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我和蠢蠢来接你回家【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钊把车停好,回来就看李局和一些市政高官在和老板攀谈,他没凑过去,而是待在原地。

见到倪初夏过来,赶忙直起身打了招呼,“倪总,您好。”

“你好。”倪初夏朝他点头,问道:“那几位是?”

“土地局的李局和质监局的张局他们,大概是周末一起出来玩玩。”张钊如实回答。

倪初夏看过去,穿着深蓝色西服,搭配金色领带的是李局,站他身边正和厉泽川攀谈的是张局,穿着浅灰色休闲服,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精神抖擞。

她对张局的印象是停留在她对公司建材产品的质检,贴上了不合格,以至公司岌岌可危,差点倒闭。

如今做生意,本着良心的人已经少之又少。

她不清楚当初公司在爸手里,不合格的建材出售出去,是经过他的默许,还是他原本并不知情。

在她经手公司之后,工厂产品的质检一直抓的很严,决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厉泽川察觉到她的到来,和几位说了两句,招手让她过去。

“张局,这位你应该认识,倪氏建材的负责人。”厉泽川介绍。

张局仔细打量她,笑着说:“年轻有为的倪总,倪氏建材能有今天是你的功劳。”

他很清楚当时倪氏面对的情况,不单单是资金的问题,就是企业名誉也受到了损害,想要恢复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倒是被这个小丫头做到了。

“张局,您好。”知晓厉泽川的意思,倪初夏主动问候,“您太客气,叫我小夏就好。”

“外面现在传的沸沸扬扬,你们倪家和韩家算是博人眼球了。”李局调侃。

“小夏现在可是厉家的媳妇,这事也与她无关。”其中有人套近乎。

全程,倪初夏只是点头附和,保持微笑。

厉泽川不吝啬他的赞赏,“初夏在管理上的确有天赋,人美心善,我弟弟能娶到她,是福气。”

“一直都听着传闻,今天算是见到真人。”张局面露满意,鼓励说道:“好好做,脚踏实地,相信你会比老一辈做的好。”

寒暄结束,厉泽川借机提到了倪氏三十周年庆,邀请张局和李局等领导干部,两人推脱了一下,最后还是卖了他的面子应下来。

送走他们,倪初夏整个人放松下来,还从来没和市政干部打过交道,神经都是紧绷的。

“下午的周年庆好好安排,让张局看到倪氏的改变。”

厉泽川很少做这种搭桥牵线,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对象是弟媳,自然不一样。

倪初夏应下来,回头张望远处,而后问道:“大哥,你怎么没把曼曼带来?”

厉泽川解释:“她最近为公司内部的设计大赛做准备,没时间。”

像这样的场合,说好听是应酬消遣的地方,说不好听,与会所、夜店这样的风月场合无异,来这里带上老婆,会让她多想。

手机震动,看到方旭发的短信,她心头一紧,“大哥,先去换衣服吧。”

“也好。”厉泽川随意看了眼,跟着她走向换衣室。

换衣室外,倪初夏收到厉泽阳发来的消息,也就释然。

他的意思是该见面的总会见面,这次拦下还会有下一次,只要一方有想法,旁人无法阻止,倒不如一次性谈妥。

仔细想想,也挺对。

若卢静雅真的想见大哥,总会见到,与其让她在岑曼曼面前出现,倒不如这次让她得逞,好歹这一次她还在。

想通之后,她随便找了位置坐下,静等着。

没一会儿,卢静雅拿着球杆小跑过来,压根没看周围,径自走到男更衣室门外,不时调整拿着球杆的手,可以看出她很紧张。

等待的过程,她把帽子摘掉,又将扎起来的头发放下,甚至从口袋里掏出口红补了妆。

她的一系列反应,倪初夏都看在眼里。

果然,这个女人对大哥是余情未了。

这时,张钊拿了两罐饮料过来。

“倪总,喝果汁还是汽水?”

倪初夏看了一眼,“果汁吧。”

“您在看什么?”张钊坐下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目光突然顿了一下,“那、那是…卢静雅?”

“嗯,你认识?”

