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我会亲自把他送进监狱【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去吧。”

厉泽阳发话,并不想多谈从前。

裴炎神色复杂看着杨胜,推着他走进别墅。

靠近阳台的窗帘没拉,几缕阳光照进来,笼罩坐在轮椅的杨闵怀身上。

依旧是军装,手里捧着年数很久的相册,粗糙的手掌覆在那一张张照片上,脸色尽显悲凉。

听到动静,他合上相册,抬头看过去,“泽阳来了啊。”

“嗯,杨叔。”厉泽阳不动声色打了招呼。

杨闵怀把轮椅转过来,自我调侃,“我们俩这样,挺像是在康复中心。”

厉泽阳没笑,只是问:“杨叔,你让我来是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杨闵怀推着轮椅,来到饭厅,“过来,陪我吃早饭。”

别墅的管家搀扶杨闵怀,让他坐到椅子上,然后将早餐摆好。

杨胜过来要扶厉泽阳,被他拒绝。

厉泽阳借力坐上餐桌,脸色有些泛白。

“泽阳哥,你没事吧?”杨胜注意到,出声询问。

“没事。”厉泽阳摇头,唇角紧抿。

杨闵怀从他进来就一直在观察他,放下手中的筷子,询问:“康复还是要坚持,我看了你的恢复报告,虽然很慢,但每次还是都有进展。”

“嗯,我会的。”

男人深邃的眼睛略微一闪,应了下来。

接下来,饭局上聊的都是最近的时政问题,偶尔会有基地的情况。

杨胜一直在找机会提行动队的事情,却每次对上厉泽阳淡漠的眼神时,怯步了。

从他来到现在,情绪一直很稳,似乎就只是过来吃顿饭。

他的性子一直沉敛,即使相处这么多年,也摸不清他此刻在想什么。

正如,对基地的感情,说丢就丢,对他似乎并没有造成影响。

但于他们而言,却有着影响,一开始就在厉泽阳手下,前前后后也完成了不少任务,对他的情感自然很深厚,这段时间集训各个都不在状态,问及原因,也只有唐风大大咧咧说出来。

所以,得知杨闵怀今天找厉泽阳过来,他从基地赶过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看是否有回旋的余地。

“泽阳哥,飞扬他们很挂念你,有机会一起聚一聚。”他并没有直接问,而是委婉表达。

“好,等你们训练结束。”厉泽阳靠在座椅上,神色放松。

用过早餐,三人回到客厅沙发上。

杨闵怀这才透露让他来的目的,“已经决定离开了?”

“嗯,就等着公文下来。”厉泽阳没有隐瞒,如实说。

“我下面的话是作为长辈说的,你在基地这么多年,上头都是看在眼里,你的成绩拉出来不比任何一个特种部队的兵差,坚持几年会继续往上升,到时候我们退下,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

“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杨叔是看在眼里的,就算回到珠城军区,军衔保留,但真的就甘心过那样的生活?”

杨胜听他劝说,适时开口,“泽阳哥,等你伤养好,我们还是会听你的。”

杨闵怀眼神微闪,清咳说道:“泽阳,这一批来了不少新兵,成绩很优异,如果好好带一定不比你带出来的前两批差,等培养出来,完全可以重新建立行动小组。”

“爸,当初说好我只是暂代泽阳哥的位置,你……”

“住嘴,你擅自从基地跑出来,我还没找你算账!”杨闵怀瞪着他,“马上滚走,集训结束前不准再出来。”

“爸!”

杨胜红着眼,胸口起伏明显。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前面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都只是幌子,重点旨在后面,即使厉泽阳回来,他也只是重新开始,而自己却占着他的成果。

这样,分明就是把他推的越来越远。

“杨叔,文件下来的时候,请通知一声,我会派裴炎过来取。”厉泽阳没有在这个问题做过多无谓的争执,说完便和裴炎告辞。

“你这样做,对得起泽阳哥吗?”杨胜咬牙切齿,眼中有些猩红,“这些年他在你手下为你牟了多少利,不让凭你这样,还能坐稳这个位置?”

杨闵怀把手中的茶杯丢出去,扬声吼道:“杨胜!你就是这么对我说话的?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我压根不稀罕你这么做,这个小组谁想带谁带去,我是不会再接手!”

杨胜说完,扬长而去。

在林间小道,追赶上了两人,“泽阳哥,你带我一程吧。”

厉泽阳点头,靠在后座闭上眼。

杨胜打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一肚子的话到最后全数咽回去。

路上,裴炎和他攀谈起来,“胜哥,最近训练辛苦吗?”

