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论黑心,真没人比过你和你哥【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氏,午休时间。

岑曼曼在员工餐厅用晚餐,从安全通道爬楼来到顶层。

艾琳正在和总助理张钊商量下午的回忆,乍一看到她喘着气推门进来,倒是愣了一下。

桃红色棉袄,下面配着短裙、马丁靴,头发随意扎了揪,碎发会耷拉在脸颊两侧,算是最普通的学生装扮。

她一直以为老板喜欢的会是成熟女性,年龄可以年轻,但至少打扮起来要知性,却没料到最后老板娘竟然如此嫩。

“老板娘来了,快进去吧,厉总等很久了。”张钊也注意到,对她打了招呼。

岑曼曼有些害羞地看着两人,快步走进办公室。

“张钊,你们男人不都喜欢那种女人。”艾琳在胸前比划,让他能听懂那种女人指的是胸大臀翘的女人。

“请把我去掉,我只爱我老婆。”张钊示意她停止瞎想,做了简单地分析,“像老板这样的成功男性,有钱有颜,他想找漂亮的、身材好的,实在太容易,况且围绕在他身边的也是这种女人,但往往看多了就腻味了,过日子蛮,还是要找适合自己的。”

他觉得岑曼曼挺好的,虽然不是第一眼美女,但看多了会觉得令人舒服,不说长相,就是这温柔如水的性格,和这样的女人过日子,不会觉得累。

男人在外面辛苦赚钱,回家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懂事乖巧,或替他放洗澡水,或做一桌家常菜,理想型的婚姻状态。

“有钱人都喜欢学生妹?”艾琳若有所思,捧着文件郑重开口,“我不是说老板娘不好,只是她看起来真的很小。”

“这叫老夫少妻,懂不懂?”张钊咋舌,只要老板能吃下去,老板娘就是刚成年那也是绝配啊!

办公室里,岑曼曼探头,男人正低头处理公务,并没有注意到她。

万年的衬衫西装控,西装外套被脱下来,袖口平整地卷起,露出强有力的手腕、臂膀,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侧颜很帅气,坐在那里,有着成熟男人的气质。

似乎有预感,他抬头,正巧与她视线交织。

男人笑起来,将手上的钢笔放下,招手让她过去。

“不是说不上来?”

岑曼曼轻快地走过去,歪头腼腆一笑,“不想让我上来吗?”

厉泽川顺势握住她的手,将她拽到怀中,“想,没看到我一直工作吗,就是想早点处理完,晚上陪你。”

已经不是青涩少女,他所说的‘陪’,自然听出颜色来。

岑曼曼眨了眨眼,伸手替他按摩肩膀,“那也不能太辛苦,劳逸结合。”

“嗯。”

厉泽川靠在老板椅上,一只手随意搭在她的腰肢上。

因为穿的棉袄并不厚实,她能感受到他的揉捏,似是在对她按摩的回报,又像是赤裸裸地调戏。

“我上来是想告诉你设计稿写出来了,你有时间帮我改改。”

“嗯,走后门是需要付报酬的。”厉泽川闭上眼,显得漫不经心。

岑曼曼低头,轻声问:“好啦,你想要什么报酬?”

“亲我一下吧。”厉泽川轻点唇角,很直接地索吻。

岑曼曼抿唇看了他一会,最后闭上眼亲上去,在她要离开时,后脑勺被扣住,被迫承受他的索要。

吻,如狂风巨浪一般袭来,觉得刺激又沉沦。

厉泽川的手划过腰肢来到骨盆,用力抬起将她压在桌上,更加深入。

“咳咳……”

一道咳嗽声,将两人拉回。

厉泽川瞬间拉下她的棉袄,将她抱下办公桌,抬眼看过去。

“妈,你怎么来了?”

对于周颖突然间的到来,厉泽川很诧异。

被婆婆撞破这件事,岑曼曼一直缩在他怀里,根本不敢去看她。

“收拾好就出来,我有事找你。”周颖面色镇定,并未对两人的亲密发表任何意见。

待她离开后,岑曼曼才抬起了头,“怎么办?她肯定更加不喜欢我了。”

或许在周颖眼里,她就是勾引她儿子不干正事的女人。

“我喜欢就行。”厉泽川整理衣服,起身套上外套,“在这等我。”

岑曼曼看着他出去,颓废地趴在桌上,还在介怀刚刚的事情。

若是以前,她怎么也不会在办公室,这样的地方接吻,可和他在一起之后,无论是观念还是什么都潜移默化发生了变化。

艾琳泡了三杯茶进来,看到真皮沙发上只有周颖和厉泽川,觉得挺尴尬。

原本她是想进来通报或者电话连线,奈何周女士的气场太强,一个眼神就让她打消了念头。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就凭周女士最近来的频率,怕都是因为突然多出来的媳妇。

