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记住,往死里缠!/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岑北故的介绍,倪初夏下意识看向岑曼曼,恰巧她正看过来,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

厉泽川则是和厉泽阳对视,对他微乎其微摇头,示意他不要把蠢蠢借出去,也在透露自己并没有告知以前的事情。

而厉亦航并没有听大人的对话,在一边逗着蠢蠢。

岑北故觉得气氛突然变了,一直观察四人,话也停了下来。

他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要用如此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

“那什么蠢蠢的事情……”

“想也别想,我家蠢蠢不外借。”倪初夏率先开口,回绝了岑北故的请求。

岑北故搞不明白,刚才明明还是有兴趣的,他介绍完……难不成就和他介绍的这个人有关?

可不对啊,人家常年在国外,应该没有交集才对。

头都想炸了,也没理出思绪。

他不耐挥了挥手,“行,我再想别的办法吧。”

见他打消念头,倪初夏朝岑曼曼点头,推着厉泽阳出了房间,“大哥,我们就先走了。”

“路上小心。”厉泽川说完,叮嘱厉亦航,“在小婶家不许调皮,过几天就接你回来。”

“爹地你好烦哦,我有蠢蠢就行了,你别接我回来。”厉亦航牵着大金毛,不留情面地挥开厉泽川的手,撒丫子跑了。

男人看着他没有丝毫留念离开,心里百感交集,在小家伙眼中,他竟然还抵不过一条宠物狗?!

岑北故捕捉到‘爹地’的字眼,眉峰皱起来。

他和岑南熙喝酒的时候,听他提及过厉泽川这个人,什么离过婚、有孩子也听了不少,但真正和他接触,又觉得他这样成熟有担当的男人,倒是和岑曼曼挺配,有过一段婚姻那也并不是事。

只是,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儿子,少说也有七八岁,这样的孩子一般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他现在担心,这孩子能不能接受岑曼曼?或者说他长大会不会和她作对?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厉泽川的前妻是谁,前段婚姻失败的原因在哪一方?

问题太多,有些又不能当着男人的面问。

于是,他开口说:“我和她有些话要说,你去外面待一会。”

厉泽川对他倒是客客气气,点头离开房间。

岑北故的兄弟,也识趣地牵着那条受到惊吓的狗离开,屋内就剩两人。

“二哥,你要说什么?”

岑北故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伸手指着她,想了半天,才说道:“你心眼可真大,那么大孩子天天在你眼皮底下晃悠,不觉得膈应吗?”

了解他的谈话内容,岑曼曼睁大了眼睛,垂头思考后,轻声说:“我和亦航在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认识,他是一个很懂事很乖巧的孩子,我很喜欢他。”

岑北故问:“那现在呢?别和老子说你一点都不介意!”

“说一点不介意是不可能的,看到他多少会想起泽川和他的前妻,却又不是单纯的嫉妒,觉得她很傻,离开了他们,我做不到像亲生母亲那样照顾他,但尽力而为吧,希望能和他好好相处。”

对于厉亦航,她心里是复杂的,尤其在看到卢静雅的时候。

那个女人优雅、漂亮、有品位,与她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关键是她是厉亦航的妈妈,如果她对厉泽川还抱有想法,必然会从孩子入手。

自己不能阻止她和亦航见面,这种无力感和焦灼感,从知道她身份的那刻开始就一直存在,并且消散不了。

她不擅长面对这样的问题,也从未面对过这样的问题。

可能就是源于心里那份不安,她相信厉泽川不会再和卢静雅有瓜葛,却无法预知那个女人是否也会如此。

“你,老子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做后妈做成你这样,估计也没谁了!”

岑北故满脸不耐烦,这事如果落在一般女人身上,非得和那孩子爸吵翻天,类似‘这个家有我没孩子,有孩子没我’这样的,到她这里,倒是其乐融融,一家三口把家还。

“二哥,泽川并没有强迫我和亦航相处,如果我提出来,他会把亦航送去厉家的。”

“所以你倒是提啊?”岑北故点头,为这心善的丫头操碎了心。

岑曼曼摇了摇头,“亦航从小妈妈就不在身边,又剥夺他和父亲见面的几乎,太残忍了,况且我并没有觉得委屈。”

她从未觉得厉泽川经历过一次婚姻,有个孩子,是委屈自己。每个人都有过去,她也有过,只是没有到达那一步。

不能因为一个人过去中的某件事,某个举动,而去否定这个人。

岑北故已经快要被逼疯,他连连点头,“行吧,您开心就好,老子是白担心你了。”

“二哥,我知道你关心我,谢谢你。”岑曼曼走过去,伸手拽住他的袖口,“为了报答你,我会帮你留意哪家有聪明的狗狗。”

岑北故没好气问:“你怎么不说服你朋友把狗借老子呢?”

