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老子不碰你的女人!【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曼曼抿唇沉默了一会,走到她跟前握住她的手,“初夏,对不起。”

从她来到现在,自己就一直在给她压力,不希望她和周颖起冲突,却忽略了她内心的想法。

自己是了解她的,从不会无故针对一个人。

而在相处过程中,也都是她一直迁就自己,想想自己从来都没有多为她考虑过。

“真的,对不起。”

岑曼曼心里内疚,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对。

“瞎道什么歉?”倪初夏看着她内疚、懊悔的模样,轻笑起来,“傻,我又没怪你。”

这时,周颖走进来。

见两人没有挑选衣服,反倒是聊起天来,自己动手挑选衣服。

她先给岑曼曼选的衣服,选出来以后依次让她换上,看上身的效果。

一下午的时间,选中了不少,周颖也没小气,全部刷卡买下。

“你呢,看中什么?”

倪初夏站在店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听到周颖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在和我说话?”

周颖不满地看了她一眼,“不然呢?”

倪初夏莞尔,“我要买的这里没有,麻烦周女士陪我再逛一会。”

“行吧,让曼曼把衣服送去车里。”

周颖把钥匙递给岑曼曼,让她先下去等着,自己则和倪初夏继续逛。

来到一家店门口,周颖皱着眉没有进去。

店铺色彩斑斓,东西奇奇怪怪,都不懂怎么会有这种店的存在?

倪初夏手里拿着仿真的狗骨头,看着各式各样给宠物准备的东西,漂亮的眼睛弯下来,询问店员五个月大的金毛可以用什么,听她推荐一下拿了很多。

“周女士,进来付钱。”

周颖烦透了‘周女士’这样的称呼,却只得耐着性子走进去,顺带递上了信用卡。

“等等,把刚刚那件衣服也包起来,我家儿子一直都是光着屁股。”倪初夏指着墙上那件碎花布料,笑着说。

周颖进来大致了解,她应该是给宠物买东西,心里好奇,却又故作不经心地问:“养宠物了?”

倪初夏把东西清点一下,回道:“嗯,一只金毛。”

“泽阳一直很喜欢狗,以前他爸爸有条军犬,执行任务的时候没了,他还伤心了很久。”触碰到回忆,便说了出来。

倪初夏看着她,认真说道:“说明他是重情重义的人。”

周颖没否认她的话,对在乎的人是挺重情重义,至于不在乎的人都能用冷情无情来形容。

两人离开昌盛大厦,已经傍晚五点钟左右。

岑曼曼握着手机走过来,帮倪初夏分担东西,“泽川来电话,让我们直接去锦海餐厅。”

周颖看了两人一眼,对岑曼曼说:“我就不去了,你把东西拿到她车上吧。”

待她离开,岑曼曼坐上倪初夏的车,看着她买的狗骨头、小衣服、飞碟之类,扶额问道:“你让我多选衣服,怎么你全给蠢蠢买了?”

“给外孙买和给我买差不多,而且我选的都是最贵的,差不了多少。”倪初夏得意笑起来,开口说:“拿我手机给厉泽阳发条消息,问他到哪了?”

“都快见了,还要腻歪啊?”岑曼曼无奈,拿起她的手机点开了微信,置顶‘初夏的男人’就是他的会话框,打字发了过去。

那边几乎是秒回,发来的是一条语音,“已经到了。”

紧接着又是一条,“被堵在门外,他们不给蠢蠢进去。”

倪初夏修剪精致的眉毛略微皱起,想到周颖说的厉泽阳一直喜欢狗,这一刻,她深刻感觉到,他不是单纯的喜欢,已经能用爱来形容了!

岑曼曼没憋住笑出来,她实在无法想象厉泽阳那种气场超强、气质冷艳的男人,用委屈的语气说出刚刚那番话。

“别笑了。”倪初夏心里郁闷,看了眼后座堆着的那些宠物玩具,也就释然。

锦海餐厅。

倪初夏把车停好,跟着岑曼曼一路来到包间。

“小叔,我今晚能和蠢蠢一起睡觉吗?”

