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三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几人围坐在桌上吃饭,都缄言不语。

倪远皓一直观察莫少白,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不能说出来。

按照他和大哥的对话,他该是恨倪家的,可现在,他还是能与他们同桌吃饭,言语举动见也没有丝毫失态。

是他弄错了,还是说他真的理智到只会针对爸一个人?

晚饭后,倪明昱安排从远处赶来的人住宿,让方旭去送他们去酒店,自己则倚在门外,点了支烟抽起来。

倪远皓裹紧了羽绒服,走到他身边,“大哥。”

“嗯。”倪明昱应声,从口袋里掏出烟,“抽烟吗?”

倪远皓愣了一下,果断摇头,“没抽过。”

“嗤,挺乖啊。”

倪明昱合上烟盒,在手里把玩,随意说的这句话,让人听不出是称赞还是嘲讽。

倪远皓找了地方靠着,静静地看向远处。

前几天下了雨,路边还有水坑,夜里温度降下来后,结了一层薄冰。

倪明昱将手里的烟蒂弹开,零星的火花蹦落,最后在薄冰上熄灭。

倪远皓看着他又抽出一支烟点上,眉头皱了起来,问道:“大哥,你是在烦爸和莫大哥的事情吗?”

不知道怎么,在得知莫少白是和倪明昱说话的那人,就想找他问清楚。

可能从小就是在寄宿学校长大,他一直对家没有特别强烈的感觉,只知道在他懂事之后,妈妈和姐姐会对她说倪明昱和倪初夏的坏话。

曾经,他也一度很讨厌他们,觉得他们夺走了属于他的父爱,让他的妈妈和姐姐伤心难过。

可后来,他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他听到的那样。

譬如,二姐的丈夫曾经是大姐的未婚夫,但妈却一直灌输是大姐要抢二姐的男人,再譬如,妈和二姐担心大姐夺走公司,可之后他了解到,那时候公司出现问题,妈带着他和二姐离开,是大姐凭借自己撑起公司。

还有太多的事情,是令他疑惑的。

但他只想跟着自己的判断去处事,即便妈和二姐与大哥大姐之间有矛盾,他也不想成为黑白不分、盲目相信一方的人。

听了他的问话,倪明昱手指略微一顿,没吱声。

倪远皓收回纷飞的思绪,继续问:“我听出莫大哥就是上次和你说话的人,爸做的事情真的不可原谅吗?”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想这件事,却没有头绪,如今好不容易碰到倪明昱,就是希望他能解答心中的疑惑。

他告诉自己要忘掉这件事,所以他谁都没有说,但已经知道的事情又怎么能忘记呢?

“对,不可原谅。”倪明昱深吸了一口烟,将视线投在他身上,“你这么关心,是怕他出事没人养你?”

“我,我没这么想。”倪远皓垂下头,“只是,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

“呵,弄清楚之后打算做什么?告诉他让他早做准备,还是你准备大义灭亲。”

倪明昱看着眼前的傻小子,无论是语气还是措词,都多有克制。

面对倪明昱并不中听的话,倪远皓沉默了。

自己知道这件事就是一个意外,能看出倪明昱对这件事的态度是持放任态度,任由其发展。

甚至,他似乎还能感觉到他或许是希望这件事尽早解决。

不知道该怎么做,却明白自己没有能力,在他面前以及在这件事面前,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大哥,不管你怎么想,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把前因后果弄明白,仅此而已。

“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上一辈的事情,不要再操心了。”倪明昱把烟摁灭,目光隐隐闪动,视线投向他时,眼中多了些异样。

*

倪初夏盘腿坐在一边,身上裹着毯子,旁边是厉泽阳。

她的确忙了一天,但他也从得知消息后没有休息过,一直帮着处理事情。

这会儿,厉泽阳手机响起,示意后,他到一边接通电话。

倪明昱带着一身寒露走过来,“晚上有我在这,你就先回去吧。”

“不用,我能行的。”

倪初夏果断拒绝他的提议。

瑶姨在生病的时候,她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贴身照顾她,如今她走了,能为她做的就只有守灵。

“累了就睡会,别强撑。”倪明昱点头,伸手挠了挠她的头,跨步走向莫少白那处。

莫少白坐在那里,眼眸有些泛空,手里拿着一张照片,是他和林瑶近期拍的旅游照。

“少白,瑶姨最牵挂的就是你,他希望你能快乐,你明白吗?”

莫少白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现在脑子里就想着怎么扳倒你爸,查清当年所有的真相。”

倪明昱问:“之后呢,做完这些之后呢?”

“我就会快乐。”莫少白看着他,抿唇笑起来。

清澈的眸子闪着光亮,白皙精致的五官也多了一些生机。

那一年,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是倪明昱拯救了他,为此,他很感激。

可这不代表,他能就此忽略倪德康对他父母做的那些事情!

倪明昱抬手,摁着眉心,沉默良久后,说道:“好,我来帮你。”

话落,他的身心放松下来,像是解脱。

*

厉泽阳挂了电话走过来,重新坐回位上。

偏头对上倪初夏疑惑的目光,他低声说:“大哥的电话,他和大嫂明早过来。”

“我忙的都忘记告诉曼曼了。”她抬手捶着脑袋,面上带着懊悔。

厉泽阳拉开她的手,大手揽住她的腰肢,将她的脑袋按在怀中,“休息一会吧,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倪初夏紧抿唇角,从接受瑶姨的离开到刚刚,她把情绪收拾的很好,安顿那些悼念者,对着他们强颜欢笑。

可现在,靠在他怀里,就觉得很心安,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可以宣泄。

鼻尖萦绕属于他的气味,倪初夏迷恋的在他怀中蹭了蹭,深深吸了口,“谢谢你。”

“又犯什么傻?”