张钊摇头,“我做老板助理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婚了,只听过她。”今天是第一次见到。

原来她就是当年一声不吭丢下小少爷和老板,独自出国的女人,这么看也很一般。

“以后凡是有她的地方寸步不离守着你家老板,这女人图谋不轨。”

张钊连连点头,附和道:“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我是支持老板娘的。”

“上道!”倪初夏对他竖起大拇指。

这时,男更衣室的门被打开,厉泽川换好衣服出来。

左右张望,没看到张钊,俊眉略微皱起。

转身,正巧看到拢着头发的女人,眼神微怔,似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面。

卢静雅两只手相握,抿唇一笑,“泽川,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厉泽川朝她点头,没有过多的情绪。

卢静雅心一直是悬着的,声音颤抖发出邀请,“聊聊吧。”

“好,往那边走吧。”

厉泽川下巴微抬,指向人稍多的地方。

卢静雅张了张嘴,只能跟在他身后。

她了解他这么做是避嫌,可是这一招用在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偏头打量他,相貌与六年前没多大变化,只是瘦了点,棱角更分明,浸淫商界多年,更有男人味。

这样的男人,曾经是属于她的。

可是,那时候她太过年轻,也太过自信,最终把他弄丢了。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最终,是卢静雅先开的口。

厉泽川负手停下来,低头看着她,“没有。”

“你!”卢静雅面色变了变,深呼吸说道:“你没有,我有话要说。”

“过去六年你都没有再婚,为什么在得知我要回来的时候结婚?厉泽川,你非得用这种方法来气我吗?”

厉泽川眉头微皱,神色也有些诧异,“我和她结婚,与你回不回来无关。”

“我知道当年我一声不响离开不对,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妈嫌我出身不好,即使我生下来亦航,她也不喜欢我,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

“够了,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不提也罢。”厉泽川打断她的话,并不想听那些陈年往事。

卢静雅红着眼,紧紧抿着唇。

当年在学校,她是校花级别的人,虽然家境没有厉家那么显赫,至少父母健在,也算是小资生活,何曾被人鄙视过。

她受不了周颖的高高在上,更受不了她对自己的评价,所以,在她提出要送自己出国深造把资源无条件给自己的时候,她应下来了。

她想证明给她看,她会成功,会配得上她儿子。

在国外的六年,她无时无刻神经不是紧绷的,拼了命的打拼,就是为了功成名就的回国,站在厉泽川身边,成为配得上他的女人。

可事实却变了,她甚至连机会都没有。

“泽川,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和你之间还有亦航,他是我和你的儿子。”卢静雅抬起头,试图将泪水逼回去。

“你如果想他,每个月可以来看他两次,或者让助理送他去你那。”厉泽川冷静开口,不为所动。

卢静雅不可思议看着他,沉默很久,她开口,“可以,那这两次你都要陪着他,我们一家人一起。”

厉泽川内心反感,眉头拧起来,沉声说:“没有必要。”

“怎么会没有必要?亦航的爸爸是你,我是她的妈妈,每个月我们一起陪他两天,很有必要。”

卢静雅退而求其次,事情不能急。

厉泽川蓦然看向她,目光毫无温度,冷声说:“这么多年没有你的陪伴,他也一样健康成长,不要再提无理且不可能的要求。”

“泽川?”

“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厉泽川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停下来,警告开口,“还有,管好你侄女,下次做出伤害我妻子的事情,我绝不会轻饶。”

卢静雅望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眼眶泛红,指甲都掐进手心。

*

午后,周年庆典时间接近。

倪氏员工凭票进场,在已经布置好的场地坐下。

方旭把盛源王总和家乐老总带到一边坐下,Johnson把正荣集团老总和副总领到另一边,和启恒安排在一起。

齐泓观察位置的安排,无声笑起来。

韩正荣不禁感慨,“倪家那丫头厉害,比倪德康那老匹夫脑子清楚。”

