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你这名取得太流氓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音乐主题餐厅放着当红花旦的歌,岑曼曼听出是叶雨的声音,觉得事情挺奇妙的,当初没有她和岑曼曼都不看好叶雨,却没想到半年之内,她却被捧得很高,而严瑾却成了挖明星边角料的记者。

曾经的大学室友,四个人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却又有某种联系。

厉泽川注意到她神色放空,笑着说:“想什么呢?”

“想到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岑曼曼抬眼,咬着筷子说。

厉泽川望着她,轻笑出声。

他上大学的时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现在回想还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岑曼曼不明白他在笑什么,眨眼看着他,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换了话题:“怎么选在今天公开结婚?还是……用微博。”

如今网络发达,利用厉氏珠宝的官方微博公布,不单单是对珠城公布,全国只要关注了此微博的人都知道,影响很大。

况且在领证之后,两人已经达成共识,这件事先不公开,一来觉得亦航需要时间适应,二来是她想争取几年时间让自己更充实更优秀。

好在他只是公开了这个消息,并没有把她的信息过多的透露。

“你知道了?”厉泽川问。

岑曼曼抿唇笑了,“事情刚公布,微信就一直再进消息,我还以为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呢?”

在没意识到的时候,还真以为今天是某个节日,集体发祝福短信,等意识到之后,心情随之改变,看着朋友各式的祝福消息,就不自觉想笑。

厉泽川站起来,从口袋摸出黑色绒盒,在岑曼曼还未有所准备的时候,单膝跪地,打开了绒盒,“曼曼,这个求婚可能来的有些迟,但是我想了很久,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做……”

见到他的举动,听到他的声音,岑曼曼眼眶瞬间泛红,泪水氤氲,双手捂着唇,怕自己会失态。

“我比你大很多,年轻人的那套我已经做不出来,譬如放下手边的工作,来场所走就走的旅行,再譬如说着好听话哄你开心,但做不了这些不代表我不在乎你,而是我有责任,需要对你后半生负责的责任。”厉泽川垂下头,沉吟片刻后继续开口:“今后,你的人生由我接管,我会照顾你、疼爱你……曼曼,嫁给我吧。”

岑曼曼泣不成声,哭了好一会,哽咽开口,“我不需要你为我放下工作,也不用你说好听的话,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好,我、我愿意嫁给你。”

厉泽川拿起绒盒中的戒指,握着她的手,将戒指推进中指,低头亲吻她的手指,然后起身,笑着说:“现在新郎能亲吻新娘吗?”

破涕而笑,岑曼曼站起来推搡他,“我去洗手间。”

红肿着眼走出包间,进了洗手间。

水流落在手里很冰,心里却带着暖意。

她将水扑到脸上,眼睛看着是哭过,可表情却是幸福甜蜜的。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她站在岑曼曼身边,拿出口红补妆,动作精细很慢。

“给你。”女人从包里拿出纸巾递了过去,面孔友善。

岑曼曼愣了一下,接过纸巾,“谢谢你。”

女人笑着摇头,目光落及她手上的戒指时,顿住了。

岑曼曼注意到她的变化,手不自在地摸了戒指。

女人回过神,赞赏道:“戒指很漂亮。”

钻戒不大,但无论是做工还是设计都很精致,三片的花型托着粉色钻石,指环左右各镶嵌七颗小钻,一颗粉钻和三片花瓣合为13,左右的小钻数量是14,1314寓意为一生一世。

若是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这枚戒指的含义,但卢静雅一眼就看出,多么浪漫的设计。

“谢谢。”岑曼曼这才仔细看了钻戒,她学珠宝设计的,自然也看出设计精巧在哪里,脸颊有些泛红。

卢静雅极力控制情绪,把水龙头开关打开,漫不经心地问:“你很年轻,看不出来都结婚了。”

“嗯,遇到对的人就结了。”岑曼曼心里是想着和她结婚的男人年龄不小了,最终只是笑笑,没说出口。

离开洗手间,岑曼曼回到包间,只觉得那位美女很爱助人,其他并未察觉哪里不对,很快将这次偶遇抛在脑后。

回公司的路上,厉泽川提及了设计大赛后续的事情。

他抬手看了腕表,沉声说:“趁现在还有时间,你可以向我介绍你的设计理念。”

“……”

岑曼曼先拿出了手机,把自己画的设计图照片点开,然后开始说话,“那个,我的作品名是初雪,何为初雪就是……就是……”

“卡壳了?”车子遇到红灯,他偏头问。

岑曼曼红着脸点点头,是觉得丢脸和不好意思。

虽然眼前的人是和她同床共枕的人,但看到刚刚的架势,没来由让他想到了领导在开会,她是汇报工作的员工,这么一想脑袋就一片空白了。

“曼曼,那你说说手上那枚戒指的设计理念。”厉泽川下巴微抬,指向她的手。

岑曼曼没有抬头,低声说:“粉钻寓意一生唯一的真爱,由三片花瓣衬托,合为13,指环左右为14颗钻石,整个戒指的设计贴合1314,也就是一生一世。”

“你手上那枚戒指不是你设计的都能分析准确,怎么到自己的作品就不行了?”厉泽川目光转暗,开口说:“到时上台的时候,只要把创作时的想法说出来就好,至于是否能打动评委,并不是那么重要。”

“可是我想胜出,想要让自己的设计图变为实物。”这是对她的肯定。

厉泽川饶有兴味,笑着说:“那就讨好我,我是最终拍板决定的人。”

