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快来医院,他正在抢救【二更】/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念一想,又觉得释然。

岑曼曼的性子一直都是这样,不争不抢,脾气好的惊人,好似没有什么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就好比很久之前,岑南熙和云暖订婚的那时。

她以为曼曼会发泄,或者大闹一场,却没想到最后平静接受,黯然离场。

只是,若今后卢静雅向她挑衅,或者示威,她是不是也如前几次一样,选择退让?

实在不确定她是否会退让,开口问:“曼曼,如果,我说如果卢静雅一直纠缠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岑曼曼愣了一下,把灶台收拾好,说道:“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听她这么说,倪初夏大致了解她要说什么,大抵是泽川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之类。

“行吧,大嫂已经牢牢抓住大哥的心,我了解。”倪初夏笑着弯下眼睛,用筷子尝了一口出锅的菜。

岑曼曼知道她是说反话,不怒反笑,好奇地问:“要是你遇到同样的情况,会怎么做?”

“哼!”倪初夏翻了白眼,怒气冲冲地说:“要是有人敢纠缠我老公,我就…把他绑在裤腰带上,缠着他、黏着他,最重要的是榨干他!”

“只是假设,别当真了。”岑曼曼笑。

这样的举动,的确是她能做出来的。

像自己,怕是永远都不可能这样,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会做。

如果说前面,她只是怀疑卢静雅存着别的心思,那么今天,她已经能确定她还存着和厉泽川复婚的心思。

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面对这样的事情,可事情来临了,她不想再做缩头乌龟,并且很明白,这件事光靠他一人,是很难解决的。

倪初夏把菜尝了遍,回到客厅。

这时,客厅只有厉泽川和厉泽阳。

前者在见她出来后,起身走去厨房,步调很快。

后者浅靠在沙发上,目光氤氲笑意,点缀温柔看过来,招手让她过去。

倪初夏坐到他身边,疑惑问:“其他人呢?”

快要开饭,怎么都不见了?

厉泽阳的臂膀横在靠背上,眉宇间尽显轻松,“奶奶上楼去看亦航,云轩和泽宇出去叫爷爷他们回来。”

倪初夏不客气地靠在他臂膀上,找了舒服的位置,“曼曼特别相信大哥,心情挺好的。”

“你心情也不错?”

她只是哼了哼,没说话。

“偷吃都不知道抹干净。”厉泽阳好笑看着他,拇指抚上她的唇,替她擦拭嘴角边沾上的油。

倪初夏瞅着他,怪嗔道:“你讨厌。”

“有多讨厌?”男人侧头靠近,唇贴在她的唇上。

倪初夏恶意咬了他一口,听到他闷哼声才放开,“特别讨厌!”

男人扣住她的后颈,加深这个吻。

松开后,低声短促笑了声,“看来偷吃了不少东西。”

倪初夏把头埋进他胸口,手指不怀好意地戳着他,被他捉住还不死心,最后两人齐齐倒在了沙发上,闹成一团。

厉建国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老脸一红。

“哟,表哥兴致很高啊!”穆云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挑事情。

厉泽宇抿唇偷笑,被他妈凌嘉掐了一下,倒是收敛了不少。

周欣走过来,没好气瞪着穆云轩,“没结婚的没资格说话!”

穆云轩:“……”

“云轩啊,过年都二十八了吧,是时候该找一个了。”厉建国看着穆云轩,面上稍稍绷着,像是要逼他同意。

周欣恨铁不成钢看着他,埋怨道:“可不是嘛,我这个当妈的都操碎了心,前几天让他去见姑娘,你们猜怎么着了?”

“妈,大过年的能别提那些事吗?”穆云轩扶额,气焰瞬间灭了。

倪初夏来了兴趣,眼眸晶亮,显然来了兴趣。

厉泽阳表情莫测地看着穆云轩,似乎对他此时的遭遇很满意。

“上去就喊人大姐,人小姑娘也就二十五六岁,比你还小,这么一喊还能成什么事?”周欣显然被他所作所为气到。

眼看着姐姐家的两儿子都娶了媳妇,估计没多久就能听到喜讯,她还在原地踏步。

“我后来不是叫她美女了吗?”穆云轩狡辩。

“呵呵,最后你怎么和她说的?”周欣瞪着他,捂着胸口说:“同性才有真爱,异性只为传宗接代!”

倪初夏笑出声,对着穆云轩竖起大拇指。

“我看你是想气死我。”周欣干脆不看他,眼不见心不烦。

穆云轩尴尬地笑着,他也是迫不得已,好不容易摆脱研究导师的魔掌,回来还要接受母上大人的催婚。

“热闹热闹就行了,年后老爷子亲自替你把关。”

厉建国见众人也乐呵过,便让他们上桌。

保姆把碗筷摆放好,又把热腾腾的菜端上饭桌。

岑曼曼则在厨房把有些凉掉的菜又热了一遍,至始至终都没有和厉泽川说过话。

男人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忙碌,也插不上话。

“我来热吧。”厉泽川凑过去,轻声说。

岑曼曼拒绝,“不用,出去坐吧。”

厉泽川没听她的话,而是站在一边没动。

饭菜全部热好后,饭厅有人叫两人出去,大概是喊了几遍没人应答,也就识趣的没再说话。

岑曼曼转过身,仰头看着他,见他面露严肃,觉得好笑,也的确笑了。

“笑什么?”

“干嘛这么严肃?”

两人同时出声问,然后相视而笑。

岑曼曼抿唇低头看着脚尖,小声说:“我刚才不和你说话,你慌了吗?”