不得不承认,倪初夏的管理和经商能力,比他儿子韩立江强太多。

“倪总的确厉害。”齐泓附和。

能把质监局的张局请过来,已经不能用厉害来形容。

前些时候,因为质监局检查出倪氏建材质量不合格,而让倪氏流失不少客户和大单子,正荣也是在那段时间建材领域才发展起来。

如今张局肯出面,原先那些客户怕是都要动摇,而一直摇摆不定的那些客户都会选择倪氏。

这次周年庆,正荣来参加,倒是有些吃力不讨好。

下午三点钟,周年庆正式开始。

主持人上台简单介绍流程,之后屏幕上放映倪氏三十年的历程,是用创意灯光秀展现出来。

倪德康坐在第一排中央的位置,看到这一幕幕,颇有感慨。

除他之外,那些老员工也很有感触。

黄娟对此不感兴趣,却还是硬着头皮看下去。

她目前只关心倪明昱的进展,柔儿最近一直被带到警局问话,她怀着孩子,身体禁不起折腾,只希望事情能尽快解决。

历程介绍完,便是董事长和公司代表讲话。

往往,这也是最无聊的环节。

约莫两个小时后,公司代表说完话。

天色已黑,上半场也差不多结束。

当主持人宣布,每个人座位底下都贴着编号,等转战室内场所,会有抽奖,届时参与奖与三等奖会公开。

市政领导在倪初夏的安排下已经到了包间里用餐,厉泽川、倪德康和倪明昱坐陪。

晚上九点钟,最后的大奖公开,价值不菲的汽车被抽中,将庆典推向高氵朝。

倪初夏走上台,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做最后的总结。

饭局也结束,方旭负责把几位领导送回去。

厉泽川和倪德康告辞,坐上张钊的车离开,六七个小时坐陪,算是给足了面子。

倪初夏把合作方老总送走后,便将剩下的收尾工作交给李秘书和刘慧。

离开活动场地,吉普车停靠在路边。

副驾驶车窗被打开,在路灯地照射下,能看到端坐笔直的大金毛,它将头探出车窗,对着外边“嗷”了声,大尾巴兴奋地摇着。

紧接着,后座车窗被摇下来,厉亦航挥着肥嫩的小手,“小婶婶,我和蠢蠢来接你回家。”

倪初夏笑出来,她看到隐在暗处的那张侧脸,亦如既往的冷硬、刚毅,却又是那般英俊,让她迷恋。

“我先回去了。”倪初夏对倪明昱和倪德康打招呼,拢着大衣走过去。

倪明昱伸手拎住她的衣领,“等等,先回家,我有事要说。”

倪初夏被他突然拽回去,用眼神表达不满。

黄娟一直站在一旁没有插话,此时却劝说:“初夏,一起回家吧,忙了一天也累了,我让保姆准备了宵夜。”

倪初夏先是一愣,狐疑地点着头。

上了车,让裴炎先去趟倪家。

“小婶婶,你好漂亮啊。”厉亦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倪初夏看,因为要上台,脸上的妆容较重,眼睛勾人,魅惑人心。

倪初夏得意哼了哼,对着身侧的男人抛了媚眼,“一直很漂亮,对吗?”

厉泽阳抬手轻弹她的额头,眼神宠溺,没说话。

“嗷呜~”坐在驾驶座上的蠢蠢伸着舌头,萌样十足地看着两人,像是婴儿要找人说话。

“哎呀,我们家蠢蠢都知道夸妈妈漂亮了。”倪初夏俯身上前,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真乖。”

厉亦航坐在中间,在她倾身时,闻到从她身上散出的香气,不由自主地靠近,清新地香味,不是那种香水的气味,让人很舒服,和以前的曼曼姐姐一样。

想到曼曼姐姐,厉亦航耷拉下脑袋。

他很想她,也没有排斥她,可是想到她会成为自己的后妈,会和爹地一起生活,就觉得难过。

他可以不要妈妈,不要爷爷奶奶,不要小叔小婶婶,但是不能不要爹地。

以前,爹地是他一个人的。

倪初夏见他安静下来,偏头询问:“怎么了?”

“我、我想爹地。”厉亦航吸溜鼻子,闷闷地说。

“出息。”倪初夏伸手揉着他的头发,“不是说以后就在小婶婶家住下吗?要蠢蠢不要爹地的吗?”

厉亦航抬起头,红红的眼睛和大金毛对视,哽咽地说:“不要蠢蠢了。”

倪初夏应付不来小孩子哭闹,伸手拽了拽厉泽阳的袖口,让他想办法。

“不准哭。”

厉泽阳冷下声音,将他拎起来,坐直身子。

“今年多大了?”

“六岁…六岁半。”厉亦航睁着大眼,回答。

“不是三岁四岁,你好意思哭吗?”厉泽阳紧抿唇,乍一看很严肃。

厉亦航眨巴眼睛,没敢说话。

“你从小到大有爹地陪伴,你看过有谁陪伴在你爹地身边吗?”厉泽阳切入主题。

倪初夏撑着脑袋,看着一大一小,对男人教育孩子的方法很怀疑。

“我,我陪着爹地。”厉亦航小声回答。

“陪伴是有人能照顾他,就和他照顾你一样。”厉泽阳很有耐心地解释,而后低下头看着他说:“厉亦航,做人不能这么自私,你爹地为你努力工作,也为你放弃了很多,现在他不过是要找一个能在你长大以后,娶妻生子无法再陪着他的时候还能陪伴他的人,你有什么理由反对?”

倪初夏出声打断:“你这样不行,这么绕,他哪能听得懂?”

厉亦航问:“小叔,陪伴我爹地的人就是曼曼姐姐吗?”

“嗯,是她。”厉泽阳点头,“她和你爹地在一起,就多了一个疼你的人,于你来说并没有任何损失。”

“我明白了。”厉亦航重重地点头,然后鄙视地看向倪初夏,“小婶婶,我又不是笨蛋,当然能听懂!”

------题外话------

各位美妞最好不要养文哦,实时订阅和推荐挂钩啊,美妞多支持噻~

爱你们,群么么!

感谢

【sherry张】2月票

【xianger1986】1月票

【130**9836】1月票

【飞雪含恨】1月票

【秋韶若月】1月票

【玥辰宝宝】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