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这么多血,不会死了吧?【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曼曼面色仍然有些发白,愣愣地看着林怡珺被带走的方向。

她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才致使林怡珺做出越来越过分的行为?

“怎么了?”厉泽川垂头询问。

岑曼曼抿唇摇头,她从未想过去争去抢,觉得是自己的别人是抢不走的,眼前的男人却是她第一次想要抓紧的人。

岑北故一副老子看不下去的表情,大咧咧开口,“刚刚那女疯子开口就说那么难听的话,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二哥,我没受伤,这事就算了。”

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实则内心也有私心,如事情闹大,那么厉泽川会和林家的人接触,也必然会和他前妻碰面,她并不表面那么大方,不希望他们之间除亦航之外还有瓜葛。

“这件事我会解决,但不是在这里。”厉泽川给了承诺,毕竟是在别人的婚礼上,事情闹大韩家和倪家也不好收场。

“行吧,你们那一套老子不懂,别再让她受伤就行。”岑北故不耐开口,大摇大摆准备离开。

“岑先生,有空聊一聊吧。”厉泽川轻拍岑曼曼的后背,让她和倪初夏先去一边坐着。

岑曼曼拧着眉,轻声说:“二哥说话虽然粗鲁,但他是真心对我好,你们……”

厉泽川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出声保证:“放心,不会起冲突。”

单纯的只是想找岑北故了解情况,顺带将自己的事告知,让他能够放心,毕竟他是为数不多对她真心的人。

两个男人各自端着酒杯,默契地离开。

倪初夏和岑曼曼回到刚才的座位,厉泽阳正在逗大金毛玩,一人一狗远处看,倒是很和谐。

厉泽阳平时不苟言笑,但在对上蠢萌的大金毛,倒是少了几分凉薄,能瞧见他眉梢放松,眼底的浅笑,反差很大。

“回来了?”

“嗯,你玩的很开心啊。”倪初夏坐在,看着在地上翻滚耍赖的狗,脸上也浮现了笑意。

厉泽阳不置可否,抬眼看着岑曼曼,问道:“大嫂没受伤吧?”

“啊?”没料到他会突然叫自己,有些受宠若惊地说:“厉先生,我没事。”

噗哈哈……

倪初夏没心没肺地笑起来,“曼曼,要不要这么搞笑?”

厉泽阳无奈看了她一眼,接着说:“大嫂,不用这么见外。”

“哦,好。”岑曼曼点头应下,她也不想见外,奈何厉泽阳气场太足,年龄也比她大,直接叫名字总觉得是不尊重。

厉泽阳问:“宴会快结束了吧?”

“嗯,把视频放了差不多就能结束。”倪初夏点头,台上的小丑是活跃气氛的,等他下台,大屏幕上会播放事先拍好的视频,放完基本就可以离场。

厉泽阳看了腕表,又低头看了还在卖蠢的大金毛,低声说:“乖点,回家就有饭吃。”

倪初夏:“……”

敢情他问什么时候结束也是为了这只蠢狗?

岑曼曼看着这条狗,又数着倪初夏翻白眼的次数,倒有些忍俊不禁。

“这条狗有名字吗?”她问。

“还没有,等着它的女主人取名。”厉泽阳回答,视线落在初夏身上。

倪初夏仔细看了它,“就叫逗比,怎么样?”

“……”很不怎么样。

岑曼曼提议,“它长得多威风啊?逗比不适合吧。”

“哼。”倪初夏再次翻了白眼,双手环胸说道:“那就蠢蠢,要么逗比,要么蠢蠢,挑一个。”

厉泽阳慎重考虑后,开腔说:“以后你就叫蠢蠢了。”

倪初夏扬了扬眉,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取得棒极了,贴切地把这只狗的特性表现出来。

岑曼曼在一边,看着他们就这么随便的把可爱的大金毛名字定下来,真为它以后的日子担忧。

她其实想提醒,这个名字如果以后去了宠物医院,护士可能会叫:蠢蠢的妈妈,过来把你家孩子临走。

画面实在太美!

