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我打得就是你/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倪初夏的丈夫,你们有问题、过来问我。”

嗓音醇厚低沉,却异常清晰,能让围观的人都听清。

爱好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纷纷吸了口凉气,丈夫……这算是传说中的打脸,前面还在揣测两人之间不正当的关系,下一刻正主出现澄清了。

记者都不敢轻举妄动,手里的设备也都放下来。

做他们这一行的,自然是知道城西厉家的规矩,可以拍照,一旦公布报社就等着关门大吉,连带着财经报纸想报道厉氏总裁也只敢用文字形容。

“汪汪——”

在画面静止,周围安静时,大金毛对着摔得四仰八叉的两人叫起来,然后抬头看着身侧的男人,卖乖甩甩头,找了位置趴下来。

倪初夏被它的模样逗笑了,低头问:“你从哪弄来的逗比?”

厉泽阳握紧它的手,拇指摩挲她的手背,“宠物医院,特地找了只已经训练好的。”

“那它没有主人吗?”

“以后你就是它的女主人。”厉泽阳开口,眼底浸染深情。

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聊起天,围观的人竟然还听的很认真,这样熟稔的对话,眼神的交流,除了夫妻和最亲密的人能做到,怕也没人能演得这么自然。

“厉先生,原来你和倪丫头已经结婚,倒是没想到。”韩英杰这会儿插话,似乎想尽快解决这场闹剧。

“之前因为一些公事没能公开,正好借今天公开。”厉泽阳对他略微一点头,并未因为年龄上的差距而削减气场。

“少爷,这两人该怎么办?”裴炎怕时间拖得久会出事,走到他身边,低声问。

厉泽阳目光倏尔转冷,落在地上两人身上,“你们俩有什么疑惑?”

“没……没有疑惑,我没有。”

“我们不是有意冒犯倪小姐的。”

被那么一摔,已经疼傻了,只求别在找他们麻烦,他们也只是替人办事的。

“是吗?”冰冷的目光直射在他们身上,“那你们是故意为之?”

“我们……我……”

其中一人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他看到摔他的那人是两杠一星,头发晕,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人是少将军衔,犯怵的不行。

裴炎摩拳擦掌靠近,厉声呵斥:“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这一声足够响亮,把心虚的人都吓到了。

黄娟一直站在舞台边,手心已经冒了汗渍,她不是没有预料到厉泽阳会出手帮忙,那么他和倪初夏的关系自然包不住,这时候再有人联想她派人去铺垫的那些,效果依旧能达到。

可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一出现,全场竟然都不受舆论控制了,连她指使的那两人也揪了出来。

今天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不惜赔上柔儿的婚礼,都没能把倪初夏拉下水,这口气到底该怎么咽下去?

好在,她并没有直接和那两人接触,否则明天身败名裂的将会是她。

这边,裴炎又问了一遍。

果然,已经有人招供,“是有人指使我们的,刚刚给你们看的那些证据也是那个人给我的。”

“对啊,那人答应明早这事要是见报,毁、毁了倪小姐,就会给我们一笔钱。”现在完了,钱没赚到,他们也要倒霉。

“裴炎,让人把他们带下去。”厉泽阳吩咐之后,视线重新落在那群记者身上,漫不经心地问:“明天这事会见报吗?”

“不、不会。”

“厉、厉将军,我们绝对不会公开的。”

“……”

果然权势过大就是好使,她刚刚被包围的时候,这群人各个凶残的不行,如今遇到厉泽阳,倒像是老鼠见了猫,怂到不行。

倪初夏适时开口,话语轻松,“各位,我现在代表的并不是个人,而是整个倪氏,你们这样诽谤我,明天公司股票下跌,我找谁哭去?”

“倪小姐,我们也是被那两个人所误导,并不是发自真心的。”

“是啊,倪小姐,都是误会一场。”

众人七嘴八舌,皆是道歉。

这时,韩英杰说道:“厉先生,事情差不多解决,婚礼还是要进行的。”

厉泽阳睨了他一眼,最后说了一句话,“手里不该有的照片全部删掉,今晚除了我们结婚的事能公开,其余敢多说一个字,你们知道厉家的规矩。”

“走了。”

倪初夏推着厉泽阳离开,半天不见那只金毛,他回头喊了声。

大金毛蓦然拱起身子,迷茫地看了四周,而后摇着尾巴扭着屁股跟了上来,乖巧狗腿的不像样。

事件的主角离开,后面的残局由倪德康和韩家人处理。

约莫十分钟,婚礼继续开始。

倪初夏和厉泽阳并未离开,而是到了并不起眼的地方坐下。

只是,两人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就算去再不起眼的地方,也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何况还带了只大金毛。

有谁参加宴会带宠物的?关键还是体型这么大的肥犬!

