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我警告你,不准耍花样/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前,倪初夏和岑曼曼约好出来逛街,两人带上了厉亦航。

来到厉氏大厦,率先去的是六楼的童装店。

“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倪初夏扫了眼店里的衣服,低头观察孩子的表情。

岑曼曼则直接蹲下来,低声与他交谈,“亦航喜欢什么样的衣服?”

“帅的,酷的。”厉亦航看着店里的衣服,秀眉一皱,“这里的好幼稚。”

岑曼曼:“……”

倪初夏手里刚拿出一套帽子上带耳朵的小狮子棉服,无语了。

最后,两人带着他去了童装礼服店,才满足他的要求。

导购走过来,见小家伙一直跟在岑曼曼身后,开口说:“这位小姐,我们这里新推出一款亲子装,可以试一试。”

话落,她从一边拿出三套衣服。

左边是男士的西装,中间是按照孩子身高设计的礼服,右边是同色系妈妈的款型,看上去很亮眼。

岑曼曼率先看了那款男士的西装,摸了料子,摇头表示并不满意。

厉泽川的西装都是从国外定制的,把这衣服买回去,就算他无所谓,但她却不愿意,像是会委屈他一般。

导购见她如此,又开口:“爸爸的这款可以不买,小朋友和妈妈的这款你可以试一试。”

倪初夏走过来,看到三套衣服,点头说:“去试试吧。”

厉亦航开心地抱着衣服和店里的员工进了更衣室,岑曼曼则握着衣服有些不太愿意。

倪初夏问:“怎么了?”

“亦航要是知道这是亲子装,是和妈妈一起穿的,他会不会不高兴?”岑曼曼犹豫。

虽然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再排斥她,但每当厉泽川回来,他都会缠着他,很多举动都在表达爹地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对于他的这番举动,她是能接受的,毕竟孩子从小和爸爸一起长大。但同样也说明,他心底还是没有完全接受她。

自作主张买了亲子装,他怕是会不开心。

“你这瞻前顾后的性子啊,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倪初夏一挑修剪精致的眉毛,伸手将她推进试衣间,“只是让你试试,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厉亦航先出来,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在全身镜前站直,奶声奶气地问:“小婶婶,我帅吗?”

倪初夏被他耍酷的模样逗乐,走过去说:“一般帅吧。”

“哼,那谁是不一般帅?”厉亦航不满意这个答案,仰头问。

倪初夏想了一会儿,弯下漂亮的眼睛,“我老公,你小叔是不一般的帅!”

“咦?”厉亦航嫌弃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便是一副‘我不和你一般计较’的表情,“这样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了?”倪初夏蹲下来,与他对视。

厉亦航掰着手指说:“小叔是你老公,你当然会夸他,我又没有老婆。”

“你混得不行啊,上次我教你的办法你没有用吗?”倪初夏眼中闪过狡黠,“你喜欢谁就去掀她的小裙子,以后她就会嫁给你了!”

厉亦航害羞地捂着脸,把头别到一边,“小婶婶,你流氓!”

她干了什么,就流氓了?

小家伙看了眼更衣室,见岑曼曼出来,小手指着她,“曼曼姐姐说的,她说掀裙子是流氓的行为。”

“……”

岑曼曼一脸疑惑地看过来,显然好奇两人在说些什么。

黑色齐膝的连衣裙,V领设计,外面搭上女款小西服,性感不乏知性。

倪初夏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开口,“挺好看的,穿上这套衣服,我保证大哥分分钟想扑倒你。”

“初夏,你正经点。”岑曼曼轻推着她,脸上布满红晕。

好在她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不然被孩子听到影响多不好。

“啧,我怎么不正经了?说的是事实。”倪初夏拢了拢头发,伸手把小家伙拉过来,“亦航,你刚才是一般帅,站在你曼曼姐姐身边,就是特别帅!”

“真的吗?”厉亦航眼睛闪着光,一连摆了很多POSE,仰起头对岑曼曼说:“就买这一套吧。”

岑曼曼见他又被倪初夏忽悠,也只能点头同意。

之后,在别的店又替小家伙买了偏可爱的套装,选了两双鞋子,转战去了女装楼层。

接近过年,商场的人很多。

岑曼曼全程是牵着厉亦航,每当去换衣服的时候,也要再三叮嘱他不要乱跑,或者让倪初夏看好他。

倪初夏挑衣服很快,给自己买了两套后,便担起照看孩子的任务。

觉得岑曼曼挺不容易,决定带厉亦航出来其实有很大的风险,若是相处不好,孩子回去闹脾气,很影响夫妻感情。

她揽着小家伙的肩膀,低头轻声说:“亦航,过年穿新衣服,要邀请曼曼姐姐一起新衣服,这样你才特别帅,知道吗?”