“还行,环境比以前要苦。”

他们的基地在一座海岛上,这次的训练主要是在热带雨林里,稍有不慎就可能出不来,比以前模拟的环境要残酷很多。

“肤色都快赶上我了,是挺苦的。”裴炎调侃。

杨胜笑了笑,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老头天天拉着我带新兵,日子挺轻松的。”

说实在,要让他来选,这样的生活也挺好。虽然平淡,但至少能陪在二老身边,明显感觉到他老爹脸上的笑容变多了。

就这么聊着,到了市区与郊区的分叉口。

厉泽阳倏尔睁开眼,喊了声,“停车。”

裴炎把车停下,才意识到杨胜要回基地,从这里开始就不顺路了。

“胜哥,等你出来咱们再聊。”裴炎拍着他的肩膀。

杨胜没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沉思。

“下车吧,擅自离开基地是要受罚的,就算是请假,时间也不多了。”厉泽阳提醒。

“泽阳哥,我不想回去,那里根本就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或许,他就不应该离开谢家包子铺。

五年前的事情对他的创伤太大,他真的无法再回到那里。

刚回来有厉泽阳和裴炎在,他还能克服,如今连他们也离开,他该怎么面对那些充满回忆的地方?

厉泽阳看着他,深邃的目光染了寒意,“杨胜,你不是刚从军校毕业,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对产生的后果负责,你不想回去,飞扬、唐风他们都要受到牵连,为你的失责而受罚。”

“胜哥,快回去吧,训练本来就辛苦,再受罚身体哪能扛得住。”裴炎也跟着劝说。

最后,直到杨胜下车,裴炎才能继续开车。

“少爷,是回军区大院吗?”

“嗯,回去。”

话落,厉泽阳掏出手机,给倪初夏发了消息。

*

收到他询问的消息,倪初夏正坐在麦当劳里,托着腮发呆。

对面坐着厉亦航和倪远皓,两人脑袋凑在一起讨论最火热的手游。

“小小叔,我觉得这个人物攻击是一点不行,不适合我。”

“形象就是女孩子玩的,你应该玩这个。”倪远皓替他选了人物。

倪初夏摇了摇头,打字回:“他俩在玩游戏,我一个人很无聊。”

为了让他们能安心玩游戏,不受网络的限制,还特地找了有无线网络的店,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动了。

对话框最上面,是‘正在输入’的字样,很快发过来,“要我过去吗?”

倪初夏弯下眼睛,编辑一串字发了过去,“快吃午饭了,你先去雅尚轩定位置,我们随后到。”

她的一句话,原本快开回军区大院的吉普车,掉了头重新回到市区。

约莫中午时分,倪初夏领着两人来到提前订好的包间。

倪远皓有些局促,他基本没有和这个大姐夫说过话,印象最深的是他穿着军装三两句话把欺负大姐的那群人吓到。

男孩子对军人都有向往,所以吃饭时,他一直都在观察厉泽阳。

吃饭过程中,除了叮嘱倪初夏多吃菜,就没再说话,表情淡漠,通过表象并不是很好相处。

偶尔他会看过来,神色很冷,让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最后,倪远皓借机上厕所,准备出去冷静一下。

刚出去,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他跟了过去,在走道拐弯处,刚想打招呼,在听到对话声后,停住了脚步。

“我爸的死根本就不是意外,他喝过酒从来不开车,又怎么会连人带车坠江而亡?”

这道声音是陌生的,清冽染着悲痛。

紧接着,倪明昱的声音响起,“所以,你约我出来想说什么?”

咔嚓——

手里的烟被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神色莫测地看过去。

“我查了当年办案的警官,在办完我爸的案子之后,调走的调走,退休的退休,你觉得这是巧合吗?”莫少白华丽的声线有些哑意,极尽痛苦。

倪明昱只是看着他,没有接话。

“还有,在我最潦倒的时候,你的出现太过令人怀疑,你早就知道林瑶是我妈妈,对不对?”莫少白冲上前揪住他的领口,一字一句地说:“或许,你是因为愧疚,所以找到了我,你愧疚的原因是什么?”