“妈一直觉得你比泽阳要懂事,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学他,一声不吭就把证领了。”对于这两个儿子,她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相处。

她十八岁生下厉泽川,那时候自己还是孩子,却要学着照顾她,在断奶之后,她果断进入了娱乐圈,四年的时间混得小有名气,这时公婆希望趁着两人年轻再生一个,二话没说放下如日中天的事业安心待产,十月怀胎生下了泽阳。

之后,她和孩子的爸长期不在一起,各自忙着事业,渐渐的感情消磨了,最终离婚。

可以说孩子都是跟着两位老人长大,她并未陪伴他们,以至到这个时候,她和他们的感情不深厚,说出来的话没人听从,做出来的事情没人理解。

厉泽川真诚开口,“妈,我是认真对待这份婚姻,也是真心想和她过日子。”

他今年三十多岁,已经不是二十来岁的愣头青,是真的想找人定下来,才会下定决定结婚。

周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压低声音说:“那亦航呢?他接受那个丫头?”

“亦航很喜欢她,最近虽然有些闹脾气,但她一直在努力,他会接受她的。”厉泽川如实说。

“你是认真的,能保证她也是吗?”周颖仍旧有些不放心,“她家里人也愿意就这么不办婚礼不公开和你在一起?”

“妈,曼曼她……她无父无母,从小被珠城岑家收养。”厉泽川说到这顿了一下,轻声叹息用来平复心情,“那一家人对她很不好,非打即骂,所以小时候吃了很多苦,她很渴望亲情,我不指望您多喜欢她,只希望您不要伤害她。”

周颖若有所思望着厉泽川,她生的儿子她是了解的,以前不论是在一起吃饭,还是就一点聊天,他都是风轻云淡,并未投入感情,可刚刚的那番话,明显是用情在诉说。

“泽川,在你眼中,是不是觉得妈特别无理取闹,连你找什么样的女人妈都要横加干涉?”周颖望着杯中的雾气,轻笑起来,“妈只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你是厉氏的总裁,身价上亿,那些女孩靠近你必然会被你的身外物吸引,她们哪里是看中你这个人。”

“曼曼不是这样的。”

“我也没说她是。”看着厉泽川急于解释,周颖无奈摇头,“至少你前妻并不是单纯因为你这个人和你在一起,当初是不是埋怨过我给她机会,以至让她离开了你?”

“是有过,后来就想开了。”她的心太大,即使他身价足够多,权势足够大,也还是容不下她。

“想开了就好,她如今回来,必然会动心思,让里面那位多注意点。”周颖轻点头,轻抿着茶水,妆容精致的脸上与刚刚没差别。

厉泽川愣了一下,而后开口,“妈,你、你这是同意了?”

“你又是认真、又是真心对待,我还能怎么反对?”周颖好笑看着他,“难不成还能以死相逼让你们离婚?!”

“只是觉得没想到。”厉泽川恢复沉稳,似乎刚刚只是错觉。

“我也不是非要当这个恶婆婆,和老二媳妇相比,你这位性格好了太多。”想到泽阳那媳妇,就觉得头疼的厉害。

得幸亏她身体算是健康,否则和她聊完天,直接就抬进医院了,性格要强,倔的要命。

厉泽川听了她的话,眼角抽搐几下,解释道:“初夏对泽阳真的很好,前不久泽阳受伤,她义无反顾去找他,吃了不少苦。”

“泽阳受伤了?”周颖皱着眉,脸色变了变。

“嗯,当时情况特殊没能通知您。”厉泽川没敢说是爷爷不让通知。

周颖垂下头,觉得她这个当妈的做的很失败,弄不清儿子何时离开,连他受伤都是最后一个得知。

“你们小的时候我没能抽出时间陪伴,现在怪我是应该的。”周颖抬手抹了眼角的泪水,是愧疚和悔恨。

在厉泽川小的时候,她还会抽时间多陪陪他,但厉泽阳出世后,正是她和孩子爸感情降至冰点的时期,心里的埋怨和不甘让她不愿意去接触孩子,缺失了他的童年。

“没有人规定你必须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梦想,只是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厉泽川站在客观的角度看待这件事。

虽然他也怨过,也相信泽阳还在怨着,但如今却已经想开,到了而立的年纪,看待问题已经别以前要成熟,他理解卢静雅的离开,更理解周颖曾经的做法。

可以说她们无疑是自私的,却也不能剥夺她们走另一条路的权利。

这就是人生,起起伏伏,摆在面前的是一条有一条的道路。

周颖将情绪稳定下来,抬头说:“我明天飞澳洲,下午让她请假,陪我逛逛吧。”

