏眨了眨眼,“没人有意见?”

“除了Johnson,都有意见。”倪明昱无所谓地耸肩,笑着说:“不过那也仅仅是意见。”

“你又对李秘书和刘慧做了什么?她们还想很怕你。”

“各部门文件都会先送到她们那里,破坏我规定的时间,就她们负责。”倪明昱满不在乎,最后指了指那把真皮的老板椅,“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就要规定清楚,往往对付那些推三阻四,拖延时间的人这点很有效果,至少这半个月来没出任何岔子。”

“大哥,谢谢你。”倪初夏知道他的初衷是为了自己,她离开挺长时间,如果没有镇得住场的人,公司怕是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了。

“光说不做假把式。”

“中午请你吃饭,行吧?”倪初夏略带讨好地说。

倪明昱想了一会,开口说:“我听说你老公很会做菜,晚上让他下厨。”

“你从哪听说的?”倪初夏狐疑看着他,什么时候那么关注她老公了?

倪明昱掏出手机,随便点了一下,以诗朗诵的方式念道:“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我家会做菜的男人才是……”

“停下!不许念了!”恶不恶心人。

想到好久之前的一条朋友圈,现在想想挺难为情的。

当时看到厉泽阳在厨房忙碌,穿着烟灰色毛衣,黑色裤子,套上了阿姨的碎花围裙,却一点都不违和,他低头切菜,单手舀汤,每一个动作都让觉得心里很暖,想记录下来,就发了朋友圈。

“就这么定了。”倪明昱朝她得意一笑,转身就准备离开。

倪初夏看着他的背影很想大吼:我老公只会做菜给我吃!

最后叫住他,“等等。”

倪明昱转身,眼底有些不耐。

“工作上的事情还没交接,你准备去哪?”

“这事去找门外两人,还有方旭,刚看到陆警官短信,得免费去做法律顾问。”倪明昱摆摆手,迈着长腿离开办公室。

倪初夏目送他的背影消失,才坐回老板椅上。

大哥从回国以后经常会去警局给发生的案件做法律顾问,虽然并没有报酬,但他挺乐忠于这件事。

啊!

她刚才都在想些什么,一定是这些天闲得疯了,竟然会疑神疑鬼。

……

珠城警察局。

陆警官站在路边抽烟,看到那辆车黑色迈巴赫驶进来,叼着烟走过去,“明昱,今天这事有些麻烦。”

“犯事的又是法盲?”倪明昱关上车门,把钥匙塞进裤兜里,随口问。

陆警官摇头,递给他一支烟,“一群法学院的学生,闹得不可开交,头疼。”

不然他也不会丢下工作出来抽烟,现在的大学生,打架斗殴都是家常便饭了,还遇到懂点皮毛的学生,拿几年学的狗屁知识耍赖。

“呵。”

倪明昱只是笑笑,似轻蔑似不屑,吐出烟雾:“具体什么情况?”

“几个男学生趁着放假前聚会,碰到大他们几届的学姐,硬拉着人陪喝酒,那姑娘也是倔脾气,拉扯中,抄起酒瓶就往人头上砸,脑震荡搁医院躺着呢。”

倪明昱问:“……现场有监控吗?”

“在包间,没监控。”陆警官叹了口气,“我瞧着那姑娘不像是随便动手的人,怕的确是那些小王八蛋太过分,但是她一没人证,二来那么多人证明,对她很不利,要是医院那位再起诉,故意伤害罪逃不了。”

“进去看看吧。”倪明昱把烟蒂灭了,大步走进警局。

“阿sir,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啊?口供你们也录过了,程序也走完了,赶紧把这女人带走关起来吧!”

有人看到陆警官进来,一通抱怨。

“sir你个鬼,给我老实坐好!”陆警官瞪了那红毛小兔崽子一样,操蛋的家伙。

他们虽然胆子大,不学无术,但说到底还是没踏入社会的大学生,对陆警官这样长相粗狂,说话声音大的警察,还是有些犯怵,被吼过之后,老实不少。

做笔录的两位警察,看到两人一前一后进来,先是喊了声‘明昱哥’,小声抱怨:“陆哥,那位小姐不配合,一句话也不说,这样耗着也不是事儿啊。”

陆警官问:“什么也不肯说吗?”