推开门,就听到厉亦航软嫩的声音。

倪初夏笑起来,盯着小家伙说道:“想和我儿子睡觉,来求我啊?”

厉亦航看到她眼睛一亮,“呀,小婶婶,你又变漂亮了。”

“小嘴挺甜的,准你今晚和蠢蠢睡觉了。”倪初夏弯下了眼睛,伸手捏着他肥嫩嫩的小脸。

厉泽阳脸上没什么变化,厉泽川则头疼得不行,真不知道把儿子送到倪初夏家是对是错,现在都沦落到要和宠物狗睡觉了。

“谢谢小婶婶。”厉亦航响亮地说了谢谢,在看到随之进来的岑曼曼后,小脸瞬间拉下来,低头不说话了。

明显的对比,岑曼曼心里落差很大。

厉泽川开口,“怎么不叫人?厉亦航你的教养去哪了?”

厉亦航嘟着嘴,就是不说话。

“没关系的,我们吃饭吧。”岑曼曼把包放下,打了圆场。

即使心里难过,也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

厉泽阳看了那一家三口,说道:“吃吧。”

伸筷子把盘子里唯一的鸭腿夹起来,放到了倪初夏的碗里。

厉亦航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哼唧半天说道:“小叔,你说要把大腿子给我的!”

“是吗?”厉泽阳漫不经心答。

“哼,昏君,被美色诱惑的昏君!”厉亦航不开心地看着厉泽阳,还不时用余光瞅着倪初夏的碗。

厉泽阳睨了他一眼,“那也比你不懂礼貌要好。”

“我,我没有。”厉亦航声音变小,垂头想了好一会儿,看着说岑曼曼说:“曼曼姐……阿姨好。”

他想起来,爹地说以后不能叫曼曼姐姐为姐姐,她和爹地结婚了,辈分相同,就要叫她阿姨。

岑曼曼正在替桌上的人倒红酒,听到他的话,眼眶瞬间红了,抿唇笑了笑,“你好啊,亦航。”

倪初夏把碗里的鸭腿夹给厉亦航,“小伙子出息了啊。”

厉亦航不明白倪初夏的话,看到碗里多出来的大腿子,还是开心地笑了。

他还小,会为突然多出来的后妈而感到害怕、排斥,可说到底不过是孩子心性,只要方法用对,一切都不是问题。

厉泽川在桌下握住岑曼曼的手,他知道这段时间因为亦航的事情委屈她了,只是作为孩子的父亲,什么话都已经说尽,小家伙就是不听,犟的厉害。

却没想到,厉泽阳只和他相处了一下午的时间,就能把他的脾性摸清楚,让他听话。

“下午都买了什么?”厉泽川问。

岑曼曼见厉亦航正在专心致志地啃鸭腿,才出声回答:“妈给我买了很多衣服,花了挺多钱。”

厉泽川点头,感到欣慰。

“对了,她还给我和初夏买了手链。”岑曼曼想到,从包里拿出手链。

倪初夏注意到厉泽阳看过来的目光,把袖子卷起来,问道:“我的已经戴上了,好不好看?”

“好看。”厉泽阳回答,目光深邃,让人看不出其中意味。

之所以不让周颖替她买衣服,就是怕厉泽阳会不高兴,这条手链已经付过钱,还是当着那个女人的面给的,不接也不好。

倪初夏纤细的手指摆弄手链,笑着说:“我还在想你要说不好看,我就把退了折现。”

“你很缺钱?”厉泽阳好笑看着她。

“钱嘛,没人会嫌少的,大哥那么有钱,他不还是再赚钱嘛?”倪初夏见他笑了,才放心吃菜。

厉亦航奶声奶气地说:“我爹地现在要赚钱,等我长大继承了公司,他就可以退休不干了。”

倪初夏起了逗弄的心,凑过去不怀好意地说:“哟喂,你爸说了要把公司给你吗?当心我生儿子出来和你争!”