“初夏不会借的。”

尤其在知道是给卢静雅创立的品牌拍广告后。

“为什么?她和卢静雅有仇?”岑北故随口一问,也没指望她能回答。

岑曼曼垂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二哥,卢静雅就是泽川的前妻。”

岑北故点了点头,蓦然瞪大了眼,“你说什么?”

“就是她。”岑曼曼又重复了一遍。

“卧槽,老子干死那龟孙子,竟然让老子帮那个丑八怪做事!”岑北故骂骂咧咧,点开微信,找到那人的会话框,一连发了好几条语音过去。

“二哥,你、你刚刚还说她漂亮的。”

“老子刚才眼瞎,那种网红脸,一看就知道动过,哪有我妹漂亮啊。”岑北故说着捏了捏她的脸,“瞧瞧,不化妆都这么漂亮,化了妆那还得了!”

“行了,我先回去,改天再约。”岑曼曼笑。

告别岑北故,岑曼曼出来找厉泽川。

男人站在九曲桥边,背影高大,看着都令人心安。

她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两人偎依说了些话,然后手牵手离开。

岑北故靠在门边,拨通了电话,“把留在那丑八怪身边的兄弟全部撤回来,这笔单给老子还回去……钱?操蛋的家伙,钱也给老子吐出来……没理由,做不到就滚蛋!”

*

回去是岑曼曼开的车,刚刚吃饭的时候她没有喝酒。

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神色认真。

“你不问我二哥对我说了什么吗?”

厉泽川右手支着脑袋,就这么偏头看着她,“问了你说嘛?”

“看情况。”岑曼曼视线一直盯着前面的路,没空理会他。

厉泽川轻笑起来,“那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或者想问我的?”

岑曼曼紧抿着,像是在认真思考,良久后才开口,“其实…今天我看到她了。”

“嗯?”厉泽川没弄明白。

“那个,就是你前妻,我今天看到她了。”岑曼曼本来就不想隐瞒。

这好像是两人第一次谈论到这个话题,说完后,她心里很忐忑,怕这是他不能谈的禁忌,又怕很多事情并不如他心中所想。

总之,现在整个人都是乱的。

但这个话题已经被挑起,她就不想再逃避,一鼓作气说道:“今天陪妈逛街的时候碰到的,她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其实在此之前我和她见过一面,就是在你…求婚的那间餐厅,有一次偶遇。”

至少,那一次,在她看到那是偶遇。

事无巨细的交代,只是不希望两个人之间因为彼此心里藏着事而有间隙。

以前,遇到问题的时候,她总想着逃避;如今,却不会了。

厉泽川看着她的眸色变深,似乎没有料到她会提。

“我一直在等,等着你问起她,问起我的上一段婚姻,突兀的聊起来,怕你多想。”

“嗯,我明白。”岑曼曼点头,面上是一丝丝放松。

还好,不是禁忌。

“我和她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中认识,恋爱、结婚到生子,两年的时间,那时候二十来岁,没有定性,加上彼此还不是很了解、,最终协议离婚。”

两年的时间,概括起来,十几秒钟就结束。

经历这么多年,对于上段婚姻,他已经能很理智的看待,正如先前所说,只是每个人选择的路不同,卢静雅之后选的路与他没有交集,不如彼此分开。

岑曼曼听了他的简述,心里其挺好奇,二十来岁的厉泽川是什么样的。

“要是在那时候遇到现在的你,你绝对不会想着和我在一起。”

无意识问出了心中的所想,他也回答了。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不在于早,也不在于晚,而是刚刚好。

“泽川,那时候亦航刚出生,怎么就会选择离婚?”岑曼曼问。

她听了周颖和卢静雅的对话,总觉得事情并没有他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于她而言,孩子和这个家没有她选择的路重要,自然就分开。”厉泽川说的很隐晦,没有因为离婚就贬低对方,而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叙述事情。

岑曼曼若有所思,没有在说话。

厉泽川目光柔和,问:“还有什么想问的?”

