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咸吃萝卜淡操心/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准备好水果,又将瓜子和糖果装盘。

倪初夏倚在沙发旁,有些惊奇地说:“别说周女士脾气不好,但她妹挺和善。”

岑曼曼赞同地点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小姨哪里都好,但就是…好八卦。”

小家伙没来之前,可是一直再追问她什么时候要孩子,然后就开始操心穆云轩的婚事,说是老大不小,相了N次亲都没有成功,问她有没有姐妹或者闺蜜介绍。

“长辈好像都这样。”倪初夏端着果盘走向后院,偏头笑着说:“穆云轩真的相了好多次亲了?”

“唔,是的。”岑曼曼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看到倪初夏笑得这么灿烂,就有不好的预感。

重新来到后院,四个人换了位置,厉泽川和厉泽阳原先是上下手,现在换成面对面,牌局依旧在继续。

厉亦航很乖地坐在厉泽川身上,乌溜溜的大眼盯着自家爹地手上的牌,牌瘾还不小。

倪初夏把果盘放到一边的板凳上,身后岑曼曼把茶水放到四人手边。

穆云轩直接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叹谓道:“表嫂泡的茶就是不一样,好喝!”

紧接着,被厉泽川看了一眼,身上不寒而栗,摸着鼻子讪讪地笑着。

两位表哥的脾性说不一样,但对待老婆,事关老婆的事情却是态度一致,醋意浓浓,任何异性都不得靠近半步距离。

相较于穆云轩的随意,厉泽宇倒是礼貌很多,向两位嫂子道谢。

“老K,要不要?”穆云轩甩了一张牌,有些急得敲着桌面。

“不要。”

坐他下手的厉泽川刚说完不要,厉亦航直接把手里的牌甩了出去,“炸!”

厉泽川:“……”

厉泽宇把抽出来的大牌又默默插了回去,略有无奈。

穆云轩笑了,幸灾乐祸地说:“炸的好!”

倪初夏对他们的玩法不怎么了解,凑到厉泽阳耳边问:“你怎么没反应?”

厉泽阳低声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

他并没有说完,在座的却都听懂了。

厉泽川清咳,伸手将厉亦航手里的牌拿过来,“到一边玩去,别捣乱。”

牌局上的小插曲过后,岑曼曼把孩子到去了小洋房,对牌局不感兴趣的倪初夏,也跟着离开。

到了厉亦航的午睡时间,岑曼曼牵着他上了二楼,哄他睡觉。

倪初夏进了厨房,想着帮厉奶奶。

“小夏,这道菜是泽阳特别爱吃的。”厉奶奶指着食材,慈祥地笑着,“他啊,从小就喜欢吃这道菜。”

“那我要学。”

“好,奶奶先和你说过程,然后由你来做。”

倪初夏看了眼食材,弱弱地问:“我失败了一次,应该还有食材补上吧。”

“这孩子,奶奶教你,保证一次性成功。”厉奶奶信誓旦旦开口。

半小时后……

“对,水要慢慢放……别怕,油不会炸出来的……”

倪初夏抹了一把汗,“现在就等它蒸好了,对吗?”

“是,小夏很棒。”

厉奶奶也捏了一把汗,还好这菜不算复杂,要是复杂,她也应对不了。

这时,岑曼曼下楼,熟练地系上围裙,接过厉奶奶手里的锅铲,“奶奶,你去休息,下面我和阿姨来就行。”

“哎,好孩子。”厉奶奶取下围裙,拉着倪初夏出了厨房,“小夏还是过来陪我聊天吧。”

倪初夏:“……”

门铃响起,倪初夏走到玄关处,开了门。

在看到来人时,脸色骤然变了,“你们、怎么会来?”

“什么意思?这里又不是你家,我还没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呢?!”

倪初夏半眯眼看着她,唇角略微勾起,不紧不慢地说:“我是厉家的媳妇,你又是谁?前媳妇的侄女?”

“你!”

“怡珺,说了带你来不准有口舌之争的,听话。”卢静雅把她拉到身后,朝着倪初夏友善一笑,“我是来看爷爷和奶奶的,给他们带了些东西。”

“东西给我,你们可以走了。”倪初夏语气不善。

“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又不是你家,凭什么你来做主?!”林怡珺说着,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太奶奶,你在吗?”

倪初夏被她的厚颜无耻打败,论皮厚,还真的没人能比得过她。

林怡珺已经进来,也不好再赶卢静雅离开,只好侧身让她进来。

卢静雅拎着大包小包进来,径自来到客厅。

此时,林怡珺已经和厉奶奶介绍了自己,见老人家脸色不太好,规矩地站在一边,倒是不敢说话了。

“奶奶,新的一年,静雅祝您身体健康,儿孙满堂。”卢静雅说着,把东西放到老人家身侧,脸上始终带着礼貌的笑。

倪初夏看着厨房忙绿的身影,心里异常愤怒。

大过年的,避都避不开,直接跑人家来膈应人。

厉奶奶不咸不淡地应了声,“有心了,我们一大家子过年,也不好留你们吃饭。”

意思再明显不过,东西留下,人可以走了。

“太奶奶,我姑姑是来看亦航的,还有姑父,他在哪……”

“目前,我只有亦航一个重孙,太奶奶就别喊了。”厉奶奶看向卢静雅,低声说:“想看儿子什么时候都行,赶在今天,你到底想做什么?”

卢静雅脸上的浅笑有些僵硬,紧了紧垂在两侧的手,说道:“奶奶,因为明天我就要回舒城,所以想今天看看孩子,没有别的意思。”

倪初夏心中冷笑,跨步走了过去,“卢小姐,阖家团圆的日子才想到你还有个儿子,那么过去六年你在做什么?”