“哼,小婶婶你就吹牛吧,当初你说小叔回来就生宝宝,现在小叔都回来好久了,宝宝呢?”厉亦航非但没被吓到,还用一副‘你就是骗人’的表情看着她。

倪初夏被快七岁的小屁孩噎住,不高兴了,双手环胸靠在座位上,不言不语,不吃不喝。

“爹地,我说错了吗?”

厉亦航拽着厉泽川的手,问道。

“你小婶还年轻,目前也在忙着事业,要孩子都不着急。”厉泽川低声和他解释。

厉亦航似懂非懂地点头,问道:“爹地,你和曼曼姐、阿姨也会有孩子吗?”

他问得很小心,一双乌黑的眼睛闪着期许。

他有同学也和他是一样的情况,他的爸爸再娶了,替他生了一个弟弟,从此之后他的爸爸不再关心他,原本对他很好的后妈也不再对他好,他成了家里多余的人。

小家伙很怕,自己也会变得和他一样,成为没人要的小孩。

岑曼曼听到他的问话,可以说包间里的大人都听到了。

她放下筷子,抿唇看着厉亦航,压低声音回他,“亦航,我可能代替不了你的亲生母亲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但我会竭尽所能去照顾你、疼爱你,只要你不愿意,我和你爹地不会要孩子。”

“曼曼你……”

倪初夏想说话,却被厉泽阳一把握住,他对她摇头,示意她安静。

厉泽川双手紧握,对于她说的话,心里很震惊。

“真的吗?”厉亦航小声地问。

岑曼曼郑重点头,“当然,我骗过你吗?”

厉亦航外头想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曼曼姐姐答应他的事情,都做到了,从来没有骗过他。

“乖乖吃饭吧。”岑曼曼轻拍他的脑袋,替他夹菜,像从前一样。

厉泽川依旧没有回过神,她从小没有完整的家庭,会想要属于自己的孩子吧,可就在刚刚她做出那么艰难的决定,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自己的让步。

倪初夏看着岑曼曼,觉得她真的太傻,善良过了头。

但她毕竟不是她,只能自己生闷气,把碗里的菜搅的稀巴烂。

厉泽阳替她换了碗,重新夹了菜,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亦航很喜欢小孩,等他真正接受,会主动要求他们生孩子的。”

“你确定?”倪初夏嘟着嘴,显然不信。

厉泽阳轻拍她的脑袋,“要相信你老公。”

因为岑曼曼的保证,厉亦航对她也没有先前那么排斥。

这时,包间外敲门声急促。

锦海餐厅的服务员神色慌张冲进来,接连道歉,“实在对不起,客人您的宠物狗把别人家的宠物狗咬伤,那位客人吵着要见您。”

“我儿子没事吧?”倪初夏蓦然起身,又问了遍,“我家宠物狗没受伤吧?”

“那倒没有。”服务员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摇头回答。

倪初夏眉眼舒展开,弯下眼睛,笑着说:“蠢蠢,干得漂亮!”

服务员见她这般态度,又想到那位难缠的客人,头疼得不行。

今天的值班经理本来是想私下解决,但那位客人死活不肯,非得见见行凶的宠物狗主人,他才不得不过来告知。

服务员忐忑不安地问:“您看,能否去见一见那位客人?”

“可以。”倪初夏拎着包,准备出去。

“吃的也差不多了,一起吧。”

厉泽川开口,替厉亦航穿好外套,一众人离开包间。

餐厅后院,有一座九曲桥,和古色古香的长廊,供等待的客人或吃过的客人游玩。

大金毛刚刚干了一架,浑身沾满口水趴在草地上,大尾巴不时在地上扫着,听到熟悉的声音,它的耳朵竖起来,兴奋地起来跑向声源处。

“蠢蠢,你怎么变这样了?”倪初夏看着浑身脏兮兮,黄毛沾着口水黏在一起的金毛,震惊了。

和它打架的是哈巴狗吧,不然口水能这么多?