“没有了。”岑曼曼摇头,挺真诚地说:“说实话,我对她并没有好感,但同时又要感谢她,没有她的放手,我或许就遇不到这么好的你。”

无论卢静雅回国是为了什么,她想,她是不会退缩的。

……

翌日清晨。

倪氏建材员工各个精神抖擞,为了迎接下午三点开始的周年庆,工作已经在前几天的加班中处理完。

女员工互相比着衣服和妆容,男职员靠在位上看着。

最高层,倪初夏坐在老板椅上把流程又看了一遍。

场地定在YL旗下的高尔夫球场,见时间差不多,倪初夏叫方旭上来,准备领着几大合作方老总过去玩两局。

“这样一来,盛源和正荣必定会有接触。”方旭有些担忧,盛源算是倪氏的大顾客,但对于这样的肥肉正荣一向不会放过。

“所以待会你就盯着盛源王总,正荣交给我。”倪初夏点头。

方旭提议:“要不把公司那些经理叫上?”

“王立权年后辞职,不用带上,黄海有出来单干的可能,这种场合尽量撇下他,把陈经理和Johnson带着就行。”

简单做了商议之后,倪初夏让李秘书去约几位公司负责人。

为了确保有人缺席,她亲自打电话,邀请了厉泽川。

到达高尔夫球场,倪初夏拿了自带的衣服进换衣室,内衬是白色线衫,外套是嫩黄色休闲服,鞋子是白色运动鞋。

头发束起来,戴上同色系帽子,青春活力,分外养眼。

室内有空调,恒温在二十四度,换上衣服并不冷,等走出来,倒是有些凉意。

这时,和迎面走来的三俩成群的女人撞上。

“我们昨天见过的,你记得吗?”

倪初夏手里拿着高尔夫球杆,抬眼看着她,莞尔:“记得。”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结伴。”卢静雅回以友善的笑。

倪初夏心里冷笑,她还真介意!

这边,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方旭和盛源王总走过来。

王总热情打了招呼,“倪总,这么打扮还真是漂亮。”

“王总这话说的,我们倪总怎么都漂亮!”方旭在一边附和,用眼神示意倪初夏,似乎在疑惑她身边的女人是谁。

倪初夏对着卢静雅歉意一笑,先和盛源王总寒暄了两句。

陪着卢静雅的朋友率先离开,她站在一边看到这幕,心里挺震惊。

能让周颖出手送礼物的人绝非一般人,加之他们称呼她为倪总,已经有了思量,近段时间倪家的新闻漫天,她应该就是和厉泽阳结婚的倪家长女。

“这位是?”盛源王总笑眯眯看着卢静雅,似乎挺感兴趣。

倪初夏看了她一眼,“我和这位小姐也只是有过几面之缘。”

可以说是孽缘,前不久才电话联系厉泽川,竟然在这里碰到她。

“我是LR的负责人,卢静雅,王总您好。”卢静雅优雅地笑着,语调举动很得体。

至少,就目前来看,倪初夏并没有看出破绽。

“身边有这么正的美女,怎么不知道介绍?”方旭看着卢静雅和王总并肩走在前面,对着倪初夏小声耳语。

“哼,肤浅。”倪初夏把高尔夫球杆扔给他,白了他一眼。

“啧啧,我是说可以介绍给你哥,他缺女人。”

“呵,你对我哥可真是真爱啊。”不能说这个女人的身份,倪初夏只能冷嘲热讽。

方旭莫名摸了摸鼻子,没觉得哪里说错了啊?

约莫十分钟,韩正荣和齐泓到了,两人穿的就是休闲服,下车就直接到了场地。

之后,启恒和家乐的老总到来,几个年龄相仿的商界大腕齐齐上场。

刚开始,倪初夏还陪着打了两局,到后来干脆退下来,让他们对局。

上午十点钟,厉泽川开车到来,黑色SUV停靠在高尔夫球场边,引来场上人的注意,待看清车上下来的人时,纷纷谈论起来。

大抵是,这次没白来,能结识厉总,也算值了。

球场上,卢静雅正要挥杆,听到‘厉总’、‘厉泽川’的字眼,打偏了。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一身正装,面对那群人应对自如,举手投足都是成熟男人的气韵。

倪初夏抬手扶额,今天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她就真没脸见曼曼了。

“方旭!”

冷不丁被她叫到名字,正在喝水的方旭被呛到,“咳咳……”

见她大义凛然的模样,他警觉问道:“你要做什么?”

“交给你一个任务,去缠住那个卢静雅,让她别下场。”倪初夏交代完,郑重拍着他的肩膀,“记住,往死里缠!”

倪初夏交代完,起身走向厉泽川所在地方,从口袋掏出手机,现在急切需要有人来救场。

------题外话------

感谢

【602690431】2月票、1评价票

【沐籽L】9鲜花

【tinawu1980】2月票

【木会小妞】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