“有你什么事?”

“你给我闭嘴,在这里,你有说话的权利吗?”声音陡然提高,冷声呵斥。

林怡珺对上她眸中的冷意,抿唇没敢再说话。

“倪小姐,我知道我不配作为一个母亲,但是亦航是我的孩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况且,泽川也答应过我,可以过来看他的。”

“嘭——”

锅铲掉到地上发出响声,惊动了客厅的人。

岑曼曼蹲下把东西捡起来,局促地说:“奶奶,盐不多了,家里有备用的吗?”

厉奶奶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狠狠看着卢静雅,起身说:“我给你找找。”

“好。”岑曼曼乖巧地应下,没说任何话,转身进了厨房。

倪初夏靠在沙发边,无奈扶额。

良久后,她冷笑着说:“大哥让你来看亦航?你确定是今天过来!”

“倪小姐……”

“卢小姐,请称呼我厉太太,好吗?”倪初夏笑着,眸光潋滟,衬得小脸熠熠生辉,“对了,还有刚刚那位,也是厉太太。”

卢静雅憋着气,轻声说:“厉太太,我刚刚已经解释过了,明天要回舒城,所以就挑了今天。”

“借口找的太过蹩脚,我都听不下去。”倪初夏双手环抱于胸口,倨傲地看着她,“厉家都是老好人,所以恶人还是要我做。”

话落,倪初夏绕过沙发,拿起电话拨通了军区大院的警卫员。

“刘警卫,麻烦你带人来……”

“不准打电话!”

林怡珺何曾被这样对待过,冲过去把电话推倒在地。

“怡珺!”

“你在做什么?!”

厉泽阳率先走过来,面露冷意看着她。

“我,我……”

林怡珺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在看到厉泽川走进来,眸中一亮,“姑父,她要叫警卫员过来赶我和姑姑走。”

倪初夏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动了动手腕,站起来说:“走的时候把修电话的钱留下来。”

“你!”

卢静雅上前拉住她,“怡珺,你怎么答应我的?”

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冲动,只要乖乖站在她身边就行。

可她自刚刚到现在,做的都是令人说反感的举动,真后悔带她来这里。

“倪,厉太太,损失的钱我会陪的。”卢静雅真诚道歉,抬头看向厉泽川,“泽川,我今天来就是、就是想见亦航,没有别的意思。”

呵!

欲盖弥彰。

倪初夏气呼呼走到厉泽阳身边,又不能发火,用力拽着男人的胳膊,以示不满。

厉泽川看向卢静雅,眉头紧紧拧起来,开口说:“你们先走,年后我会让张钊通知你接亦航。”

要说先前卢静雅一直维持脸上的笑容,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完全沉下来。

让张钊通知她,就是铁了心不会再和她有交集。

刚刚的女人有什么好,至于他这般绝情!

这时,警卫员敲门。

保姆从厨房出来,开了门。

厉泽川面无表情吩咐,“刘警卫,麻烦你把两位‘请’出去。”

“泽川,你……”

“等等。”厉奶奶从厨房出来,指着沙发旁的东西说道:“把这些也全部带走,我和老头子不稀罕你的东西。”

破坏孙子和孙媳妇感情的人,他们二老不待见!

卢静雅和林怡珺离开后,客厅陷入一阵安静。

厉奶奶发话,“这里的门卫还是要加强,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倪初夏点头附和,掐了厉泽阳的腰肢,“听见没,记得向领导反映情况。”

好好的年三十,被两个存心找事的女人破坏。

“我去看看曼曼。”厉泽川刚要起身,被厉奶奶打断,“小夏去陪曼曼,你给我坐下!”

待倪初夏离开,厉奶奶才开口。

“泽川,奶奶一直觉得你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好,怎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糊涂?”

“奶奶,我没想到她会上门。”

厉泽川的眉头快要拧成川字,心里记挂着岑曼曼,怕她多想,偷偷难过落泪,又对卢静雅和林怡珺的行为感到厌恶。

“厉奶奶,这事怪不得大表哥,一看就知道是前表嫂她们自己过来的,就是为了让他们不痛快。”穆云轩算是旁观者,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别看卢静雅全程都在笑,举止也优雅挑不了刺,且一直说自己没有别的意思,但她今天站在这里,就能说明她别有用意。

不然怎么年前空闲的时候不来找厉亦航,非得这个时候来?

“我听她的意思是泽川同意她来的,这句话正好被曼曼听到,你啊!”厉奶奶没好气看向厉泽川,“想着等会怎么哄她,怎么解释吧!”

厨房里。

岑曼曼手拿着锅铲,在锅里翻炒,看不出异样。

倪初夏靠在门边,轻声提醒,“菜要糊了。”

“啊?”岑曼曼回神,手忙脚乱地把菜起锅。

关了火,她将头发别在耳后,抿唇笑了笑,“马上就能吃饭了。”

“心里难过是吗?”倪初夏走过去,开口说:“大哥已经让警卫员把她们赶出去了。”

岑曼曼微微垂下头,缓慢地眨眼,说道:“我刚才是真的只是手没拿稳,锅铲才落地的,她会不会认为我很忌惮她啊?”

噗!

倪初夏哭笑不得看着她,问道:“那你刚才发什么呆呢?”

“心里多少会难过,不过你说泽川让她们离开,就没那么难受了。”岑曼曼笑。

她从未觉得卢静雅的出现会威胁到她。

正如,她所说,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若厉泽川心不在她这里,就是再折腾也没有用。

倪初夏假笑两声,她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