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没必要再旁敲侧击【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夏,你、你来趟医院吧,我妈…快不行了。”

那端沉默良久,像是用尽全力说出来。

莫少白此时正靠在医院走道旁,前一刻,才看到医护人员对着他摇头,示意真的没有办法。

“拖了这么久已经算是奇迹。”

“患者这段时间很辛苦,这样离开也好。”

“节哀顺变。”

“……”

林瑶走后,他又是一个人了。

从病房出来,他就想见倪初夏,便把电话拨给了她。

接到这个消息,倪初夏脸色骤然变了,闭上眼,缓和好久,才开口,“少白,我马上就过去,你等我。”

挂断电话,她从床上起来,安静地收拾东西。

厉泽阳察觉到她的异样,又想到电话是莫少白打来,自然和林瑶联想起来。

他走过去,从背后将她抱住。

倪初夏拿起自己的大衣,终于忍不住呜咽起来,“瑶姨,少白说她不行了,她要离开了……”

视她为女儿的瑶姨,参加她家长会的瑶姨,真的要离开她了。

男人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低声说:“现在就去看她,别哭。”

他与她相识时,就在医院见过林瑶,她对倪初夏的关心是发自内心,待她就如亲生女儿,如今她病重即将离去,除了惋惜就是为怀中的女人感到心痛。

真的,从未听她哭得如此伤心,令人痛心。

替她穿好衣服,把包拿好,牵着她的手下了楼。

厉建国在阳台和裴勇对弈,厉亦航和厉奶奶在帮蠢蠢梳毛,两人的离开并没有惊动他们。

坐上车,倪初夏的心才平复下来。

她拿出手机,把消息告知了倪明昱,现在脑中很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

军区医院。

倪初夏在厉泽阳的陪同下来到病房门外,莫少白靠在墙上,一直没有动。

头微垂着,发丝把眼睛遮掩起来。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睛充满血丝,悲恸万分。

知道她到来,他把病房门打开,用嘶哑的嗓音说:“我妈应该是想见你,她还有些话想对你说。”

厉泽阳松开她的手,轻抚上她的后腰,“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推开病房的门,倪初夏缓步走到病床边,蹲下握住她的手。

林瑶躺在床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她缓缓睁开眼,看到倪初夏的时候,眼角泪水落了下来。

这是她当做女儿疼的孩子,撇开倪德康所做不说,她是真的疼爱她,希望她能幸福。

如今,她也嫁了人,生活过的美满,也没什么好牵挂。

最放不下的还是少白,她的儿子。

“瑶姨,我是夏夏,我过来看你了。”倪初夏强忍泪水,抿唇看向她。

林瑶张了张嘴,虚弱地说了两句话。

倪初夏凑过去,想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夏夏,瑶姨有东西给你,在枕头下面。”林瑶没等她把东西拿出来,继续说:“少白执着于真相,我不希望他活在仇恨中,瑶姨把决定权交给你,等事情大白后再看……”

倪初夏握着手里的U盘,心里很乱。

她不清楚林瑶说这话的意思,更不知道她说的事情大白指的是什么?却还是点头应下来。

“夏夏,瑶姨那次在婚宴对你说的话要记得,希望你把少白当家人看待。”林瑶眼神有些涣散,低声喊着:“少白,我的儿……”

倪初夏心下一惊,在病房里喊着莫少白。

几乎是瞬间,莫少白从病房外冲了进来,跪在病床边,看着林瑶。

此时,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睁着眼看着他,唇角勾勒笑容。

莫少白肩膀抖动,握着她的手,感受她的体温逐渐变凉,身体变僵硬。

血浓于水,两个月的陪伴,他体会了母亲的温暖,也感受了家的氛围,可从现在开始,他又成了没有家的人。

厉泽阳站在病房外,听到里面传来压抑的呜咽声,心中升腾无力感。

去护士站通知,拿到了死亡证明,把他能办的手续办完,吩咐裴炎去联系珠城的丧葬承包公司,准备后续事情。

再次回到病房,倪明昱赶来,他看着林瑶被盖上白布,又看着她被拉走。

抬手捂住脸,靠在一边,情绪低落。

倪明昱抬起头,看向厉泽阳,“有烟吗?”

“没有。”

厉泽阳手里握着一系列单子,低声嘱咐接下来他应该通知林瑶生前的朋友。

之后,倪初夏从病房出来,接过厉泽阳递来的死亡证明,开口说:“我陪少白去领瑶姨的……尸体。”

厉泽阳轻点头,“嗯,后续的事情我让裴炎去做了。”

他没有多说,但事情却已经全权处理好。

午后,裴炎将灵堂布置好,纸钱、花圈等全部按照丧葬公司的要求准备好。

倪家、韩家和云家在得知事情后,都赶过来。

倪德康站在灵堂前,手指曲起,极力控制情绪。

一个星期前还见过面的人,就这么走了。真的如她所说的好自为之,她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在给她上香的时候,他的视线触碰到莫少白,比寒冬腊月天的风雪还让人觉得寒冷,尤其是他清冽的嗓音说谢谢的时候,令他毛骨悚然。

他是莫问天和林瑶的孩子,若是当年的事情暴露,他一定是第一个追究的人。

紧接着,是韩家人上前。

韩正荣上前轻拍莫少白的肩膀,“孩子,你母亲虽然不在,但她的朋友都在,有困难尽管开口。”

“谢谢。”

莫少白几乎已经是机械说出这两个字,目光只是扫视来的那些人。

很多,都是他不认识的,也有很多,都是借机来攀关系的。

云昊和白茹月过来,两人是听说林瑶认回儿子,当年的事情,他们也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

即使有了准备,在看到莫少白的时候,心中还是震惊。

白茹月哭红了眼,她让云暖和云辰去磕头,自己则走到莫少白跟前,“我和你妈还有宋玉是很好的朋友,以后云家就是你的家。”

莫少白抬起头,看着他们俩,没有再说感谢的话,而是问:“你说你和我妈是朋友?”