厉亦航低头玩变形金刚,点头应着。

“真乖。”倪初夏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中午时分,三人到达商场顶层,随便选了一家餐饮店吃饭。

倪初夏和岑曼曼准备下午替厉家两老买礼物,吃过午饭后,便让裴炎先送厉亦航回去。

过了马路,两人进了盛源大厦。

倪初夏站在扶梯上,偏头问:“大嫂,我今天在厉氏大厦消费的能找大哥报销吗?”

“我应该一早就拖你来这里逛。”岑曼曼笑。

“……”

*

在盛源大厦,两人替厉家二老买了唐装,复古有特色。

经过男装楼层的时候,岑曼曼看到一家店门外挂的衣服挺不错,原本是准备离开,跨步走了进去。

岑曼曼问:“替他选的?”

“看看吧,家里男人挺多的。”倪初夏撂下这句话,已经开始看起来

岑曼曼一阵汗颜,这话说的。

最后,倪初夏给倪明昱买了件白色衬衫,又替倪德康选了外套,因为不知道倪远皓的鞋码,只给他买了休闲套装。

岑曼曼只给厉泽川选了男士袖口,金边镶嵌,简单大方。

逛累了,两人在商场里的甜品店坐着休息。

倪初夏掏出手机给厉泽阳发了消息,询问他过年想要什么礼物。

那端没有立即回,隔了三四分钟回道:“你的主动。”

倪初夏看这四个字,顿时觉得脸颊发烫,要让对面的曼曼知道,才清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流氓?!

没有回他的消息,而是将手机放到桌子上,起身说:“我去趟洗手间,东西看好。”

这个时间大多都在逛街,洗手间的人并不多。

倪初夏等了一会,便有了空位。

出来洗手时,只听“嘭”一声,洗手间的门被关上。

通过镜子,倪初夏看到手拿着刀子的女人,刀上还有已经干了的血迹。

手悄然握住身侧的包,却突然想到手机放在桌上没有带出来。

从隔间出来的女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纷纷大叫起来,全部缩到洗手间最里面的隔间。

逼迫自己镇定下来,倪初夏将水龙头关上,转身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哈哈,我当然是来找你的了!”手拿着刀子的倪芊荷笑起来,脸色蜡黄,身形消瘦,像是生了很重的病。

倪初夏反手撑着洗漱台,余光观察周围的情况,“你开车撞我,我都已经不追究,还想怎么样?”

“如果不是你,我爸就不会死!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副样子!”倪芊荷举起刀,情绪很激动。

“你爸死了?”倪初夏眼底划过诧异。

倪德福在监狱里,怎么会死了呢?

“别装模作样了,你老公是只手遮天的人,他想弄死一个人不是很容易吗?”

倪芊荷瞪着眼,他爸身体一直很好,又怎么可能说去世就去世,一定是厉泽阳做了手脚。她成了现在这样,终日与毒品为伍,也都是因为她。

“倪芊荷,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你先把刀放下,我会帮你弄清楚情况。”倪初夏放低声音,试图安抚她的心情。

她现在很危险,手里有刀,精神状态还有问题,稍有不慎就会做出伤人的行为。

说话的同时,她像较为宽敞的地方移动,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对同样困住的人比划手机,和报警的号码。

“你在做什么?”倪芊荷大吼,“我警告你,不准耍花样……还有你们!”

她的呵斥恐吓,将那群人吓到,洗手间尖叫连连。

“操你大爷的,能不能消停点,叫的老子都尿不出来了!”

“对面什么情况啊?”

“……”

相邻的男厕传来谩骂声,女厕门外也有人开始敲门。

倪芊荷被这些声音,弄得极为慌张,握着刀冲了过来。

“啊——”

“救命!”

倪初夏咬牙,抡起手里的手提包砸过去。

刀身插进包里,一时拔不出来。

趁着这个时候,倪初夏踹向她的腿,一把拽住她头发,将她塞进隔间,快速把隔间门关上,用力抵住。

“快走!”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对着同样被困住的人低吼。

四五个人哭着跑出了洗手间,也不管门外站着的是谁,抱着他们嚎啕大哭起来。

“贱人!倪初夏,你给我开门!”倪芊荷在里面隔间里大吼大叫,刀子刮着挡板发出刺耳可怕的声音。

这时,有男人从外面冲进来,手里拿着商场清洁工用的拖把,把门支起来,阻止了倪芊荷的撞击。

倪初夏走出来,浑身脱力,只能靠着墙。

岑曼曼拎着东西走过来,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疯子’、‘有刀’、‘女厕’这类的字眼,吓得跑了过来。

看到倪初夏的时候,东西也不要了,跑过来抱住她,“初夏,你没事吧?”