厉亦航也从厉泽阳身上滑下来,接过岑曼曼递的纸巾,很细心地替蠢蠢擦起来,大金毛也很配合地站在那里,给他‘抚摸’自己。

厉泽阳出声问:“那只狗的主人呢?”

服务员领着他们走过走廊,来到后院的休息室,“他们在里面。”

他们?

看来不止一个人啊。

推开门,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妈的,老子多亏啊,刚从宠物店买回来的狗,就被咬的毛秃成这样,这家伙有病还是怎么,没事惹那狗孙子做什么?”

“你够了啊,我看见是你的狗送上去给它咬的,你找它主人也不管用啊!”

“滚滚滚,老子就看看是什么样的主人能养这么彪悍的狗?”

岑曼曼在听到第一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岑北故,听他这哀怨又愤怒的声音,难免觉得好笑,“二哥,你说的主人在这呢。”

岑北故的嘴总算停下来,看到那只行凶的大金毛身边站着半大点的孩子,撸起了袖子,“喂,小屁孩,这狗你家的啊?”

厉亦航把擦哈达子的纸巾丢到他脸上,站到前面把蠢蠢挡在身后,“不准欺负我家狗狗,你走开。”

“嘿,你这孩子欠教训是不是?”岑北故挠了挠头发,又不能真的打孩子,急得骂街。

“二哥,在孩子面前,你注意点措词。”岑曼曼一把拉住他,出声道:“蠢蠢是初夏家养的,你什么时候养狗了?”

“老子不是一个人无聊吗,买了只狗,这不刚拉出来溜溜,就被咬了。”岑北故把自个儿兄弟拉过来,椅子下握着一只狗,看到大金毛的时候,吓得嗷嗷直叫。

“行了,干不过别人嚎什么嚎,你不丢人老子还嫌丢人!”岑北故一脸嫌弃,推搡兄弟一把,“这狗归你了,老子不要了。”

于是,岑北故在宠物店千挑万选,一下午的时间,就被战斗力百分百的大金毛毁了。

“曼曼,你和你朋友说说,把狗借我用一天。”岑北故一把揽住岑曼曼的肩膀,小声商量。

岑曼曼面露难意,“恐怕不行,初夏和她丈夫可宝贝这条狗了,当儿子看待的。”

“说话可以,别动手动脚。”厉泽川跨步走过来,伸手将岑曼曼拽到怀里。

岑北故摊开双手,一副认命的模样,“行,老子不碰你女人,那什么蠢蠢的妈,把你狗儿子借我耍两天呗?”

倪初夏美眸浅眯,笑盈盈地看着他,“岑二哥,呵呵,你、想得倒是美。”

岑北故咋舌,继续游说:“啧,干嘛这么见外,我妹和你是妯娌关系,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的狗儿子就是我的狗儿子,不分彼此。”

什么鬼?

倪初夏白了他一眼,听他胡扯八道,头都晕了。

厉泽阳一针见血地问:“你先说要蠢蠢到底做什么?”

被点破有其他意图,岑北故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开口解释:“朋友让我借条聪明的狗,帮忙拍广告用,本来想随便买一条凑数,哪知道成那样了。”

听到拍广告,倪初夏倒是有点兴趣,问道:“什么广告?”

“LR的一款戒指广告,狗只要把戒指盒子含在嘴里就行,不难的。”岑北故说完,吹口哨逗着一边趴着的蠢蠢。

见倪初夏心里动摇,他继续开口,“我和你说,这品牌最近在国内挺火的,是一位美女华人创立的,叫卢静雅,最近电视上都在采访她,你们这些小姑娘应该知道的……”

说到这,岑北故声音逐渐降低,干嘛都用这种难以形容的眼神看着他?

他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吗?!

------题外话------

采访一下岑二爷,你这性格能做什么呢?

岑北故:老子能做的事情多着呢,打架、打群架,混事、混大事……

未来老婆:我未来的老公一定是温文尔雅、有绅士风度的男人。

岑北故:那老子完了

感谢

【Mortimerw】2月票

【zy701123】1钻石

【731299114】3月票

【只背双肩包的老姑娘】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