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出现【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机现在不会正在录音吧?”

叶雨问完,房内陷入一阵安静之中。

倪初夏好笑地看着她,问道:“看来伤的是脑子,被迫害妄想症都出来了。”

“你要理解我们这一行,稍有不慎就会被拉下去。”叶雨神经放松下来,做着解释。

他们这一行水太深,有时候随便说一句玩笑话,就会被人录下来断章取义,网络上那些喷子立刻就会来微博底下骂,这倒也没什么,只是若是因为负面消息而错失戏份,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倪初夏不置可否,笑着说:“你有什么值得我要挟的?”

叶雨被她一噎,心里有些不舒服。

的确,自己身上的任何倪初夏都是看不上的。

她并不是珠城人,以前在家乡对自己的长相还挺洋洋得意,但当她上了大学之后,却发现漂亮的姑娘实在太多,无论是严瑾还是倪初夏,都比她要漂亮。

以前,她和严瑾走的近,没怎么接触倪初夏,后来因为韩立江的缘故,她开始注意她。

她发现,倪初夏不喜欢化妆,却依旧很美,学校每一个推校花的论坛她都榜上有名,PO上去的图片基本都是素颜照。

她还发现,她不追求名牌,可能是她的条件足够好,已经对那些名牌不感冒。

越深入就越觉得她并不讨人厌,虽然她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实际上她也能会和社团的朋友阿紫路边吃小吃,也能和严瑾结伴逃课。

回忆如泉水般喷涌而来,令叶雨心里蒙羞。

她的确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插足了她和韩立江之间,无论她是否真的喜欢过他,做了就是做了,所以她来报应了。

“也是。”叶雨收起情绪,问道:“或者你来是想让我咬着倪柔不放?”

“我以为这些,就算我不说你也会这么做。”倪初夏目光直射她,觉得有些搞不懂她,若有所思地说:“只是你去报复她,我没想到会用了这种办法。”

伤人一千自损八百这样的办法,今天她已经见到两次,出自不同人。

“很蠢是不是?”叶雨自嘲地笑着,解释道:“我要让他看清楚自己娶了什么人回去,要让他心怀愧疚,还要让他过来求我,求我不要起诉他妻子。”

倪初夏眨了眨眼,一副受教的模样。打探清楚叶雨的态度,也就离开病房。

“她,她怎么样了?”韩立江见她出来,立刻站起来。

留给他意味深长的目光后,倪初夏沿着走道离开。

韩立江靠在墙上,抱着头纠结到不行。

韩正荣的意思是让他过来和叶雨交涉,让她不要走法律途径,事情私底下解决,可他该怎么说出口?

思虑再三,他最终推开了病房的门。

没靠近一步,心里就愧疚一分。

“你来了?”叶雨躺在床上,虚弱开口,“听助理说你妻子也住院了?”

韩立江想关心的话到嘴边咽了下去,点头回:“嗯,动了胎气。”

掩在被子下的手紧紧握拳,面上却保持虚弱的模样,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你来不只是看我的吧?”

“嗯。”韩立江点头,深呼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是我…妻子不对,无论是让你受伤还是心理造成伤害我们都会负责,只希望你不要走法律途径,她还小……”

“因为她是你妻子,因为她年纪尚小,就要让我白白受苦吗?”叶雨没有大吼大叫,只是红着眼眶质问。

“你的损失韩家都会一力承担,该给你的不会少,所以通融一下。”韩立江恨不得现在就和倪柔离婚,结婚当天就惹这么多事,以后指不定会怎么样?!

“我如果说不呢。”叶雨直直地盯着他,目光悲凉,“我因为受伤错失了一个剧本,刚刚醒来经纪人还在骂我,质问为什么要去参加婚礼,我说我只是想告别过去,却没想到付出这么重的代价。”

“叶雨……”

“我累了,你出去吧。”

“以后有什么事找我经纪人商量,我们也别见面了。”

叶雨说完,将眼睛闭上。

韩立江站了很久,最后接到电话才匆匆离开。

待她离开,叶雨缓缓睁开眼,从床头柜摸到手机,拨通了未存却很熟悉的号码。

……

倪初夏下楼来到倪柔的病房外,倪远皓闷不做声坐在椅子上,看到她时,欲言又止。

没理会,倪初夏推门进去。

“妈,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刺她的,当时、我真的不想的……”

“柔儿,妈知道,别着急,等立江回来问问情况。”

黄娟轻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她。

病床上的人在看到倪初夏进来,瞳孔紧缩,对她的到来明显很排斥。

“醒了?”

倪德康叹气,出声问:“夏夏,那个女星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有危险,已经醒过来。”

倪初夏如实回答,目光落在倪柔身上,意味深长。

“哎,那就好。”倪德康稍稍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危及到生命,否则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倪初夏继续说道:“听她的意思并不想私下解决。”

“我们给钱,那些女星无非就是要名气和钱,我们都可以给的。”黄娟急了,起身走过来。

心里冷笑,倪初夏不动声色看着她,“娟姨,你是打算给多少钱?”