“我走后你没休息,就跑宠物医院领它回来了?”倪初夏轻轻靠在沙发上,仰着头活动身体。

面对刚刚那些人的时候,她浑身都是紧绷的,以至现在浑身都像是僵硬了。

厉泽阳则是注意到她纤细白皙的脖颈,优雅又吸引人,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黑色礼服更显性感,他伸手将她拉起来,“坐好了。”

“我很累。”倪初夏委屈地看着他。

她现在的心情其实挺复杂的,像是刚从Y国回来的那次,还有因为和韩立江的感情纠纷,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以往的每一次都是她自己熬过去,或者和那些刁钻的媒体人斗智斗勇,可这一次他替自己挺身而出,震惊之余是感动。

她知道厉泽阳很讨厌热闹,不喜欢出现在太多人面前,可是他为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打破原则,这让她觉得自己正被人疼爱着。

“我该和你一起来的。”厉泽阳抬手轻抚她的后背,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倪初夏紧紧抱住他的胳膊,蓦然抬头看着他,煞风景地提醒,“你还穿着军装,我是不是该离你远点?”

“不用。”厉泽阳想也没想回答,军人的仪容仪表这一刻也被他弃之不顾,理直气壮地说:“爷爷不知道,纪检员也不在。”

倪初夏被他逗笑,只是缠了他一会,便坐直了身子。

舞台上,韩正荣发言完毕,新人也举起爱的火焰把室内烟花点燃,之后便是共开香槟,从头而下,把酒杯倒满酒。

气氛逐渐起来,仿佛刚刚的事件只是插曲。

倪初夏收回视线,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大哥发来短信。”

“哦。”倪初夏了然,这个场合大哥肯定会来参加。

“汪汪汪……”

被忽略很久的大金毛突然嚎叫起来,偌大的大厅传出回声,吸引不少人的注意力。

“嘘,不许叫。”倪初夏对他比划安静,他果然不再叫,只是‘嗷嗷’哼两声,来回踱着步子。

“它好乖啊。”倪初夏试着伸手去摸它,毛发很软很暖。

厉泽阳抬起手,摆在它跟前,“坐下。”

话落,大金毛‘嗷’了声,一屁股坐下,尾巴还在地上来回扫着。

“趴下。”厉泽阳手放低了,轻声开口。

大金毛乖乖趴在地上,大眼睛瞥着两人,耳朵耷拉下来,没一会儿闭上了眼睛假寐。

厉泽川和岑曼曼甩开那些刻意巴结的人,径自走了过来。

“事情都解决了?”厉泽川问。

厉泽阳轻“嗯”了一声,看了地上的狗,警告开口,“别动。”

蠢蠢欲动的金毛听到命令后,动动耳朵继续趴着。

岑曼曼坐到倪初夏身边,问道:“知道是谁做的吗?受伤没有?”

倪初夏摇头,沉思后说道:“那人明显是想让我在珠城身败名裂,和我有这么大仇的人不多,能做出这种事的就更少了,只是没有证据。”

“证据让泽阳去找,你把怀疑的人说出来,也能缩小范围。”厉泽川分析。

“黄娟,我能想到的就是她。”只不过没想到她会在自己女儿的婚礼上来这么一出,也不怕弄巧成拙毁了婚礼。

话落,三人齐齐看向大厅中央,倪家和韩家,外加上两位新人正拿着酒杯一一敬酒。这时,台上请来表演的小丑正在用气球扎各种动物,小朋友都凑到前排,场面算是融洽。

岑曼曼握住她的手,是无声的安慰。

“没事。”倪初夏脸上带着笑,从桌上拿了杯酒站起来,径自走到大厅中央。

厉泽川问:“不跟着?”

