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这些玩意有用吗?/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倪初夏双手托着下巴,眨巴眼睛说:“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黑心?

黄娟靠着吹枕边风拿了多少钱,为了一时的利益,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留在公司,论黑心,自己真的不及她。

若不是上次王立权说漏嘴,她都不知道这些高层能稳坐公司,这其中还有黄娟的功劳在。

方旭耸肩,表示明白,“你猜她资产有多少?”

“这就要看我爸对她有多大方了。”她所了解,黄娟名下的房产不少,基本都是近几年购买的,再加上她有意捞金,挂在别人名下的一定也不会少。

方旭没再说话,对于黄娟,说这个女人蠢,她也确实能把倪德康迷得七荤八素,让他自愿掏钱,说她蠢吧,她非得不自量力去惹这两兄妹,不找死吗?

倪柔的婚宴他虽然没去,但听公司其他去的高层提到了,很精彩,精彩到用三言两语都无法概括,之后,就是网上热议的倪柔伤人事件,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散,其中肯定有人推波助澜。

“明天两点开始,我再去各部门转一圈,别到时候掉链子。”方旭说着,起身收拾文件。

在他走之前,倪初夏嘱咐:“对了,明天最后的时候让那些记者留一下,我爸可能有话要说。”

“这你都知道?”方旭有些诧异,毕竟董事长本人还没有交代。

倪初夏朝他得意地扬眉,从抽屉抽出几本书,‘企业管理心理手册’、‘做人必备心理战术’、‘一百个睡前必读攻克人心理的故事’。

方旭汗颜,“这些玩意有用吗?”

倪初夏双手环胸,不动声色地打量他,“智商不在线的人看当然没用,你,怕是够呛!”

“……”

得儿,他是自己找虐才急着送上门。

待他走后,倪初夏把书收起来,最近她看的书很杂,企业管理、攻克心理的,也会看些建材类的书籍,算作是恶补了吧。

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学的摄影,几乎没接触实用的东西,如今一步步走到这个位置,肚子里没墨水,和人谈判的时候心里都觉得发虚。

叮——

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点开是岑曼曼来的消息,“初夏,你做好准备,周……女士可能会找你逛街。”

乍一看到这条消息,倪初夏第一反应是今天不是愚人节,开什么玩笑?!

转念想到曼曼好像从来不开玩笑,抓起手机问具体情况,来电铃声紧接着响起。

一串数字,却让她想到了周颖。

“喂,我是倪初夏。”

电话接通,先自报家门。

“我知道。”周颖和岑曼曼离开厉氏,走向停车场,“下午有空吧,出来陪我逛一逛。”

岑曼曼把打的字逐一删掉,现在告知情况好像也晚了。

用遥控钥匙打开车门,周颖率先坐了进去,此时,电话已经挂断。

岑曼曼思索半天,最终坐进了后座。

最开始厉泽川提出让她陪周颖逛街的时候,她内心是抗拒的,心里觉得她是很难伺候的人,又怕她会为难自己。

之后,不想让厉泽川难做,也就应了下来。

下楼的时候,她突然提出让倪初夏一起来,心里有些发毛,万一两人当众吵起来,她肯定是会帮初夏的,刚刚缓和的关系就这么交代出去。

周颖把内后视镜调整了一下,无意看到岑曼曼穿的衣服,眉头略微皱起,“你平常就穿这样上班?”

岑曼曼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有些忐忑地点头,惊觉她看不到,小声说:“嗯,这样穿舒服。”

她看到公司很多女员工穿着很正式,职业装、高跟鞋,头发打理整齐、妆容精致,她也坚持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太麻烦,设计部又没有这种要求,就又打回原形。

周颖抬手扶额,无奈说道:“舒服?你现在是泽川的妻子,代表的是整个厉氏,确定要这么舒服下去?”

她并没有强制性要求以后不准这么穿,而是换了种表达方法。

岑曼曼张了张嘴,觉得她好像说的有道理。

“你不要觉得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没有关系,要是以后公开了,你身边的同事、还有泽川的那些下属,联想到你现在的打扮,虽然嘴上不说,背后多少会议论。”周颖见她一脸小媳妇受气的模样,委婉解释:“我不是说你现在不好,只是你可以往更好的发展,况且你还是名设计师,时尚的敏锐度很重要。”

“周、女士,我以后会注意的,谢谢您提的意见。”岑曼曼虚心接受她说的话。

“你叫我什么?”

周女士?这是说自己接受这孩子作为儿媳妇,她却没有接受自己作为婆婆喽?

岑曼曼愣了一下,又想到厉泽川前面说的那番话,谨慎地喊了声,“妈。”

“嗯。”周颖不咸不淡地应下来,转而问:“你和老二媳妇关系怎么样?”

