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宾客络绎不绝,倪德康却躲在休息室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眉头紧锁,神经紧绷。

听到开门声,他蓦然站起来,见到倪明昱,算松了一口气。

闻到烟味,倪明昱语气不好地问:“婚宴马上开始,你在这做什么?”

“明昱啊,你人脉广,能帮我查查倪芊荷现在在哪吗?”倪德康把烟夹在手里,声音有些颤抖。

倪明昱皱着眉,眼睛危险地眯起来,“她不是被你送到国外去了吗?应该问你的人她在哪里。”

“我让程凯送她上船之后就回来了,根本没和她联系,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出国。”倪德康本来对这件事没放在心上,但就在刚刚,手机里进了条短信,把当年的事情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还问他索要钱财。

“她发短信过来,说如果不给钱,她就会去报警。”颤颤巍巍地把手机递过去,完全慌了神。

倪明昱接过手机,低声咒骂了几句,抬眸狠厉看着他,“你,你知不知道她会伤害到夏夏?那次要不是我在她就开车撞到她了,这么危险的人我应了你的要求放过她,拿夏夏的生命安全作赌,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又是怎么办事的?!”

“明昱,我以为她不会再乱来,也给了她一笔钱,足够让她在国外生活一辈子,可是……”

“闭嘴!”倪明昱一拳捶在桌子上,“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要么报警让警察解决,要么你就给钱,砸进这个无底洞!”

“明昱啊,这件事你不能不管,你知道她危险,万一她回到珠城,就是隐患,会再伤害夏夏的。”倪德康悔不当初,怎么就让倪芊荷和倪德福碰面了,若是事情败露,他的后半辈子就毁了。

倪明昱无力地闭上眼,胸口起伏明显,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睁眼时,他恢复往常,“先应下她的要求,如果是把钱打进卡里,把卡号发给我。”

倪德康见他要走,急忙拽住他,“明昱,之后呢?”

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办?如果后续的事情惹怒了倪芊荷,她把事情全部抖出来那么他就毁了。

“夏夏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有没有为她考虑过哪怕是一点,都没有对吗?我要做的是不让倪芊荷有机会伤害到她,而你的事不在我所考虑的范围之内。”

“明昱!”

“好自为之。”

倪明昱甩开他,蓦地推开休息室的门。

门外站着的人没料到门会被打开,吓得向后退了两步,而后睁大眼打招呼,“嗨,好巧啊。”

倪明昱步步逼近,在她退到栏杆处以至退无可退的时候,停了下来,“你跟踪我?”

“没有。”宁婧稳住心神,尽量不去和他对视,别眼说道:“我是四号厅的婚礼主持,准备过去呢。”

“是吗?”倪明昱冷哼着,让开了脚步,“你得罪的那孙子已经答应不起诉,有空去医院看他,说有话对你说。”

“哦,谢谢你。”宁婧清嗓子,指了指四号厅,“那、那我去准备了。”

见她慌张落荒而逃,倪明昱单手插进裤兜,踱步离开,丫头片子胆子倒是不小。

他并未去五厅,而是找了静点的地方掏出手机拨通号码。

……

大厅内,倪远皓寸步不离倪初夏,似乎把她说的话当真了。

倪初夏端着酒杯,偏头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笑着弯下了眼睛,“你总跟着我做什么?陪你姐去吧。”

傻孩子太实诚了。

“她有朋友陪着,我答应大哥要跟着你的。”倪远皓也不听劝,继续跟着她。

见他坚持,倪初夏也不撵他,只是在见到熟人的时候,趁他不注意快步走过去。

“大姐,你等等我。”倪远皓见她走的飞快,快步跟上去,因为每桌都站着人,几次下来他把倪初夏跟丢了。

原本是想根据礼服的颜色找人,但发现宴会上穿黑色长款礼服的女人太多,浓妆艳抹,长得都没差,只能懵然地站在原地。

倪初夏来到大厅中央,伸手挽住林瑶的胳膊,“瑶姨,你旅游回来了?”

林瑶见到她,眼睛很亮,握住她的手,“夏夏,前几天才回来的。”

倪初夏能感受到她的瞳孔很散,被病痛折磨的只剩下皮包骨,却还是强撑着,只是不愿她爱的人难过。

她若无其事地问:“江南古镇很漂亮对吗?”

