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你以什么身份教训我?/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没挣开他的手,把毛巾放在床头柜上,盘腿坐在地上,外头看着他。

室内除了空调运作的声音,便是一片安静。

昏黄的灯光,透着暖意。

进来的时候,房门没带上,蠢蠢用头拱开了门,晃动身子走进来,鼻子嗅了嗅,来到倪初夏身边,歪头瞅了瞅厉泽阳,将前爪趴在床上,似乎是急切想让他醒过来陪它玩儿。

“蠢蠢,趴下。”倪初夏压低了声音,另一只手从上而下落在地毯上。

大金毛瞥了她一眼,“嗷”了声乖乖趴下来,将头枕在她腿上,假寐起来。

被它呆萌蠢蛋的样子气笑了,伸手摸了摸它,转而将注意力放在厉泽阳身上,手腕被他握的很紧,像是怕她离开。

“睡吧,我就在这。”

话落,倪初夏把头趴在床边,缓缓瞌上眼。

醒来是拜蠢蠢所赐,它的狗头实在是重,压得腿酸胀,动了动略带僵硬的身子,不客气地把它推了下去。

狗脑袋啪嗒落在地毯上,因为睡的熟,换了姿势又睡过去。

倪初夏撑着下巴,咧唇笑起来,怎么能蠢的这么可爱?!

待她回头时,对上厉泽阳温柔、缱绻的眼神。

不知道他是何时醒的,从他眼中的清明能看出,应该不是刚才。

“我吵醒你了?”也不能怪她,是这只金毛的错。

厉泽阳紧了紧握住她手腕的手,拇指摩挲白嫩若藕的手臂,酥麻、舒服,是说不出的那种感觉。

“怎么不叫醒我到床上睡?”

嗓音醇厚低沉,因为醒来没多久,有些沙哑。

“你很难入睡,吵醒了不知道多久才能睡着。”倪初夏起身,因为盘腿时间较长,双腿发麻,就要往地上摔。

厉泽阳大手一捞,将她抱上床。

深邃的眼中浸染深情,定定地看着她,目不转睛。

她的眉眼如画,乌黑的发散落在身后,伸手撩起了几缕被压到的秀发,勾人漂亮的眼睛闪烁光亮,在对上他的目光时,脸颊有些发烫,觉得难为情。

厉泽阳很少表露情感,也只有在微醺的时候说了情话,可现在看他的眼神,令她有种错觉,仿佛他下一刻就会说出酝酿已久的甜言蜜语。

然,他伸手拨开了缠绕在嘴角的几根发丝,拇指轻擦她的唇,似暗示、似邀请,手掌拖住她的后颈,在抬起她的同时,他俯身而下,含住她的唇瓣。

倪初夏心砰砰直跳,从来都是她挑逗在先,随后他才会配合。

可今天,他的吻细致到侵占她口腔中的每一块地方,温柔的令她招架不住。

床上两人唇齿相依,辗转缠绵,地毯上的汪星人睡得打呼噜。

一吻结束,倪初夏揪着他腰间的睡衣布料轻喘,听着违和的呼噜声,‘噗嗤’笑出来。

“它睡得好香哦。”

倪初夏笑弯下眼睛,眸光晶亮地望着他,红肿的唇印证刚刚发生的事。

厉泽阳抱着她,轻‘嗯’出声,伸手关了房内的灯。

“把它弄出去吧,不然吵你。”

男人将唇贴在她耳根,轻声低喃,“不用,抱着你很快就能睡着。”

他一切的原则在她面前,会荡然无存,一切的习惯也因她而改变。

*

翌日清晨。

因为不用早起晨练,倪初夏这一觉睡得很好。

用餐的时候,刷了今早的头条,不出所料刊登是昨晚宴会最后发生的事情,图文并茂。

网上对这一事件的评论各异,但大多都是对倪柔的指责和谩骂,她装了这么久的弱女子,顷刻之间就崩塌,真是……大快人心!

之后,她和蠢蠢在地上玩了一会,便换上衣服,出门上班。

临走前,和厉泽阳打了招呼,“中午回来陪你吃饭。”

没让裴炎送,是自己开的车。

趁着时间还早,先去了趟医院,来到叶雨病房门外,见里面有挺多人,她站在门口等了一会。

等那些人离开后,她才走了进去。

病房里除了叶雨之外,还有她的助理、经纪人和莫少白。

助理和经纪人见倪初夏进来,两人离开病房。

莫少白问候,“初夏,昨晚送我妈回来,她身体状况不好,就没有去找你,还好吧。”

“我没事。”得知瑶姨状况不好,倪初夏眉头皱起来,“瑶姨现在怎么样了?”