厉泽阳摇头,他相信明着来她绝对不会吃亏。

“我陪着她。”岑曼曼不放心,看了厉泽川一眼,起身追了上去。

两人离开后,厉泽川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金毛,笑着问:“怎么想到养宠物了?”

“看对眼了。”厉泽阳随意开口。

地上的金毛听到他的声音,抬起了头,似乎是赞同他的话。

厉泽川无奈摇着头,“最好别让亦航看到,不然铁定吵着闹着也要养。”

他和岑曼曼平时上班忙碌,照顾孩子都够呛,再多一个成员怕是会疯的。

厉泽阳睨了他一眼,像是看透他的想法,开口说:“别送他来我家,他就不会看到。”

“……”

厉泽川想到厉亦航最近闹情绪,头疼得捏着鼻梁,“是想送他去你家住两天,最近他看到我就闹,头疼得厉害。”

“原因?”

“那孩子知道我娶了曼曼,闹别扭,不愿意和她生活。”

其实孩子这样,他是能理解的,生而他所做也有欠缺,不应该事后再突然通知他,让他觉得自己不被重视。

只是,事情太多,实在不能方方面面都照顾到。

厉泽阳看着他,认真地说:“还有件事需要告知,你听完头可能会更疼。”

“那你别说!”

“卢静雅回来了。”厉泽阳说出来,见他眼底划过诧异,继续说:“好好处理这件事,至于亦航,让他这几天来临海苑,上学放学我会让裴炎接送。”

厉泽川沉默不语,蓦然抬起头,目光追随那道身影,神色若有所思。

*

倪柔和韩立江一路敬酒,接受了好多人的祝福,两人脸上皆带着笑容。当然,这都是在遇到正荣副总齐泓之前。

韩正荣、韩英杰和倪德康他们被相熟的人拉着絮叨,便让两位新人继续向前走。

黄娟和林怡珺陪着新娘,韩立江身边也有一位伴郎,那位伴郎在看到齐泓身边站着叶雨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他是清楚叶雨和韩立江的关系,如今这女人和他的表兄一起出席宴会,这……怎么那么乱呢?!

“表弟,恭喜你取得美娇妻,早日为韩家开枝散叶。”齐泓优雅与之碰杯,脸上带着万年不变的绅士笑容。

韩立江五味陈杂地喝下这杯酒,僵硬笑着说:“也祝表哥早日找到表嫂”

叶雨并未和齐泓显得亲密,只是站在他身边,跟着他举了杯。

倪柔在看到她的时候,脸色已经黑沉的不像样,死死握着黄娟的手,又碍于太多人在场,扯起笑,说道:“看来叶小姐档期并不满,能有空来参加我和立江的婚礼。”

“老板人好,准我一晚上假。”叶雨对着她笑着,看到对面两人脸色各异,心里畅快了很多。

前半段她并未来,却也听说了婚礼被突发事件打断,现在她倒要看看后半段到底能不能顺利进行。

又假意的寒暄两句,倪柔和韩立江才告别两人。

“柔儿,保持微笑,你知道记住今天是你和立江的婚礼就行。”黄娟覆在她耳边提醒。

林怡珺虽然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委,但刚刚通过观察他们之间的面部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也知道,这个明星和倪柔并不合。

“怡珺,你多替柔儿挡点酒,我有点事去办。”黄娟看到不远处站着倪初夏,怕自己会被看出来,干脆避开。

等到新娘新郎走到倪初夏所在的地方,两人各怀心思。

因为刚刚的事情,韩立江对她多少是有愧疚的,但因为倪柔在场,他只能表现平常,举起了酒杯。

“祝你们……早生贵子。”倪初夏碰杯,神色无异。

她是看黄娟在才过来,看到一行人中没有她,只能说出蹩脚又膈应的祝福。

韩立江问:“厉先生没来?”

“昂,他来了你们都得蹲下敬酒,不是难为你们嘛?”倪初夏将杯中的红酒喝完,手指灵活地把玩空酒杯,显得漫不经心。

“你!”倪柔恼怒,最后深呼吸说道:“姐姐说的对。”

倪初夏轻“嗯”出声,这时岑曼曼摆脱岑北故走过来,见气氛还算可以,松了一口气。

于是,端着酒杯敬两位新人,“恭喜你们,祝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噗!