“我去问问她。”厉泽川并不确定岑曼曼是否愿意,心里其实也不清楚周颖是否打消将她带在身边的想法。

“OK,去吧。”周颖无所谓耸肩,优雅靠在沙发,等待他的答复。

……

倪氏建材,待客室。

在倪明昱来之后,李秘书请黄娟进去。

黄娟神色不善地瞪着她,握着手提包走了进去。

手里拎着复古红的包,穿着卡其色皮草,头发打理整齐,妆容精致,方旭看了她一眼,心里已经下了定义,说得好听是毫无内涵的阔太太,不好听就是肤浅的女人,草包一个。

“明昱也在啊。”黄娟坐进来,对着倪明昱略微点头,与刚刚和李秘书说话时完全不一样。

倪明昱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继续和倪初夏讨论明天三十周年庆的事宜,“嘉宾席位安排你再核对一下,盛源没和正荣安排在一起,启恒和家乐是对头也分开了,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这个徐总,尽量靠前安排,上次任职招待会白白受了一刀,权当额外补偿。”倪初夏手指轻点名单,颇有指点江山的派头。

“那得有人和他对调,选一个?”倪明昱点头,这点倒是他考虑不周。

方旭看了名单,开口提议,“就那个安氏集团吧,上次撞你的那辆奥迪不就是安志鹏那鬼孙子的,儿子欠的老子还。”

倪初夏点头,“就按方旭说的调吧。”

本来她还没想对安氏做什么,但事后的态度,让她手痒难耐,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黄娟见这三人像是没看到她一般,旁若无人地讨论,心里甭提多别扭,嘴上却讨好地说:“这还没到上班时间,要注意休息,别累坏自己。”

“咦?”倪初夏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笑着说:“娟姨,你来了啊。”

“是啊,有事来找你。”

黄娟的脸色瞬间变得像调色盘,她已经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想必她也一定知道,却硬是装作刚得知的模样,存心为了膈应自己。

倪初夏问:“什么事?”

“这,我想单独和你说话。”黄娟看向方旭和倪明昱,很多话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不用避讳,方旭和我哥都不是外人。”

黄娟听她这么说,也不再要求,开口说:“初夏,你知道柔儿的事情,叶雨倒是好说,但她的公司YL一直咬着不放,我知道你和那家公司的老总是朋友,能不能麻烦你去说说?”

“不应该啊?”倪初夏惊讶地开口,真诚地说:“我已经打过招呼,只要你们有诚意,那边不会抓得太紧,是不是他们提的要求你们没达到?”

“他们那是讹诈,我都已经打听清楚,那女星根本没伤到哪里,却要我们陪两千万,这不是敲诈勒索吗?”黄娟在看到那份合同的时候,气得肺都要炸了,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她会偿还,但因为受伤错失戏份的报酬、公司的名誉损失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明明就是借机讹诈。

“哦?”倪初夏恍然大悟,开口说:“那你应该去找律师,让他去和YL谈判,找我其实并没有帮助。”

“怎么会呢?你和那个莫少白……”

“娟姨,关乎利益的事情,亲兄弟都会明算账,更何况只是朋友关系。”倪初夏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在她变脸时,突然开口,“对了,大哥打的关系都是经济纠纷案,可以让他接手。”

“明昱接手的案子好像还从来没输过,董事长夫人,可以考虑让他上。”方旭在一旁附和。

黄娟总觉得事情朝着她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却也摸不清哪里不对,只能把希望压在倪明昱身上。

“我接可以,但要事先声明两点,第一我的诉讼费很贵,第二我不收我爸的钱。”倪明昱目光平静地看着她,补充道:“如果你觉得能接受,我可以现在和你去了解情况。”

“娟姨,大哥在Y国经常打华人的经济纠纷案,很有经验的。”倪初夏单手撑着下巴,眼里尽显真诚。

黄娟考虑了很久,最后咬牙答应下来,“明昱,那这件事就摆脱你了。”

倪明昱点头,起身穿上外套,“走吧,去找YL公司负责人,晚点把合同给你。”

“好,尽量把价钱谈低,我和你爸没那么多钱。”黄娟欣喜他的主动,只当他真的是对案子和诉讼费感兴趣。

待两人离开,方旭笑起来,看着装无辜的倪初夏咋舌,“论黑心,真没人比过你和你哥。”

摆好棋局,挖好坑就等人跳进来。

啧啧……够绝!

------题外话------

推荐好友豪门宠文《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相爱七年,功成名就,羡煞旁人

却还是抵不住小三上位,落得个净身出局!

更倒霉是去趟酒吧还遭人下药,被人嫖了?

吕萌愤愤咬牙

公司被占?抢回来当第一股东!

小三炫富?傍个大款弄死她!

表妹陷害?开除!开除!开除!

嫖了自己的人……BOSS!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感谢

【zy701123】1鲜花

【dove19831120】1月票

【雨潇源曦】1月票

【roudoukou】1月票

【唐晓梅】2月票

【末绿浅夏】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