“你,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有想获胜的心是好事,但切记不能让这种心理主导你,我可以告诉你公司历年的首席珠宝设计师都不是大赛的第一名,有的甚至连复赛都没有进。”厉泽川看过太多因为争强好胜而丢失原本创作的本意,他不希望岑曼曼有一天走上这样的不归路。

“明白,凡事可遇而不可求,我尽力就好。”岑曼曼点头,是真的听明白他的意思。

以前交创意理念的大学教授经常会批判各类设计比赛请商业人士做点评,他认为这样会磨灭设计者的意志,让他们的笔最终沦为赚钱的工具。

厉泽川的话是在劝诫,高层领导的投票往往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努力,总有实现价值的那条路。

见她明白过来,也就不在多说,“明天是倪韩两家的婚礼,晚上陪我一起参加。”

“可是有很多熟人。”

厉泽川开口,“如果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参加,可以拒绝。”

“……”

岑曼曼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自从结婚后就变了好多,总有各种理由让她答应本不想答应的事情。

“那你以前怎么参加这类宴会的?”她才不听他糊弄。

“以前是光棍和现在能比吗?”厉泽川把车开进车库,笑着说:“老婆,是该行使你权利的时候了。”

岑曼曼犹豫半天,开口说:“那你保证,对外介绍的时候要说是秘书。”

“可以。”厉泽川眼底闪着精光,有时候秘书往往比情人、老婆更让人猜忌。

她不愿意不公开,他就尊重她,若是被外界发现就不关他的事了。

……

傍晚时分。

倪初夏接到倪德康的电话,示意让她今晚回倪家休息,明早也好帮衬倪柔。

彼时,她正要处理明天的工作,忙的不可开交,听了他的要求,也没说什么,挂断电话后把笔记本和工作带着。

和厉泽阳发了短信,交代今晚不回去,便开车回临江别墅。

回到倪家的时候,倪德康和黄娟他们已经吃过,因为明早有不少人要来接亲,早早地把阿姨佣人打发回房休息,也指望不上谁能下厨。

处理完隔日的工作,倪初夏饿得不行,拿着手机从房里走下楼,拨了倪明昱的电话。

“大哥,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那边有些嘈杂,倪明昱的声音传来,“大概要到凌晨,怎么了?”

“家里阿姨都睡了,饿得不行,想让你给我带夜宵。”倪初夏走到厨房,倒了杯水,一口喝了下去。

“自己不能下碗面吗?懒到家了!”倪明昱站在皇冠盛宴包间的过道,声音吼得很大,脑壳子都开始疼。

“算了,你忙吧,我自己看着办。”倪初夏知道他有事,便挂断了电话。

不想吵到他们睡觉,只把厨房的灯打开了,从冰箱里拿了挂面,又百度了下面的过程,准备露一手。

“大姐?”倪远皓的声音从饭厅传来,疑惑问道:“你晚上没吃?”

“昂,我以为家里有吃的。”谁知道等她回来的时候,全部都回房休息了,哪里还有饭。

倪远皓伸手抓着头发,心里怪不好意思的。

吃饭的时候,爸是说要等大姐回来一起,但妈又说这么晚她肯定在外面吃了,柔儿又怀孕不能饿肚子,一家人就提前开饭了。

“我给你煮吧。”倪远皓见她一直在看百度的煮面步骤,实在看不下去,夺过她手里的面,对她说:“你去外面坐一会,十分钟就能好。”

倪初夏半信半疑地点头,回到饭厅坐着玩手机。

点开了微信,刷了会儿朋友圈,好友添加的提示音响起。

看到‘夏日阳光’好友申请,她眉头微皱,这么土的名字实在不想添加,看到通讯录联系的人是厉泽阳的时候,她直接笑趴在桌上。

老男人取网名真是……咳,别具一格。

两人平时都用短信交流,他心血来潮用了微信,倒是觉得挺新奇。

添加过后,打字发过去:“你这网名取得太流氓了吧。”

那边‘正在输入中’,很快发来:“?”

倪初夏坏笑着打完字,“夏‘日’阳……光,夏日了阳竟然还让他光着,哈哈,这还不流氓?”

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正在输入中’的字样才出现在顶端,“……已改名字。”

看了上面的名字,她直接喷了,‘初夏的男人’这是什么鬼称呼?

她反应半天,打字回:“我是不是要改名为‘泽阳的女人’啊?”

一条语音发过来,点开后,是他略带哑意的嗓音,“嗯,改吧。”

他声音通过媒介传播而来,似乎更加好听,只有三个字,却带着毋庸置疑。

倪初夏眨了眨眼睛,一狠心把‘请叫我小倪总’改成了‘泽阳的女人’。

从小到大都没玩过情侣网名,以前她还曾犀利且讽刺的鄙视过网络情侣用语,现在大学毕业了竟然还过回去了。

这时,倪远皓端着面走出来,面上撒了葱花,摆放了煎鸡蛋,看上去很美味可口。

倪初夏把手机放一边,实在因为饿,她咽了口水,说了句‘谢谢’便开动吃面。

倪远皓没有离开,而是拽了离她较远的位置坐下,看着她吃面的欢快模样,稚嫩的脸上浮现了笑意。

微信提示音响起,倪初夏一边啃着鸡蛋,一边点开会话框,是厉泽阳语音询问:“在干吗?”

倪初夏把鸡蛋咽下去,邪笑着点开语音,“你不在,我找谁干?”

“咳咳……”

倪远皓喝进去的水全部喷出来,用见鬼的表情看着她。

------题外话------

夏夏耍流氓时间到!

明天倪柔和韩立江婚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