倪初夏憋着笑,对着岑曼曼竖起大拇指。

岑曼曼还没弄明白这表扬从何而来,就听林怡珺开口,“原来岑学姐和倪小姐认识,这就难怪了。”

倪初夏秀眉微蹙,目光落在她身上,“你想说什么?”

阴阳怪调的语气,话里夹着话,是她最看不惯。

“所以说岑学姐是通过倪小姐认识厉氏珠宝的厉总,对吧?”林怡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手段挺不错,和大你一轮的男人上床滋味很好吧。”

岑曼曼唇瓣抖动,手指紧紧握着酒杯,指尖泛白。

“你有种再说一遍?”倪初夏走上前,目光凶狠地瞪着她。

倪柔也害怕事情闹大,伸手拉住林怡珺,“你发什么疯呢?还嫌我的婚礼不够热闹吗?”

林怡珺是欺软怕硬的人,在看到倪初夏反应如此大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些害怕,不打算再说话。

“嘴巴这么臭你也好意思说话?”岑北故晃着身子走来,面色阴沉地看着林怡珺,“瞪什么瞪,说的就是你。”

“你谁啊?凭什么骂我?”林怡珺毕竟年龄小,从未踏入社会,她觉得这么多人在这里,不会有人把她如何,平日在家的骄纵样子暴露出来。

“哎哟,老子说的是实话,骂你了吗?”岑北故危险地眯了眯眼,一把搂住岑曼曼的肩膀,“她是老子的小妹,你刚刚辱骂她的话老子都听到了,他妈~的你是活腻了是吧,敢惹我护着的人?”

林怡珺没遇到过这样的架势,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好意思吗?”

这时,岑曼曼开口,“那你仗着年龄小,就能随便侮辱别人了吗?”

“我侮辱你了吗?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刚本来就……啊——”

林怡珺的脸被泼了一杯红酒,妆容花了,米白色的礼服也染上了酒渍,狼狈不堪。

韩立江看到这一幕,头疼地叹气,今天的婚礼,一波三折,已经快接近尾声都不能顺利完成。

“岑先生,她是我妻子的伴娘,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来赔不是,你也泼了红酒,气也消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吧。”韩立江当这个和事佬,眼神示意倪柔把林怡珺带走。

“好啊,你怎么赔不是?”岑北故把酒杯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句话,倒是让看热闹的人笑出来,纷纷猜测,这位岑先生到底是不明白这话的意思,还是假装不明白。

“二哥,算了吧,我也没受实际损失。”岑曼曼拉着岑北故,看了身侧倪初夏一眼,就准备离开。

林怡珺看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气得脸色发青,突然尖叫起来,“操你大爷,我要杀了你。”

“林怡珺!”倪柔看着她捡起碎片刺向已经转身离开的人,吓得面色煞白。

韩立江只来得及把她揽在怀里,根本阻止不了林怡珺接近疯狂的行为。

这时,厉泽川推开人群进来,凭借身高优势,一把握住林怡珺的人,不留情面地将她的手拧断,玻璃应声落地。

“啊——”

林怡珺痛苦地嚎叫起来,眼泪哗哗留下来,“姑父,你放开我,呜呜……”

“卧槽,这女人妈的有病!”岑北故‘呸’了声,恨不得上前抽她两巴掌。

倪初夏双手紧紧握拳,转身上前“啪”的一声,给了她一巴掌。

“你敢打我?贱人,你……”

啪——

又是一巴掌。

“我打得就是你。”倪初夏用尽全力扇的巴掌,已经气得不行。

岑曼曼穿的是礼服,她竟然用玻璃去刺她,多歹毒的心思,这个女人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过,不管她是谁,为了什么,都不能放过!

“去叫酒店保安过来,把她轰出去。”厉泽川看向韩立江吩咐,随后甩开她的手,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林怡珺,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敢动我的妻子,我拉整个林家和你陪葬。”

“姑……”

“我和她早就离婚,你该称呼我为厉先生,明白?”

林怡珺呆愣地看着他,浑身颤抖。

厉泽川看着她被保安带走,转身走过去,揽住岑曼曼的腰肢,低声说:“没事了。”

------题外话------

感谢

【lululululala】1月票、1鲜花

【琳儿|】3月票

【云小初yc】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