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我不会轻易放弃她的【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厉家,厉奶奶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吃过后,倪初夏推着厉泽阳去后院晒太阳,她坐在椅子上,将头靠在他身上,半眯着眼,舒服地哼着歌。

她想,以后老了,与爱的人相伴到老,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厉泽阳握着她的手,目光落在远处,氤氲柔情,少了几分凉薄。

他问:“下午不去上班?”

“留在家陪你,不好吗?”倪初夏偏头看着他,眼底含着笑。

厉泽阳收回视线,就这么看着她,没有说话。

被他过于炙热的目光盯着,倪初夏心虚地移开眼,“好吧,公司被大哥管理的很好,我可以偷懒很久。”

“别太拼,我能养得起你。”厉泽阳两指并拢捻起她的碎发,眼睑微动。

裴炎对他说过她工作起来很拼,他走的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第二天又去上班,周而复始。

他听到的时候,心里是隐隐揪着难受。

倪初夏笑着,把头埋进他胸口,恍然想起大哥临走时提出的要求,开口说:“晚上回临海苑吧。”

“嗯?”厉泽阳眼底划过疑惑。

“大哥看到我发的朋友圈,提出要吃你做的饭。”倪初夏说完这句话,总觉得怪怪的,补了句,“要不让阿姨做好,谎称是你做的?”

厉泽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说道:“等会让裴炎送我们去超市,买些菜回去。”

“你腿方便吗?”倪初夏心里有些罪恶感。

“到时需要你帮忙。”厉泽阳如实回答。

“没问题。”

厉泽阳见她眸光很亮,伸手轻弹她的额头,“把大哥和大嫂也叫着,人多也热闹点。”

他是喜静的,但却知道她喜欢热闹的场景。犹然记得唐风、叶飞扬他们来临海苑烧烤那次,虽然那时她和他们还不熟,但能看出她是开心的。

午日的阳光照射下来,带着暖意,令人昏昏欲睡。

裴勇站在阳台看着偎依的两人,真不舍得打扰。犹豫片刻,他走过去,开口说:“大少爷,于中将一家人过来了,司令让你过去。”

厉泽阳轻“嗯”出声,听不出情绪如何。

倪初夏站起来,推着他往屋内走。

客厅沙发上,坐在厉建国身侧的是位中年男性,穿着军装,正在和老人攀谈。另一边,同样坐着一身军装的男人,他像是有所感应,偏头望过来,如鹰般犀利的目光与她对视。

倪初夏神色微愣,在看到和厉奶奶一起从厨房出来的女人时,蓦然想起来,那个男人是于潇的哥哥,名字已经记不得了。

那边的视线已经收起来,但只是一眼,倪初夏便能知道他对自己有敌意,可能是为了他的妹妹。

厉泽阳自然也注意到刚刚发生的,拉住她的手让她站在身边,自己推着轮椅向前,出声道:“于叔,你来了。”

因为早先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在看到他坐在轮椅上也没有惊讶,关心地问:“身体怎么样了?”

“臭小子命大,死不掉!”厉建国替他回答,像是讽刺,实则这是他表达关心的一种方式。

“这次受了大苦,这段时间好好在家里休息,把身体养好。”于诚继续寒暄,像是才看到他身侧的人,问道:“这位是?”

“我的妻子,倪初夏。”厉泽阳握紧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紧张。

倪初夏莞尔,“于叔您好。”

声音适度,很有礼貌,让人挑不出刺。

于潇挺直的腰板有些僵硬,她白着脸看向一站一坐的两人,即使她很不愿意承认两人在一起,已经结婚的事实,实际这两人真的很般配,般配的让人无法不嫉妒。

“泽阳都娶妻了?”于诚倒是没想到,目光似有若无地看向自己的女儿,见她低着头,也就知道她早就知道。

“两个人先领了证,婚礼暂时没办。”厉奶奶把果盘放到茶几上,坐到厉建国身边,笑着说:“小于,我这个孙媳妇漂亮吧,孝顺又乖巧,泽阳走运娶到这么好的媳妇。”

于诚仔细看着她,眼中波澜暗涌,讪讪接话,“的确漂亮。”

厉建国心里也赞同,开口说:“哼,虽然泽阳那小子就知道气我,但媳妇确实不错,这次他受伤,小夏二话不说就过去了,跟着吃了不少苦。”

倪初夏被两位老人夸得不好意思,求救地看着厉泽阳,是土让他说话转移话题,总围绕她算什么啊。

厉泽阳捏了捏她的手,挽着唇说道:“再夸下去,小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哈哈,好,聊天别的。”厉建国朗声笑起来,转移了话题,“向阳最近都在部队里带新兵?”

“厉爷爷,是的。”于向阳点头回答,面部表情很冷。

厉奶奶则和于潇说话,“潇潇,吃点水果,奶奶都有好久没见你了。”

倪初夏浅眯起美眸,弯腰对着厉泽阳哼了哼,“我哪里有尾巴?你有才对。”

说完,她恶趣味地瞥了眼他裤裆,咧嘴笑起来。

厉泽阳用力将她拉下来,用手握住她的腰间,“媳妇,耍流氓要分场合的,知道吗?”