“卧床在家。”莫少白只说了四个字。

昨晚把她送去医院,医生只是给她检查,便让他带她离开,他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却还是难以接受。

好不容易找到亲人,又要他亲自送她走,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倪初夏不知该如何去安慰他,“你好好保重。”

莫少白点头,将话题引到正事上来,“叶雨已经签约YL,她的一切事宜都会由公司出面。”

“嗯,随你们。”倪初夏并没有意见。

叶雨开口,“今早的头条新闻我看了,写的挺好,倪柔怕是要崩溃了。”

她曾经因为韩立江,而将自己推向众矢之的,被万人唾弃,背负了骂名,如今全部还给他的老婆,莫名的喜悦充斥着她,原来这就是报复的快乐。

倪初夏莞尔,把水果篮放到一边,便离开。

她没有去看倪柔,而是直接回到公司。

四天后就是倪氏三十周年庆,在她看来,倪柔的事情远没有公司的事重要。

*

莫少白作为老板慰问受伤员工,叮嘱叶雨注意事项,便坐电梯下楼离开。

电梯到达三楼的时候,从外面上来三个人。

他认出来,是倪初夏的家人。

“德康,韩家那边到底什么想法?难不成就放任不管了?”黄娟语气有些不好。

韩正荣的态度她是看到了,大有女儿是你们的,出事你们管的意思,而女婿韩立江也是没用,不讨韩老爷子喜欢,事情他都不插手。

“别急,这事不是正在交涉吗?”倪德康揉着太阳穴避开她的质问,转头就看到一旁的莫少白。

因为代表的是YL,他并没有乔装打扮,一眼就能认出,很有辨识度。

倪德康在看到他的时候,脸色变得恍白,神色也有些慌张。

昨晚倪明昱透露叶雨是莫少白公司旗下的艺人,如果想解决这件事情,关键还在于他,可如今看到他的长相,还是会惊愣。

倪远皓也注意到电梯里有另一个人,看到长相的时候直接呆住了。

在电梯里偶遇国际巨星,该怎么办?

国际巨星和自己同性别,太热情的打招呼会不会遭人误会?

手头上没有笔该怎么要签名?

……

一系列问题闪过头脑,在他想要上前搭讪的时候,电梯开了。

莫少白率先跨步出去,径自朝着住院部大门走去。

倪远皓眼睁睁看着他离开,想去追,却被黄娟一把拉住,“拿着医疗卡去缴费,缴完就去陪你姐,我和你爸去买饭。”

倪德康神色一直恍惚,目光一直看着莫少白离开的地方,久久没有收回。

“德康,我和你在说话,你有没有在听?”

“说什么了?”思绪被拉回来,他看向黄娟。

黄娟挽着他的手,开口说:“初夏不是和YL公司的负责人关系不错,能不能让她去谈一谈?”

倪德康回:“没几天就是公司的三十周年庆,夏夏分不开身。”

这件事是倪柔惹出来的,却一再去麻烦夏夏,真的如明昱所说,他太厚此薄彼了。

“让你去找厉家,你说厉家不会帮忙,去找倪初夏,又说她忙,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虽说柔儿现在怀着孕,就算判刑也是等孩子生出来,但留了档案,她以后的前途尽毁,在韩家也永远抬不起头。

“找人帮忙也是需要时间,哪能一步登天?”要是他有这样的权势,又何必愁成这样。

“你就顾及到初夏,她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不让她去说?”黄娟揪着这点不放,“柔儿是她的妹妹,虽然不是一个妈,但她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就这么狠心见死不救吗?”

“你除了会吵还能做什么?”倪德康甩开她的手,面露凶意看向她,“有这个时间,当初怎么不好好教导你女儿?这次只是伤人,我费尽心思捞她出来,下次要是杀人了怎么办?!”

“德康,我……我不是……”

“滚开!”从昨晚吵到今早,一刻都不带消停。

倪柔也是他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不用心去救,该砸的钱砸进去,若只是叶雨,那是绝对没有问题,可是其中牵扯到了YL、甚至是正荣集团,错综复杂,想要解决这件事当然需要时间。

“德康,我也是太着急了。”黄娟红着眼,害怕他真的就不管了。

“你让我静一静吧。”

倪德康撂下这句话,快步离开。

黄娟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慌了神。

这么多年,在大事上几乎是事事顺着倪德康,并且把家里打理的井然有序,也是这样,他才对她没有防备,动产的财政大权也全权由她掌握。

可刚刚,因为太紧张柔儿,她无意触碰到他的逆鳞,竟然忘了,这个男人骨子里不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

没有得到她想要的,还不能和他撕破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后,黄娟攥紧包走出医院。

……

军区医院外,装修还算精致的早餐馆。

莫少白曲腿坐在隔间里,他的外形和衣着似乎与这里格格不入。

坐在他对面的,是韩正荣。

他是听儿子韩立江说YL老总一大早就来了公司,还带来一批手拿设备的人,所以他才匆忙赶来,没想到正巧碰到。

在看到他的长相后,那些年的记忆涌上脑中,不受控制地拉住他,想倾吐当年发生的事情。

“林瑶怀孕的时候,我儿子立江刚学走路,一晃你都这么大了。”韩正荣抹了把脸,眼眶倒是红了起来。

莫少白一直想找机会拜访韩家和云家,当年的事情除了倪家以外,就是这两家是知情的。

他开口问:“韩先生,我一直想了解当年的事情,您和家父是朋友,一定清楚,希望您能告知。”