“我和初夏是很好的朋友。”岑曼曼如实回答。

哈?

周颖睁大了眼,从内后视镜再次打量了她一番,惊讶地问:“你和她能成为朋友?”

虽然这两个晚辈她接触的都不多,但相较于倪初夏强势的性格,岑曼曼要温顺太多,这样性格迥异的人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她表示怀疑。

“周,咳,妈,初夏人真的很好,您和她如果好好相处,会发现她的好。”让她现在描述倪初夏的好,她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但她相信,如果这两人能好好相处,关系一定不会太差。

“哼,我让她来只是不想厚此薄彼,没别的意思。”周颖说完这句话,便闭口不谈。

倪初夏那样的儿媳妇,她是无福消受。

车子最终停在了昌盛大厦,周颖停好车,便领着岑曼曼进去。

她虽然已经很少接戏,但几十年累积的人气在那里,走到哪都会引人注目。

“我们不等初夏吗?”岑曼曼跟在她身后,小声问。

周颖看了她一眼,“哦,你等会告诉她具体位置吧。”

最终,她停在珠宝柜台处,并不是厉氏珠宝的专柜,是Y国很出名的品牌。

“周老师,我们盼了很久,您终于来了。”导购员认出她,亲切地打着招呼,把最近的新品拿出来,“今年末最后的新品,只有我们这一家专柜授权出售,您看看。”

周颖摘了墨镜,对她们笑了笑,“今天是替晚辈挑选,这些对她们来说太保守了。”

“好,我们把适合年轻人的款挑出来。”导购员连连应下,在柜台忙活开。

岑曼曼和倪初夏在聊天,把微信的定位打开,这样她能准确地找到位置。

“过来,试试这条链子。”周颖拿了一条手链,让岑曼曼过来,在她手上比划了一下,思考后对导购员吩咐:“有没有再跳一点的色,她皮肤白,款型复杂的也能HOLD住。”

趁着导购找款型的时候,周颖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问道:“泽川连婚戒都没给你准备?”

岑曼曼下意识摸上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准备了,只是我没敢戴。”

她只是厉氏的员工,手上突然多出一枚价值不菲的婚戒,倒是被有心人看到,有嘴也解释不清。

周颖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孩,不施粉黛皮肤也很好,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满脸的胶原蛋白,不算漂亮,却很耐看,加上性格温婉,是小家碧玉的类型。

她刚准备说话,却被一道女声打断,“周老师,在这里碰到,很巧啊。”

周颖眼睛略微眯起,转身优雅地笑着,“挺巧的。”

“哎,你也在这里。”女人热情地看着岑曼曼,

岑曼曼见她如此热情和自己打招呼,脑中一直在搜索在哪见过她,突然间恍然大悟,“你是、你是那次在餐厅卫生间递给我纸的那位?”

“对啊。”女人点头,明知故问,道:“你是周老师的助理?”

岑曼曼摇头,笑着垂下头,没有说话。

周颖皱着眉看向眼前的女人,心里在思索。

通过刚刚的对话,她已经知道,卢静雅和岑曼曼已经碰过面,只是岑曼曼这傻孩子还不知道她的身份,真是太天真。

这时,导购员拿了按照周颖的要求挑了两条手链,“周老师,这两条手链您看怎么样?”

周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嗯,把这两条给我包起来吧。”

结账等待的过程,倪初夏赶过来。

“初夏,待会你和妈最好别起冲突,就当是尊老爱幼好吗?”岑曼曼迎上前,小声对她耳语。

“哟,妈都叫上了?”倪初夏没好气地问。

她还指望岑曼曼和她站在统一战线,对付恶婆婆呢?哪知道她就迟来了半小时,周颖竟然就把曼曼收服了!

“初夏!”岑曼曼有些急了,“如果真起了冲突,我还是会站在你这边的,只是你稍微克制一下。”

“好啦,我又不是来打架的。”倪初夏拢了拢她的肩膀,示意她安心。

周颖付好账,把小票剔除,当着卢静雅的面把两份礼物递给两人,“就当是见面礼,收下吧。”

岑曼曼有些受宠若惊,收下后笑着对她表示感谢。

倪初夏懒懒地接过,当着她的面打开,直接戴在了手上,“眼光还不错,谢谢了。”

周颖本来也不指望她多有诚意,正如她先前所说,只是不想厚此薄彼而已。

而一直站在一边的卢静雅脸色却青白交织,这算是婆婆给儿媳妇的礼物,当年她可是一根羽毛都没收到过!