“很漂亮。”林瑶点头,视线移开落在不远处面对记者采访的莫少白身上,“少白说下个礼拜带我去临市的海边,我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瑶姨,你别这么说,你还没看到少白娶妻生子呢。”倪初夏红了眼睛,扶着她的手在发抖。

“夏夏,我不在了,你替我照顾好少白,以后他有喜欢的姑娘帮他把关,好不好?”林瑶用力握着她的手,像是在嘱咐临终的遗言。

“…好。”

“还有,他一直执着于他父亲死亡和当年的事情,时隔太久远,别让他钻牛角尖,查不出来就算了吧,人的一辈子就那么长,何必被过去所困住。”林瑶说完,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脸上扬起笑容。

倪初夏垂下头,收拾好心情后,和走过来的莫少白打了招呼。

“听瑶姨说下星期要带去海边?”

“嗯,想带妈看看海。”莫少白点头,走到林瑶身边,搀扶她。

倪初夏莞尔,“带上我一个吧。”

莫少白愣了一下,而后答应下来。

在两人聊天的时候,宴会开始,婚礼主持站在舞台上活跃气氛。

莫少白扶着林瑶在位子上坐下,站在她身后。期间,林瑶不时对他说着话,一向不爱笑的他,一直在对她笑。

倪初夏看着他们母子俩的互动,将视线移开,怕忍不住落泪。

婚礼进行曲响起,倪柔挽着倪德康的手从大厅外走进人们的视线,灯光跟随他们而动,随拍用相机把这幕记录下来。

曾经,倪初夏也想象自己的婚礼会是什么样的,爸爸会带着她走过红毯,把她托付给那个男人,如今倪柔却比她先一步。

即使灯光微弱,她也能看到在舞台下方,黄娟站在那里,似是在抹泪。

台上台下的两个女人,曾经是她童年的噩梦,阴魂不散地随着她成长,如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她们没有冰释前嫌,反而矛盾愈演愈烈,已经到了无法再装的地步。

所以,什么仇人见面一笑灭恩仇在她看来根本就不可能。

主持人依旧在说着什么,但她一句都没听进去,反倒是最后,把倪德康的发言一字不漏地听到了。

乖女儿、掌上明珠、我的宝贝这样的字眼落在耳中,是那么的刺耳。接下来韩家人的致辞,她不想再听,准备离舞台远点。

这时,人群中有两人视线对视,分开后各自拎着摄像机从冲了出来,堵住了倪初夏的去处。

“倪小姐,你眼眶泛红,是否因为曾经的未婚夫另娶他人?”

“有相关人士透露,你和韩先生在大学的时候就是貌合神离,并且除韩先生之外还有神秘男友。”

“倪小姐,相关人士透露的神秘男友就是城西厉家的次子厉泽阳?你与厉先生目前是什么关系?男女朋友、情人还是?”

“据校友爆料,你从未拒绝过别人的倾慕,还曾利用家世欺压同校同学,最后逼得她退学。”

“……”

原本只有两人在轮番问问题,场面被人知道后,各路记者蜂拥而上,接机把倪初夏未官方回答的话题全部问了一遍。

宾客也纷纷涌上来,都来凑热闹。

倪初夏被逼地向后退,被人群推搡,直接撞到圆桌,背后一阵刺痛,却只能忍着想办法对付这群来势汹汹的记者。

舞台上,韩正荣的话被打断,面色极为不好,还没搞清楚状况。

韩立江眉头紧拧,他已经再三确认,今天来的记者都不会乱来,怎么最后还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倪柔向后退了两步,将自己隐在黑暗中,她将视线望向黄娟,见她对自己点头,心慢慢放下,一切都在计划中,不会出事的。

今天一过,珠城倪初夏是名媛千金就该成为过去了。

她看着韩立江,见他想下台,伸手握住他手腕,“立江,你不能下去,你想让我也丢尽脸面吗?”

韩立江看着她哀求的目光,硬生生缩回了脚。

人群议论开。

“天呐,我一直以为倪初夏是受害者,没想到她早就给韩立江戴绿帽子了!”

“都说她是名媛淑女,看来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暴露了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像她这样的千金,能有多干净?”

“我听我爸说,当时倪氏建材都要破产倒闭了,不是陪人睡觉谁会大方出资啊!”

……

议论、谩骂以及质疑声越来越大,流言蜚语以能见的速度传开,与此同时网上已经有人撰写了稿子,有理有据,还配上了图。

倪初夏脸色有些发白,单手撑在圆桌上,捏着桌布,以控制情绪。

她看到一张张脸慢慢变得扭曲,耳中冒进‘滥交、女表子’等词,突然就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在此之前,她想过这次婚礼可能不会这么顺利,却没想到竟然是利用她来博噱头,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对付她。

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只是在面对什么都不明白的吃瓜群众面前,似乎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解释。

莫少白从人群中挤进来,极力替她辩驳。

“莫先生,以前就听说你和倪小姐认识,她也曾替你宣传过YL公司,你能告诉我们你们是什么关系吗?”