“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白茹月点头,当年林瑶在怀孕期间陪伴她最多人就是自己。

只是,在分娩的那天,却得知孩子夭折。每次产检的结果都很好,所以这个消息算是意外之外的意外,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她也怀疑过是否弄错,但那孩子云昊见过,也就打消了念头。

如果当年,她再稍稍坚持,让人去查,或许他们母子就不会临到最后才相认。

莫少白冷静下来,出声说:“云夫人,我心中有很多疑惑,等葬礼结束,请允许我上门拜访。”

“可以,我如果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白茹月真诚应下。

傍晚时分,因为人来的太多,倪初夏忙着安排他们的食宿问题,分不开身。

厉泽阳是负责统计到来的人数和给的金额,以便后面的回礼。

倪德康坐在外面大厅,看着二十多年不联系的人因为一场葬礼露面,神色有些恍惚。

黄娟问:“德康,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倘若是婚宴,大家聚在一起倒也挺好,可今天的是丧葬,阴森森的灵堂坐着,晦气不说还讨不到好。

林瑶把倪初夏当亲生女儿看待,与她又没有利。

反倒是她刚进倪家的那几年,她和倪程凯防贼一样防着她,生怕她欺负倪明昱和倪初夏俩兄妹。

“要回去自己回去!”倪德康瞪着她,对她的不满已经不加掩饰,“把远皓和柔儿叫过来,今晚替她守灵。”

“林瑶有儿子,干嘛要让我的儿子女儿给她守灵?”黄娟心里也极大的不满,坚决不同意,“柔儿怀着孕,来这种晦气的地方对孩子不好。”

“那就让远皓过来!”倪德康冷声说。

“你!”

黄娟见他坚持,只好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

约莫二十分钟,倪远皓从外面赶过来,因为没有正装,他穿了黑色的羽绒服。

黄娟一把握住他的胳膊,叮嘱道:“远皓,你去给死者上柱香,磕个头,然后回来。”

“今晚陪着你大姐一起守灵,明早我让程凯来接你。”倪德康抬眼看向两人,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

倪远皓向来怕倪德康,在得知那件事情之后,对他又多了复杂的情感。

待儿子离开,黄娟好声好气说道:“德康,柔儿的事情差不多已经解决,你非要这样对我吗?”

倪德康抬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和你结婚这么多年,为你生了一双儿女,到老了,就为了这一点小事闹这么久,你觉得值得吗?”黄娟放低声音,继续说。

给倪明昱的律师费,是她出的,赔偿给YL的五百万,韩家和倪家各出了一半,除去柔儿的名誉尽毁,这件事已经算解决好。

这些天,她也没有再提过钱的事情,也没有刻意与倪德康争吵,她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气能值得他记这么久?

倪德康盯了她好一会,沉声说:“我明确告诉你,倪氏建材我不打算留给远皓,我给你留的足够你安享晚年,你没必要再旁敲侧击。”

黄娟脸色沉下来,握着包的手在颤抖,“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给远皓买了基金,等他大学毕业之后就能得到一笔钱,创业也好、投资也罢,都由他。”倪德康语气很平静,像是在交代后事,“至于柔儿,她已经嫁人,她不挥霍,那些嫁妆也够了。”

“你……你打算把公司全部给倪初夏?”黄娟气息不稳,问道。

“这些你不必管,我自有安排。”

说完,深深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开。

黄娟单手撑着桌子,指甲狠狠刮过桌面,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她嫁给他这么多年,到最后,竟然得到一句‘足够你安享晚年’,哈哈……

倪德康,商人本性,你果然够狠!

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是吗?哼,在他没死之前,一切都有变数,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

倪远皓走进灵堂,看到倪初夏和倪明昱,他上前打了招呼,“大姐,爸让我今晚陪你一起守灵。”

“嗯。”倪初夏点头,轻拍他的肩膀,“去叫那边的哥哥过来,准备吃饭了。”

订的餐到了,外边的客人已经开始吃起来,忙活了一天,总算能休息。

倪远皓走过去,看着灵堂的遗像,对她的印象很模糊。隐约记得,她是位很温柔的女人,对大哥和大姐特别好。

他对着遗像磕了头,起来走向莫少白跟前,“哥,过去吃饭吧。”

莫少白跪在一边,垂下头,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那个,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要保重身体,去吃一点吧。”

倪远皓蹲下来,伸手准备拽他起来,在看到他的正脸时,直接愣在了原地。

莫少白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借他的力起来,“谢了,一起去吧。”

他的声音与倪远皓那次在雅尚轩听到的声音重合,所以大哥说的‘少白’,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题外话------

晚点会有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