倪初夏摇头,力气也稍稍恢复,“傻不傻?我又没事,你哭什么?”

“我怕你出事。”岑曼曼哽咽,看到警察赶过来,架着还在挣扎的女人,眼睛瞪得很大,、“她,她不是……”

倪初夏对着她点头,把地上的东西拾起来,牵着她离开现场。

淡定的样子,看不出上一刻才经历过凶险。

“她不是应该被送出国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岑曼曼被她拖得踉跄,把心中的疑惑全部问出来。

直到下楼来到商场二楼,倪初夏才停下来,坐在栏杆旁的椅子上,深呼了一口气,“把手机给我。”

接了岑曼曼递来的手机,翻到通讯录,指尖一直悬在‘大哥’联系人上,良久都没有按下。

见她犹豫,岑曼曼坐到一边,开口说:“初夏,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先告诉你老公。”

无论从影响力还是权势,厉泽阳是比倪明昱要强,况且,她们虽然先离开,但警察肯定会找她询问情况。

倪初夏若有所思地点头,最终把电话拨给了厉泽阳。

在讲电话的过程中,两名警察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商场的工作人员,想来是通过监控找到了她。

倪初夏只对厉泽阳说了有点麻烦需要他出面,并未交代具体情况。

在警察到来时,她简短地交代,“等会用微信把位置共享给你。”

挂断电话后,两名警察来到她跟前。

其中一名看了眼手机,礼貌地说:“你好,关于刚才在三楼女厕发生的冲突,想请你和我们走一趟,以便我们能了解情况。”

倪初夏略微点头,把东西交给岑曼曼,“他很快就到,你先坐车回家,别担心。”

目送她离开,倪初夏跟在警察身后。

“你别害怕,我们只是想了解具体的情况。”一位年纪较小,皮肤黑黑的警察与她攀谈。

倪初夏抿唇点了点头,也没避讳,把刚才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末了还补了句,“她进洗手间之前,刀子就沾了血,我怀疑她伤过别人。”

警察拿出本子和笔开始记录,随口问:“你们有过节吗?”

倪初夏眼眸微愣,视线从他脸上转开,随意看着身侧的男装店,并没有回答。

黑皮肤警察吃了闭门羹,也就不再问问题,快步跟上前面的人。

走到扶梯前,倪初夏出声:“等等,我要去买样东西,很快就好。”

经过两位警官的允许,她转身走进店里。

逛了一天,都没有看中一件男装,却在最后要离开时,看中了店里的衣服,反复比较,大约二十分钟,倪初夏刷卡离开,出了店门就看到厉泽阳从扶梯口走过来。

穿着军装,笔挺傲然地站在那里,引人注目。

原本想等他来的时候,一定要来个熊扑,瞅见他身上的军装,倪初夏只好放弃心中的想法。

男人见她身后跟着警察,眉头紧蹙起来,想着这应该就是她说的有点麻烦需要解决。

“出什么事了?”厉泽阳走过来,与两位警官点头问候。

倪初夏垂着头,正思考该怎么说出口。哪知,黑皮肤警察,直接把事情交代,甚至把录下来的视频给他看。

视频正是她和倪芊荷发生争执的时候录下的。

她也不得不佩服那些女人,明明叫声尖锐的吓人,却还是不忘掏手机。

厉泽阳看完视频,脸色黑沉下来,原本就淡漠的脸,像是结了层冰霜,令人不敢和他说话。

倪初夏小心地揪着他的衣袖,小声地问:“是不是很难处理?”

听到她的声音,男人收回视线,看向她时,深邃的目光点缀暖意,“不会。”

一句话让一座冰山融化,两名警察顿时松了一口气。

军警不分家,这面前的男人军衔还高,他们得罪不起。

珠城警局。

刚进去,就有人热情和倪初夏打招呼。

“警察同志,就是这位美女救了我们,是她把那个女疯子制服的。”

“是啊,我们都吓得要命,她很勇敢的站出来,我觉得要给她送面锦旗!”

“……”

四五个女人说着感谢的话,倪初夏只能站在一边讪讪地笑着,心想:要是你们知道倪芊荷就是来找她的,估计立刻就要变脸。

有厉泽阳在,程序走的很很快,录了笔录之后,便离开警局。

坐上车,倪初夏撑着下巴望向窗外,厉泽阳正站在树下打电话,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放进裤兜,身姿傲然挺立。

------题外话------

美妞的支持就是唐唐写文的动力~

多冒泡!不养文!不跳订!支持正版!

爱你们,么么

感谢

【runwoxintian】1月票

【zy701123】1钻石

【张喜萍】1月票

【鱼儿游y】1鲜花

【漫风与蜗行】1月票

【?Dai_尐媛】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