*

云暖是一直跟在云昊和白茹月身后,因为中间有段时间去了四号厅认识那些生意人,错过了前面的事情,等她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解决,只零星地听到有个军人领着一条大金毛赶走了欺负倪初夏的人。

趁着云昊和白茹月和别人说话,她偷溜离开,在碰到倪柔和韩立江正在给客人敬酒后,神色黯然,下意识的就躲到了角落。

她不敢再去闹事,怕爸爸会关她禁闭,也不会再去闹事,听哥哥说倪柔已经怀孕了,她和韩立江之间再也不可能。

这段时间也想了很多,除了难过也只剩下难过,以至现在连面都不想再见,就让她躲起来慢慢把这件事忘了吧。

“云暖?”

“倪姐姐,曼曼姐。”

云暖抿着唇走过去,在看到厉泽阳的时候,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最后在离他较远的地方坐下来。

“最近怎么样?”倪初夏随意问着。

看到躲在一边偷看韩立江和倪柔也明白她心里应该不好受,所以才出声叫她过来。

云暖低着头,手指摆弄用条形气球编制的头箍,失落地说:“韩大哥还是结婚了。”可新娘却不是她。

“你还年轻,总会找到的。”倪初夏轻声安慰。

云暖点点头,看到地上趴着的金毛,眼睛闪着光亮,“倪姐姐,我能和它玩一会吗?”

“可以。”

得到应允,云暖从位上下来,蹲在地上和蠢蠢玩起来,似乎已经把悲伤已经忘却。

岑曼曼看了良久,开口说:“她很单纯,就和孩子一样。”

倪初夏点头认同,“嗯,和他哥一样,悲伤不过三秒,脸上永远带着笑容。”

之后,云昊和白茹月找过来。

两人看到自家女儿不顾形象和狗玩,头疼的不行,最后还是白茹月亲自过来把她拽起来,“暖暖,你快二十一岁,不是小孩子了,瞧你把身上弄的。”

数落完她,目光落在倪初夏和岑曼曼身上,“有时间来家里玩,阿姨下厨给你们吃。”

两人笑着应下来,目送一家三口离开。

她小时候特别爱去云家,就是因为云家的氛围特别好,温暖、有爱,也只有这样的家庭,才能养出云辰和云暖这样性格的孩子。

从不会用恶意的心去揣测别人,也不会因为别人对他们不好而刻意去报复。

倪初夏回过神,看着金毛头上戴着气球头箍,威风坐直身子,模样呆萌可爱到不行,她从包里掏出手机,一连给它拍了很多张。

岑曼曼伸手挠了挠它的头,“蠢蠢,赚了哦,你妈妈摄影可是拿过大奖的,请她拍照的人已经从这排到江边了。”

大金毛像是听懂了她的话,配合的‘嗷’了小声,趴下前爪将头耷拉下来,显得悠闲自在。

此时,舞台上的小丑离场,主持人重新上台,说出过度语之后,“哐——”一声,大厅灯灭了,大屏幕亮起来,开始放映设计师剪辑的视频和两位新人从小到大的照片。

在场喧嚣的人安静下来,各个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倒不是觉得多好看,毕竟花了这么大的心思,安静下来欣赏是一种尊重。

“汪汪——”

突如其来的黑暗,显然把大金毛吓到,它夹着尾巴缩到厉泽阳轮椅下面。

“安静。”

厉泽阳伸手放在它头上,安抚它。

倪初夏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蹲下来照着它,出声嘀咕,“妈的,不仅蠢胆子还小。”

话虽然这么说,却还是伸手摸着它头,学着厉泽阳字正腔圆、缓声开口:“别怕。”

就在这时,屏幕突然定住,透过音响传来突兀的对话。

“倪小姐,不知道你约我出来做什么?”

“我知道你和立江还有联系,开个价吧,要多少才肯离开他。”

“倪小姐是以什么身份说出这番话的?”

……

之后,画面出现,清晰地看到画面中的女人就是今天结婚的新娘倪柔。

“你过来找我,你未婚夫知道吗?”