莫少白回:“我和她是朋友。”

“是正常的朋友关系,还是你其实就是那个神秘男友?”记者不惜把他拉下水,从iPad中翻出照片,“我们拍到你们早在你宣布回国之前就见过面,请问如何解释?”

数秒之后,莫少白反应过来,“我和初夏的哥哥是多年的挚友,两人通过他认识并不奇怪。”

说是问话,倒不如说是讨伐。

看来这次他们的功课做得很足,那些照片、人证都很逼真,让人不得不相信。

倪初夏叹了口气,出声说:“少白,你带着瑶姨先离开。”

“那你怎么办?”

“别管我,她身体受不了这样的场面,走吧。”倪初夏执意让他离开。

在他离开后,她的目光归于平静,抬眼看向那群举着设备的记者和平白凑热闹的人。

“喜庆的日子以这样的方式让我喧宾夺主,各位觉得合适吗?”倪初夏并未回答他们一个问题,只是平静地叙述心中所想,“如果你们是有人请来恶意中伤我的,那么请你们转告那人,她还差的远。”

“倪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追求真相而已。”

“是啊,帮大家认识真实的你,也没有错啊?”

“是吗?”倪初夏莞尔,“我不是明星,也算不上公众人物,劳你们费心费力采访辛苦了。”

“大姐!”倪远皓费尽全力挤进来,眼中满是担忧,他就离开了一小会,没想到真的就出事了。

看着那群还不消停的记者,他开口说道:“我大姐什么样是你们两句话就能定夺的吗?你们刚刚说的那些已经构成诽谤,我们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倪初夏看着原本问话最凶,造谣最狠的两人消停下来,美眸浅眯起来,“远皓,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哦。”

“倪小姐,我们只是普通的记者,没想对你怎么样?”

“是啊,今天大喜的日子,别把事情闹大了。”

“……”

听他们七嘴八舌的求情,立刻改口,倪初夏心里冷笑。

刚刚攻击她的时候,怎么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恨不得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现在想息事宁人,没那么简单!

不管是谁指使,目的不言而喻,想让她声名狼藉,成为笑柄。

现在那人的目的达到了,就想脱身,呵,当她傻吗?

倪德康和韩家人过来,了解情况后,韩英杰是打算大事化小,毕竟婚礼步骤还未进行完毕,事情闹大对谁也不好。

倪德康板着脸,希望事情能好好解决,毕竟关系到女儿的声誉,看了倪远皓一眼,示意他继续。

人群中两人见情况不对,准备跑路离开,人还没有走远,两道凄厉的叫喊声传来。

嘭——

紧接着,是身体砸向地面的声音,原本跑路的两人,直接从人群的脑袋上飞跃,落在地上。

原本还拥挤的人群,主动让开了道。

率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大金毛,摇晃着屁股走过来,对着地下两人“汪汪”叫了两声。

倪初夏唇角上扬,心跳的很快,在看到熟悉的身影时,眼眶氤氲水光。

明明那么多人围着她的时候,都没有害怕,可在看到他的时候,却格外的觉得委屈,矫情地想落泪。

男人坐在轮椅上,穿着军装,肩章上的金色麦穗和金星晃人眼球,令人心生敬畏。他微抬起下巴,目光泛着寒意扫视众人,透露威严,仿佛身边的温度都降下来。

“过来。”

嗓音醇厚透着几分哑意。

大金毛停下了脚步,摇着尾巴凑到他身边,用屁股讨好地碰着他的腿,样子憨态可掬,若不是他气场在那,不少人已经笑出来。

“不是说你。”厉泽阳嫌弃地睨了它一眼,抬头看向倪初夏。

仅一眼,已经能让在场的人辨识他的身份。

原本还想借机问话的记者在看到地上嚎啕大叫的两人后,都怯步了。

倪初夏缓步走过去,再离他还有一米时,男人伸出手示意牵着她,在她把手放上去的时候,厉泽阳询问:“有没有受伤?”

此话一出,刚才无意撞到她的人纷纷向后退,生怕被打。

倪初夏摇头,“没有。”

厉泽阳收回看她的视线,目光落在记者身上,启唇说道:“我是倪初夏的丈夫,你们有问题、过来问我。”

------题外话------

大金毛:别问我为什么能有镜头,因为我是未来小主人的朋友。朋友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亲故!friend!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