“嗯。”

简直是煎熬。

在他印象中,她虽然话不多,但不会无故不理他。

刚刚,见她面无表情做着事情,他说的话也不理会,或应答的时候也是很敷衍,的确让他心慌。

“我逗你玩的。”岑曼曼笑。

脸上的笑容很灿烂,话落时,她伸手抱住他的腰,很依赖的样子。

“学坏了啊。”厉泽川眸中动闪着光泽,将她揽在怀中,“曼曼,你有什么不满就对我说,好吗?”

岑曼曼看着他的侧脸,问:“你觉得我有什么不满?”

“关于她,我有话要说。”见她一副乖巧的模样,无声叹气,“我答应让她一个月见亦航两次,当然,我不会和她接触,会让张钊送亦航去见她。”

“嗯,我知道了。”岑曼曼点头,坦然地接受了。

“还有今天,不是我让她来的,以后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对不起。”

无论卢静雅来是做什么,这件事错都在于他,让岑曼曼处于这种为难的地步,也是他考虑不周到。

退离他怀中后,岑曼曼微微垂下头,抿唇没有说话。

厉泽川问:“怎么了?”

“要知道她来,我应该换上新衣服的。”

话语中带着懊恼之意,孩子气十足。

厉泽川哭笑不得看着她,白净的脸蛋染了一抹红晕,黑白分明的眼睛眨呀眨的,青春洋溢。

这么看着,他咽下口水,喉结滚动,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回到饭厅后,倒是遭到了众人的调侃,厉泽川自罚三杯白酒,才放过。

厉家的年味很足,老辈和小辈的关系也很融洽。

照顾到岑曼曼和倪初夏两位孙媳妇,厉建国与厉泽宇的父亲都很少提及军事方面的问题,全程以她们为中心。

饭局结束,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气氛依旧很好。

倪初夏和岑曼曼坐在一起,两人都在感慨这次过年很热闹。

“以前在岑家的时候,我都是第一个放下碗筷,然后躲回房里。”因为年夜饭吃完后,长辈就会发红包,而她只是寄居在岑家,肯定是没有她的份。

倪初夏将头靠在她肩膀上,笑着说:“以后不会了,有大哥和我们陪着你。”

*

晚上九点钟,穆云轩母子和厉泽宇一家人离开厉家。

厉奶奶从楼上下来,拿出三个红包,分别给了两位孙媳妇和小重孙,倪初夏也把一早准备的红包给了厉亦航。

两位老人禁不起闹腾,十点没到就上楼休息,把客厅留给小辈守岁用。

小家伙因为下午睡了一觉,现在精力旺盛,拉着厉泽川和岑曼曼要出去看部队放礼炮。

倪初夏枕在厉泽阳腿上,手里捧着手机抢红包,从企鹅号抢到微信号,玩累了就骚扰一下身后的男人。

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曾经的大学同学发了红包的截图,五百二十块钱,还配上了‘感谢老公’的字样,不高兴了。

她坐起身,把手机摆在他面前,“你看看,人家老公都发红包的!你呢?一点表示都没有。”

厉泽阳眉头微蹙,缓声开嗓:“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还要怎么表示?”

他的嗓音醇厚低沉,带着独有的哑意,好听令人安心。

用这样的声音说出这般话,足以撩拨心弦。

倪初夏被他的话说的飘飘然,撑着下巴说:“夫妻之间给什么红包,庸俗!”

男人放进衣服口袋的手顿住,垂下眼细想了一会,抽出口袋中的手,随意搭在她腰间。

没一会儿,手机响起。

厉泽阳掏出手机,看了眼之后,说道:“唐风他们要视频,要看吗?”

倪初夏弯下眼睛,点头应下,“好久都没见他们了。”

厉泽阳点了两下,把手机举起来,屏幕上出现叶飞扬的脸。

头发短了,皮肤也黑了不少。

他先打了招呼,“头……老大,嫂子。”

“嗯。”厉泽阳点头,问道:“最近怎么样?”

“大家都挺好的,我们……”

“飞扬你让让,我要和嫂子说说话。”唐风推开叶飞扬,出现在镜头里,“嫂子,我是唐风,基地不给用手机,都不能和你联系,不过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倪初夏莞尔,“好像瘦了不少,训练是不是很辛苦?”

“还行吧,我们皮糙肉厚的都习惯了。”唐风咧嘴笑着,嫌弃地看着身侧的人,“他是拖后腿的,都蜕了一层皮,和个姑娘一样。”

叶飞扬耳廓泛红,抿唇没说话。

紧接着,镜头转向秦飒,他依旧冷着脸,淡淡地说了声,“老大。”

倪初夏对他友善一笑,调侃说:“你比裴炎都黑了。”

秦飒愣了一下,没好气说:“我在热带地区训练,能不黑吗?”

“我比他更黑。”杨胜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他的脸露出来,目光炯炯地望过来,“泽阳哥,集训已经结束,测评后就能回来了。”

“嗯,越到最后越不能掉以轻心。”厉泽阳没说太多,只是让他们照顾好自己。

许是考虑到夏岚对厉泽阳的感情,这次视频并没有她。

一人一句话,十分钟时间过去。

最终镜头再次对准叶飞扬和唐风,后者不舍地说:“嫂子,时间到了,我们一个星期后见。”

“嗯,照顾好自己。”

之后,视频挂断,倪初夏还没回过神。

她与他们的交集并不深,却能感受到他们最真挚的新年祝福。

与商界的那些人相比,他们的性情很真。

放在一旁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临近十一点的时候,铃声大作。

倪初夏看到是倪家的座机来电,犹豫片刻,接通电话。

电话里,倪远皓的声音格外焦急,“大姐,你快来医院,爸,爸他……正在抢救。”

------题外话------

晚点应该有三更,到时候来刷一下吧!

除夕快乐哦~

今晚十二点前冒泡的正版读者奖励XXB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