男人垂头望着她,心情似乎都因为他专注的目光而变好。

“觉得只要有你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不会害怕了。”倪初夏伸手搂住他精壮的腰肢,更加抱紧他。

厉泽阳低头将唇印在她发顶,轻声说:“休息吧。”

这一夜,倪初夏一直都处在半睡半醒间,脑海里,都是这些年对于瑶姨的记忆。

她记得,小时候的家长会都是林瑶代替倪德康去的,那时她很调皮,家长会就是变相的批斗大会,而她从来没有责骂过自己,每每都是轻声细语地与自己讲道理。

后来,上了高中,她每周都会来学校看望她,带着她最爱喝的汤,叮嘱她要注意身体,像妈妈一样温暖。

画面一幕接着一幕,倏尔她睁开眼,目光落在灵堂摆放的白蜡烛上,恍然间发觉刚刚那些都梦。

凌晨四点钟,丧葬乐队奏起来,这期间,陆续有人赶来。

倪初夏简单收拾了一下,开始把一早买来的早点摆放在桌上,供来的人吃。

倪远皓则在一边泡茶,接待悼念者。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丧葬公司派来人,把水晶棺材与木棍绑起来,四个人抬起来,离开灵堂。

约莫两个小时,一行人到达火葬场。

上午十点钟,莫少白接过骨灰,捧着骨灰盒去了葛仙陵园,那是莫问天下葬的地方,按照珠城的习俗,夫妻俩是合葬。

中午,厉泽阳安排留下来的人去酒店用餐,直至傍晚时分,才将他们分别送走。

莫少白为人清冷,回国后朋友不多,除去倪初夏,也就只有汉娜和齐泓两人。

自林瑶离世后,汉娜每日三餐都和他一起,怕他受不了打击。

齐泓也在年前约他出来,是他平日最爱的静吧,枫林晚。

通过接触,发现他并没有异样,才算放心。

……

这些天,除了林瑶去世倪德康出过门,便一直在家里。

黄娟偶尔和贵太太约好逛街、做美容,日子并没有发生改变,那次倪德康透露的讯息似乎并未对她造成影响。

倪远皓不傻,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变化,尤其是爸。

这天,黄娟照例出去逛街。

只是,一小时没到,她便又回来了。

倪远皓坐在沙发上看着游戏直播,看到她回来,还有些诧异,随口问了句,“你怎么回来了?”

要知道,平时一逛就是一下午,这还没到两点,她就回来了,算是头一回。

黄娟把大衣脱了,包放在沙发上,没回答他的问话,反倒是问:“家里来人了?”

倪远皓拿起遥控器按了暂停,“嗯,和爸在书房呢。”

“别总看电视,没事去房里看看书。”黄娟叮嘱后,拎着包上了楼。

她没有回主卧,而是蹑手蹑脚地来到书房。

书房的门是虚掩的,以至里面的对话声,大致都能听到。

“倪先生,关于您说的我希望您还是考虑一下,毕竟那些股份和你留给妻子和孩子的钱相比,算多,这可能会引起近亲控诉。”

“不必,就照着我说的做吧。”倪德康拒绝他的提议。

“那行,能否请您把财产的分配再说一遍,我好核对是否有出入。”说话的是律师,手里拿着笔和纸。

书房沉默半晌,倪德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下面说的希望你能保密,名下百分之二十的倪氏股份转给倪明昱和倪初夏,其余的股份全部赠予YL公司的老总莫少白,天宏基金在小儿子倪远皓成年后归于他名下……”

一项一项交代完之后,倪德康叹了口气,“吴律师,尽早把遗产公证书拟出来,我签了心也能安下来。”

“倪先生放心,我会尽快草拟出来,只是…您这样规定遗产,确实有偏颇,只怕到时近亲会起诉。”

前面倒是没什么,只是余下的股份全部归一个外人所有,而他的发妻和小女儿只留下足以生活的钱,这样的财产公证按理是不公正的。

倪德康问:“起诉的结果会如何?”

“一般都会尊重遗嘱,除非莫先生主动放弃赠予部分,到时按照继承人顺序分配。”吴律师回答。

这种情况很少,毕竟不菲的遗产谁舍得主动放弃。

“这样啊,先这么样拟吧。”倪德康若有所思,随后起身送律师离开。

黄娟靠在拐角,望着倪德康的背影,差点把牙齿咬碎。

如果不是昨晚她翻到他手机的消息,就白白错过刚刚那一幕。

她从未想过倪德康会把股份无条件赠予给林瑶的儿子,呵,那她这么多年的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番对话中,他压根没有提到她的柔儿,真的如他那晚在灵堂所说,留给她的只是那些嫁妆。

心中满是恨意,与他夫妻二十年,换来却是这般待遇。

黄娟走回主卧,反手将门关上。

她拿出手机,拨了未存的号码,转身看向衣柜边的全身镜,冷笑起来,“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