“这两款手链都是LR的上线PIAGET伯爵首席设计师设计的,只是伯爵一直以腕表出名,女士手链并没有那么出名。”卢静雅盯着倪初夏手腕上的手链,发表言论。

倪初夏美眸浅眯,下巴倨傲地抬起,问道:“你谁啊?”

她已经换了身衣服,内衬是白色针织衫,外面是当季流行的面包服,下身是阔腿裤和小皮鞋,头发似乎也做了打理,黑色长发微卷披散,简单却让人眼前一亮。

卢静雅因为她的态度脸色微变,在注意到她的长相和打扮时,心里更加不平衡。

眼前的女人漂亮、年轻有品位。

若是这句话是岑曼曼说的,她自然毫不留情地反驳回去,告诉她自己的名号,只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心里隐约觉得自己震慑不了她,甚至很可能闹出笑话来。

“我是一名设计师,刚刚的言论并不是针对你们,只是职业习惯。”卢静雅最后折中,选了较为简朴的方式介绍自己。

“哦。”倪初夏敷衍回话,拽着岑曼曼向前走,还不忘提醒周颖,“周女士,去逛街吧。”

周颖让她们先离开,才和她说上话,“卢静雅,我不管你回国是为了什么,但当初我们约定好,不准再去找我儿子。”

“周老师,我现在已经功成名就,LR是我创立的,旗下有女士珠宝、包包,还有服装等产品,我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可以配得上厉泽川,你提的那些要求我达到了,你不能阻止我。”

“是吗?”周颖抿唇一笑,“可我儿子已经再婚,那姑娘你也看到了,我很喜欢。”

“你骗人!”卢静雅红着眼,声音陡然提高,“你品味很高,怎么会喜欢她这样的女人?当初,当初你不是也很讨厌我吗?”

她用整整六年的时间,闯出了一片天地,回国后,各大报社争相要采访她,可是却得到厉泽川再婚的消息,让她怎么接受?

周颖上下打量她一番,“五号香水,502色系唇釉,时尚的穿衣打扮……看来六年的时间的确让你蜕变了,只可惜我儿子的良人不是你。”

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可能是。

“可是,我和他有个儿子,亦航,亦航需要妈妈的,他一定……”

“你一走六年,有资格提孩子吗?”周颖冷笑,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要再把我当年的话当做你追名逐利的借口。”

……

商场大圆柱后面,岑曼曼手指紧握礼盒,指尖泛着白。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厉泽川的前妻,她竟然还天真以为一切是巧合。

如果不是倪初夏拽着她躲在这里,或许哪一天她就拎着她去家里,给自己找不愉快了。

“si不si傻?”倪初夏双手环胸看着她,“觉得她又漂亮又有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初夏……”岑曼曼委屈地开口。

“停,不准哭!”倪初夏放开手捏着她的脸,“你记住,那个女人是来抢你老公的,以后见到她不说怼她,至少别相信她说的话,一句都不能相信。”

刚开始她也不确定那个女人的身份,后来在商场门口看到她和林怡珺碰了面,给了一张类似信用卡的东西,便有所怀疑,后来一路尾随,见她径自走向周颖,察觉出周颖对她无好感就更加怀疑,等听到两人的对话一切明了。

“我知道了。”岑曼曼应下来,脑袋垂下。

感觉所有人都是清醒的,只有她整天糊里糊涂。

“也别太担心,大哥要是想和她复婚,也不会等六年,更不会和你在一起。”

岑曼曼抬起头,眼眶氤氲雾气,“我是担心亦航,这段时间他就不爱理我,这下他妈妈回来,我该怎么和他相处?”

倪初夏咋舌,早就看透小家伙,“那小兔崽子就是欠抽,我猜他就是怕你生了孩子和他争家产。”

岑曼曼被她的话逗乐,笑着说:“我觉得有可能。”

以前和小家伙聊天的时候,就是三两句离不开继承公司,不要去当兵,活脱脱的小财迷。

“别闷闷不乐了。”倪初夏挽着她的手,带着她走进一家店,“今天是恶婆婆买单,记得多选衣服。”

岑曼曼见她已经做好扫荡的准备,哭笑不得地说:“初夏,你别这样说,她也没恶言相对。”

“曼曼,我和你的立场不一样,大哥和她的关系尚佳,所以你想和她处好关系我理解。”倪初夏把手里的衣服放回去,目光隐隐闪烁,“我不清楚厉泽阳为什么对她冷淡,但我相信一定是她做过让他寒心的事,所以,目前我并不想讨好她。”

至少,在她弄清楚之前,没有这个打算。

------题外话------

感谢

【榆熙嫣然】1评价票

【高冷小公举】9鲜花、1钻石、188打赏、1评价票

【weixin11c4d65536】1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