“他不需要知道。”屏幕上倪柔的表情已经狰狞。

“哦?”女人笑了一下,“在你和他订婚之前,我就已经和他断干净了,但是吧,最近他一直找我,给我造成了……”

倪柔站在黑暗中,在听到自己的声音时,她就知道自己着了道。

不等韩立江质问,她甩开他的手,就要冲到控制室,到底是谁这么做的?

声音依旧在继续,“你信不信他很快就会给我打电话?”

“……”

“倪小姐,看吧,我说的没错。”

原本心平气和谈话的场面转变,倪柔面目狰狞,夺过她的手机砸到地面,然后将饮料泼向那人,怒骂:“贱人!”

“管好你的未婚夫,不要再让他找我,还有……和你姐相比,你的风范差了太多。”

倪柔狠狠摔碎了玻璃杯,恶狠狠咒骂,“别把我和倪初夏作比较,她不过是……女表子!”

画面戛然而止,场上却一直回响‘女表子’二字。

这一幕,对太多人造成了冲击,原本安静的场面变得不受控制。

“我的妈呀,这里面信息量太大了。所以说一直是韩立江巴着别人喽?”

“搞笑的是未婚妻还跑去示威……不过你们注意到最后了吗?倪柔竟然那么骂她姐姐,我记得开发布会的时候,她一直说和倪初夏关系很好,没有一点不和。”

“这是我参加过最有意思的婚礼,精彩!劲爆!跌宕起伏!和看电影一样。”

“……”

韩立江听着周围的谩骂,嘲弄声,气得脸色发白,想要找倪柔,却发现周围都没有她。

他硬着头皮走到舞台旁边,刚想对韩英杰解释,老人家一巴掌就扇到他脸上,“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爷爷,这件事我不知情的。”韩立江踉跄了一下,捂着脸开口。

韩正荣怕老爷子真动怒废了他儿子,连忙劝解,“爸,事情已经发生,现在是想办法怎么解决?”

“还有你,音响设备不都是你负责的吗?怎么就让人钻空子了?”韩英杰气得浑身发抖,要不是杵着拐杖,可能下一秒就倒地。

他活了快一辈子,竟然在今天栽了,明天整个珠城都会看韩家的笑话。千挑万选最后竟然挑了倪柔这么个蠢女人,没本事学人找小三,却反被整了。

倪德康和黄娟摸黑走过来,前者开口,“酒店经理说这一层楼的电闸被人拉了,他正派人去开。”

后者则质问韩立江,“柔儿去哪了?她怀着孕你怎么能让她单独走?”

韩立江面露不满,压根不想应对他,却迫于压力,“我去找。”

撂下这句话后,他按亮了手机,在人群中寻找倪柔。

“啊——”

突然,传来女人的叫声,尖利、刺耳。

“血啊,好多血……”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这么多血,不会死了吧?”

韩立江心里‘咯噔’一下,举着手机的手颤抖,忐忑不安地走向尖叫发出的地方。

------题外话------

——小剧场——

蠢宝三岁上幼儿园小班。

某日,老师要求每个宝宝上台自我介绍,等到蠢宝上台时,突然卡壳。

这时,蠢宝娇俏漂亮的麻麻牵着蠢蠢来了。

蠢宝眨着亮晶晶眼睛说:“大家好,我是厉XX,我的小名是喵喵,麻麻叫我二蠢,因为我家有只大蠢,它在那里!”

说完,用肥嫩嫩地手指着美腻的麻麻和蠢萌的蠢蠢。

放学后,全班同学依次和娇俏漂亮的麻麻打招呼。

“二蠢的妈妈好。”

“蠢蠢的妈妈好。”

以及,“二蠢和蠢蠢的妈妈好。”

倪初夏咬牙,特么她真是又二又蠢,才会取这么蠢蛋的名字…

感谢

【只背双肩包的老姑娘】1月票

【crazyzxy】1月票

【噜噜噜噜啦啦】2月票

【闲妞妞】1评价票、2月票

【dove19831120】1评价票、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