见他们摇头,对着倪明昱说:“怕是吓坏了。”

“我去看看。”倪明昱朝三人略微点头,跨步走进房里。

十平米的房间,两位警察站在拐角,只有三把椅子和一张桌子。

桌旁坐着瘦小的女人,透过凌乱地搭下来,衣服也有些褶皱,看背影让倪明昱没来由觉得熟悉。

他径自坐到她跟前,从口袋掏出名片,放到她跟前,“不要害怕,我只是律师,你要是相信我可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我会帮你。”

那人肩膀稍稍抖动,拿起了名片,洁白的名片只写了职业、名字和联系方式,她却看了好久。

“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如果他们起诉你故意伤害,就不仅仅是民事纠纷问题,可能会判刑,你明白吗?”倪明昱看不清她的脸,但通过身体的颤抖知道她很害怕,放轻了声音,“你还年轻,就算不判刑,记了档案对你也是不利的,别固执。”

那人终于抬起了头,目光有些空洞地看着他,脸颊的泪痕看出她哭过。

倪明昱在看到她的长相时,眉头略微一皱,眼中也划过一抹诧异,的确没想到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再见到她。

“我还没有那么变态,为了见你把自己弄到警局来。”宁婧咬牙说完这些话,把视线别开,“这次我饶不了道,只能劳烦你出去。”

倪明昱到嘴的话被他堵了回去,清咳说道:“我刚刚说的话都听进去了吧,我是这里的法律顾问,把事情经过说出来,我会帮助你。”

“确定不会恩将仇报、公私不分?”

倪明昱眼眸微眯,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两警察,点头,“当然。”

“外面那群人是校友,受伤的那个是以前社团的学弟,家里有点钱,纨绔子弟。”宁婧先逐一介绍了情况,后来才开始说今天上午的事情,“我在学校那家餐厅打工,送早餐进去才知道他们在,刚开始都挺客气的,后面让我去拿酒……我不喝他们就动手动脚,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动手的。”

“讲完了?”倪明昱向后靠,扬眉问:“大学是学法律的?”

宁婧疑惑看着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这算正当防卫。”

“我知道,可是没有证据。”像学校那样的小餐馆,没有摄像头,就算有包间里也不会装,如果打官司,她完全没有胜算,更何况她没有钱,更没有那个二世祖家里有势。

倪明昱沉默一会,问道:“你父母呢?没有联系他们?”

宁婧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异样,垂下头说:“都死了,一个跳楼,一个服安眠药。”

没料到会是这个回答,倪明昱低声说:“抱歉。”

宁婧更加用力地捏着手里的那张名片,眸中隐隐闪着泪花,咬着唇问:“我会坐牢吗?”

“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做你的辩护律师,事情交由我来打理,你不需要出面。”

“我没有钱。”宁婧缓缓抬头,仔细望着他,“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

不是说讨厌她,让她见到他的时候绕道走的吗?

“警局都会聘用律师,免费的。”倪明昱脸上没什么变化,开口解释:“外面的陆警官是我朋友,他相信你是无辜的,就算我不接,他也会想尽办法帮你。”

宁婧张了张嘴,那句‘谢谢’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去办手续,你很快就能出来。”

倪明昱起身离开,走出去的时候,那群人已经被警察放走。

“情况怎么样?”陆警官询问。

“我来保释,先放她出来。”倪明昱找了板凳坐下,又拿起了那群人的笔录,把他们的详细资料记载脑子里。

“一看就知道是串供,连表述都是一模一样的。”陆警官拿了单子让他填,程序还是要走的。

“把医院那家伙的资料发给我,关键还在于他。”如果赔点钱就能解决,自然是好事,就怕那家伙故意为难。

“那人家里有点钱,他妈妈的娘家和军官于家扯了点关系,要真倔起来,不好办。”陆警官颇为头疼,最厌烦处理这种案子,以为家里有背景就能无视法律。

“嗯。”倪明昱意味不明“嗯”了一声。

约莫半小时,宁婧坐上了那辆黑色迈巴赫。

身侧的男人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袖口翻起,露出知名品牌的腕表,他开车的样子很随意,但却很稳。

目光落及他的侧脸,棱角分明,被平光眼镜挡住的眼睛看不真切,但通过余光能看到眨动的睫毛,外眼睑睫毛翘起来,像是可以夹过。

怕他察觉,宁婧收回了视线,将目光落在后视镜,能看到自己头发凌乱不堪,眼睛红肿难看。

她抬手扒拉头发,然后靠在座椅上,始终没有说话。

倪明昱问:“住哪?”

“送我去财经政法大学就好。”

倪明昱拧着眉看向她,眼中是审视,难掩其中疑惑,没一会儿,便收回了视线。

感觉车厢太过安静,宁婧开口找话,“那个,这辆车还是上次那辆?”

“嗯。”

宁婧觉得天被她聊死了,还增添尴尬,也就不想再说话。

这时,倪明昱开口,“你以为凭你那两脚能让它报废?”