“你是问天的儿子,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当年的事情有知情的权利。”韩正荣见他教养很好,像是与二十多年前的青涩小伙重合,只是莫问天性子如火,而眼前的晚辈,性子如水,安静不多话。

“当年,我、倪德康和你父亲莫问天是一起创业的,后来我父亲让我回家接替产业,就没再继续,你父亲和倪德康一直坚持……”

上午十点钟,太阳悬在头顶。

莫少白从早餐馆离开,听了韩正荣一个多小时的叙述,他好像更加了解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正如林瑶所说,他人品极好,不可能涉嫌犯罪,他那么爱妈妈,更不可能做出酒后驾驶的事情。

他、一定会查清楚,还有当年他被调包的事情,也一定会弄明白。

……

这几天,因为没有新的热度上来,倪柔和叶雨的事情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尽管出事后一天的晚上,倪柔就已经出院,记者依旧围堵在医院,都想了解叶雨的情况,从中挖点边角料。

倪柔已经在出院后一天搬进韩家,却因为种种事情不受待见,日子憋屈的过着。

黄娟也比她好不到哪去,自从在医院争吵以后,她和倪德康的关系降至冰点,甚至还主动搬去了客房。

她出现危机意识,让她不得不主动出击。

倪氏建材。

黄娟来到公司,目的是来找倪初夏。

得知她去工厂视察,干脆在待客室等着她回来。

约莫中午一点,才把人盼回来。

上身穿着酒红色卫衣,衬得皮肤更加白皙,下身是浅色紧身牛仔裤和运动鞋,头发高高盘成丸子头,乍一看倒像是高中生。

方旭是陪她一起上来,嘴角带着笑,“你这装扮一出现,把工厂员工看得直发愣,提什么要求他们都答应啊。”

她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活脱脱是青春洋溢的美少女,底下的工人都只是听说老板年轻,看到本人没有震慑至少也达到震惊的效果。

“我要是打扮成平时那样,那些人心里指不定觉得我是大小姐下来凑热闹的,虽然这样是嫩了点,但也挺亲切。”倪初夏歪头笑起来,“有没有觉得亲切?”

方旭被她逗乐了,开口说:“卖乖的模样和你家蠢蠢简直一样。”

自从她养了狗,朋友圈已基本被萌蠢的金毛刷屏了,早上起来一张萌照,中午进食照,晚上再来一张睡前晚安照,突然有天不发,还觉得过得不习惯。

“去去去。”倪初夏翻了白眼,率先向前走,“打电话给我哥,让他抽时间过来,明天周年庆典的事再顺一遍。”

方旭望着她,从口袋掏出手机,倚在一边打电话。

通知倪明昱后,他转身去茶水间,在听到对话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李秘书,你挺不识抬举,当初咱们可是说好的。”

“董事长夫人,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李秘书继续搅拌咖啡,语调语气都没有丝毫被打乱。

黄娟被她说的一噎,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看来倪初夏给了你不少好处。”

“董事长夫人,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倪总工作认真负责,我们是她的下属,对她能力认可,自然会尽心尽力听从她的话。”

“是吗?”黄娟冷眼看着她,能说出这么滴水不漏的话,此人绝非简单,单单她还这么护着倪初夏,恶气难平。

李秘书面不改色看着她,继续开口,“还有,外界都在传闻董事长夫人与倪总不和,您在家里可以如此,但在公司可要谨言慎行,一句话可能就会影响到公司整体。”

“你!”黄娟恼怒,“你以什么身份教训我?”

“与其说是教训倒不如说是劝诫。”

李秘书不卑不亢看着她,“相信您也知道,您女儿伤人的事情被人大肆渲染,仅仅三天的时间,公司股票大跌,各位股东已经颇有异议,这期间都是您名义上的女儿倪总极力压下去,熬夜加班解决您亲生女儿惹的祸。”

黄娟看着她离开,气得向后退了两步,靠在茶水间柜台旁。

不得不承认倪初夏很懂驭人之术,这位李秘书曾经还是倪德康秘书的时候,她就一直通过她旁敲侧击倪德康的行踪,那时候倒没觉得她这么难对付,如今同样的情况,她竟然如此护着倪初夏。

李秘书出了茶水间,看到方旭的时候,眼里满是诧异。

方旭对他比划安静的手势,两人来到秘书处。

“她什么时候来的?”方旭问。

“有一会儿了,像是找倪总有事。”李秘书回答。

方旭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笑着:“等倪明昱来,你再放她进办公室。”

李秘书秒懂,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题外话------

腾讯章节顺序错乱终于弄好,谢天谢地!(鞠躬感谢O(∩_∩)O~)

今天这么早更,有木有很勤快~

快来夸夸我

感谢

【鱼儿游y】1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