“少白,你冷静点。”倪明昱嘴角叼着烟,侧头看着他。

“当年是你救了我,我一直把你当作大哥看待,可事实的真相却那么残忍,你让我怎么冷静?”莫少白冷笑起来,原本就白皙的脸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你父亲想让我爸给他做替罪羔羊,但是发现他不是那么好掌控,所以他设计害死了他,然后又趁着我妈生病,骗走了她手上倪氏的股份。”

“少白,你现在是要花时间多陪陪瑶姨,其余的事情……”

“够了!”莫少白一把推开他,眼眶泛红说道:“我会找到所有的证据,我会亲自把他送进监狱,还我爸一个公道!”

倪明昱靠在墙上,看着他的背影,无力闭了闭眼。

该来的终归还是到了,他从未采取行动主动去隐瞒,但说到底,他的确是知情者,不作为的帮凶。

倪远皓捂着嘴站在角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他慌了神,刚刚他们谈论那些,已经完全超过他的接受范围。

“谁在那里?出来!”

尽管小心翼翼不发出声音,却还是被倪明昱发现。

他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那道影子,似乎从他和莫少白说话的时候就一直在。

倪远皓挪动脚步,慢慢走了过去,“大、大……大哥,是我。”

倪明昱按灭了烟蒂,抽出一支烟再次点燃,“都听到了。”

“…嗯。”倪远皓点头。

“那你相信吗?”倪明昱抬眼,看着他。

他的问话很随意,就像是再问‘吃过了吗’一样。

倪远皓摇头,唇角抖动说:“我、我不知道。”

他甚至都没有完全理解那些对话的意思,只知道那人认为所有的错都在爸身上。

倪明昱站在那里,把一支烟抽完,冷声吩咐:“尽快把这件事忘掉,对谁都不准提、不准说。”

“大、大姐也不能提吗?”

倪明昱眼睛危险眯起,“她更加不行!”

倪远皓被他吓到,连连点头应下来,“是,我不会说的。”

“倪远皓,大哥相信你是聪明的孩子,说到就要做到。”至少要守着这个秘密到事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嗯,我会的。”

倪远皓望着他快步离去的背影,许久没有回神。

所以,刚刚那些都是真的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了包间,在倪初夏询问的时候,也是随便编了理由搪塞过去,根本不敢提刚刚发生的事情。

……

公寓里,林瑶在床上喊了两声‘少白’,没听到应声,她撑着床坐起来,把衣服披在身上,颤颤巍巍下了床。

家里很空,他并不在家。

林瑶一路扶墙走进了书房,因为莫少白住在这里,原本被白布包裹的家具重现,仿佛又回到了莫问天还在的时候。

她的手拂过书桌,最终落在桌面上的相册。

问天,我们的孩子很优秀,他长得和你很像,性子却没有你好,冷冰冰的,以后不知道那个姑娘能陪着他。

虽然不知道当年出了什么岔子,让我们和孩子分开,但我现在很满足,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他。

林瑶头一阵晕眩,歪坐在座椅上,手无力地搭在桌子上,忍着病痛。

等这一阵过去,她撑着身子准备离开,无意中打落摆放在书桌上的书,书里夹的文件散落在地上。

林瑶扶着椅子蹲下,看到纸张上写的内容,手颤抖的厉害。

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莫问天负责的那些款项的单子,就是这些文件害得他差点坐牢,好在最后宋玉姐把钱补上去。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瑶继续浏览,在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摘录了重点,等她浏览完,浑身已经被汗渍浸透。

纸上的推断和总结,是莫少白所做,字迹是属于他的。

这些天,他一直在书房里,原来都是在找证据。

二十多年过去,他花了多少心思才能找到这些原稿,又是花了多少精力,才拼凑了这些?

林瑶把东西收拾好,整理成她没来之前,然后离开书房。

回到房间,她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上妆,换了套衣服,拎着包出门。

坐在出租车上,她给倪德康发了短信,约他在倪氏楼下的咖啡馆见面。

到那儿,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

倪德康三点差一刻钟来的,一眼便看到坐在窗户边的林瑶。

他走过去坐下,“路上有点堵车,来晚了。”

林瑶看着他,笑着说:“没事,我知道德康哥一直很准时。”

倪德康愣了一下,这个称呼自宋玉离开后,他就再也没有从她嘴里听到过,如今听她这么说,百感交集。

“最近身体怎么样?”

林瑶垂下头,“挺好的,老天爷一直不忍心收走我。”

倪德康无声叹气,“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经济方面如果有困难,可以和我说。”

林瑶心中冷笑,轻声说:“德康哥,宋玉姐在临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一段话,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就想过来问问你,你能给我解答疑问吗?”

------题外话------

高氵朝要来了…

感谢

【weixin89cf5e2a5f】4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