“……”

一路沉默到了学校大门外,宁婧解开安全带,鼓足勇气说道:“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还有这次的事情很感谢你,谢谢。”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她推开车门,慌慌张张跑进学校。

倪明昱睨了她一眼,开车离开。

……

临近中午时分。

倪初夏起身,感觉腰酸背疼。

这时,李秘书敲门进来,“倪总,这是今天最后一份文件,下午您有什么安排?”

倪初夏问:“我不在的时候,下午公司没有紧急事情或者文件需要批示?”

李秘书摇头,“倪总,虽然倪先生的管理方法太军事化,但各部门办事的效率变高了很多,就拿采购部来说,以前他们往往要到最后时刻才去进原材料,经常导致工厂停工,但近半个月这种情况没有再出现。”

那是王立权被吓狠了,他也要敢拖延啊。

“还有销售部,签下单之后,当天就把货运提单等整理出来,送来审批,通过后第二天就能发货,节省了很多时间。”

“……”

听着李秘书总结倪明昱这么做的好处,倪初夏倒是认真在听,最后问道:“既然好处那么多,那你和小刘怎么那么怕他?”

李秘书愣住了,而后说道:“倪先生这么做为公司带来了不少利益,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浪费,但是对和他接触的员工来说,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下面做不好,受连累。”

所以,自从倪先生来了之后,她和小刘主动增加工作量,经常来往于各部门之间,盯着他们不要出错,不许偷懒。

倪初夏若有所思地点头,“虽然我不会照搬我哥的管理理念,但是这点很可取,上下级之间、各部门之间互相监督,的确对公司内部发展有作用。”

中午下班,倪初夏见时间还早,便打车回到了军区大院。

门外员认出她来,登记过后,步行走向将军楼。

远处,能看到巡逻巡卫兵,他们穿着整齐,步调一致。耳边隐约能听到训练场的声音,让她想起了刚进大学军训的时候。

那时候,还天真的以为学校发的军装穿在身上是英姿飒爽的,哪知道拿到手试穿之后,差点没哭瞎。裤腰大的能塞下两个人,裤脚也必须卷起来,否则分分钟摔跤,衣服穿在身上不像是当兵,倒像是唱戏的。

这么回想,脸上洋溢着笑容。

抬眼间,看到厉泽阳在不远处,目光不加掩饰落在她身上,瞬间弯下了漂亮的眼睛,快步走过去。

“你怎么出来了?”倪初夏在他跟前蹲下,双手习惯性放在他腿间,“难道是心有灵犀知道我要回来”

厉泽阳顺势握住她的手,嗓音醇厚:“门外员打电话来家里了。”

“……”

仅有的一点浪漫被他的话浇灭,倪初夏歪头枕在他腿上,有些失落。

“特意叮嘱他这么做的。”厉泽阳的手抚在她发上,压低声音开口,说不出的好听。

倪初夏抬起头,眼睛重新亮着光,她仰头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奖励你的。”

厉泽阳心情愉悦,却故意吓唬她,“被纪检员揪到,我要被拎去听思想报告的。”

“在这里,还有人敢教育你?”倪初夏虽然这么说,实现已经开始扫视周围,生怕真的被纪检员逮到,听思想报告不丢脸,原因是因为亲了一下,丢脸就丢大发了。

“傻,我又不是恶霸,怎么没人了?”厉泽阳无奈。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倪初夏起身推着轮椅,小声说:“谁让你没事总用腻死人的眼神勾引我,忍不住就想调戏你。”

厉泽阳抬手捏着眉心,“你确定不是你引诱我?”

心情好的时候对着他又蹭又亲,没事还喜欢摸一把,流氓都没她做得好,负责任。

倪初夏得意笑着,“哎呀,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

厉泽阳手顿住,缓缓放下,问道:“你说什么?”

“喜欢你啊,就想黏着你,每天看着你心情就特别好。”她觉得自己和厉泽阳的状态一点都不像夫妻,倒像是在热恋中。

当然,热恋仅限于她的表现,至于他,情绪太过收敛,若不是摸得透彻,估计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不开心。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高兴,笑吧,别憋坏了。”倪初夏始终是笑着的,漂亮、耀眼。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厉泽阳挽起了薄唇,深邃而透亮的眸子不再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平添了暖意,笑意很深、很深,

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在信任的人面前,从来不加掩饰真性情。面对他的时候,时而迷糊,时而精明,会撒娇使小性子,去了一趟西部后,他还发现,她的真心,她的脆弱,这些都令他心疼。

这辈子,能遇到她,是最大的幸运。

------题外话------

感谢

【敏敏26】1评价票

【只背双肩包的老姑娘】2月票、1评价票

【Joy369】1月票

【莫斯科唯有眼泪】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