黄娟不敢和她对视,伸手拉住倪德康的手腕,“我……德康,柔儿是你小女儿,你不能不管她的。”

“等立江回来再说吧。”倪德康拂开他的手,皱着眉头看向倪初夏,“夏夏,你和我出来一下。”

倪初夏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对母女俩,即使叶雨答应不走法律途径,也改变不了倪柔伤害人的事实,她依旧会身败名裂。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同样地,自己造的孽,就要承担所造成的后果。

倪初夏跟随倪德康出去,两人到了隐蔽的地方。

“夏夏,爸就开门见山说了,柔儿这件事你看泽阳能不能帮上忙?”

无论是为了倪家的名声,还是倪柔的前途,他这个倪家当家人,做爸爸的都不能不管。

倪初夏略微垂下头,抿唇为难地说:“爸,他是军人,管不到司法公务上的。”

“可,他们总得卖他一个面子吧。”倪德康想当然地开口。

“您的意思是想让他去贿赂吗?”倪初夏态度也很坚决,“就算我应下来他也不会去做,厉家家风很正,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出现。”

倪德康也知道是在为难她,无奈开口,“那,那你让爸怎么办?柔儿还小,还怀着孕。”

“爸,你要明白,这件事韩家也要负一半责任,倪柔已经是韩家的媳妇,于情于理他们都不可能不管她。”倪初夏点醒他,继续说:“与其在这庸人自扰,倒不如去给他们施压。”

倪德康看了她一眼,模样未变,但为人处世,临危不乱比他做的要好。

“哎,爸这就去和韩家人商量。”

他离开后,倪远皓冒出来,眼眶泛红地看着倪初夏。

倪初夏轻笑,双手环胸说道:“怪我不帮你姐?”

“我没这么想。”倪远皓摇头,有些哽咽地说:“大姐,对不起。”

“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笑眼望着眼前年轻的小伙子,虽然个头很高,但行为和言语就是活脱脱的小孩。

“我妈总是误解你。”倪远皓垂下头,闷闷地说:“我知道你并不是我妈说的那样,巴不得二姐出事,你去了解受伤那个人的情况,也告诉爸现在要怎么做,我知道你在帮忙的。”

倪初夏无声地笑起来,该怎么回答这个傻小子呢?

“没事就回去休息,明天不会还要回学校吗?”

“还有,你很关心我。”他能感受到,倪初夏对他的关心是真的。

“大人的事你别掺和,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

倪初夏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去了解叶雨的情况,完全是出于同处一个屋檐下的半分情意,和倪柔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至于对倪德康说的那些话,若说是帮他出主意,倒不如是让他打消靠厉家解决问题的想法。

倪初夏走到病房外,手覆上胸口,傻小子完全误解了她的意思,还感动的哭了,这么一想,心里挺愧疚。

病房里韩立江和韩正荣在,她便没有进去。

倪明昱到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看着自家傻妹妹坐在椅子上,冻得缩成一团,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走过去,脱下外套裹住她肩膀,“是不是傻?这么冷的天在这干坐着,别人又不会感谢你!”

倪初夏看着他好半天,打了个哈欠,“大哥,你怎么才来啊?”

“中途有点事耽搁了。”倪明昱握住她肩膀将她提起来,“你先回去,后面的我来处理。”

“哦。”倪初夏有些茫然地点头,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出声止住她的步子,“再等等吧,我送你回家。”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是韩正荣准备回去。

倪明昱看了病房,对着倪远皓招手,在他站定后,开口说:“你送她回去。”

“好,我一定安全把大姐送回家。”想到在酒店的事情,倪远皓觉得是有必要送她回去。

倪初夏笑出来,觉得他俩是谨慎过头。

不过也没拒绝,让倪远皓跟在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住院部,绕过圆形的花坛,走出军区医院。

路边的吉普车按了喇叭,紧接着裴炎下车走了过来,“夫人,少爷让我接您回去。”

倪远皓今天是第二次见到他,一直盯着他的肩章看,他今天瞄了眼大姐夫的肩章,是少将啊,而这位是少校,军衔都很高。

“大姐,有人接你我就先回去了。”倪远皓崇拜地看着裴炎,不等倪初夏回话,转身飞速离开。

“我开车来的,去取车。”

“是,夫人。”

回去的路上,裴炎一直跟着倪初夏的车,始终保持五米的距离,最后也是一前一后来到临海苑。

“汪汪汪——”

打开别墅门,从沙发处传来几声犬吠。

倪初夏把灯打开,就见大金毛窝在单人沙发上,眯眼看过来时,尾巴上下摇晃。

“蠢蠢,我是妈妈,记得吗?”走过去,直接把冻得冰凉的手塞进他身子下面,“真暖和。”

“嗷呜……”

蠢蠢抬头,在她脸上蹭了蹭,发出哼叫声。

“嘘——”

倪初夏放低声音,“不能吵到爸爸睡觉,听话。”

和它玩了一会,倪初夏上楼回主卧,卸妆、洗澡,全部弄好后,才蹑手蹑脚进了一楼的客房。

床头灯亮了一盏,就在等她回来。

厉泽阳已经睡着,额头浮起薄汗,眉头也是紧锁的。

倪初夏进了浴室,拿了毛巾出来,替他擦拭汗渍,刚要起身把毛巾放回,手腕被他抓住,“别走、老婆……”

------题外话------

感谢

【沐籽L】5月票

【lululululala】1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