两人离得很近,他的气息全数喷在脸上,搭在腰间的手恶意揉着,光明正大地调戏了她一次。

“潇潇,水果不好吃吗?”厉奶奶询问,之后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看到孙子和孙媳妇交流感情,乐呵呵地说:“两人聚少离多,现在有机会就腻在一起,倒是让你看笑话了。”

于潇勉强笑了,垂下头吃着水果,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眼睛已经红了。

她以为,厉泽阳那样漠然的男人是不会在公共场合做出亲昵过分的动作,可是她好像又错了。

所有的不可能,在遇到倪初夏这个女人的时候,就变为可能。

他会对她说情话,会哄着她、宠着她,而自己等了那么多年,最终落得这样的地步。

甚至,她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那次在临海苑,厉泽阳说的很清楚,他竟然都猜到她会找她的大哥帮忙,以至,这么久她都不敢有动静,害怕激怒他,到最后沦为敌人。

原本很甜的提子,到她嘴里已经变得酸涩。

耳边是厉奶奶他们的谈话,她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余光不自觉就看向他们两人,极力去忽视厉泽阳身边的女人。

以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他的笑容,可如今,却觉得他脸上的笑很刺眼,让她恨不得上前撕碎。

“潇潇,我和你哥他们要去附近训练场去一趟,你是留在这里,还是一起去?”于诚抽空问她。

“你们去吧,说的那些我也听不懂。”于潇笑着,端起了茶水,掩饰刚刚的失态。

“也行。”于诚看了她一眼,也不勉强。

裴炎走过来,问道:“少爷,您去吗?”

厉泽阳没应话,目光留在倪初夏身上,似是在寻求意见。

“厉老,泽阳对媳妇的态度和您倒是一模一样。”于诚调侃。

厉建国冷哼了一声,“比我还差远了。”

谁不知道,珠城军区司令员最疼老婆,十年如一日,一辈子如一日的疼。

倪初夏被厉泽阳的举动弄得难为情,甩开了他的手,“赶紧走吧。”

男人离开后,倪初夏帮着家里的阿姨收拾茶几,把用过的纸杯收好,吃的瓜果皮拾到垃圾桶里。

一切收拾好后,厉奶奶和阿姨进厨房炖汤,客厅留下于潇和倪初夏。

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凝滞起来。

于潇手里一直捧着纸杯,目光定定地看着纸杯里漂浮的茶叶,不知在想些什么。

毕竟她是客人,看起来和奶奶、爷爷的关系不错,倪初夏也不好上楼回房,拿着遥控器打开了电视,随意调着台。

于潇目光移到电视上,问出口,“我听说他的伤势很重,目前恢复怎么样了?”

“恢复不错。”倪初夏搭话。

“我和他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厉奶奶还曾经对我说过要让我做她的孙媳妇,以前他对我并不是这么冷漠,至少可以算得上是朋友,长大后因为聚少离多,关系就慢慢生疏了,他每年只有四十天的时间在珠城,这个时候不管我有多忙,都会来这里,只为了看他一眼……”

倪初夏抬眼看着她,眼眸闪动,“现在说这些并没有意义。”

于潇恍若无闻,继续开口,“直到去年,他休假回来,我再次来到这里,跟着他去了游泳池,站在暗处看到他身上的那些抓痕,我就知道很多事情不对了,可是每次任务都是保密的,不论是从裴炎嘴里还是穆云轩嘴里都得不到任何消息,我只有来这里,每次过来看厉奶奶的时候都期盼他能回来,可是没有一次遇到他。”

“说这么多,歇歇吧。”倪初夏冷漠地看着她,眼底没有丝毫的同情。

她对觊觎自己丈夫的女人,怎么会有同情?

“我还没有说完!”于潇眼睛通红,怒视着她,“后来我就利用穆云轩对我的感情,让他替我去约他,几次之后,就在我准备告白的时候,你出现了,他当着我的面牵着你离开,我以为你们只是在谈朋友,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毕竟我和他家世背景匹配,却没有想到你最后竟然和他结婚了。”

那一晚,她得知两人结婚的消息,是晴天霹雳,心如刀割,甚至在被车撞之后,想着就这么死了算了。

倪初夏端起阿姨准备的蜂蜜水,轻抿了一口,“说这么多是想让我同情你,继而把厉泽阳让给你吗?”

“我不会轻易放弃他的。”于潇狠厉看着她,挥手把纸杯扔到地上。

茶叶落地,水滴溅落在地板上。

倪初夏觉得她很可笑,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于潇咬牙问。

没回答她,而是将玻璃杯放在茶几上,弯腰把她扔掉地纸杯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起身准备去拿拖把的时候,后腰蓦地被推,踉跄一下,摔倒在地板上,头猛地磕在茶几拐角,疼得眼泪在眼眶打转。

“你疯了吗?”倪初夏捂着后脑勺,转过身。

于潇眼里带着得逞的笑,仿佛让她倒霉自己心里就会好受。

“发生什么事了啊?”厉奶奶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她神色微变,自己摔在茶几上,装蜂蜜的玻璃杯砸到地板上碎了,她捡起碎玻璃靠近倪初夏。

“你想干什么?”倪初夏眼底是震惊,觉得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

听到厉奶奶的脚步靠近,她刚要出声,就听到一声尖叫。

“啊——”

于潇面露痛苦,手上沾满了血。

在倪初夏还未有所反应的时候,碎玻璃已经被她塞进自己手里。

温热的血低落地板,空气中弥漫铁锈的腥味。

“这怎么回事?”厉奶奶出来看到这一幕,吓了一大跳,对着阿姨说:“赶紧打120,快……快把泽阳他们叫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